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大醫學系苦讀10年的波波拉,回到索羅門建立第一間診所

在成大醫學系苦讀10年的波波拉,回到索羅門建立第一間診所
Photo Credit: 成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醫院實習階段,波波拉奠定了成為醫師的畢生志願,「當時在成大醫院我看到許多醫師、護理人員及志工無私的付出與奉獻,我更堅定要把醫術帶回故鄉的想法。」

(中央社)
在成功大學醫學系10年苦讀的波波拉數度因過度辛苦,及獎學金接續不上,差點輟學放棄,如今他已返回索羅門群島,且在瓜達康納爾島建立第一家診所,圓了奉獻家鄉的醫療夢,但始終沒忘記在台灣的「心願」。

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去年11月接到東海大學助理教授提摩西(Timothy McBush Hiele)的電郵,才得知成大醫學系2014年有位畢業生波波拉(Paul Bosawai Popora)是來自台灣邦交國索羅門群島,他已於2017年在二次世界大戰激戰區瓜達康納爾島建立第一家診所。

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是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國,位於澳洲東北方,巴布亞紐幾內亞東方。首都霍尼亞拉所在地瓜達康納爾島曾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太平洋的轉折點所在地。索羅門群島共有超過990個島,陸地總面積28,450平方公里,人口39萬,是世界上最不已開發國家(低度開發國家)之一,人類發展指數為0.610。

提摩西和波波拉都是來自索羅門群島,蘇慧貞因提摩西的電郵,再透過醫學系連繫上這位曾在成大辛苦求學10年的友邦學生,才得知波波拉的近況。

醫生開設自己的診所看似稀鬆平常,但在索羅門群島偏遠的瓜達康納爾島,波波拉的診所是當地第一棟正規醫療建築,而這還是波波拉自己參考建築教科書、畫設計圖、購買建材,讓學木工的高中生花了兩年時間蓋好的。

波波拉說,在瓜達康納爾島建立診所後,他的心願是再擴建成有診療室、外科、婦產科、兒科、急診室及5間病房的專業醫院。

波波拉的國外求學路並不順暢

他2003年曾因政府獎學金在巴布亞紐幾內亞修讀醫學,但一年不到就沒了經費被迫輟學,第二年獲得台灣提供的獎學金,再飛到台灣繼續學業。飛往台灣的途中,波波拉以為自己搭的是「空中火車」,他在新加坡轉機時,目瞪口呆地看著高樓大廈,這些對他都是文明的衝擊。

不過,更艱難的挑戰還在後面。波波拉抵達台灣後,首先要面對的是世界有名的困難語言「中文」,這對波波拉來說簡直是天書;截然不同的文化及語言,讓他得了嚴重的思鄉病,波波拉幾乎馬上想要回家。

撐了8個月學習語文,波波拉2005年進入成大醫學院醫學系,第一年就吃盡苦頭,自認再怎麼努力學習,還是跟不上,心灰意冷之餘,寫信給當時的醫學院長宋瑞珍,坦言說「我想放棄回鄉去」;宋瑞珍馬上面談告訴他,「你在這裡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不要放棄」。

波波拉受到鼓勵,堅持學習,但挫折還是襲來,他大四那年,台灣提供的獎學金到期了,波波拉面臨輟學,只得難過地打電話通知遠在家鄉的哥哥,告知沒錢不能再唸書,只能回家。

天無絕人之路,正當波波拉在宿舍收拾行李時,索羅門大使來電詢問,得知波波拉的困境,再幫他爭取到2年獎學金,索羅門GPPOL棕櫚油公司也以波波拉畢業後任職公司診所為條件答應贊助,波波拉總算於2014年完成學業。

在醫院實習階段,波波拉奠定了成為醫師的畢生志願,「當時在成大醫院我看到許多醫師、護理人員及志工無私的付出與奉獻,我更堅定要把醫術帶回故鄉的想法。」

其實一開始,病人對於膚色黝黑、中文腔調特別的波波拉不太習慣,但後來都被他認真又負責的態度所感動。成大醫院內科醫師劉明煇印象深刻,「波波拉樂於和大家討論並且從中學習,病歷紀錄做得很詳實,對病人很親切,頗受好評。」

part_176434_7775862_92373
Photo Credit: 成大
返國行醫之路,始終沒忘記「成大」

波波拉2014年7月從成大醫學院畢業後,同年8月返鄉到GPPOL公司診所工作。索羅門群島醫療落後,GPPOL公司診所提供當地民眾免費醫療,波波拉是唯一的醫生,什麼科都要看,每個月平均看診2500人。

因為在成大醫院深受感動,看診之餘,波波拉也在家鄉號召並推動志工服務工作,以社區發展、醫療及教育等模式幫助及服務家鄉社區民眾。

在社區發展方面,波波拉推動社區營收計畫,計畫所得的10%捐入社區基金,他自己個人則捐出一半薪水當作資金,透過鄉村發展計畫,完成水源改善;醫療志工方面,當另一家Good Samaritan醫院沒有醫生時,他就義務免費幫忙看診;而教育志工方面,他每周日都在Ghaobata社區中學免費教授數學,幫助學生順利升上高中。

從成大醫學院畢業回到索羅門群島已近4年的波波拉,還是和成大醫學院許多教授、同學保持聯繫,波波拉也希望有機會再回成大母校進修外科醫療,他說,「別忘了,我會一直是成大在索羅門群島的大使」。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