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弊案之後,再次出來刷存在感的遠雄集團

四大弊案之後,再次出來刷存在感的遠雄集團
Photo Credit: iamvista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期待北市府、苗栗縣府與金管會更積極處理,才能阻止財團的惡質金流遊戲。

遠雄集團這個名字,三月中再度躍上媒體版面,主場除了歹戲拖棚的台北市大巨蛋,還有苗栗線後龍鎮興辦的健康生活園區BOO案。距離去年(2017年)秋天遠雄集團因為四大弊案被起訴已經頗有段時間,趙藤雄父子三人天價金額交保之後,他們再次出來刷存在感實在讓人憂心。

台北市大巨蛋案延燒許久自不待言,這次再起爭議是因為遠雄在北市府都審流程卡關,都發局長林洲民指出大巨蛋不符合《建築技術規則》,逃生梯設計可能影響救災逃難,球場座位深度也不符合演唱會場地的法律規範。

至於苗栗的健康生活園區案,則是遠雄原本在苗栗、雲林、澎湖、屏東發展養生村的計畫之一,但因為大巨蛋案而導致集團策略轉向,不願意再做政府相關工程,因此在2017年春天退出健康生活園區案。原本苗栗縣策劃了十年,期待園區可以帶來苗栗缺乏的大型急重症醫院,卻因為遠雄撒手不管而必須重來,時隔一年後苗栗縣府決定提出醫療健康園區BOT案。

這兩個案子與前面提到的四大弊案(大巨蛋案遠雄人壽掏空案、新北市海山煤礦土地工程案、眷村改建案)互相呼應,而且相當諷刺。表面上遠雄是因為大巨蛋設計出問題被台北市政府緊盯,對政府工程感到棘手之餘連帶也退出苗栗縣的BOO案,但實際上遠雄整個集團的問題遠不止此,而是牽涉到集團內部的金流問題。儘管遠雄是以大型建設公司形象聞名,但是遠雄人壽在集團風風雨雨中也非常重要,以下從四大弊案說明兩者的惡形惡狀。

遠雄的非法掏空與賄賂弊案

在去年年底爆出四大案時,台北市地檢署就曾指出趙藤雄想利用遠雄人壽的龐大資金投資不動產開發,集團轉投資原本並不稀奇,問題是趙藤雄不僅隱匿關係人交易,還透過以顧問費名義墊高工程款,所以才引爆了遠雄人壽掏空案,時任金管會主委的顧立雄還提到遠雄人壽隱匿關係人交易的狀況是「一再的發生」。這種行為形同作廢了遠雄人壽的公司治理與內控機制。此外海山案爆出涉嫌行賄新北市官員,眷改案則涉嫌行賄營建署官員。遠雄人壽還因為投資遠雄巨蛋公司導致帳面虧損,被保險局密切關注,以免遠雄人壽財務惡化會危害金融安全。

趙藤雄因為四大弊案被求刑24年,以5.5億元交保,兩子也都被起訴。更早在2015年林口A7合宜宅等案時,趙藤雄就遭判刑兩年、緩刑五年,以兩億元交保,萬一將來被判刑超過六個月就會被撤銷緩刑,必須入監。這也導致趙藤雄淡出集團經營,現在大巨蛋談判決策交給遠雄建設總經理湯佳峰與長子趙文嘉。

遠雄被打亂的高齡產業佈局

那這些又跟苗栗健康生活園區有什麼關係呢?這就必須說明,遠雄人壽近年經營策略大力朝高齡產業佈局前進,不但力推健康醫療險,還計畫藉著年金改革題材推出商業年金保險。此外遠雄集團也籌備在苗栗、雲林、澎湖、屏東發展養生村,但因為接連爆出林口A7合宜宅與大巨蛋等一連串弊案,所以苗栗健康生活園區BOO案才胎死腹中。

然而並不是生活園區沒了,遠雄的產業佈局就結束了,遠雄為了推養生村,在前面提到的四個縣市都成立了安養信託。由於公益信託在信託存續期間信託孳息完全免稅,所以現在成為財團節稅新寵,比過去用財團法人節稅效果更好。風傳媒在3月16日就報導民進黨立委王榮璋質疑財團利用公益信託避稅,加上相關事業目的主管機關都是形式審查,公益信託很可能成為巨大的租稅漏洞。

等待司法、檢調、地方政府與金融監理單位能夠合作徹查

前述稍嫌複雜的說明,意在盤點近一年內遠雄集團發生的爭議與問題金流。值得一提的是,儘管趙藤雄因為A7合宜住宅弊案已經被法院判刑,遠雄仍在A7推出「遠雄新未來」三字頭新案,繼續以不動產開發大發利市。

遠雄集團的爭議案件不只如此,但光是前述的舉例,就可以看出遠雄如何耽誤台灣都市發展的良機(台北大巨蛋、苗栗健康生活園區),如何破壞金融秩序(遠雄人壽掏空案),如何傷害台灣的民主法治(海山案、眷改案賄賂官員),甚至是讓其規劃品質堪慮的建案遍佈全台,造成居住安全上的隱憂。所幸前述弊案已有部分判刑,其他也都在進行司法調查,筆者更期待北市府、苗栗縣府與金管會更積極處理,才能阻止財團的惡質金流遊戲。

本文經林宇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