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盤算的棋局?從總統碇喬辭職看緬甸情勢

各自盤算的棋局?從總統碇喬辭職看緬甸情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週三(3/28)早上,緬甸即將選出剛辭職總統碇喬的繼任人選。下議院議長溫敏是否能順利當選?軍方是否會走回頭路、緬甸境內多元的種族、豐富的自然資源,種種因素都讓其民主之路走得蹣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翁婉瑩

3月21日,緬甸總統碇喬(Htin Kyaw)於任期即將屆滿兩年之際,總統辦公室在Facebook上公告一份尚未簽署的緬文文件,表示碇喬「為了從當前的職責和責任中解脫」,將辭去總統一職,「他想休息一下」。

近一年來,各界臆測碇喬的健康狀況不佳,可能辭職的傳聞,皆被官方否認。至本文截稿,緬甸官方並未說明碇喬辭職的原因。而在3月23日的緬甸下議院的票選,當選總統候選人的前議長溫敏(Win Myint),將代表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參選本週的總統補選。

自2016年3月緬甸政黨輪替以來,翁山蘇姬以「國務資政」身分,成為緬甸的實質領導人,而擔任總統職務的忠誠擁護者,被外界視為行禮如儀的傀儡。對外面臨羅興亞人爭議的國際輿論指責,對內的和平進程遲滯,邊區少數民族武裝衝突不斷,緬甸需要下一個翁山蘇姬的「忠誠粉絲」,或是負擔更多執政責任的新總統?

本文將由緬甸總統補選觀察當前情勢,與各方政治勢力盤算的棋局。

翁山蘇姬背後的男人—碇喬的出線與辭職

3月15日,緬甸上下議院選出新任總統碇喬。 這位在翁山蘇姬於2010年登上被軟禁的住家大門,扶著門上的防盜尖刺,向激動的群眾演說時,貼身立於她背後的中年男子。

2015年11月,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以下簡稱「全民盟」),在國會改選中大勝,擊敗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以下簡稱「鞏發黨」),取得過半數席次。

然而,勝選的翁山蘇姬及全民盟與尚未交出政權的鞏發黨及軍方,協調緬甸憲法的「翁山蘇姬條款」卻屢屢破局,即「配偶與直系血親擁有外國國籍者,不得成為總統候選人」;翁山蘇姬她已故夫婿為英籍,而兩個兒子也擁有英國國籍同時也被撤銷緬甸護照。在修改憲法前,翁山蘇姬即使帶領政黨贏得國會多數席次,她也不可能成為緬甸憲法上的領導人。

被全民盟推舉為總統候選人之前,碇喬是沒沒無名的從政人士。來自政治世家,其岳父亦是全民盟的創黨員元老;他就讀仰光衛理公會高中(English Methodist High School)時,和翁山蘇姬成為同學;擁有仰光大學經濟學與計算機學學位,曾赴倫敦大學與東京進修,在投入緬甸民主運動前,任職大學與政府部門。

1988年緬甸「8888民主運動」註1讓翁山蘇姬以國父之女身分,成為緬甸民主運動的領導人,對抗軍政府的極權統治。而碇喬在1992年辭去公職,曾因參與民主運動而短暫入獄。自2012年起,他開始管理以翁山蘇姬之母命名的「金姬基金會」。

沒有從政經驗與政治野心的素人碇喬,獲得翁山蘇姬的絕對信任,成為全民盟的總統候選人,也因該黨在上下議院的過半席次,順利當選總統。碇喬成為翁山蘇姬的代理人,而翁山蘇姬出任「國務資政」(State Counsellor)職位,權力僅次於總統,高於兩位副總統,相當於議會制國家的「總理」。

如同翁山蘇姬在2015年參與國會改選期間宣稱,「我的權力將凌駕於總統之上」,成為緬甸的實質領導人。

年過七旬的碇喬,在眾多行禮如儀的總統職務與國事出訪,被發覺逐漸消瘦,國宴上吃米粥,並前往國外就醫。儘管關於他的健康狀況不佳,無法行使總統職權的傳言卻屢遭官方否認,最終在2018年3月21日以「需要休息」為由,宣布辭職,結束不到兩年的總統任期。

碇喬,緬甸結束超過50年軍事極權統治、政黨輪替後的第一位文人總統。他的來去,一如過往站在耀眼的翁山蘇姬背後,依舊低調與沈默。

AP_191267773284
2010年11月13日,翁山蘇姬離開軟禁的家中,與在外守候的支持者演說,在其身旁陪伴的便是她的長年知己碇喬。
緬甸總統怎麼選——新總統不再是翁山蘇姬的代理人?

