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時空的緬甸(四):大金塔見證了翁山將軍父女,跟緬甸歷史的重要時刻

跨越時空的緬甸(四):大金塔見證了翁山將軍父女,跟緬甸歷史的重要時刻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仰光大金塔也是許多緬甸重要事件的發生地,緬甸國父翁山曾在此發表追求獨立的演說,他的女兒翁山蘇姬也在這裡現身支持30年前大學生發起的8888起義。翁山將軍是個天才型的人物,如果當初他有活下來,緬甸可能就不會那麼衰敗了。

由於調行程的關係,我們今日才回到茵麗湖做水上行程,一大早計畫去看日出。身為天天看日出的設計師對天亮只有某種截稿日將近的恐懼感,但人生就是要克服恐懼,所以還是無奈地從床上爬起來。我們早上五點多出發,坐著有電動馬達的小舟一路航行到湖中央,我們在冷風中孤寂地在湖上飄蕩,從五點多苦苦等待到六點半,遲遲未見烏雲散去。日出之時,只看見雲中一片紅光,然後天就亮了。總之壞天氣讓我們沒看到夕陽也沒看到日出,所以只好開始我們當日的水上漂流行程。

25182154_10209879428695305_7635257100993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日出等兩小時只等到這一點光線

茵麗湖早上微濛時有種優雅的氣質,可以理解為何傳說把這裡視為仙女的居處。離開湖面中央,船夫帶我們深入建築在錯綜複雜水道的村莊,幾乎所有的觀光客都向這裡湧來,這裡的村莊都維持很傳統的生活方式,木頭架成的屋子在水面上交互連結,只能靠船隻通行,但水道似乎有自己的交通規則,非常多的船隻在水道上遊蕩都不會交通打結,即使一堆船擠在一起也能相互幫助。

25311364_10209879427815283_5310361038132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天剛亮的湖,非常的冷

只是陰天顯得水道的水沒有湖面上那樣清澈,灰灰髒髒的,要不是有屋子在四周,我一定覺得我在叢林中冒險。由於我們是跟旅館租的包船,船夫難免會送我們到各個合作商店看商品,一開始還覺得逛逛手工藝品店很有趣,第三家之後就覺得不能再買下去了。其實我不是很愛水上活動,湖上村莊雖然很別緻,在水上漂流一陣子後我就開始晃神,然後又開始無限的佛寺佛塔朝拜。這裡佛塔雖然建築在偏僻的地方,但是依然金碧輝煌,感覺緬甸人有了錢第一件事就是跑去蓋佛塔,不然就是捐獻出去,真的非常虔誠。

25074754_10209879429415323_6797395771329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水上村莊

到其中一個佛塔時,小販向我們兜售了貼佛像的金箔,一頭問號。一般來說,緬甸主殿的佛像,經常是不允許女性靠近的,還會特別立個牌子寫著禁止女性進入,特別是在佛像貼金箔這件事,百分之百是不能的。所以當這位小販推薦金箔時,我們還以為這間佛塔有破例,殊不知一進佛塔才發現這裡的五尊佛像都是限定男性進入,所以我們等於花錢買了沒用的金箔。

幾番掙扎之下,我們在眾多觀光客中,攔了一位觀察過會說中文的年輕男性,拜託他替我們去佛像區貼金箔。雖然他看起來很傻眼,但還是默默地在佛像前用很標準的姿勢頂禮三拜,就到佛像區去貼了。

25075140_10209879434535451_1749294940316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莫名被我們凹去貼金箔的香港人

南傳佛教在女性規定上也是維持舊有的戒律,因為歷史等等的因素,女性常被視為罪業較重、不能成佛等等,但目前似乎沒有看到有人打算革新這項傳統。雖然女信眾可以修功德,但這只是幫助她們在下一世能夠轉生成為男人,再從男身升級成佛。例如摩耶夫人雖然誕下佛陀,但這個福分是讓她轉生成為「男性」天人,只是天人有觀照前世的能力,得以讓他知道曾生過佛陀。後來佛陀也為了轉生的母親,到天上去說法。

