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毒警察「斬立決」,是解決問題還是「切割自保」?

涉毒警察「斬立決」,是解決問題還是「切割自保」?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務人員涉嫌違反國家法令固然重大,但如果只是無視既有的正當程序與訴訟權保障,那最終也只落了個「斷尾求生」和「切割自保」,何況藥物濫用常是社會結構所造成,而不僅是一種個人道德問題,與其「監控」甚至「侵擾」,社群內的支援與協助,才是緩解藥物濫用問題的良方。

文:蕭仁豪(現職警察)

在上周接連發生警察人員涉及毒品案件,根據媒體報導,兩者都在短時間內迅速做出免職,而甚至有因個資外洩,而媒體爭相挖掘涉嫌人過往與親朋好友,塑造「大好前程青年淪落,歹路不可行」的報導。

但是在這樣的渲染與報導之外,對於被忽視的,涉及當事人的權益與保障,不得不提出一些質疑與討論。

涉毒「斬立決」到底可不可行

確實,在過去的復審案中,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不能說不曾認可過公務人員涉毒兩大過免職的先例,這個情狀適用「影響政府信譽重大」,因而可以用「專案考績」一次記兩大過免職。

專案考績制度,能直接改變公務員身分,所以過去多被質疑有行政權僭越司法權之疑慮。目前的大法官解釋未認為此一制度違憲,但是仍然應恪遵「正當程序」的原則。

在本案中至少有兩個程序問題,一是,若如目前新聞報導,本案幾乎是隔天就發出處分。但正當程序的要求亦包含保障當事人對案件的完整申辯權利,如在103公審決字第0049號中,曾引述最高行政法院90年判字第1365號判決,表示給予申辯機會即在踐行正當法律程序,而若未給予充分時間準備答辯,那程序就可能有瑕疵。

而在實際上,因為目前程序本身沒有明文規定,在警界就常見很多程序上的「突襲」,如在審查重大處分的前兩天,甚至前一天才通知當事人,導致現實上不及準備答辯。甚至如長髮男警案,連當事人要求要有律師,警政署都直接予以拒絕,這些案例凸顯的是,政府內部的程序正義,是如此艱難。

第二個問題在於,公務人員考績法對於一次記兩大過的相關規範,都要求要「有確實證據」,尿液檢驗與毒品成分檢驗必然要花時間,若如媒體報導,這個處分在隔一天就發出,顯然就已經是在無確實證據的狀況下,無視法規與程序發出處分。

公務人員涉嫌違反國家法令固然重大,但如果只是無視既有的正當程序與訴訟權保障,那最終也只落了個「斷尾求生」和「切割自保」罷了。

「偵查不公開」不僅是政府的責任

在上周的保六總隊涉毒案件,另一個爭議點在於媒體對涉嫌人的身家無所不用其極的挖掘。

對於偵查不公開的落實,除了檢警調,媒體業者對於此一議題,以及官方召開之相關規範公聽會,回應多是「希望能自律」,因為媒體採訪與報導的形式繁多,又涉及公益問題的權衡,實在難以明確界定「偵查不公開」應該不公開到什麼程度,即使以媒體倫理的角度而言,也很難論定「什麼樣的報導是踩線的」。

但是在上周,似乎完全看不到這個「自律」的落實。

確實,媒體所得的關於涉嫌人的個人資訊,可能是從網路、社群媒體上的公開資訊所得,能否以被偵查不公開之規範去討論尚需再討論。但是話說從頭,有毒的樹會結出有毒的果實,假設媒體記者本來就不應該知道涉嫌人的真實身份與姓名,那又如何主張,以這「本質上就有毒」的資訊去挖掘出來的東西可以使用?又,涉嫌人對於案件的相關供詞如有無轉讓販賣,媒體記者真的可以任意大肆報導?先不論是否可能對於現實偵查造成妨礙,這樣子做,對於與嫌疑人相關的社群成員也不公平。

偵查不公開的本意在於保護涉嫌人的名譽,而這個保護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國家雖然要懲戒與矯治犯罪者,卻不是希望毀滅他們,但媒體鋪天蓋地的追殺,其實只為了滿足大眾的嗜血心理,塑造「用毒是淪落」的形象與張力來賺取點閱率,但這對於現在的毒品濫用防治的進行,到底是好還是壞?

菲律賓反毒戰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用鐵腕進行反毒戰爭的菲律賓,在國際上也招致了許多爭議

是零星個案,還是社群病徵的訊號

「涉毒影響政府信譽重大」,看似合理,但是如果藥物施用沒有被政府污名化,那又何來的「影響重大」。這背後的邏輯終究是因為政府本身帶有「毒品污名」偏見,第一時間以道德式的方式「切割」,也許是為了政府機關形象的清白,但是不一定解決得了根本的結構問題。

藥物濫用,在現在的研究上更多的認為是社會結構所造成,而不僅是一種個人道德問題——壓力、社群連結度不足等等因素也是造成社群內發生藥物濫用的原因。而在美國,對於警察使用藥物的探討,也多集中於工作壓力等等的社會性的交互作用,甚至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之類社會性,而非道德或風紀問題的討論。

也許是過度推論,但是保六總隊單一個機關,在2016年先後發生兩起自殺案件,即使是在自殺頻率相對高的警察族群,這也是罕有的現象。比起「個案的」觀點,串連回本次事件這也許象徵在機關風氣與管理方式上,有什麼還需研究討論的地方。

這個事件中少數值得欣慰的是,雖然媒體報導國安局似有要求集體驗尿,但是官方立即澄清絕無此事。在當前我國的毒品防治政策,除了積極擴大查緝,其實也強調讓「每個躲在角落的吸毒者隨時有協助管道」,面對這類事件,除了「淨化」社群,或是以「監控」甚至「侵擾」整個群體,更重要的,也許是一個社群內的支援與協助,而這個做法,才是緩解藥物濫用問題的良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