《紅樓夢》的物質世界:生有尊卑,死分貴賤,一窺賈府婚喪嫁娶的花費

《紅樓夢》的物質世界:生有尊卑,死分貴賤,一窺賈府婚喪嫁娶的花費
Photo Credit: http://klarititemplateshop.com/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紅樓夢》中,人們見識最多的,是一個個鮮活生命的隕滅。單是前八十回就有十幾人陸續死去,這還不包括續書中更為慘痛的喪亡。伴隨著諸多死亡,喪禮也成為小說中引人注目的情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侯會

生有尊卑,死分貴賤

賈府還有一大花銷,是主僕眾人養生送死、婚喪嫁娶的使費。

《紅樓夢》前八十回很少有嫁娶、生育等事,即便有一兩回納妾之舉,如薛蟠納香菱、賈璉娶尤二姐,也都非明媒正娶,又都與喪亡相伴。而一部《紅樓夢》中,又幾乎沒有新生命問世。只有續書部分暗示「蘭桂齊芳」,似乎寶玉有後,然而這樣的安排是否符合曹雪芹原意,則很難說。

在書中,人們見識最多的,是一個個鮮活生命的隕滅。一開篇,便有兩樁未入正文的死亡描寫。一是第二回回目所示「賈夫人仙逝揚州城」,一是第四回小鄉宦之子馮淵死於薛蟠惡僕的群毆。接下來第十二回又一明一暗寫賈瑞「找死」及林如海病故。緊接著第十三回是秦可卿「死封龍禁尉」(或「淫喪天香樓」),她的弟弟秦鐘也在三回以後死去。

其後喪亡尚多。丫鬟金釧兒被王夫人趕出賈府,投井而死(第三十二回);僕婦鮑二家的因與賈璉勾搭被鳳姐撞破,自縊而亡(第四十四回),趙姨娘兄弟趙國基病死(第五十五回),朝中老太妃死,唱戲女優菂官病死(第五十八回)。至第六十三回,寧國府家長賈敬誤食丹藥而亡;其後,尤三姐因婚姻不諧自刎而死(第六十六回)。又有尤二姐被鳳姐騙入府中吞金而死(第六十九回),晴雯被王夫人無理逐出,一病而亡(第七十八回)⋯⋯

單是前八十回,就有十幾人陸續死去。這還不包括續書中更為慘痛的喪亡。司棋死(第九十二回)、元妃死(第九十五回)、黛玉死(第九十八回)、迎春死(第一百零九回)、賈母死(第一百一十回)、鴛鴦死(第一百一十一回),鳳姐死(第一百一十四回)。此外尚有周貴妃死(第八十六回)、馬道婆死(第八十一回)、趙姨娘死(第一百一十三回)、夏金桂死(第一百零三回)、晴雯之嫂死(第一百零二回)、周瑞之乾兒死(第一百一十一回)⋯⋯死神的魅影始終在書中飄蕩,魯迅先生因此說:「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然呼吸而領會之者,獨寶玉而已。」說得一點不錯。

伴隨著諸多死亡,喪禮也成為小說中引人注目的情節。如秦可卿、賈敬及賈母之死,書中都細寫了治喪經過。尤其是可卿之死,單是出殯,就鋪陳了三回,從「秦可卿死封龍禁尉,王熙鳳協理寧國府」寫起,中經「林如海捐館揚州城,賈寶玉路謁北靜王」,直至「王鳳姐弄權鐵檻寺,秦鯨卿得趣饅頭庵」才告結束,為讀者展示了一場貴族喪禮的全過程。

書中逐一細述可卿死後如何請「欽天監陰陽司」擇日推算停靈日期,如何「開喪送訃聞」;在停靈的四十九日中,如何請一百零八位和尚在大廳「拜大悲懺,超度前亡後化諸魂,以免亡者之罪」;又如何於天香樓另設一壇,請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業醮」。此外,會芳園靈柩前還另請了五十位高僧、五十位高道「按七作好事」⋯⋯

喪事規模龐大、千頭萬緒,賈珍、尤氏扶病,諸事照料不周,特請鳳姐來「協理」寧國府。出殯之日,京城「八公」之族及仕宦大家全都來送殯,百餘乘車轎浩浩蕩蕩、如「如壓地銀山」一般,四大王府也在沿途高搭祭棚、令賈府格外風光⋯⋯

這樣一番大舉動,總共要花多少銀子?書中未提。不過從賈珍那句「如何料理,不過盡我所有罷了」,可知他是要傾囊操辦的。在這段故事中,曹雪芹雖然接受了脂硯齋的意見,隱去秦可卿「淫喪」的情節,但書中極力描摹賈珍的悲痛,仍從側面揭示了他與兒媳間不可告人的尷尬關係。

