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首創「空服員實習」找上大學生:月飛60小時、年領30萬

華航首創「空服員實習」找上大學生:月飛60小時、年領30萬
2016年蔡英文總統於登機前向華航空服員致意|Photo Credit: 總統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領30萬元的實習,你想做嗎?國內各行業產學合作行之有年,中華航空再創國內航空業先例,推出「1年期客艙組員實習」。

(中央社)
中華航空21日表示,將與4所學校產學合作,首次招募24名實習空服在華航短程區域航線服務,每航班最多只安排一名。民航局則指出,實習空服只要通過完整訓練就不違法。

銘傳大學應用日語學系最近公告與華航產學合作實習申請資訊,實習時間是一年,每月飛行60小時,由華航提供每學期新台幣15萬元獎學金,另有全勤獎金。

這項公告在網路上引起討論,有人質疑飛安問題「用來反制工會的免洗空服實習生?到底把飛安放在哪?」,也有人說「這是新一波的cost down(降低成本)大絕嗎?是年薪30萬元的空服員嗎?」但也有人認為「有受訓為什麼不行?現在一堆也都剛受訓完就上線的。」

華航發布新聞稿說明,開放空服員產學合作案是由教育單位提出申請,目的在培育航空服務人才,配合大專院校及學子意願,參考一般產業開放實習生的作法並呈報主管機關,外界若惡意解讀,損及華航形象,一概追訴。

根據華航規劃,今年度將與高雄餐旅大學、萬能科技大學、中華科技大學及銘傳大學等4所大學合作試辦,給予實習生完整訓練及獎學金,但每航班最多只會安排一名實習空服上機,且只飛一天來回的短程區域航線,之後依照實習表現擇優錄取。

華航舉例,新加坡、韓國、歐美及南非等航空公司,都有類似實習空服產學合作制度,且現階段華航客艙並不缺人,主要是回應學界期望並配合國家政策。

華航表示,參與產學合作的實習空服,必須比照新進空服人員接受約2個月完整訓練,還要考核通過才可上機實習,加深實習生對航空服務的認識,協助了解職業適性,公司也可藉由合作,篩選出符合行業特性的人才。

《自由時報》報導,民航局標準組長林俊良也證實,確實與華航有初步討論,產學合作為政府、業界均鼓勵的政策,過去華航提供地勤、維護、辦公室、工廠等實習機會,由於國內航空產業人才缺乏,實習有助於大學生未來銜接就業,與業界可以相輔相成。

林俊良指出,民航局最強調安全,無論全職、兼職,均須完成法規要求的訓練,而目前法規並未限制實習生不得上飛機,但華航必須提出職務分配,各職務也都有額外的訓練規定,若能確實完成訓練,實習生與空服員在安全上並無差別。

華航表示,現有航班空服派遣人數都比法規要求標準高,實習空服的配置雖算在現有派遣人力內,因每航班最多才一人,不會影響法規要求安全人力標準,且機上艙門操作仍由正式空服員執行。

依照公告,華航產學合作試辦內容,申請實習空服員者須為滿20歲的大三生,以大四全年度實習為原則,今年7月到明年8月實習,頭2個月為地面培訓課,培訓後配合的飛行航班為短程國際線,以當日來回為主,每月須飛行60小時等;華航提供每學期15萬元獎助學金及全勤獎金3萬元,預計下月28日遴選。

螢幕快照_2018-03-22_上午11_56_50
Photo Credit: 銘傳大學公告

《蘋果日報》報導,銘傳大學指出,若學生通過華航遴選,校方會幫忙審視規範、確保權益。中華科大航空學院指,學生透過實習能更熟悉產業,也有助未來求職,校方會關心學生狀況,並無廉價勞工疑慮。

高雄餐旅大學航空暨運輸服務管理系說,若業者給予實習空服員相對較低的工作負擔,不操作逃生門等緊急設備,針對人力配置彈性運用,應有產學互惠的合作空間,初步調查該系約10名學生有意報名。萬能科大則不便說明。

教育部技術及職業教育司統計,上學年度大專實習生約10萬3000人,最多是醫藥衛生類佔近35%,其次餐飲民生類18%。實習待遇依產業不同,如醫藥衛生類實習生大多沒領錢,餐旅業實習生多已有工作事實,部分領基本工資或更高一些,也有些實習只給獎助學金。

據了解,若以實習生與空服員每月都飛60小時相比,工作量差不多,但最資淺的空服員月薪約5萬元,實習生全年獎助學金僅30萬元,華航企業工會理事長劉惠宗批評:「也幫幫忙,同工不同酬,根本是剝削。」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則發文指出,實習生做的工作內容跟正職空服員幾乎一模一樣,卻拿到不對等的「獎學金」,明顯的同工不同酬;用實習名義,適不適用《勞基法》法規?萬一不幸出了職災意外,請問是否能夠獲得跟正職空服員同等的補償?

「德國漢莎航空歡迎實習,但是不允許機師、空服、機場地勤用實習生替代,因為安全的原因和法律要求。(Internships as pilot, flight attendant or service agent check-in are not possible at all due to safety reasons and legal requirements. )華航此舉獨步全球,做了最糟糕的示範!」

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張烽益也在臉書指出,「華航要用實習空服員的爭議在於,是誰發動的。如果是企業憂心青黃不接,為了穩定其未來的新勞動力來源,所以與學校合作甚至自己開學校,讓學生有實習機會,為了未來進入華航做準備,那也無可厚非。但這次是教育部送上門,仲介私校學生求華航收,那就是買方市場任華航殺砍了,華航掌握學生是否能畢業的生殺大權,企業可不是吃素的。」

《自由時報》報導,教育部技職司長楊玉惠表示,教育部去年修正「產學合作實施辦法」,學生在學習訓練以外若有勞務提供或工作事實,契約須符合勞基法規範。

勞動部認為,實習過程的輕度和強度都應和正式人員工作有所區別,例如:機上免稅品銷售涉及點貨、刷卡等較複雜作業,實習生應有人指導、陪同下進行,不能獨立作業;送餐等工作也不能全程由實習生進行。

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副司長黃維琛今天表示,空服員適用勞基法84條之1(俗稱責任制)條款,外界質疑實習空服員也同樣適用責任制,黃維琛說,責任制前提是必須在勞資關係之下,實習不是純然僱用,因此不允許實習計畫的人員適用責任制。

黃維琛還指出,根據目前瞭解,教育部已有計畫比照高中建教生模式來訂專法處理,如果有這樣一個專法來整體規劃學習過程中的實習是比較好的。

另外,交通部民航局長林國顯在立法院答覆質詢時表示,如果實習空服員算正式員工,就要符合所有聘用規定,如果是實習生,飛機飛行時的最低派遣員工數,實習生不能算在內。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