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萬名泰國人共襄盛舉,「大山音樂節」何以能稱為泰國最大音樂節?

七萬名泰國人共襄盛舉,「大山音樂節」何以能稱為泰國最大音樂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山音樂節的入場處作成柵欄狀,場內樹蔭處則擺滿了可坐可躺的稻草磚,舞台命名也包含牛、雞、蛋。攤位成功把泰國豐富的夜市文化融入其中,燒烤、煎蛋蓋飯、冬蔭功(泰國酸辣湯)等,有時花60泰銖就能吃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阿哼

距離曼谷車程約三小時的考艾(Khao Yai),擁有一座全泰國第三大的國家公園,同時也是當地知名的觀光景點。為了吸引遊客,旅遊業者習於將考艾包裝成「泰國最清新的肺」,佐以大象和瀑布的奇景美照。

考艾在泰文裡意指「大山」,這地方確實是有山的,但我今年所見到的考艾並沒有這些自然景觀。沒有大象、瀑布與山脈,甚至連要與「泰國最清新的肺」這樣的稱號做聯想都很勉強。我對考艾的第一印象,是塞車的公路上,由輪胎捲起的飛砂走石。那一台台車輛上載著從各地趕來的泰國青年,他們共同的目的地是前往泰國最大的戶外音樂節 — — 大山音樂節。

0*gX1LJO0Z6xKsudp6

2017年12月9日中午,七萬名泰國人正湧進位在考艾的第八屆「大山音樂節」(Big Mountain Music Festival)。去年因為泰王過世而停辦一屆,讓今年復歸的大山聲勢更壯;後天星期一又是行憲紀念日補假,使得這個週末連假第一天,曼谷市區嚴重阻塞的交通,整個複製到考艾的戶外公路上。

白天,汽車半小時僅能行駛3、4公里,若你中午才從曼谷搭乘官方巴士前來,到會場時大概也晚上六點了。俗稱「小蜜蜂」的計程摩托車在車與車的縫隙間穿梭,輪胎摩擦地面揚起大量的沙塵,宛若掉進《瘋狂麥斯》的電影世界。那綿延數里的車陣,好似六O年代伍茲塔克音樂節的傳奇畫面,在這東南亞的內陸區重現。

地面的沙塵透露泰國的雨季已經結束,日照縮短的 12 月,正是適合舉辦戶外活動的季節。下午三點,大山音樂節才開始有表演者登場,我想那不僅是為了避開正午的陽光,也為了讓上萬樂迷們有足夠的時間進場。

會場外的停車場,人車喧騰,路況可比跨年夜的台北市政府還要混亂,但泰國人們似乎都相當習慣。Anber一邊帶路一邊說說:泰國人有自己處理事情的方式,看起來混亂,其實有他們自己的秩序在。

混亂總是能帶來另類商機。見空中飛塵多,路邊就有投機商人在銷售口罩,手上一疊,單賣一片要價20泰銖。進入會場的公路旁,小蜜蜂們也成群結隊準備接送各位進場,單次一趟80泰銖。和官方合作的越野機車騎士,身上都穿著印有大山logo的背心,曾體會音樂節入口到公路之間的距離、人潮與車流者,絕對會認為這100泰銖花得值得。

0*O4U9e_4u-TzsKgIR
0*onrykMYXr6_lsNwL
大山音樂節的魅力

有泰國最大音樂節之稱的大山音樂節,為何能吸引這麼多人?即使交通如此困難也在所不惜?