24959084_10209879431295370_8896289602934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這裡也有長頸族

這裡南北傳就產生了分歧,南傳的媽媽變成了男人,北傳的一直維持女性形象。日本有一部《聖哥傳》漫畫,是耶穌與佛陀在日本租屋生活的故事,有一集是聖母馬利亞跟摩耶夫人來凡間找兒子,為了劇情編排採用了北傳說法。漫畫的摩耶夫人轉生後是天女,摩耶還抱怨說當年再次見到兒子佛陀時,佛陀竟然是來天界對她說法,而且一次就是連說三個月。身為媽媽看到兒子寧可要按摩券,而不是沒日沒夜的講經,還跟馬利亞大聊兒子糗事,是非常好笑的一集。

25299978_10209879433095415_4846514577798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看起來超級驚悚的水上市集

這個讓媽媽抱怨連連的經典,就是在南傳佔重要地位,卻又相當晦澀難懂的佛學大全《阿毗達摩經》(北傳認為講的是《地藏本願菩薩經》,但這本考證可能是偽經)。但這部非常像教科書,把佛學的概念做個系統化的整理,我看了三章就不行了,完全可以理解摩耶為何只想領按摩券而不是聽兒子說法。

其實目前世界上的幾個大宗教少有讓女性達到宗教高位,在傳教方面也多有限制。不過北傳佛教在女性方面就做了不少調整,像是堅持女性也能成佛等等,也有相關的經文跟傳說輔助,這點北傳的沿革到是真正有達到眾生平等的概念。

等到這位莫名被我們攔住的男生幫貼完金箔,便與他稍微閒聊一下背景,發現他是個很猛的香港背包客,在印度旅行過熟悉拜佛流程,而且是個隨性境界很高、便走邊想行程的人。但他的車班較早,需要先行離開,便匆促與他告別。

下午兩三點後,雨開始下了起來,各個觀光客的船夫都有神奇的雨備,有的船夫把雨衣趕緊罩在坐墊上,我們的船夫還帶了傘。我自己覺得在小舟上撐傘到處漂流還蠻浪漫的,只是下雨侷限了很多事情,我們趁雨還不大就趕緊搭船回去。從水道回到開闊的茵麗湖上,可以看見幾個漁夫正在用傳統的方式單腳划船,但天陰的湖面並不美,開著馬達的小舟一路衝回原定點時,彷彿有種出海去海葬活動的感覺。

25073181_10209879435295470_7212871796638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湖上用傳統方式捕魚的漁夫

回到岸上終於不用顛顛搖搖,站在陸地的感覺真好。我們隨便整理了一下,搭了他們塞滿滿觀光客的車前往車站,這車擠到韓國觀光客的腳掛在外面,不過因為全是各國觀光客大家也都哈哈笑過。結果在巴士站等車時我們又遇到幫我們貼金箔的男生,一問之下得知他在這裡的原因是隨性最高境界~記錯時間。很巧的是他也一樣要去仰光,還跟我們同一班夜車,遇到那麼多次乾脆就換了 FB。佛家說因緣,在台灣20倍大的國家旅遊,能夠在千千萬萬旅客中遇到同一個人,大抵也是緣分使然吧。

天呀我居然過著早睡早起三餐有吃的生活七天了,以設計師來說超不正常要下紅雨了。坐了12小時的痛苦夜車,終於到達了緬甸第一大城市仰光,其實緬甸的首都並非此處,它在2006時遷到名為奈比多的人工城市(緬甸遷都的過程很荒謬有興趣可以查一下),但是仰光還是保有重要的政治跟經濟地位。

