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門開發解讀水獺的死訊,看到大自然對人類的控訴

從金門開發解讀水獺的死訊,看到大自然對人類的控訴
瀕危動物反映的不是單純的物種滅絕,而是環境生態無法永續生存。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台灣動物新聞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綜觀這些瀕危物種的保育,除了中央政府需與地方縣市合作外,更要結合在地力量才能永續維持,此外,更是少不了同樣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民眾的理解與支持。

記者 何宜/特稿

台灣瀕危物種的消失,破壞了生物多樣性、導致生態系的失衡。除了相對少數人關心的物種保育工作外,其實與一般大眾更切身相關的是,這些動物的死亡並非無聲無息,在野外的牠們正在以自身生命的消逝,向人類控訴、反映許多大自然的警訊……

向陽山黑熊的死去,讓我們反思無痕山林的重要性;石虎的快速滅絕,讓我們看到淺山生態系的過度開發;歐亞水獺的頻繁路殺,告訴我們金門水系的切割、土地過度開發的問題。

相關文章:

近年協助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進行「金門水獺分布變遷與族群生態研究計畫」的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教授李玲玲表示,自己在1992至1993年金門剛解嚴左右,曾受當時林業處保育科所託,到金門當地進行當地物種狀況的調查,也在當時確定金門仍有歐亞水獺的存在,且在金門和烈嶼大部分水域均可發現其活動的痕跡。

調查水獺已22年的李玲玲表示,金門開放觀光後,溪流、河川和地貌的改變相當大,除了車輛變多、用水量增加,接連水污染也變多。水系截斷與道路切割讓靠著河域移動、腿短穿越馬路困難的水獺因此被限制了活動範圍或慘遭路殺。

李玲玲說道,解讀水獺的死訊,並不是全然反對金門開發,而是儆醒我們應有兼顧生態的更好方法。河流湖泊如果時常乾涸,應該要想到金門水資源利用是否完善?道路切割和開發,應該要想到土地是否有做好綠地規劃?對活動範圍廣、原來遍佈全島的水獺而言,目前的逐漸消失正是在反應污染、環境變動及生態問題。

縣府設置於路旁的警告標誌。︱台灣動物新聞網

李玲玲也解釋,水獺也不是一個嬌嫩的動物,牠有辦法適應環境的干擾和變動,而且也曾在民宅的後院活動、留下排遺。不過如果整個環境是持續劇烈變化,而且是無法回復的改變,水獺的生存就相當艱難。

針對日前遭抗議的「金門縣綠色休閒度假園區BOT案」,金門縣政府建設處表示林務局也兩度派員至現場勘查,提出工程期間應加強監測、設置圍籬避免動物誤闖、控制廢水逕流、設置動物廊道及串連前埔溪水系減少棲地破碎等建言。

此外金門縣政府於10月中旬,由建設處處長翁自保及科長鐘立偉來台拜會林務局局長李桃生等人,針對金門水獺的保育與路殺問題向中央主管機關請益。而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主任方國運對水獺事件也極為關心,除主動聯繫協助水獺解剖外,更針對路殺問題提出防範建議。在會晤中,林務局也決定將於近期召開專家會議,邀集水獺相關、動物行為、棲地改善等不同領域的學者專家,一同商議具體可行的保育策略。

綜觀這些瀕危物種的保育,除了中央政府需與地方縣市合作外,更要結合在地力量才能永續維持,此外,更是少不了同樣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民眾的理解與支持。試想,這些原本都和我們生存在同一塊土地上的動物們,是什麼原因造成牠們的消失?雖然野生動物鮮少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但牠們的生命與生活在同一環境的你、我都息息相關。

本文獲台灣動物新聞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原標題:自然界警訊 水獺在告訴我們什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