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問題在哪裡?試看〈從台大的腳踏車看台灣教育問題〉一文的問題

台灣教育問題在哪裡?試看〈從台大的腳踏車看台灣教育問題〉一文的問題
Photo Credit:Caleb Roenigk@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大腳踏車的管理,確實存在著許多待解決問題;台灣的教育,亦同乎是。如何撰寫一篇結構完整、鏗鏘有力的論述文章,並以適當的科學理證輔之,可能是台灣教育,極需要加強的一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Formosa (曾在台灣大學及牛津大學,「 大氣磅礴、抬頭挺胸 」譜寫青衿歲月的腳踏車騎士)

前言

腳踏車問題,一直以來都是椰風鵑語裡,最熱門的討論關鍵字之一,沈先生博學鴻儒,見微知著,暢談從台大腳踏車問題,導出台灣教育問題,何其偉哉?

直向探討而言,台大腳踏車問題與台灣教育問題,兩者之間,也許存在著待確定的關聯性、因果性。橫向而言,腳踏車問題與教育問題,並非台灣獨有,國外亦有相似的問題。

筆者欣見沈先生(沈先生現職駐荷蘭台北代表處經濟組組長)大作標題〈駐外看台灣(五):從台大的腳踏車看台灣教育問題〉,期待其宏觀論述,探討腳踏車問題與教育問題的相關性,著墨於兩者之間的關聯性、邏輯性,或者是具有質化、或是量化的數據說辭,能以較全面性的論述,甚至加入不同參數的權衡評估,再進而針砭問題,結論出解決之道。

無奈者,筆者期望、希望、失望、空望之餘,為之奈何!故而退思,縱使筆者如何地無德無能,定得抒懷微言,抗顏論議。所以筆者循由沈文脈絡,嘗試著從個案駐外人員的論述知能,凸顯台灣教育的偏失,長期漠視了教育的核心之一:論述理則以及科學舉證能力。

一、論述理則訓練不足

中文論述,講究起承轉合;英文論述,側重文章結構。英文論點主旨優先,再則舉例子印證,抑或正反兩面,相比互辯,最後再結總論。

拜讀沈先生大作之際,筆者見其所論,其順序是:討論理性、天理、善念與宗教、台大校長亂象、台大腳踏車與教育、台灣不相信科學與公投等說。台大腳踏車與教育乙題,僅為數項之一,不符論述比例原則。

再者,整篇文章,全文共計2,722字,標題為「從台大的腳踏車看台灣教育問題」,但言及台大腳踏車問題者,共183字,亦即討論台大腳踏車的篇幅,竟不及全文百分之七。如下:

此外,台大有令人稱羨的廣闊校園和一流管理學院,可是區區幾千輛腳踏車的管理成效,卻遠不及巨大公司對YouBike的管理;更好笑的是學生間總口耳相傳,眾口鑠金地說騎好一點的車會被偷,於是人人競騎破舊不堪的車,因為車破心不惜便到處亂丟,以致於圍牆內外的車陣景觀簡直不堪入目。你想若校園自主管理到人人無法互信,教授學生都無法大氣磅礴、抬頭挺胸的生活,那還奢談什麼養天地正氣?

此外,全文共出現:「腳踏車」一詞,僅為一次,「台大」一詞兩次,「教育」一詞十四次 (此教育兩字大部分出現於沈先生談自身教育經歷)。沈先生信手拈來,段段皆似珠璣,每一段都各似文理成河。但是,通篇起承轉合失聯;段段之間,文意斷斷; 段段之間,推理弱弱;段段主旨,切題失失,難脫論述理則訓練不足之譏。

二、科學舉證邏輯薄弱

「科學能力」的訓練,其中一項是通篇普化(generalization)與分項細化(specialization)的邏輯訓練。如何在「異中發現共同性」,探討影響共同性的變數、參數,是一項或者是多項,最後再判別此共同性,是否能通篇化,而且具有足夠代表整體的代表性。如何在「同中求差異性」,探討此差異性,是否已超越可容許的差異範圍內,再去判別這些差異性之間,是否具有實質顯著性,進而再細項化這些差異。

台大腳踏車的問題,與全台各大學的腳踏車問題,其間的關聯性如何? 台大腳踏車的問題,是否足以代表全台各大學的腳踏車問題?而各大學的腳踏車問題,又能否全歸之於台灣的教育問題?

4554889620_4650016eea_b
Photo Credit: 石川 Shihchuan@Flickr CC BY-SA 2.0

試觀沈先生榮任公職之所——荷蘭,其境內腳踏車失竊率,也是居高不下;大學內腳踏車停放管理,也是個大問題。荷蘭人甚至會打趣地說:「只有在腳踏車被偷之後,才算融入當地生活。」又如荷蘭頂尖學府之一——萊頓大學,其學生社團成員,時有建議初來乍到的新生或交換生,購買腳踏車時,優先考慮二手者,並教之如何避免誤買來路不明的車 (在荷蘭,購買失竊腳踏車是觸犯法律的)。再如英國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單車失竊情形與停放管理的問題,都是學校、學院以及當地警方,永遠不斷尋求解決方案的頭痛問題。

各國知名大學,各有其腳踏車失竊、亂停等管理上的問題。但是,每個大學的「校園」狀況各異(封閉式?開放式?無牆式?大學城?),其管制權力與解決方式,是否都已見成效?試問:如果「台大腳踏車的問題」是問題,那麼世界各國頂尖大學的腳踏車問題,是不是問題呢?這些腳踏車的問題,都和台大的問題一樣,也都能歸因於各國的教育問題嗎?綜觀各國各校的腳踏車問題,是否有其共通性?假設是有,能否粗糙的通篇化,直接歸因於各國的教育問題?而各國教育的問題,是否又有共通性呢?可見沈先生科學舉證邏輯薄弱之象。

駐外人員對台灣觀察的感想,如果連論述理則、科學舉證都付之闕如,是否反應了台灣教育裡,論述理則訓練不足,科學舉證邏輯薄弱之問題呢?

當然,不可否認,還有一種假設,沈先生文章的標題,是由主編,根據其專業,以及媒體吸引讀者注意的目的,因而更改沈文之題。倘若如是,則駐外人員對台灣觀察的感想,對台灣振聾發聵的文章,連自己都無法堅持己作的標題,套句沈先生的話,「那還奢談什麼養天地正氣」?

後記

台大腳踏車的管理,確實存在著許多待解決問題;台灣的教育,亦同乎是。如何撰寫一篇結構完整、鏗鏘有力的論述文章,並以適當的科學理證輔之,可能是台灣教育,亟需要加強的一環。

見微或許可以知著,但單從台大腳踏車問題,散言漫論台灣教育問題,可能只是以管窺天、以蠡測海 。同理,我等小輩,也無能見微知著,不應單以個案駐外人員的論述能力,而侈談非議台灣教育問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