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帶頭「打黃牛」 如不用實名制,有其他辦法嗎?

黃子華帶頭「打黃牛」 如不用實名制,有其他辦法嗎?
Photo Credit: 黃子華 - 子華本部 facebook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昨晚,黃子華透過社交影片怒斥「黃牛黨」,一片激起千重浪;另外,真的只能採取「實名制」購票解決問題嗎?作者藉此提出不同的角度探討「黃牛」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黃子華怒「打黃牛」,一片激起千重浪

相信昨晚每一位看過黃子華呼籲「打黃牛」(罷買黃牛票)影片的朋友,想必既憤怒又感慨。黃子華宣布這是最後一次棟篤笑,對廣大觀眾來說,是相當有紀念意義的一次,結果,黃牛黨豈止激怒了普遍香港人,也激怒了黃子華本人。

黃子華做了一個非常好的示範,他以藝術表演者及團隊的角度,不惜表演當日可能看見「空置座位」,也要怒斥「疑似有內部人員」扣起不少門票,跟黃牛黨聯手炒賣,不顧「楝篤笑」作為文娛活動,普羅大眾不應該額外負擔不合理的昂貴票價入場,這不是他們這批「創作人」眼中最重要的原意,更知道這次楝篤笑對多年支持黃子華的觀眾,有何特別意義。

說實話,黃子華太謙虛了,影片中提到「黃牛黨」的問題,向來已波及到「演唱會」,但我們都知道,他棟篤笑的演出內容,又豈能以演唱會類比?

只是影片提到政府立法規管的建議,略嫌狹窄。(即使立法堵塞了《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6條漏洞,可套用在紅館等場地,杜絕黃牛成效未必顯著。)

無論如何,一片激起千重浪,於是由政客、學者、知識分子乃至普羅大眾,紛紛議論「黃牛利害得失」。

「挺黃牛」派較踏實的論點是甚麼?

不過,別以為大家都一面倒站在「打黃牛」一邊,始終「黃牛黨」是多年議題,仍有不乏「挺黃牛」的人,有些觀點並非毫無道理。

在「挺黃牛」派的論者之中,有些比較踏實的論點,他們先撇開非常麻煩且龐雜的價值、原則問題,暫時不展開一場「正義的思辨之旅」,而是重點針對採用「實名制」牽涉的問題,指做法除了打擊「黃牛黨」,亦防礙了人們出於各種理由,「自由轉讓」門票的權利及效益。

因為,你無法否定一些不算罕見的情況,就是人們臨時生病、有要事未能出席,他們甚至可以免費轉讓門票給親友,即使原價轉售或高價一點,這是他們的自由,稱不上經營「黃牛黨」生意。

於是,採用實名制不管在權利抑或效益層面,均有不妥。那麼,抱持此立場的人,便認為與其改為實名制,倒不如維持現狀,至少「價高者得,你情我願」,所謂自由市場以供求決定效益。

然而,這一點似乎是技術問題多於一切。我們大可設想一種改良版本,提出一種可行方式:

不採用實名制,而是像「限每張信用卡、限制購票數量(例如最多4張)」,再輔以實行規限「每個ip地址只能完成購票」一次(或置Cookie入Browser),即使炒賣者可以使用VPN技術轉變ip地址,也做到增加炒賣者的成本;總之,重點規限了信用卡帳戶,已變相兼有實名制的效果,亦解決了一個問題——人們因事未能出席,無法轉讓門票。

筆者的意思,旨在提出一些除立法規管以外,技術改良的可能性,如果有些做法可以堵塞「黃牛黨」炒賣,花費調整系統之後可長期沿用,效果又保有一定空間自由轉讓門票,何樂而不為?(另,再探索可能性,短期若無法解決黃牛問題,能否趕及以其他收費方式,有條件讓觀眾看直播?)

所謂「價高者得」,真的有問題嗎?

好了,又假如,真有些技術問題可以完全解決,取替舊有實名制,一旦「挺黃牛」派依然感到不滿意,那麼,他們似乎是要回到「原則問題」,不是技術討論可以了結。

譬如,文娛活動售票離不開自由市場交易,我們「憑甚麼」否定一種看法:原理上,能夠付高昂票價看黃子華楝篤笑的人,是最渴望入場的人,這才是價高者得背後的意義所在,也非常符合人們各自衡量「慾望與成本效益」,做出理性的抉擇。

問題來了,如果我們無法否定「原理上」存在上述情況,同理,我們也無法否定另一種看法:原理上,愈富有的人愈能夠負擔高昂票價,財政壓力比窮人少得多,甚至多買十張八張贈送相熟朋友,也輕鬆平常,願意付高票價的富人「不必然」愈重視、愈珍惜、愈享受出席文娛活動。反而,相對貧窮的人,在生活各種繁重的負擔之下,即使購買的是中價門票,他們打算購買的時候,實際已反映極大的入場渴求,付出較大的財政損耗。

價值問題,還是不能忽視

於是,此「原理上」vs.彼「原理上」,仍然無法輕易得出明確定論。反而,有一點相對明確,就是假如「黃牛黨」擁有的門票比例大,倒又回到貧富差距的價值與公義(道德爭議)等問題,因為這不再僅僅是「渴求、需求」的問題。

還有一個價值思考的層面,就是「黃子華棟篤笑」本質上是怎樣的一個「文娛活動」?

記得數年前,筆者訪談米高.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的時候,無論話題如何由市場交易,轉至談論科學與哲學看待人性的角度,他最後還是不忘強調「我們如何看待一件事的性質」,非常重要,經過理性反省之後,現在圍繞我們生活的許多文化活動,自由市場的價值是否適用?能否真得令我們得到想要的福祉?這是我們當代不能輕易放過的重要問題。當然,如何評價桑德爾的重要著作《錢買不到的東西》(What Money Can’t Buy),篇幅所限,則是需要另行探討的後話了。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