關於銀錢花費,書中也不是毫無涉及。舊時殯葬,最重視棺木。如晚明小說《金瓶梅》寫李瓶兒病危時曾囑咐西門慶不要花「憨錢」買好棺木,弄一副「十來兩銀子」的普通材板就算了。西門慶聽了,哭著說:「我西門慶就窮死了,也不肯虧負了你!」後來看了幾副都不合意,最終在喬大戶那裡看上尚舉人的父親在四川做官時帶回來的一副「桃花洞」材板,花了三百二十兩銀子的高價買回(《金瓶梅》第六十二回),相當於九萬多元。

賈珍替秦可卿尋棺材,也有類似情節:

看板時,幾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來弔問,因見賈珍尋好板,便說道:「我們木店裡有一副板,叫做什麼檣木,出在潢海鐵網山上,作了棺材,萬年不壞。這還是當年先父帶來,原系義忠親王老千歲要的,因他壞了事,就不曾拿去。現今還封在店裡,也沒人出價敢買。你若要,就抬來使罷。」賈珍聽了,喜之不盡,即命人抬來。大家看時,只見幫底皆厚八寸,紋若檳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璫如金玉。大家都奇異稱讚。賈珍笑問:「價值幾何?」薛蟠笑道:「拿一千兩銀子來,只怕也沒處買去。什麼價不價,賞他們幾兩工錢就是了。」

「幾兩工錢」是薛蟠的謙辭,想來「恨不得能代秦氏之死」的賈珍出手不會太寒酸吧。另一項大花銷是替賈蓉捐官。因為出殯時靈幡、經榜上要寫誥命官銜,而賈蓉僅僅是個「黌門監」,也就是監生,寫出來不好看;況且沒有官銜儀仗,也不夠風光。於是賈珍走門路,稱了一千二百兩銀子送到太監戴權家中,為兒子買了一張五品「龍禁尉」的官票。於是秦氏靈柩前立起了「防護內廷紫禁道御前侍衛龍禁尉」的「朱紅銷金大字牌」,而出殯時的銘旌上也大書「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誥封一等寧國公塚孫婦、防護內廷紫禁道御前侍衛龍禁尉享強壽賈門秦氏恭人之靈柩」。秦氏地下無知,這一切對她已毫無影響,但活人賈珍、賈蓉卻因此賺足了面子,這「面子」的代價是三十六萬元!

賈府的另一次大出殯,也發生在寧國府,是賈敬服丹砂身故的那一回(第六十四回)。彷彿是為了與可卿喪禮做對比,前番因兒媳離世而悲痛欲絕、傾囊操辦的賈珍,這回偏偏不在家,其妻尤氏「獨豔理親喪」。待賈珍歸來,作者的一支筆卻避開對喪事的正面描寫,著力寫賈珍、賈璉、賈蓉等不顧「家孝」在身,與尤二姐、尤三姐廝混的醜陋場面。這一段,簡直就是對「你們東府裡除了那兩個石頭獅子乾淨,只怕連貓兒狗兒都不乾淨」(第六十六回柳湘蓮語)的生動印證。

及至後來老太太死,已是抄家之後,賈府不但經濟拮据,且眾人各懷鬼胎。鳳姐手中無錢,心力交瘁,受著各方的誤解和埋怨,喪事辦得很不像樣子,與當年「協理寧國府」相比,真有天淵之別。此回回目即「王鳳姐力詘失人心」。這種強烈的對比,也正符合曹雪芹的本來設計。儘管如此,賈母的喪事,總還要花一兩千兩銀子。因為單是朝廷賞銀就有一千兩。

至於書中小戶人家的喪事,就要簡陋得多。如賈瑞之死,「榮國府賈赦贈銀二十兩,賈政亦是二十兩,寧國府賈珍亦有二十兩,別者族中貧富不等,或三兩五兩,不可勝數。另有各同窗家分資,也湊了二、三十兩」。「代儒家道雖然淡薄,倒也豐豐富富完了此事。」(第十二回)這樣的喪儀,大約要花一、二百兩銀子,折合約五、六萬元。然而跟貴族家的喪儀沒法比,賈敬死時,光是「所用棚杠孝布並請杠人青衣」的銀子,便有一千一百一十兩之多(第六十四回)。至於秦鐘之死,「賈母幫了幾十兩銀子,外又備奠儀,寶玉去吊紙。七日後便送殯掩埋了」,比賈瑞的喪事又要儉省許多。

賈府中姨娘過世,待遇要比「正牌」主子低得多。如尤二姐之死,鳳姐只拿出二十幾兩銀子打發賈璉。還是平兒看不過去,「將二百兩一包碎銀子偷出來,悄遞與賈璉」(第六十九回)。璉替二姐買棺材,「好的又貴,中的又不要」,最終「抬了一副好板進來,價銀五百兩賒著,連夜趕造」。鳳姐又從中作梗,藉口賈母之命,不許尤二姐的靈柩送往家廟,最後只做了七天法事,便草草埋葬了。

