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憫「黑戶寶寶」,卻不思考「失聯移工」在台困境

憐憫「黑戶寶寶」,卻不思考「失聯移工」在台困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社會大眾只關注在「黑戶寶寶」上,要求社政單位解決問題的同時,誰能多關注在「失聯移工及黑戶寶寶」的主體上,要求勞動及移民單位徹底解決源頭移工所面臨的困境?

因此,當移工及孩子被施以收容替代處分,除了可能使他們處於危險的環境當中,以及受到不當對待的風險之外,當移工在等待遣返的期間,發現沒有金錢負擔這段期間的生活費用,或是遣返的機票費用、行政罰鍰等,儘管就業服務法第44、45條規定任何人不得非法容留及媒合外國人非法工作,但為了掙錢,便會將孩子託付給他人照顧,鋌而走險再次失聯,在外非法工作。然而當孩子被不適當之人照顧,或處於不適當之環境,社政機關便須介入處理後續安置照顧,進而衍生孩子在醫療保健、身分認定及居留權益等複雜問題。

中央解決了孩子的身分問題,但仍未提出前端移工管理的配套措施

監察院於2017年2月10日公告提案糾正勞動部及內政部移民署,針對社會上一再發生女性外籍移工於懷孕或生產後逃逸或棄養子女、以及逃逸移工在台生育子女等情事,因而衍生後續非本國籍兒童及少年安置照顧、身分認定及居留權益等諸多棘手問題,卻由地方政府社政單位苦於難以收拾善後解決。此議題除了監察院仍在調查中,行政院也相當重視,責請中央各部會召開多次會議,結合勞政、警政、衛政、社政、教育等單位,訂定相關流程,以解套社政單位在安置孩子後所面臨到的困難,例如國內、外協尋移工、認定孩子的國籍、取得居留權、加入全民健康保險、就學到歸化為我國人等,已經有相關規定可以依循。

但是前端從勞動部對於移工權益保障、仲介單位管理、到內政部移民署的收容替代處分,因為沒有具體的配套措施,改善移工在台的就業及生活環境,或是協助移工有效遣返回國,導致社政單位處理在台出生非本國籍兒童的案量無法降低。隨著案量漸增,社福支出隨之增加,亟有排擠現有處理兒少保護案件的預算、人力及資源之可能。而且移工及孩子衍生的問題源頭,並未有效改善或解決,使得社工人力疲於奔命處理安置事宜,易使社工產生耗竭的情形。

引進移工及後續管理不當所付出的成本,何時才能獲得正視?

筆者認為,社會上出現許多在台出生非本國籍兒童,大抵是移工為了持續就業,維持日常生活,改善原生家庭環境,不得已之下,將自己的孩子託付給他人照顧,使得這些孩子形成「假性無依」的狀態。甚至移工在原本的國家已有了婚姻,擔心孩子跟著返國會因為宗教、家庭等因素遭受責難,所以只能遺棄孩子。

如果移工離開原有工作崗位,被認定為失聯移工之後,一旦遭警方查獲,依規定便必須遣返回國,但收容替代處分並無法有效掌握行蹤,移工極有可能再次失聯,使得移工不斷逾期居留,並且在毫無保障的就業環境、待遇下持續非法工作。此外,孩子隨著時間逐漸成長,沒有父母在身邊的生活,難以與父母產生緊密的情感連結依附,一旦移工確定需要遣返回國,孩子必須隨同返國,但孩子對於「父親、母親」角色的陌生,以及後續返國的不同語言、文化,對孩子成長歷程來說,無疑是一大挑戰。

內政部移民署現有收容所,因環境不佳,不適合移工及孩子共同收容,且為了保障移工的人身自由,內政部移民署如果查獲移工懷孕或者攜有子女,大多不會進行收容,而施以收容替代處分,但處分對象多為民間單位及我國國民,如果官方成立有別於收容所的「容留處所」,以不限制移工及孩子的行動為前提,提供合宜的暫時容留環境,並能掌握移工的出入行蹤,勢必能減少許多社會成本之耗損。

當台灣需要移工的人力來補足短缺的就業市場時,卻沒有給予合理的就業環境及權益保障,移工、人權團體多年來向政府疾呼的「自由轉換雇主」議題,勞動部均未正面回應,倘若能夠讓移工自由選擇雇主,誰還會鋌而走險踏上失聯之路?再者,內政部及勞動部已經在洽談合作成立「容留處所」,但因為預算經費、委託事項及跨部會分工協調事宜,迄今均只聞其風不見其影。倘該處所遲遲未設立,移工及孩子在令人詬病的收容替代處分期間所面臨的問題,將無法獲得改善及解決。

當社會大眾只關注在「黑戶寶寶」上,要求社政單位解決問題的同時,誰能多關注在「失聯移工及黑戶寶寶」的主體上,要求勞動及移民單位徹底解決源頭移工所面臨的困境?勞動部及內政部移民署何時才能正視台灣引進移工後的管理不當及移民法修法後毫無配套措施,所帶來的強大社會成本?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