大山音樂節的各個環節都非常「在地」。光是演出名單就囊括了全泰國,不分流行、獨立、天上、地下的音樂明星。

在最深處的主舞台摩天輪(Ferris Wheel Stage),從下午五點開始祭出Slot Machine、Getsunova、Lomosonic等搖滾天團;泰國最紅的嘻哈組合Thaitanium也在此登場。而另一個大舞台 — — 牛舞台(Cow Stage)也有「情歌王子」Aof Pongsak(因其舞台騷度,私心評作「泰國張國榮」)、「烏克麗麗王子」Singto Numchok紅髮艾德到泰國演出時,也要特別找他拍影片做宣傳)、選秀成名的Peck Palitchoke(從舞台表現到打扮,可見韓流的影響)、邀請盧廣仲同台的 Stamp等等,有廣泛流行度的唱作人、樂團、偶像與歌手。

這兩個舞台到了晚上便會擠滿數萬人,宛若戶外演唱會般,揮舞手上由泰國啤酒Chang Beer贊助的綠色螢光棒,每首歌幾乎都能大合唱。而在另一頭又是別種風景,近入口處的蛋舞台(Egg Stage)、雞舞台(Chic Stage)與黑舞台(Black Stage),安排了各種乖戾、破格、個性特出的海內外獨立樂隊,譬如結合電子聲響的ska大樂隊Srirajah Rockers、玩synth pop到位的TELEx TELEXs、緩飆(slowcore)組合FWENDS、以及今年來過台灣的nu metal樂隊Bomb At Track等等。

用台灣的狀態來想像,這個音樂節包山包海的廣度,好比一邊集滿了五月天、頑童、徐佳瑩、盧廣仲、方大同,另一邊又排了 Flux、LEO37+SOSS、落日飛車、U.TA 屋塔、血肉果汁機那樣。甚至中間還有 EDM 舞台 — — Pepsi Dancing Stage(DJ 台設計很像巨大的小小兵),徹夜放送電音舞曲。只不過這個舞台就擺在露營區旁邊,實在讓人困惑在這紮營的泰國人是否都不用睡?

0*itUjgte7AATHINOm
0*IpHm2BJxSMC9NC63
有人潮就有贊助商

除了上述的演出內容,還有經常傳出嗆辣嘻哈節奏,滿二十歲才能進場的Akojorn Pub;以及擺上一隻恐龍吉祥物,最「俗擱有力」的樂團、電音、舞蹈齊發的Rum Wong Bar。這裏,簡直是泰國通俗音樂文化的總集合體!而為這些通俗娛樂再加分的,是音樂節以「牛」為主體,並深度運用「農場」符號的設計風格。

大山音樂節的入場處作成柵欄狀,場內樹蔭處則擺滿了可坐可躺的稻草磚,舞台命名也包含牛、雞、蛋。攤位成功把泰國豐富的夜市文化融入其中,燒烤、煎蛋蓋飯、冬蔭功(泰國酸辣湯)等,有時花60泰銖就能吃到(這裡可是音樂節阿!)。

0*3AlLeMZonAz3FW2f

今年大山的舉辦場地,位在平時是高爾夫球度假村的The Ocean Khao Yai。被樹林環繞的 L 形草皮地域,給你深入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節那樣的山林幻覺,實際上整個場域都是開闊的平地,來回走動並不費力,也不會有換場塞車的狀況。只消熬過第一天入場的辛苦,一進到會場就能投入音樂、美食的嘉年華。

大量的人潮自然會吸引到贊助商,門票僅需2000泰銖的大山音樂節,有強而有力的飲料贊助商。大山的每個舞台旁邊都會有百事可樂、泰啤Chang Beer、泰國威士忌Blend 285的攤位,其中尤以百事可樂為首,四處可見「Pepsi」字樣的旗幟、logo。進入會場時不能帶水,而場內唯一有賣水的就是百事可樂的攤位(10泰銖一瓶,還可以用60泰銖加購百事可樂杯),可見他們能從這活動獲得多大的消費市場。

除了飲料商,僅弄得一個攤位的品牌也祭出奇招。譬如牙刷品牌Berman就有一台牙刷鬥牛機;泰國知名的媽媽泡麵也可現場沖泡;罐裝咖啡商更是直接在現場一罐一罐送給路人試喝(恰好現場幾乎沒有賣咖啡的攤)⋯⋯。所有體驗都在現場完成,不會只是攤開商品擺著。

