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推「反假新聞法」:遏止的是假新聞還是「異議份子」?

大馬推「反假新聞法」:遏止的是假新聞還是「異議份子」?
Photo Credit:Fahmi Reza 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月26日,馬來西亞政府向國會提呈「反假新聞法案」,預計此法案將在4月5日完成三讀通過。消息傳開後,立刻引來各方爭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周慧儀

根據歷史改編,《郵報:密戰》(The Post)描述70年代《紐約時報》記者報導「美國五角大廈文件」一事,揭秘美越戰爭背後,美國政府所撒下的漫天大謊。當時,總統尼克森以「國家安全」為由向法院申請禁止《紐約時報》繼續報導,然而此禁令無法阻攔《華盛頓郵報》接力報導,繼而引發美國國內大規模對越戰的示威抗議。最終,法院判定總統尼克森敗訴,新聞自由的價值成功被捍衛。

以「國家安全」為名,國家權力機構常常得以在此上下其手,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3月26日,馬來西亞政府就向國會提呈《反假新聞法案》,預計此法案將在4月5日完成三讀通過,而執行的理由也是「國家安全」。

《反假新聞》法案說什麼?

近年來,大馬首相納吉被貪污醜聞「一馬公司弊案」纏身,加上國內外媒體接力報導,導致其聲望跌到谷底。大馬大選將至,選擇在如此敏感的時刻倉促立法,納吉此舉引起外界揣測是為了打擊抨擊政府的報導和言論,同時讓「一馬案件討論聲音消失」。大馬通訊以及多媒體副部長再拉尼也對此表示:任何關係到一馬公司的說法,只要是未經確認的消息,就算是「假新聞」。

因此,在意料之內,該項法案提出後,立馬引起各方爭議。其中,大馬憤怒媒體運動(Geramm)就在社交媒體推特上呼籲「用事實對抗假新聞,而非法令」。

《反假新聞》法案相關摘要由《星洲日報》整理如下:

  1. 假新聞定義:任何新聞、資訊、數據和報導的部分獲全部內容含有虛假成份,無論是以論作、視頻或音頻紀錄的形式,還是以任何其他能夠暗示詞語或想法的形式,都可以構成假新聞。
  2. 刊物的定義:一、任何書面或類文字出版物,乃至該出版物的所有複製品;二、任何數字、電子、磁力或機械製作的出版物,乃至該出版物的所有複製品。
  3. 任何人若在知情下製造、提供、出版、印刷、發布、轉發或散播假新聞,可被判罰款不超過50萬令吉(約新台幣)或坐牢不超過10年或兩者兼施;重犯者一旦被定罪,可被罰款每天不超過3千令吉(約新台幣2萬)。
  4. 任何人士無論直接或間接出錢支援製造、提供、出版、印刷、發布、轉發或散播假新聞,可被判罰款不超過50萬令吉(約新台幣370萬)或坐牢不超過10年或兩者兼施。
  5. 擁有、監管或控制任何假新聞出版物的人士必須銷毀所有有關刊物,否則可被罰款不超過10萬令吉(約新台幣74萬),重犯者一旦被定罪,可被罰款每天不超過3千令吉。
  6. 製造或散播假新聞,可被警方逮捕。

在上訴法令下,不僅新聞媒體失去新聞自由,其他管道如社交媒體、諷刺漫畫、廣告、公開演講等若被認為是「假新聞」,亦會受到對付。而在這間中,與「假新聞」有牽涉者,也會遭到判刑。

若觸犯法令者屬於機構團體,則所有和「機構事務管理有關、或協助管理者」都屬犯罪。例如,若某位記者寫了一篇被指控為「假新聞」的報導,則記者所屬公司的編輯或副編輯都將受到刑法。一旦被判罪,都屬於「可逮捕罪行」(seizable offence),即警方無須申請逮捕令就可行使逮捕權力。

此外,該犯案適用於任何人士不分國籍、區域,只要你在國外發布「假新聞」,就相等於在大馬犯下罪行。

對此,大馬捍衛自由律師團(Lawyer for Liberty)執行長Eric Paulsen就撰文表示該項法令太「超過」,他質疑「所以嚴格來說,《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和《衛報》都可以在缺席的情況下被定罪。」(注:該三篇媒體均報導過1MDB新聞)

當然,罪成者可以挑戰法庭判決,不過若政府祭出「公共秩序」、「國家安全」等理由,那麼將不可再提出上訴。

「假」新聞,誰來判定?

