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悅遊客的假歐洲:靠旅遊業吃飯的澳門,不幸變成了「奇觀之城」

取悅遊客的假歐洲:靠旅遊業吃飯的澳門,不幸變成了「奇觀之城」
Photo Credit: Jiashiang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旅遊城市總想滿足旅客,卻往往忘了自己──即是本地居民的需要與感受。尤其在澳門,人口只有六十多萬,旅客每年卻有三千多萬。可想而知,在驚人的經濟利益下,本地人是可以輕易地被忽略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展鵬

取悅遊客的假歐洲

我曾經作出這樣的比喻:旅客跟一個地方的關係是一夜情,居民跟一個城市的關係卻是長期伴侶。一夜歡好之後,旅客不會太關心某個旅遊勝地後來變成怎樣,但居民卻必須跟這地方長年朝夕共對。於是,問題就來了──如果一個地方只顧討好旅客,種種設施與規劃都是為「一夜情」而設,那麼,居民情何以堪?

今天,旅遊業是生金蛋的雞,旅遊資源常常被不加節制地利用,城市景觀就首當其衝大受影響。觀光業的核心就是「觀」,那從來是「視覺先行」的玩意;所謂的景點,必須要有叫人馬上舉機拍照的吸引力。尤其在網路時代,拍照不只證明到此一遊,更要上傳至網上供一眾親友按讚。於是,景點就更要有視覺效果,甚至最好是某種奇觀。

靠旅遊業吃飯的澳門,就不幸地變成了「奇觀之城」。以往,旅客從香港坐船到達澳門,最先見到的是松山頂上的燈塔,塔頂晚上還會射放出溫柔亮光。多少年來,那是陪伴澳門人成長的地標。雖然今天是旅遊勝地,但這燈塔本來並非景點,而是在航海時代有實用價值,負載一段澳門歷史。然而從二○○六年起,港澳碼頭旁建成了新景點漁人碼頭,經海路到澳門半島的旅客首先見到的換成一座形狀怪異的假火山,還有一些仿歐洲建築。至於有百年多歷史的燈塔,不敵假火山等新景點,突然黯淡無光。

這座假火山是澳門城市景觀劇變的一個轉捩點,此後,澳門原有的南歐風貌、閒適步調、小城風光被掠奪式的旅遊業重擊,然後有了比假火山更怪模怪樣的賭場,有了世遺景觀被破壞、自然景觀受威脅等連串事件。澳門城市景觀的劇變直接地說明了旅遊業帶來的影響:為了吸引自由行旅客,不少新建設走浮誇、華麗、古怪路線。這些建築不必好看,它們的目的只是要令旅客叫出嘩嘩聲,然後舉機拍照即可。畢竟,旅客逗留澳門的平均時間不足兩天,無論喜歡與否,他們很快離去,剩下澳門人每天跟這些為旅客而設的景觀共處。

幾年前,漁人碼頭改建,拆了假火山,建成了布拉格主題酒店。這新酒店有兩重意義:首先,今日不少大陸遊客已有能力遊歐洲看真古蹟,究竟這種以二十年前深圳主題樂園「世界之窗」的水準所粗製濫造的假歐洲,要吸引什麼檔次的遊客?這些遊客又會如何殘酷地改變澳門?另外,吊詭的是,澳門本來就歐式古蹟處處,但為何從威尼斯人賭場、布拉格酒店到巴黎人酒店,近年一直建造仿歐洲的新建築?

這就是今天澳門的困局:對某個檔次的旅客來說,如假不換但賣相比較平實的真歐洲古蹟的吸引力,不如仿歐洲的豪華賭場酒店。於是,過去幾年,真古蹟在城市發展的巨輪下備受威脅,如望廈兵營、高園街公務員宿舍及下環街均益炮竹廠陸續被清拆,但同時,假歐洲建築卻是建了一幢又一幢。對澳門人而言,真正代表本土文化的,跟居民建立了感情的建築,卻肯定是前者而非後者。

旅遊城市的命運,其實是被觀看──那就像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中,站在「金魚缸」裡被路人觀看的性工作者,她們化的妝、穿的衣服,自然不是個人喜好,而是為吸引嫖客。同理,一個旅遊城市總想滿足旅客,卻往往忘了自己──即是本地居民的需要與感受。尤其在澳門,人口只有六十多萬,旅客每年卻有三千多萬。可想而知,在驚人的經濟利益下,本地人是可以輕易地被忽略的。

今天,當旅遊業幾乎等同於賺快錢,澳門絕非個別例子。前年我遊泰國華欣就非常錯愕,當我準備享受陽光海灘,卻在那裡發現希臘小屋與威尼斯運河!華欣是以往泰國皇室度假的地方,距離曼谷不遠,以海灘聞名,遊客眾多。近幾年,華欣建了林林總總的新景點:例如一個仿照威尼斯建的購物中心小威尼斯、一個仿照希臘小島建的主題樂園、一個仿照泰國舊貌而建的主題式商場,還有好幾個大型outlet,充斥各種奇觀。

華欣是個可愛的地方。長長的海灘有寧靜舒適,熱鬧的夜市有草根活力。華欣也有古蹟,皇室行宮「愛與希望之宮」清幽美麗,古老的火車站甚有風味,而且到現在仍然運作。作為度假勝地,華欣其實已有足夠魅力。但這有自然資源與文化古蹟的地方,卻要猛建新景點,以小威尼斯、希臘主題樂園與大型outlet吸引遊客。

