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遍西門慶妻妾全家──潘金蓮的「強汗世界」

鬥遍西門慶妻妾全家──潘金蓮的「強汗世界」
Photo Credit: 羊城晚報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潘金蓮與吳月娘、李瓶兒、李嬌兒、宋惠蓮、奶子如意、妓女李桂姐等都有過矛盾糾葛,幾乎打遍全家;唯獨跟孟玉樓還算相安無事。說起打架的緣由,多半是因拈酸吃醋引起。潘金蓮佔有欲極強,容不得西門慶接近其他女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侯會

潘金蓮營造「強汗世界」

潘金蓮是《金瓶梅》中出場最早的女性人物。小說「金瓶梅」之名,便是從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三人名字裡各取一字湊成的;一個「金」字名列前茅,潘金蓮在小說中的核心地位,不言而喻。

不過潘金蓮的名字又總是同「淫婦」、「妒婦」連在一起。在此之前,《水滸傳》已為潘金蓮的「淫婦」形象打下了底色──眾所周知,《金瓶梅》是截取《水滸傳》中武松殺嫂故事擴展而成的。只是《金瓶梅》中的這個潘金蓮,品行愈發淫妒,人物也更為鮮活生動。這當然與笑笑生的妙筆描摹、傾力塑造分不開。

據《金瓶梅》所敘,潘金蓮本是清河縣南門外潘裁縫的女兒,在家排行六姐,「自幼生得有些顏色,纏得一雙好小腳兒,因此小名金蓮」。她從小喪父,九歲時被賣到王招宣府,始則學習彈唱,因她「本性機變伶俐」,不到十五歲,已是「描鸞刺繡,品竹彈絲,又會一手琵琶」。王招宣死後,潘媽媽把她爭出來,三十兩銀子轉賣給財主張大戶。

金蓮長到十八歲,出落得「臉襯桃花,眉彎新月」。張大戶暗中與她勾搭,被主家婆知道,終日吵鬧不休。大戶賭氣「倒陪房奩」,把金蓮嫁給「三分似人、七分似鬼」的武大,但暗中仍與她來往不絕。

風流成性的潘金蓮不滿「一味老實、為人猥瑣」的丈夫。大戶死後,她常在門首招蜂引蝶,行為輕狂。打虎英雄武松的到來,曾使她眼睛一亮。然而好漢武松拒絕了她的挑逗,讓她大為失望。之後在王婆的教唆、撮合下,她暗中與西門慶勾搭通姦,並合夥害死武大,最終嫁入西門慶家。時任清河縣都頭的武松公出歸來,聞知哥哥被害,欲尋西門慶報仇;不想在獅子街酒樓錯殺了皂隸李外傳,被發配孟州。這給潘金蓮、西門慶留下一段空間,於是在《水滸傳》原有情節之外,又演繹出將近百回的情色、家庭故事。

《金瓶梅》中的西門慶,也與《水滸傳》中的有所不同。據書中追述,他原娶妻陳氏,生有一女西門大姐。陳氏死後,他又續娶清河左衛吳千戶之女吳月娘做了填房繼室。後又娶李嬌兒、卓二姐為妾,這兩人都是妓女出身。卓二姐病死,西門慶又娶孟玉樓,頂了三房的窩兒。先頭陳氏娘子陪床的丫鬟叫孫雪娥,西門慶「與她帶了䯼髻,排行第四」。然而這並不能改變孫雪娥的卑微身分,她的職責是在廚房裡率領幾個僕人伺候一家茶飯。潘金蓮入門後,則做了第五房,人稱「五娘」。

西門慶把潘金蓮的臥室安排在花園中的花樓下,三間房子,一個獨院,擺放著花草,十分幽靜。又「用十六兩銀子買了一張黑漆歡門描金床,大紅羅圈金帳幔,寶象花揀妝,桌椅錦杌,擺設齊整」。還把伺候吳月娘的丫鬟龐春梅撥來服侍她,又拿六兩銀子買了個上灶的丫頭秋菊,供她使喚(第九回)。

潘金蓮生性好強,凡事喜歡拔尖爭勝,每每無事生非,最能「把攔漢子」。自從她入門,西門慶的內宅便再未安寧過。書中說她「恃寵生驕,顛寒作熱,鎮日夜不得個寧靜。性極多疑,專一聽籬察壁,尋些頭腦廝鬧」(第十一回)。入門沒幾天,她便借著春梅跟孫雪娥拌嘴一事,尋釁與孫雪娥吵鬧。後來又夥同春梅挑唆西門慶,先後兩次踢打孫雪娥。第十一回的回目即「潘金蓮激打孫雪娥」。其間孫雪娥向吳月娘訴委屈說:「那頃這丫頭(指龐春梅)在娘房裡,著緊不聽手,俺沒曾在灶上把刀背打他?娘尚且不言語。可哥今日輪他(指潘金蓮)手裡,便驕貴的這等的了!」孫雪娥說得不錯:同一個丫頭,在吳月娘屋裡便老實忍讓,如今撥到了潘金蓮手下,便飛揚跋扈起來。這真是「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了。是潘金蓮的薰陶指使,激發了龐春梅內心的好鬥本性吧?

