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德生「積勞病故」獲頒旌忠狀,反年改再集結但五星旗也來了

繆德生「積勞病故」獲頒旌忠狀,反年改再集結但五星旗也來了
Photo Credit: 現場人士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統促黨主席張安樂率眾高舉五星旗參加抗議行列,張安樂在致詞時表示,五星旗和青天白日滿地紅都是中華民國的延伸,但黃埔精神在台灣已蕩然無存,

(中央社)
退役上校繆德生公祭今天上午舉行,國防部長嚴德發、退輔會主委邱國正等人到場致意。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說,繆服役間曾獲「一星忠勤」勳章,已核頒旌忠狀,並協助家屬喪葬事宜。

繆德生2月27日上午參與反年改抗爭攀牆跌落重傷送醫,經過數天搶救後,台大醫院5日宣布繆德生腦死,家屬同意拔管,今天上午在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舉辦公祭。

嚴德發、邱國正、前總統馬英九、前副總統吳敦義、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前立委丁守中、前新竹市長許明財、前542旅長于北辰、八百壯士發言人吳斯懷、藍天行動聯盟等多個民間團體都到場致意。

陳中吉受訪表示,繆德生在服役期間曾獲得「一星忠勤」勳章,按照規定,只要服役期間曾獲勳獎,都符合申請旌忠狀資格,經家屬申請後,已由後備指揮部核頒,表彰繆德生服役期間保家衛國的功績。

陳中吉說,無論前任或現任部長,對年金改革議題、進度,都積極的與袍澤、相關團體及立委溝通,希望能站在國家安全、照顧袍澤前提下,讓現役的有士氣,更能照顧退役人員。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說,應讓從事公務、教育、消防等工作人員在退休後也能有尊嚴,享有安定的生活,呼籲政府可以重新檢討。

旌忠狀載明「積勞病故」惹議

但由於國防部核頒的旌忠狀上載明「積勞病故」,引起外界討論。

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接受訪問時澄清,根據「陸海空軍陣(死)亡官兵旌忠狀頒給辦法作業規定」第4條,有四種情況可以獲頒旌忠狀,分別是「作戰陣亡」、「傷劇殞命」、「因公殞命」及「積勞病故」。前三種屬現役官兵,第四種屬退役人員。

陳中吉表示,因繆德生「已退役」,且在役期間曾獲「一星忠勤」勳章,因此按照規定核頒旌忠狀,且事前與家屬充分溝通,也獲得同意,並非外界誤解的隨便亂寫。

(2018.3.30.更新)

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30日受訪表示,相關規定已不合時宜,易造成外界疑義,國防部完成相關精進做法,未來表彰亡故官兵忠貞事蹟,因作戰陣亡、傷劇殞命或因公殞命者,旌忠狀事蹟內容維持旌揚亡故典範;因病或意外亡故者,不再敘明原因,修正為「服役期間曾獲頒勳獎章」,表彰生前服役軍旅期間貢獻。

此外,陳中吉說,現行旌忠狀頒發作業核定由總統頒給,授權國防部轉發,未來將分級核定,將級人員呈總統府核定,校級人員授權由國防部核定,尉級以下人員授權由後備指揮部核定。陳中吉說,頒發前由國防部審查因病或意外亡故官兵生前各項資格。

退伍軍人團體集結,但統促黨和白狼也來了

因為繆德生日前在軍人年金改革的抗議中從2樓跌落傷亡,退伍軍人團體藍天行動聯盟、陸軍官校48期總會、台灣軍政府、南台灣抗暴聯盟等70多個團體今天號召上百名退伍軍人和支持者集結於立法院前,聲稱要完成繆德生的遺志。

遊行群眾下午1時起聚集於立法院前,2時舉行追思儀式,現場群眾人手一支菊花,並朝天空撒冥紙,藍天行動聯盟主席武之璋說,他了解大家今天都很悲憤,遊行到凱道後,不達目的決不回家,並高唱起「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不只退伍軍人團體,中華統一促進黨也到場聲援,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帶隊參加追思活動,他受訪表示軍人把生命奉獻給國家,「尊重軍人」是政府治理國家最基本的態度。

《ETtoday》報導,統促黨主席張安樂率眾高舉五星旗參加抗議行列,張安樂不滿蔡英文在發給繆德生旌忠狀寫「病故」,認為「這是自欺欺人,這是因公殉職。」因此,繆德生的告別式除了有退伍軍人帶的中華民國國旗外,也有不少五星旗現場飄揚,並舉著「共產黨尊重軍人」的旗幟宣揚統一。

《新頭殼》報導,輪到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致詞時,他說,「五星旗」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都是中華民國的延伸,然黃埔精神在台灣已蕩然無存,孫中山先生講的三民主義,民生主義是社會進步力量,民族主義如今在中國浴火重生,相信要再給中國一段時間,他們會發展中國特色的民主,未來台灣終將面臨統一的結果。

此舉也導致群眾集結中間發生小插曲,有反年改團體人士不滿統促黨成員拿出五星旗,雙方因此爆發口角和推擠,警方立刻上前將兩邊隔離,避免衝突擴大。

遊行隊伍約在3時左右開始出發,先繞行立法院一圈後前往凱達格蘭大道,準備靜坐到深夜。

抗議團體原本要搭帳篷、舞台夜宿凱道,但由於未申請今天的路權,警察兩度舉牌,勸導民眾離開,不要影響尖峰時間交通。

最後,藍天行動聯盟主席武之璋約於下午5時20分向群眾喊話,並宣布活動解散。他說,原本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要來現場,但中午接到消息指出,洪秀柱的哥哥在榮總病重,所以沒有辦法來,但洪秀柱要他轉告對大家的關心。

武之璋說,今天的活動原本要持續到明天,因為明天已申請路權,「我們訂了帳篷、訂了流動廁所、訂了活動舞台,結果通通進不來,警察不讓它們進來」,所以他很沉痛地宣布,今天的活動被迫結束。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