然而總的說來,賈府對待僕婢「下人」還是比較寬厚人道。單身小廝到了二十五歲,府中要資助其「娶妻成房」;丫鬟們到了一定年齡,也都要「發配」(第七十回)。而奴婢本人或家人故去,府中照例要有銀錢資助。在賈府,這一切都由「官中」包下來,納入「體制」。可知「大單位,小社會」的現象,古已有之。

然而一切也都有規矩。如趙姨娘的兄弟趙國基死時,正值探春理家,趙姨娘本打算借著「朝中有人」,多弄幾兩銀子,結果探春鐵面無私,堅持按規定只給二十兩,從而引發一場母女大戰,鬧得不亦樂乎(第五十五回)。

其他奴僕的喪葬補助是:襲人的母親死了,賞銀四十兩,因為襲人屬於「外頭的」,不是家生奴隸;趙國基顯然屬於「裡頭的」,故不能破例。此外從舊帳看,「外頭的」還有過賞六十兩、一百兩的紀錄,都屬於特殊情況:一是「隔省遷父母之柩」,一是「現買葬地」(第五十五回)。而金釧死後,破格賞了五十兩銀子,另有兩套新衣,這是因為金釧之死令王夫人內疚的緣故吧。然而同樣遭到王夫人貶斥,晴雯死後只給了十兩「燒埋銀子」,賈府規矩再大,也終究是「人治」,凡事要服從主子的好惡。

至於婚嫁的花銷,雖然前八十回中沒有實例,然而鳳姐心中卻有盤算。如第五十五回鳳姐與平兒曾談起經濟拮据的話題,順帶說到少爺、小姐們的婚嫁費用:

(鳳姐)又向平兒笑道:「你知道,我這幾年生了多少省儉的法子,一家子大約也沒個不背地裡恨我的。我如今也是騎上老虎了。雖然看破些,無奈一時也難寬放;二則家裡出去的多,進來的少。凡百大小事仍是照著老祖宗手裡的規矩,卻一年進的產業又不及先時。多省儉了,外人又笑話,老太太、太太也受委屈,家下人也抱怨刻薄。若不趁早兒料理省儉之計,再幾年就都賠盡了。」平兒道:「可不是這話!將來還有三四位姑娘,還有兩三個小爺,一位老太太,這幾件大事未完呢。」

鳳姐兒笑道:「我也慮到這裡,倒也夠了:寶玉和林妹妹他兩個一娶一嫁,可以使不著官中的錢,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來。二姑娘是大老爺那邊的,也不算。剩下三四個,滿破著每人花上一萬銀子。環哥娶親有限,花上三千兩銀子,不拘那裡省一抿子也就夠了。老太太事出來,一應都是全了的,不過零星雜項,便費也滿破三五千兩。如今再儉省些,陸續也就夠了。只怕如今平空又生出一兩件事來,可就了不得了⋯⋯」

嫁姑娘每人要花「一萬銀子」(約合三百萬元),娶親則只需「三千兩」(約合九十萬元),雖然只是一句帶過,卻也從側面點出彼時嫁娶習俗、婚慶經濟的大致情況。此外,鳳姐說這話的時候,賈府經濟雖已現頹勢,然而尚未遭受毀滅性打擊。到後來果然「平空」又生出抄家的事來,鳳姐的算盤,也便落了空!

相關書摘 ▶《紅樓夢》的物質世界:引領潮流之先,寶玉、鳳姐的西洋「自鳴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向賈寶玉學做上流人:看紅樓夢中的物質世界》,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侯會

《紅樓夢》,一部清代貴族的真實生活筆記。古典小說名家侯會,帶你從物質世界來探看:賈寶玉一家的衣食住行如何講究?曹雪芹家道中落前過得何等奢華?藉由品味小說的細節,領會清代貴族社會的上流人生。

你怎麼讀《紅樓夢》?是看寶玉的多角戀情?還是侯門深似海的人事糾葛?其實,你也可以從物質世界的角度來認識《紅樓夢》裡的人事物!

賈府的緞匹清單背後藏有什麼祕密?黛玉與鳳姐的衣飾有什麼特別的象徵?賈府一年的日常飲食花費多少?賈府中各人的津貼多寡代表什麼意義?

古典小說名家侯會,以物質與經濟的觀點切入這部古典小說經典名著,帶你透過賈寶玉等人物的食衣住行,認識清代上流社會的生活方式與思維。書中細細剖析《紅樓夢》中眾多人物的生活樣態與地位高低的關係,揭露清代富貴人家的獨特價值觀。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