這裡大概是少數不太會斷電的地方,也比其他城市有更多的高樓大廈,但缺點是塞車問題超級嚴重,短短一小段路可以卡到原本行車時間的兩倍以上。雖然大家會有疑問說怎麼不蓋捷運呢?但是緬甸政府就是沒錢,也不像中國政府能夠一股作氣先幹再說,導致雖然這裡有紅綠燈,也禁行機車,但捷運生不出來,塞車問題依然是場惡夢。

有楊姐朋友來接可以不用被計程車痛宰,還可以協助一日的景點交通,省去找路的時間,有朋友大腿抱真是太幸福了(就地躺平)。在離市區有點距離的地方,有個戰爭紀念公墓,主要是紀念二戰時期戰死在緬甸的軍人,大多來自英美駐印度緬甸的軍團,也有一小部分的中國軍人。墓園整理的非常整齊乾淨,這裡對我來說是個很震撼的地方。

25188815_10209888176553996_4074724593508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幾乎大部分的墓旁邊都有不同的花

如果仔細觀察墓碑,大多數戰死者都是20到30來歲的人,集中在1944-1945二戰末期,他們在青春最美好的時候,葬身在遙遠的異地。當我們把戰爭從某將軍如何指揮軍團、如何以優秀的戰術得勝等宏觀角度脫離,注視著其中的「人」,會發現戰爭就是一個又一個的生離死別交織而成的悲劇。無論哪個國家贏了輸了,這些惶惑陷入戰爭中的芸芸眾生,都再也回不去往日的生活。

大多數墓碑都有墓誌銘,是由家人或朋友提供的獻詞,一個墓碑就是一個故事:有的父母喪失愛子、有的人為朋友犧牲了生命、有的人為了自由而獻身、有的妻子年紀輕輕就守寡⋯⋯也有些有些墓誌銘簡單,但控訴了國家與親情的矛盾:

我們愛他,但義務優先。

由於這裡大多都是基督教,墓碑上非常多人寫下「直至那日我們終再相遇」(註:基督教相信末日復活),在一個重視生死輪迴的國家中,這些信仰顯得那麼突兀,卻又那麼哀傷。雖然墓園沒有驚悚的照片,沒有細節的介紹,但這些墓誌銘把整個大時代的悲劇,濃縮在短短的幾行之間。個人認為最感人的是一個母親寫給戰死兒子的一段話,看到的時候相當鼻酸:

對全世界來說,你只是某個人;但對我來說,你就是全世界,我會永遠思念你。

諸神賜給人類最好與最糟的禮物,就是遺忘,遺忘有助於減輕傷痛,但也可能造成不記取教訓,那些殘酷的記憶、曾經過往的黑暗就隨著記憶的褪色而不復存在。當戰爭離我們越遠,把戰爭當成手段的人越來越多,好像那是唯一的解決方式。結果人類的歷史,就是在重複過去的輪迴。

25182414_10209888179194062_9488636316381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下午我們前往緬甸等同臺北101等級的景點──仰光大金塔,這是一座位於市中心,佈置最為華貴的佛塔。整個佛塔都是純金裝飾,金碧輝煌的等級遠遠超越其他所見過的塔,光是佔地就非常龐大,逛一圈就至少需要一小時。位於中央的主塔上全是貴重的寶石與黃金,整個國家的財富都在這裡了吧。

仰光大金塔也是許多緬甸重要事件的發生地,緬甸國父翁山曾在此發表追求獨立的演說,他的女兒翁山蘇姬也在這裡現身支持30年前大學生發起的8888起義(跟台灣野百合和太陽花的興起類似,只是緬甸直接就開槍鎮壓死傷無數)。翁山將軍是個天才型的人物,除了抓住契機讓緬甸獨立外,也能安撫境內多民族的紛爭,連英國人都對他刮目相看。只是他在盛名之時被暗殺而死,如果當初他有活下來,而不是讓軍政府極權統治,緬甸可能就不會那麼衰敗了。

25182326_10209888197394517_5637524740328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大金塔的入口走廊也是金碧輝煌