據官員的說法,「假新聞」會透過正當的法律程序,交由法庭來判定。然而,判斷的方式並沒有詳細說明。即便是在「反假新聞法案」內,「假新聞」的定義亦模糊籠統,這也是外界爭議所在。

對此,大馬律師兼社運份子安美嘉質疑國陣政府推動這項法案,背後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人民討論一馬公司弊案,那為何不直接將此法令命名為「別談一馬案法令」(Don’t Talk About 1MDB Act)?

她指責,政府此舉是為了在人民和媒體中掀起「寒蟬效應」,因為媒體將在來臨的大選中扮演積極的角色,因此政府必須確保推動「反假新聞法令」的這些官員都受到保護。

「你(政府)根本沒必要那麼做(推動法令),如果你毫不害怕。」安美嘉說道。

事實上,大馬並不缺乏遏止假新聞傳播的法令,例如在90年代制定的《1984年印刷與出版法令》和《1998年通訊與多媒體法令》,前者早已將「假新聞」歸類在刑事罪,後者也已將「散播假資訊」定義為刑罪。這兩條法令也時常被納吉用來調查和審查網路上的異議,包括新聞網站和社交媒體,著名的馬來西亞插畫家法米惹扎(Fahmi Reza)就曾在通訊與多媒體法令下被逮捕

對此,政府官方的回應是當時制定的法令已經不能解決最新技術時代複雜性的罪行。

然而,冠冕堂皇的說辭並無法掩飾此法案「治標不治本」,馬來西亞律師公會主席George Varughese就發出公文,除了指出法案的各項缺漏,也點出解決假新聞的治本方法。

他提到假新聞真正問題在:某機構在特定方面接受資金,並且設立假的媒體帳號,同時根據用戶在網路上的傾向,為其發佈量身定做的訊息,進而影響選舉結果。

但新法案並不能有效解決這個現象,僅把資助假新聞列為刑罪。若真的試圖解決問題,政府應該更專注在競選資金改革、資訊安全和個人隱私的議題上。令人失望的是,政府的應對辦法就是再重新設定一條新法令,並且大幅度「加重刑罰」。

權力空前龐大的首相納吉

自2014年底爆發貪污醜聞後,首相納吉在任期內不斷鞏固自身權力,坐穩首相一職。

2015年7月,1MDB醜聞遭《華爾街日報》披露後,納吉政府就已經修訂《煽動法令》,將最高刑罰由3年增加至20年,並利用該項法令逮捕多名異議人士、反對派領袖和記者等。為剷除異見者或批評者,納吉亦開始打壓國內新聞自由,包括封鎖網路媒體捕捉澳洲記者逮捕藝術家等。

此外,在深陷貪污醜聞的泥沼後,因不堪來自各方的抨擊和壓力,納吉在同年7月28日無預警大改組「內閣」。短短幾天內,副首相、總檢察長、反貪污委員會高層、副檢查司等高層都遭撤換,此舉除了被認為是納吉的保命行動,也是排除異己的做法。

同年12月,國會亦倉促通過《2016年國家安全委員會法案》。在該法案下,納吉將有權利將任何區域設定為「禁嚴區」,安全部隊可在這一些區域內直接以武力搜查、拘捕任何人。如今,再添《反假新聞》法案的設立,又將為納吉政府增添一道護身符。

打擊「假新聞」還是「異議份子」?

電影《郵報:密戰》的故事之所以撼動人心,在於最終成功守住了新聞自由,而非讓國家權力機關打著「國家安全」的旗幟,讓新聞媒體淪為其咽喉和工具。

而大馬《反假新聞》法案後,是否罪成將交由法院判定,這也意味著法院會成為捍衛新聞自由的最後一道防線,成了定義「真相」的人。

然而,在納吉政權下逐漸崩壞的制度——膨脹的行政權,趨近弱勢的司法權和立法權,從近年來的趙明福案件、安華的第二次肛交案等都得以體現——都不免讓人懷疑已經滿目瘡痍的法院是否還有能力捍衛司法公正?那如此一來,刑法如此「嚴重」和「超過」的新法案,要打擊的究竟是「假新聞」,還是「異議份子」?

最後,如果釋放「假新聞」的是政府本身,那又該如何處置呢?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 想為弊案消毒?馬來西亞打「假新聞」 逼外媒閉嘴(自由時報
  • 交法庭鑑定新聞真假(星洲日報
  • 強推新國安法,大馬首相權力空前膨脹(端傳媒
  • 反假新闻法 法律界批箝制新闻自由(東方日報
  • 打假新聞法案出台,誰會被清算?(當今大馬
  • 萬一「假新聞」來自政府,又如何?(當今大馬

核稿編輯:李牧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