0*KlZ-kaqaDpuSuGyc
強大的內需市場

Youtube甫公布 2017 年全球最熱門影片,第一名是GMM Grammy旗下的泰國搖滾樂團,Cocktail 的主唱參加泰國版《蒙面歌王》的影片(演唱曲目是張學友〈只想一生跟你走〉的泰語版。他們今年也有到大山表演)。其名次比紅髮艾德的〈Shape of You〉、女神卡卡的超級盃中場秀還高,絕非意外。

只消走過這麼一趟大山音樂節便可以體會到,泰國令台灣音樂界羨慕的流行音樂內需市場。他們打出以國內音樂人為主的名單,便可擁有吸引七萬人購票的魅力(甚至盛名遠播國際)。對於在台灣玩團的人來說,或許也會羨慕他們佔據摩天輪主舞台最長、樂迷最多的表演者,幾乎都是搖滾樂團。

泰國人對音樂娛樂的熱衷,不僅反映在音樂節的萬人大合唱中,若你把主舞台的樂人名字拿到 Youtube 搜尋,隨便一查都有點閱率破億的泰文歌。有意思的是,無論流行、獨立,大舞台或小舞台,樂團或個人,泰國音樂人都挺熱衷於翻唱西洋流行歌。就我在大山有聽到的翻唱曲目就包括:Bruno Mars〈That’s What I Like〉、Mark Ronson〈Uptown Funk〉、Chainsmokers〈Closer〉、Amy Winhouse〈Valerie〉⋯⋯。

前文曾提到的 Bomb At Track,今年在台灣演出時曾翻唱 Limp Bizkit 的作品,因而被一些台灣人嫌棄為「翻唱團」。如今看來或許是文化差異所致,因為在泰國演出時穿插翻唱曲,是很平常的事。

0*q1ed7SesAxoS6oLX
缺席大山的搖滾巨星

最後我想提一個故事,一件我在泰國一直聽到的時事。

泰國最紅的搖滾樂團Bodyslam,今年在大山音樂節缺席,原因是主唱Toon,在 11 月開始了他最後一回合的「一人一步」公益長跑計畫。

以泰國最南邊的勿洞(Betong)為起跑,泰國最北邊的美塞市(Mae Sai)為終點。2,191 公里的路程,Toon預計要跑 55 天,並在過程中募得7億泰銖,捐給全泰國共 11 間醫院添購設備。

儘管身材精實,滿臉鬍髭的Toon確實很有魅力,但泰國社會對他的長跑關注熱度簡直非比尋常。不過就是個樂團主唱的公益活動嗎?怎麼每個人談起來他來,都像是信徒提到摩西下山那樣眼神發亮;就連十世泰王也特地舉辦儀式,御賜禮物給這位音樂人?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泰國的二十一世紀史。從 2005 年起,泰國歷經了十年的「紅黃衫軍」壁壘衝突,並在 2014 年以軍人政變作結。歷史上已翻修多次的泰國憲法又再次被推翻,到了 2016 年,連在位最久的泰王拉瑪九世都過世了。

社會動盪,浮動的人心急須精神寄託,公眾形象甚佳的Toon的公益長跑,儼然成了泰國人心中的光明象徵。

但我們也可以有另外一層面的看法。

Bodyslam是泰國最大影視娛樂集團GMM Grammy旗下廠牌 Genie Records 的樂隊,而大山音樂節也是GMM Grammy與GAN合力主辦的。GMM Grammy在泰國的娛樂產業市佔率超過七成,影視領域無孔不入 — — 電影、電視、廣播⋯⋯鋪天蓋地的宣傳能力,是這位被神格化的搖滾巨星身後那條業界巨龍的實力。泰國有政治上的壓抑與衝突,也有娛樂上的熱錢與歡醉,當我們驚豔於大山音樂節以及泰國流行工業的壯麗時,莫忘這些,讓這棵參天巨木得以壯大的條件。

(本文感謝顧問 Anber、薑黃以及泰國導遊薇薇的貢獻。)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