依緬甸憲法規定,總統出缺後,上下議院必須於七日內選出新總統。在碇喬宣布辭職同一天,緬甸下議院議長溫敏亦請辭議長職務,並於3月23日在下議院擊敗鞏發黨推舉的人選,成為副總統與總統候選人,其總統之路已然在望。

現年66歲的溫敏,畢業於仰光大學地質系,曾擔任律師,為全民盟的長期成員之一,因參與民主運動,曾短暫入獄。溫敏的首次參選是1990年國會改選,但他與全民盟、其他異議人士的獲勝,不被軍政府所承認。2012年緬甸結束鎖國後的首次國會部分席次改選,和2015年的全面改選,溫敏皆在其伊洛瓦底省的選區當選,而他於2015年同時成為緬甸下議院議長。

RTSAAM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曾擔任緬甸議會下議院人民院議長溫敏(Win Myint)。

溫敏在下議院議長職務上,是嚴格的把關者,甚少允許議員辯論不屬於政府優先立法的議案,包括同黨議員與軍方代表。雖然未如翁山蘇姬與前總統碇喬曾在國外求學生活,但溫敏的政治歷練,被期待成為73歲翁山蘇姬的接班人,更積極地分擔執政責任,協助她解決政治僵局。

將於本週三舉行的總統補選,溫敏首先要面對的兩位競爭者,分別是當前的第一副總統明穗(Myint Swe)、第二副總統亨利班提育(Henry Van Hti Yu)。

緬甸總統五年一任,由上、下議院議員選舉產生。總統選舉人團由三部分組成,分別來自上議院代表各省和邦的議員、下議院代表各鎮區的議員,以及上下兩院的軍方代表議員。

螢幕快照_2018-03-27_上午4_54_35
製圖:翁婉瑩

每部分提名一位總統候選人,經全體議員投票,得票最多的候選人當選總統,其他候選人則依得票多寡為第一與第二副總統。而總統出缺的改選,亦來自於此種票選方法。

溫敏於本週三可望順利當選新總統,應無懸念,這來自2015年全民盟擊潰鞏發黨後的過半國會席次分布,僅管軍方擁有25%的憲法保障席次:

螢幕快照_2018-03-27_上午4_54_58
螢幕快照_2018-03-27_上午4_56_29
製圖:翁婉瑩

各自盤算的棋局與遙遙無期的和平

軍方走回頭路的可能性?

在選出新總統前,總統一職由第一副總統明穗代理。而明穗於2016年的總統選舉,不僅是軍方推舉的候選人,更是已退隱的緬甸軍事強人丹瑞(Than Shwe)的心腹,目前明穗仍被美國列於制裁的黑名單註2

明穗擔任代理總統一職,等同與翁山蘇姬立於同一政治權力高度,外界憂慮軍方不顧憲法規定,奪回政權的可能性。因緬甸軍事強人毀棄、玩弄制度的陰影仍未走遠,包括1990年不被承認的國會改選結果,以及屢見不鮮的選舉舞弊。

8888民主運動遭軍事強人奈溫(Ne Win)以血腥鎮壓結束,奈溫為安撫民心,宣布下台並同意舉辦國會全面改選。翁山蘇姬與其領導的全民盟引領的民主風潮,讓奈溫忌憚自己的政治地位不保,於1989年7月20日軟禁翁山蘇姬,追捕全民盟與異議人士。無法參與1990年選舉的全民盟,仍贏得52.5%的選票,取得上下議院共392個席次,軍方支持的政黨僅佔10個席次。

奈溫不承認選舉結果,無限期延長新國會議員的就職,隱身幕後持續執政。儘管奈溫於1992年下台,但繼任的軍事強人丹瑞延續更嚴格的排外、鎖國政策與極權統治。

緬甸於2010年舉行時隔20年的國會選舉,並走上改革開放的道路,但歷次選舉中,執政軍方的粗糙舞弊手法屢見不鮮。

緬甸方才起步的民主道路,其破壞法律體制的現象為一般民主國家難以想像。碇喬突然辭職,代理總統明穗為軍方代表,再加上翁山蘇姬因羅興亞人爭議飽受國際社會批評之際,軍方是否走回頭路,將於本週三的總統補選見分曉。

Ne Win_奈溫_緬甸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奈溫(Ne Win),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及獨裁者

盤算的棋局——羅興亞人爭議中緬甸政治人物的漠然

緬甸若開邦的羅興亞穆斯林遭種族與宗教迫害的衝突,在2017年11月達到高點,羅興亞武裝組織與緬甸國軍的血腥衝突,甚而焚村、緬軍集體屠殺羅興亞人,強暴婦女,數十萬羅興亞難民流亡鄰國孟加拉。

儘管國際關注羅興亞人的處境,但在獨尊佛教,推行「大緬族政策」註3的緬甸,翁山蘇姬面對國內超過八成的佛教徒,以及占全國人口60%的緬族,仍保有高度支持。因此,與多數的緬族與佛教徒同一陣線,翁山蘇姬、全民盟乃至軍方對羅興亞人爭議的漠然,無疑是各方政治勢力的最佳政治選擇。