在眾妾中,孫雪娥是丫鬟出身,地位最低。潘金蓮不過是拿她小試牛刀而已。日後,潘金蓮與吳月娘、李瓶兒、李嬌兒、宋惠蓮、奶子如意、妓女李桂姐等都有過矛盾糾葛,幾乎打遍全家;唯獨跟孟玉樓還算相安無事。

說起打架的緣由,多半是因拈酸吃醋引起。潘金蓮佔有欲極強,容不得西門慶接近其他女人。入門不久,西門慶因迷戀妓女李桂姐,在李家半月不歸。潘金蓮捎了「帖兒」給西門慶,內書《落梅風》小曲一首:「黃昏想,白日思,盼殺人多情不至⋯⋯孤眠心硬渾似鐵,這淒涼怎捱今夜?」由這個帖兒,引發了潘金蓮與李桂姐的爭鬥。為了拉住丈夫,潘金蓮請來劉瞎子作法,以柳木刻為男女形象,書寫生辰八字,並對男像蒙眼、塞心、釘手、粘足。

按劉瞎子的說法:「用紗蒙眼,使夫主見你一似西施一般嬌豔;用艾塞心,使他心愛到你;用針釘手,隨你怎的不是,使他再不敢動手打你,著緊還跪著你;用膠粘足者,使他再不往那裡胡行。」(第十二回)為了把持丈夫,潘金蓮搬神弄鬼,可謂無所不至。

一段時間,西門慶與來旺兒媳婦宋惠蓮打得火熱。為了迎合丈夫,潘金蓮表現出少有的「大度」,甚至為他倆提供幽會的方便。暗中,潘金蓮又抓住機會慫恿西門慶整治來旺兒。

日後來旺兒遭誣陷判了徒刑,宋惠蓮失去了家庭的依託,潘金蓮又不失時機地挑唆孫雪娥毆辱宋惠蓮,終於導致宋惠蓮含恨自縊。潘金蓮在這場爭鬥中運籌帷幄、收放自如,西門慶和孫雪娥,都成了她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傀儡。

潘金蓮容不得西門慶在其他妻妾房中過夜。第七十五回,西門慶拜會蔡九知府回家,在吳月娘屋裡吃酒說話。潘金蓮見西門慶久坐不動,「走來掀著簾兒叫他說:『你不往前邊去,我等不的你,我先去也!』」潘金蓮的舉動惹惱了吳月娘,對西門慶說:「我偏不要你去,我還和你說話哩。你兩人合穿著一條褲子也怎的?是強汗世界,巴巴走來我這屋裡硬來叫他。沒廉恥的貨,自你是他的老婆,別人不是他的老婆?」吳月娘所說的「強汗世界」,即「強悍世界」,意謂潘金蓮行事霸道、目中無人。吳月娘又對西門慶說:

你這賊皮搭行貨子,怪不的人說你!一視同仁,都是你的老婆,休要顯出來便好。就吃他在前邊攔住了,從東京來(指西門慶剛從東京回來),通影邊兒不進後邊歇一夜兒,教人怎麼不惱你?冷灶著一把兒,熱灶著一把兒才好,通教他把攔住了!我便罷了,不和你一般見識,別人他肯讓的過?口兒內雖故不言語,好殺他心兒裡有幾分惱(此句意為:再好的人,心裡也要有幾分惱怒)⋯⋯

吳月娘的話,代表了眾妻妾的看法。此時李瓶兒已死,西門慶幾乎夜夜在潘金蓮房中歇息。然而西門慶偶然在月娘屋多坐一會兒,她竟「巴巴走來」,硬來招呼西門慶,跟月娘連個招呼都不打。這不是「強汗世界」又是什麼?

不過月娘不知道,潘金蓮的「失態」有其原因。在封建家庭中,哪個妻妾不希望自己給丈夫生個男性繼承人?官哥死後,潘金蓮也躍躍欲試,她花錢向薛姑子討了「坐胎」的「符藥」,算定這天是「壬子日」,服藥後與丈夫交媾,便可懷胎生子。只是吳月娘一席話,打破她的好夢。西門慶聽從月娘的勸說,到孟玉樓屋裡去歇息。「人算不如天算」,潘金蓮錯過了懷胎生子的好時機。

吳月娘不知底細,只覺得潘金蓮步步緊逼,已經欺負到自己頭上來。第二天,她跟潘金蓮大鬧了一場,事後,又向西門慶抱怨說:「到半夜尋一條繩子,等我吊死了,隨你和他(指潘金蓮)過去。往後沒的又像李瓶兒,乞他害死了罷。我曉的你三年不死老婆,也大悔氣!」不錯,在此之前,潘金蓮間接殺害了李瓶兒母子。吳月娘口發怨言,正是有感於李瓶兒母子的悲慘結局。

相關書摘 ▶莫非是鱷魚的眼淚?替西門慶說兩句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從西門慶讀懂有錢人:看金瓶梅中的經濟百態》,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侯會

《金瓶梅》,晚明市井小民的食貨志。古典小說名家侯會,帶你從經濟百態來探看:西門慶以一介地方商賈如何累積財富?如何由西門家的妻妾生態看透人性?藉由品味小說的細節,讀出晚明市井小民的生活風貌。

你怎麼看《金瓶梅》?是看西門慶的風流韻事?還是富商家中的權力鬥爭?其實,你也可以從經濟的觀點來認識《金瓶梅》中的人事物!西門慶時代的白銀一兩價值多少?富商西門慶如何累積財富成為當地大戶?潘金蓮和李瓶兒的受寵程度和財富息息相關?一件皮襖可以引發西門家的妻妾大戰?

古典小說名家侯會,以物質與經濟的觀點切入這部古典小說經典名著,帶你透過西門慶等人物的食衣住行,認識晚明時期市井小民的生活模式與金錢觀。書中細細剖析《金瓶梅》中眾多角色的身分地位與財富的關係,也反映了晚明商賈崛起、以利為尊的當代價值觀。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