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待藝術家變「違法收容」,政府說好的軟實力呢?

接待藝術家變「違法收容」,政府說好的軟實力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國際地位特殊,比起經貿硬仗,軟性的文化交流較為容易,但在打著跨國文化交流大旗之下,政府顯然缺乏完整配套,仍用傳統的勞力思維辦事,讓藝術工作淪為「做樣子大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昀芝

2017年7月,台灣藝術家葉育君曾以朋友身分,招待英國環境聲音藝術家Simon Whetham在台田調的住宿,為分享英國藝術家的多年來深耕聲音藝術的心得,葉育君邀請他開設工作坊,二人皆無酬辦理活動,參加者也只是分擔材料費。原本是兩國藝術家基於私人情誼交流的美事,事後被勞動部指稱違反就業服務法,對葉育君開罰5萬元,移民署並限制英國藝術家Simon Whetham三年內不得來台!藝術界後偕律師召開記者會,將對勞動部提起行政訴訟,聲張「藝文交流並非工作!」

勞動部非文化主管機關,出事只能「請文化部出列」

政府機關每遇國際賽事或大型節慶,總愛邀請文化藝術人士擔任規劃或演出要角,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每年舉辦數個經費高昂的大型活動,卻不見政府單位文化素養有所成長,每當涉及法律爭議發生就擺出「非文化主管機關」的態勢,只好請文化主管機關介入研商,而非在活動規劃期考量文化藝術的專業性與特殊性。

英國藝術家來台借宿朋友家卻被勞動部以「違法收容」開罰一案,更往藝文界的痛處戳,在討論此案前不妨借鏡相似案例,即便以下二例皆已經過放寬規範達成「不予裁罰」仍值得參考:

2017年2月台灣自然而然劇團欲邀請波蘭劇作家瓦恰克(Michal Walczak)來台開辦編劇技巧工作坊,該劇團因未滿足工作許可申請條件,北市勞動局原本開罰75萬元的罰鍰,還打算禁止劇作家瓦恰克來台;同年9月,差事劇團邀請國外導演來台,也被勞動部發函補繳工作許可申請文件。這兩個苦主劇團曾嘗試申請勞動部工作許可,卻因當時就業服務法針對聘僱外國藝術家的規定不符國內劇團實際狀況,遭遇「無法可循」的困境。

波蘭劇作家瓦恰克作品PIASKOWNICA的概念短片

根據就業服務法第46條規定的外國人在台工作種類,國外藝術家來台辦理工作坊應屬「藝術及演藝工作」,但礙於當時的「藝術及演藝工作」項目須含有「公開表演」節目,勞動部三度駁回劇團的申請,並要求該劇團改申請雇主資格門檻高出許多的「專門性或技術性工作」項目,而「專門性或技術性工作」規定本國雇主公司必須是近一年或前三年均營業額1000萬以上的公司,設立未滿一年的公司資本額也須達到500萬元以上,這樣的門檻,立案於各縣市文化局的演藝團體大都沒辦法符合申請資格,勞動部等同給國內表演藝術界閉門羹吃到飽。

請外國劇作家來台演講需具備1000萬營業額?勞動部工作許可申請標準引爆藝文界怒火

波蘭劇作家事件引起藝術界反彈,痛批勞動部「用金錢衡量藝術」,後來文化部介入協調,邀勞動部與表演團體、表演藝術聯盟等公協會研商配套機制,勞動部並於4月17日內修正相關規定[註一],將不屬於「公開表演」的工作坊、講座納入「藝術及演藝工作」範疇,不僅波蘭劇作家事件得以解套,也開啟為劇團辦理國際文化交流活動「解鎖」。

對勞動部而言,藝術可有「純」交流?

回到英國藝術家來台誤觸法一案,該案引起藝文界廣大反彈,立委陳學聖指出,自由交流是台灣最大本錢,政府不應用法令自我設限,更何況藝術交流未侵害國人就業。

勞動部代表莊國良也有出席3月21日的記者會,指出勞動部今年2月已針對「外國自由藝術工作者」訂定新的辦法[註二],新辦法讓外國自由藝術工作者可不經雇主、直接向勞動部提出申請工作許可,惟本案發生在新辦法訂定前,無法追溯。

換句話說,如果英國藝術家案發生在今年2月之後,只需要向勞動部補申請工作許可,但此案的癥結點,在於葉育君和英國藝術家係以朋友關係互動,文化交流不是工作、葉育君也非雇主,因此核心問題不是勞動部該放寬哪些限制或增列什麼項目,而是政府沒心了解各個行當到底在做些什麼,只期待用方便執法者的標準制定法律,而非站在人民的立場制定符合現實的法律,面對講求高度彈性的文化藝術產業,更加考驗有關單位承辦人的專業素養,以及單位長官是否具備求助於文化專業機關的能力。

政府機關的法規過時、體制僵化為人詬病已久,每每有藝文團體集會,無論是公聽會或私人聚會,最後都會變成「抱怨政府大會」,而藝術行政人員更各自「研發」各種應對政府機關的劇本,例如資本額兩百萬的新象創作劇團有三位外籍表演者,負責人分享申請外國藝術家工作許可的經驗時,就提到以「藝術及演藝工作」類申請還算順利,不過行政流程麻煩,比方說為符合勞動部「公開表演」的工作許可項目規範,事後繳交的影像資料一定要帶到觀眾等有如「做樣子應付」的種種行為。

RTR2X4182
Photo Credit: Olivia Harri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文化藝術推廣實務上,第一線的政府承辦人員常常害怕被長官罵而無法溝通,為了「合法」推廣文化藝術,藝術界可說是卯足全勁和政府機關「鬥智」,一旦出現無法擺平的爭議,再請出民代開記者會控訴政府罔顧文化發展,不然就寫信給文化部長,也有藝術行政人員長期受法令窒礙難行所困,不堪消耗而轉行。

台灣的國際地位特殊,比起經貿硬仗,軟性的文化交流較為容易,但在打著跨國文化交流大旗之下,政府顯然缺乏完整配套,不同機關不同調,甚者,就算想邀請國外專業人才演講,政府給的演講費也低得嚇人。對主管外國勞動力輸入的勞動部而言,藝術沒有「純」交流,其荒謬認知如同認為所有異國通婚都是「假結婚、真賣淫」,沒有純純對藝術的愛!


註一:勞動部於2017年4月17日公告增列「外國人來台從事藝術領域分享傳授工作」為藝術工作審認範疇,詳見外國藝術及演藝工作人員申請聘僱許可審查作業手冊

註二:勞動部2018年2月8日公告外國專業人才從事藝術工作許可及管理辦法,外國藝術家可不經雇主、直接向勞動部申請工作許可,範圍包括展驗、講座、工作訪、教學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