這也反應緬甸媒體歧異於國際媒體的報導角度,翁山蘇姬並未因碇喬的辭職,讓身陷羅興亞人爭議的她,更加情勢飄搖。對總統候選人溫敏未來的表現與執政地位,反而是緬甸媒體關注的焦點。

RTS1ISJH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難民營裡排隊領取食物的羅興亞人。

盤算的棋局——烽火下的流離與遙遙無期的和平

緬甸在2010年舉行改選,2011年解除鎖國政策,軍方支持的總統登盛(Thein Sein)推動改革開放路線。當時軍政府迫於國內外壓力下的開放措施,卻形成2015年沛不可擋的民主浪潮,軍方甚而喪失政權,但其權力基礎仍奠基於2008年的新憲法,包括:憲法保障的25%國會席次、軍方仍掌握內政部、國防部與邊境事務部三個重要政府機關,以及一旦發生「威脅國安」事件,即可接管政府的國安委員會;而四分之三絕對多數同意的修憲門檻,在欠缺軍方的支持下,任何修憲案皆無法通過,包括「翁山蘇姬條款」。

儘管翁山蘇姬在2016年成為緬甸實質領導人,但軍方仍依恃憲法而虎視眈眈。因此,軍方在2010年面對的國內外壓力,當下正轉移到翁山蘇姬身上,維持現狀,不率然奪回政權,可能是軍方的最佳選擇:

翁山蘇姬已因羅興亞人爭議成為箭靶,軍方不需替代翁山蘇姬,成為下一個箭靶。而在若開邦,佛教徒與穆斯林、若開族與羅興亞人的衝突,軍隊以維安為由進入衝突地區,進而擴張在少數民族地區的緬軍控制範圍,方是緬軍的實質目標。

緬軍擴張其控制地區,同時也掌握緬甸邊區豐沛的天然資源,緬軍向來也非直接控制,而是交由裙帶關係企業或傭兵組織。因此當國際關注羅興亞人處境之際,自今年1月起加劇的緬軍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衝突,造成平民流離失所,包括擁有豐沛礦產的克欽邦註4,在毒品金三角廣義範圍內,仍是罌粟、鴉片與海洛因種植、製造與銷售重地的撣邦註5。根據聯合國蒐集緬甸官方資料與緬甸媒體報導,粗估克欽邦與撣邦流離失所的難民近7千人。

而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緬甸「國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 IDP )數據監測,「非羅興亞人」部分正式統計至2014年註6,當時克欽邦與北撣邦的國內流離失所者約10萬人。其統計之艱困,在於衝突在不同時間、地點發生,許多邊境居民反覆地逃難,以及衝突地區地理位置偏遠而孤立,為武裝組織所控制,地方救援組織、聯合國與國際組織難以企及。

原訂今年2月召開的第三次彬龍和平會議,已推遲至5月,此為翁山蘇姬的畢生和平志業——由下而上形成的全國停火協議(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 NCA)。官方表示彬龍會議推遲的原因,乃部分地區少數民族組織對NCA理解的落差,導致地方政治協商會議無法召開。但外界臆測,愈發猛烈的地方武裝衝突,亦是僵局的原因之一。而翁山蘇姬仍否真正控制軍方,考驗她與全民盟的執政智慧。

緬甸是東南亞最後一個開放的國家,軍方的陰影仍然牽動政局變化,誰才是緬甸真正的主人,於緬甸仍是蹣跚的民主學步道路。

Panglong_Conference2
Photo Credit:Wikipedia
1947年翁山蘇姬父親翁山將軍簽署彬龍協議

註1:8888民主運動:1988年的民主運動除了累積已久的民怨,導火線之一係奈溫的新貨幣政策,其迷信「9」為幸運數字,故只保留市面上流通的45元和90元面額的貨幣,其他不能被9整除的鈔票都被廢止流通,導致學費與物價高漲,引發學生抗議。

抗議行動很快蔓延全國,在8月8日達到高點,50萬人走上仰光街頭,故稱「8888民主運動」。數日後政府採取軍事血腥鎮壓,但也刺激軍政府宣布舉行全國大選,翁山蘇姬於同月26日在仰光重要地標大金塔演說,宣示爭取民主與人權,並組織全民盟投入選舉。

註2:俗稱「黑名單」的美國制裁措施,針對個人或公司行號,包括禁止與制裁對象貿易往來、禁止入境、凍結資產等手段。

註3:大緬族政策:奈溫以降的軍事領導人,為取得占人口多數的緬族支持,在少數民族地區推行大緬族主義,各級學校只能教授緬語,學生必須取緬甸名字、穿著緬服,並推崇佛教為國教,5打壓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少數宗教信仰,企圖根本地消滅少數民族的文化傳承。

註4:克欽邦人道救援更新/ 緬軍空襲克欽邦,數千人受困礦區

註5:拉祜民族組織報告揭露:傭兵參與東撣邦毒品交易

註6:緬甸:克欽邦,若開邦和東南部的國內流離失所者面臨著不同的挑戰

相關報導和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