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襲北非、殖民冰島,劫掠歐洲各國——維京人的擴張大冒險

突襲北非、殖民冰島,劫掠歐洲各國——維京人的擴張大冒險
Photo Credit: Johan Peter Raadsig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迄今為止,維京人最勇敢的行為便是跨越大西洋前往冰島、格陵蘭島和北美洲,儘管挪威人與冰島的相遇,只是其向西航行到設德蘭群島和法羅群島的自然結果。挪威人自八世紀起在那裡定居,據說愛爾蘭修道士可能在九世紀之前便在那裡隱居。

文:Lincoln Paine

維京人的擴張

查理曼(Charlemagne)通過戰爭將法蘭克人的統治推進到萊茵河以外的地區,與此同時,斯堪的納維亞人也開始擴張,當時被稱作「維京時代」。「維京「(Viking)一詞的詞源尚不確定,有人認為來源於古英語單詞「wic」,意思是「臨時宿營」,拉丁語中表示「村落」之義的單詞「vicus」是其同源詞。另一種解釋認為其來源於維肯(Viken),該地位於奧斯陸峽灣附近,第一批從那裡進入英格蘭的挪威人可能是為了躲避丹麥人的統治。

這可以說明為什麼他們只在英語中被稱為「維京人」,而在其他語言中則被稱為「北方人」「丹麥人」「瓦蘭吉人」「羅斯人」「異教徒」或「蠻族」等。斯堪的納維亞人並不是一個無差別的群體,他們有著各種各樣的宗教和語言。通常,他們的統治者通過錯綜複雜的親屬關係、義務和責任關係聯繫在一起。丹麥人向西南抵達法蘭克帝國、英格蘭和西班牙,挪威人向西抵達大不列顛島北部、愛爾蘭和冰島,瑞典人則向東抵達俄羅斯、黑海和里海。

Vikings_fight
Photo Credit: Tone @ CC BY-SA 3.0
現代人重現維京人的戰爭

七九三年,維京人發動了第一次猛烈的進攻,這次突襲在歷史上是臭名昭著的。當時,三艘戰船襲擊了北海沿岸的諾森伯利亞附近的神聖島嶼上的林迪斯凡修道院。消息迅速傳播開來,諾森伯利亞的牧師阿爾昆(Alcuin)被查理曼召回位於亞琛的王宮擔任教師,他寫信給威塞克斯的埃塞爾雷德一世(Aethelred I)說:

我們和我們的先輩在這片土地上已經生活了近三百五十年,大不列顛島從來沒有遭受過如此殘暴的對待,我們現在落入了異教徒之手。人們都認為這種航行是不可能的。聖卡思伯特教堂的地上沾滿了神父的鮮血,裡面所有的陳設都被洗劫一空,這個大不列顛島上最為神聖的地方,就這樣暴露在搶劫的異教徒面前。

「這種航行是不可能的」的斷言令人難以信服,因為阿爾昆確實知道,盎格魯─撒克遜人已經由海路抵達英格蘭,正如當時的弗里斯蘭商人一樣。如果盎格魯─撒克遜人的英格蘭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過去,那麼維京人的襲擊便是一個尖銳的提醒──大不列顛島四周的海洋無法阻擋強大的入侵者。有些人解釋說,阿爾昆的意思是指,這種航行在冬天是不可能的,因為西南季風會吹向挪威。根據一份十三世紀的文獻,挪威正常的航行季節是每年四月初到十月初。

不過林迪斯凡修道院的襲擊發生在中世紀的氣候溫暖期之初,當時的航行季節可能有所延長,為人們在冰島和格陵蘭島定居創造了條件,也使在仲冬時節進行遠距離航行成為可能。陸地上的居民可能一直在盼望出現壞天氣。在一份九世紀時的四行詩手稿中,一名抄寫員感謝壞天氣的到來,因為這可以阻止入侵者出海或者安全上岸:

今夜狂風大作,海上泛起馬鬃般的海浪,我不害怕在平靜的海上,被洛特倫德(萊特林恩)的強盜追逐。

林迪斯凡修道院的襲擊過後,諾森伯利亞的其他修道院和赫布里底群島中的艾奧納島上一所建於六世紀的聖哥倫巴修道院也遭到了襲擊,但維京人的目標並不僅限於英國的宗教建築。在襲擊林迪斯凡修道院的六年後,他們又襲擊了法國西南部,查理大帝為此建造了一系列沿海崗哨,並在重要的港口駐扎戰艦和士兵。當時人們普遍認為這一措施是很成功的,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維京人襲擊法國的第一波浪潮在九世紀初便結束了。

在查理曼統治時期,北方最大的威脅來自丹麥國王古德弗雷德(Gudfred),他於八二四年襲擊了弗里西亞,可能是為了先發制人,防止查理曼進攻薩克森和丹麥南部。古德弗雷德最重要的行動是洗劫了雷里克的斯拉夫人的商業中心。與撒克遜人或丹麥人的港口相比,查理曼更喜歡斯拉夫人的港口,他把那裡的商人遷到了海澤比。加洛林王朝繼續向北推進,查理曼的繼承者「虔誠者」路易(Louis the Pious)將基督教傳播到易北河以外的地區。

Bendixen_Ansgar
Photo Credit: Siegfried Detlev Bendixen @ public domain
安斯加爾神父

九世紀二○年代,一位來自海澤比的名叫哈拉爾・克拉克(HaraldKlak)的丹麥人首領請求路易幫助自己禦敵,路易說服哈拉爾皈依了基督教,因為「信仰基督教的人將更容易得到他的朋友的幫助,因為兩人都崇拜同一位上帝」。 哈拉爾在一位名叫安斯加爾(Ansgar)的神父的陪同下返回海澤比,安斯加爾肩負著多重使命,並贏得了「聖徒安斯加爾」及「北方的使徒」等稱號。

安斯加爾在海澤比建立了一所學校,隨後前往瑞典的比爾卡傳教,那裡有許多人皈依了基督教。丹麥國王埃里克一世(Eirik I)洗劫了漢堡港口並夷平了大量教堂,安斯加爾當時正是漢堡大主教。不過後來,埃里克一世開始允許他在海澤比建立一座教堂和一所學校,海澤比「尤其合適,其附近是來自各地的商人的聚集地」。

事實證明,皈依基督教是十分有益的,由於安斯加爾的佈道,弗里斯蘭人、法蘭克人及其他地區的商人「讓這片土地擺脫了恐懼,而這在之前是不可想像的」。儘管維京人侵擾歐洲達幾個世紀之久,但他們最終接受了南方的宗教和商業模式,從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比他們對歐洲的改變要大得多。

在安斯加爾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傳播福音的同時,挪威和丹麥的海盜們繼續在西部發動襲擊:八三四年襲擊了杜里斯特,次年襲擊了泰晤士河和盧瓦爾河的河口。在之後的十五年中,他們每年都針對戰略要地和貿易中心發動襲擊,包括倫敦、約克、塞納河河口的盧昂和盧瓦爾河畔的南特。直到九世紀四○年代,這些襲擊一直是帶有季節性的。

通常,維京人會利用夏季的晴朗天氣航行穿過北海,然後借著秋季的季風返回家鄉。當斯堪的納維亞水手開始在國外越冬時──例如他們首次在努瓦爾穆捷(位於盧瓦爾河河口的鹽和葡萄酒貿易中心)越冬那樣,維京時代的歷史便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那裡可以滿足北方人一整年的家庭生活所需,其環境也比丹麥或挪威更適宜居住,而且更便於襲擊法國南部和伊比利亞半島。一份阿拉伯語文獻記錄了在八四四年至九七年間,維京人曾六次遠征安達盧斯,其中兩次抵達了地中海。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