翁山的死,在緬甸人心中保留的是無比偉大的印象,所以當跟父親長得非常相像的翁山蘇姬登場時,她馬上就成為緬甸人心中希望的標的。軍政府即使冷血處置許多政治犯,也頂多只敢軟禁翁山蘇姬,可見翁山將軍的威望有多大。這個庇蔭也讓緬甸有了民主化的契機,推動了歷史的進程。

名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曾經在緬甸生活過,後來他撰寫《動物農莊》與《1984》的反烏托邦小說,被許多人喻為是緬甸軍政府專制統治下的狀況,如果記者們的撰述書籍有其可信度,那麼我們可以說,當時是粉飾太平與壓制的恐懼充斥在生活中。現在緬甸已經開放,我在市中心附近的廣場的舊書攤上,看見有人光明正大販賣英文版的《1984》,不由得會心一笑。

雖然大金塔的氣勢恢宏,周邊區域塞了不計其數的佛陀雕像與大大小小的亭子,但是幾天下來佛塔看的太多,我已經失去一開始見到佛塔的新奇感,真的到最後看到會眼神死。我已經快把所有能夠形容佛塔的詞彙都用光了,加上仰光非常熱,十二月中午溫度可以達到三十度,佛塔的地板如果不是石材鋪成的區域會超級燙,赤腳走路根本是在體驗烤肉的滋味。

25182414_10209888183034158_5654888430163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地板超燙的,那個僧侶還能虔誠跪拜超級猛

氣溫熱到這裡的民眾也是打傘出來逛,我們中途經過一個太陽曝曬的區域燙的不得了,有一名僧人居然跪在地上相當虔誠地朝佛塔跪拜。此時我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尊敬,因為剛剛經過他身旁的時候,我是用半奔跑的方式迅速逃到陰影下放涼我的腳丫,虔誠的僧人真是了不起。

這裡的老人家閒閒沒事除了來拜佛,也會把這裡當成社交區域,周圍小型的建築都聚集一堆人納涼聊天,也非常多人就在佛陀的雕像附近直接躺平睡,總之和其他佛寺比起來這裡超級熱鬧。可惜這邊儲藏許多佛教聖物的區域沒開,只好在炙熱的陽光下把大金塔逛過一輪後,叫了計程車前往附近的一座有巨大臥佛的喬達基佛寺。

25311414_10209888204514695_5127404713681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巨大的臥佛

臥佛姿勢是佛陀涅槃前對弟子說法的最後形象,也稱為吉祥臥或獅子臥(北傳有的會調整成打坐的樣子),雖然我看了很久也看不出獅子是怎麼擺出這個姿勢的,但是人們也相信擺出吉祥臥睡覺可以積功德,這種累積法應該是比領照護員薪水還要心甘情願一點。

擺出吉祥臥睡覺不是容易的事,還有很多討論是關於吉祥臥怎麼睡會比較不會壓迫到雙腳之類的,我不確定他有什麼科學根據,但似乎這樣睡有助於健康。不過喬達基佛寺嚴格禁止觀光客擺出臥佛的姿勢拍照,感覺觀光客的存在就是來挑戰當地禁忌的極限,緬甸對觀光客的各類禁止事項應該是目前看過最多的。

25188798_10209888207034758_1327062428638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看見腳丫有福氣

喬達基的臥佛無比巨大,整個很像小人國世界,這邊最重要的拍照畫面是佛的雙腳,腳底有108個圖案與法輪,象徵佛已經超越輪迴世界了。追究宗教最早的源頭,佛教和基督教伊斯蘭教一樣都是禁止偶像崇拜的,所以佛足成了像早期基督以魚為象徵的崇拜記號。不過發展到現在就變成看到佛腳就是福氣啦!所以也是不免俗地跟一大堆觀光客排隊拍腳印(你沒看錯,拍腳印要排隊),如果佛陀有機會看到這個畫面,應該會覺得很好笑也說不定。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