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進步,不該是台灣人放棄主體認同的理由

中國的進步,不該是台灣人放棄主體認同的理由
Credit: AP Photo / Vincent Y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應該更加進步,成為一個重視人權、性別平權、動物權與環境保護的國度,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台灣人、獨派都會認同與樂觀其成,甚至不少人也願意為此盡一份心力,但這不該是為了強迫台灣人放棄自己主體認同的理由。

看了林艾德批判左統思想文章的貼文,老實說身為台灣女性主義者很有感觸。原文中提出了「中國要併吞台灣,最好的方法不是併吞台灣,而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這樣的一個說法,可能在部分進步主義人士的社群中很常見。

這讓我感到不太舒服,我認為這就跟「男人要跟女同志性交,最好的方法不是矯正強暴,而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女性主義、同志友善的男人。」一樣詭異,而且也充斥了壓迫在裡面。台灣人不願意被中國併吞,無關乎中國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因為台灣人就是台灣人;女同志不願意跟男人發展親密關係,無關乎對方是一個怎樣的男人,而是因為她們是女同志。

左獨跟左統最大的差別是,雖然兩者都支持中國人權、性別平權、動物權與環保等進步價值發展,但左獨不會因為中國變得重視進步價值,就想要變成中國人,況論強迫其他台灣人變成中國人,頂多與當地左翼進行國際串連、互相協助,因為左獨重視台灣人的國族認同;左統則不尊重台灣人的國族認同,也不打算捍衛台灣人民的主體性,認為只要中國變得重視進步價值,甚至比台灣當地的政府更進步的時候,即使強迫台灣人成為中國人似乎沒有什麼不好。

RTR437E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認為這樣的想法其實是相當危險的,我們在支持一項進步價值的時候,都不該是為了延續或更加鞏固另一種面向的壓迫。就像男人支持性解放,不該是為了強迫女人發生性關係,這是在鞏固強暴文化;順性別者破除性別刻板印象,不該是為了強迫跨性別者放棄自己的性別認同(註一),這是在鞏固順性別霸權;白人女性支持女性主義,不該是為了強迫穆斯林女性摘下希賈布,這是在鞏固白人至上主義。

所以,當然也不該拿中國的進步價值發展,強迫台灣人放棄自己的國族認同,用來支持中國對台灣的殖民。歷史上,進步價值被用來支持殖民主義的例子很多,這不只是唯一的狀況。像是白人女性主義者拿性別平權來支持西方殖民主義,認為第三世界都是父權的蠻荒之地,需要由西方世界來拯救他們;部分共產支持者拿無產階級革命來支持斯拉夫殖民主義,認為少數族裔壓迫是次要的議題,犧牲他者文化是團結無產階級的必要之惡。

確實以進步價值角度而言,中國應該更加進步,成為一個重視人權、性別平權、動物權與環境保護的國度,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台灣人、獨派都會認同與樂觀其成,甚至不少人也願意為此盡一份心力,但這不該是為了強迫台灣人放棄自己主體認同的理由。

這種類型的想法,都稱不上是真正的進步價值,因為它背棄了追求進步價值的初衷,也就是「反對一切壓迫」的終極理念。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