跟澳門一樣,華欣反映了旅遊業的發展邏輯就是奇觀越多越好。一個地方的景點多,即是代表它越好玩,旅遊價值越高。現在的旅遊書每一兩年就更新,市場對新景點頗為饑渴,以旅遊業為經濟支柱的地方更不能沒有新建設。再加上現在旅客重遊一個地方的機率大增,例如不少港澳人去泰國、日本及台灣等地旅行的次數頻繁,作為旅遊勝地更需要有新元素。以往,景點多是固有的人文景物或自然風光,如故宮或黃果樹瀑布,不是為了旅客而設;今天,奇觀式景點的推陳出新成了旅遊業新趨勢,不管這些新景點是否從天而降,是否跟當地文化全無關係。

研究城市空間的英國學者John Urry寫過一本《觀光客的凝視》,他討論到城市景觀與文化如何因為遊客對奇觀的渴望被改變,與本地人漸行漸遠;旅遊城市會漸漸為了被旅客「凝視」而妝點自己、改變自己、發展自己。的確,在這個臉書時代,凝視再拍照再「呃like」(即「騙讚」)是旅行的不二法門。

於是,把城市的品味與景觀拱手讓給旅客是第一步,再來,整個地方的發展權都會交給旅遊業,例如把住宅區發展成景點,把市民休憩區發展成旅遊購物區等等。如是,本來有數百年中西交流歷史的澳門,其深厚文化就被一種速食的、講求視覺刺激的觀光業所威脅。面對這潮流,施政思維自是要調整,不能為了經濟收益不顧居民權益,而更深一層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反思廿一世紀這觀光業的洪流?貌似不帶來工業污染的觀光業,又是否真的如此潔白無瑕?

在這社交媒體年代,我們都在尋找一切可以被視覺化的東西,遊客尤甚。但我們很少深思,一張展示奇觀的照片(從一盤充滿異國風情的食物、一個穿著民族服裝的人,到一座美得或醜得足以成為景觀的建築物)的代價是不小的:那可以是一整片城市空間的觀光化(例如香港維多利亞港的「幻彩詠香江」燈光音樂秀),可以是一個部落的「動物園化」(例如泰國部落的那些戴一大串頸圈的長頸女子已毫無尊嚴,彷彿變成動物園的動物,其頸飾亦可能跟其傳統再也沒有關係),甚至可以是對本土文化的粗暴摧毀(例如傳統部落中的祭祀儀式變成庸俗的觀光表演,本應是嚴肅神聖的氣氛換成遊客的瘋狂拍照與無禮喧鬧)。

旅遊業不光彩的一面

同樣作為賭城,澳門比拉斯維加斯脆弱得多。拉城座落沙漠上,空間廣闊,有可開發的土地。因此,走出那條賭場大道,還是有寧靜社區,但彈丸之地澳門卻往往要用原有空間來取悅遊客,有時更因為經濟發展而犧牲文化遺產,使舊建築被拆,文化景觀被破壞。美國作者伊莉莎白.貝克在《旅行的異義》一書指出旅遊業已是僅次於石油和金融的世界第三大產業,全球有百分之十二人口從事相關工作。此書揭開了旅遊業不為人知的黑暗一面,包括大型遊輪排出大量污水,南亞勞工在杜拜幾成奴隸,柬埔寨吳哥窟附近的酒店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等。書中最令澳門人心有戚戚然的是:威尼斯老城區人口只有六萬,卻要每年迎來兩千多萬的遊客——這種情況,不就是跟澳門如出一轍?

現在,澳門人最擔心生活區被用來當作旅遊業的搖錢樹,到最後區區見遊客,處處是莎莎。吊詭的是,以往我們相信最理想的旅行方式是參與當地人的生活,而不是去一些刻意打造出來的景點。今天,大量遊客太嚇人了,我們反而希望遊客最好乖乖留在景點,不要滋擾尋常百姓的生活。

近年,發達地區開始反思旅遊業帶來的問題,包括某些區域如何被「迪士尼化」(Disneyfication),為了所謂開拓觀光資源,把某些區域打造成跟社區文化脈絡脫勾的迪士尼式空間。再來,也有人質疑在今天全球化格局下的旅遊業,受益者多是跨國大企業,而非本土小企業。曾被稱為百利而無一害的「無煙工業」旅遊業,已令學者反思,令市民質疑。

然而,旅遊業在全球經濟頹勢中逆流而上,再加上它不需要什麼根基,不像發展高科技產業或打造一個金融中心絕非一朝一夕之事;旅遊業需要的只是一些觀光資源,例如海灘或古蹟,而就算先天不足,也可以花錢建outlet、大佛、大型賭場、主題樂園,總有辦法吸引慾望無限的旅客,政府與商人又怎會輕言放手?

作為一個愛好旅行的澳門人,我眼見旅遊業的種種畸形發展,心情複雜。當旅遊業越做越大,當旅行成為越來越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旅遊城市與觀光勝地有沒有可能力保不失,旅遊業能否健康發展?情況絕不樂觀。

相關書摘 ►澳門身份出現的契機:以往的KTV「分母」,終於成為搶麥克風的公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展鵬

認識澳門過去與未來的必讀專著!
從世界回望本土,以澳門思考台灣

於大航海時代站上世界舞台的澳門
從默默無名的小漁村,歷經華洋共治、葡國殖民到成為中國行政特區
加上港式文化的浸潤影響,形成混雜而異質的文化面貌
因之,閱讀澳門可以讓我們追溯世界的歷史與跨國的交流連繫
從澳門人的本土覺醒,亦能提供文化、傳統、認同、根源等觀念的省思與辯證

  • 「兩岸三地」「中港台」──隱含在這些區域概稱當中的澳門,究竟為什麼一直以來都被「隱形」?
  • 除了葡式蛋塔的可口與大三巴的景觀,澳門還有什麼文化?
  • 這座人口約60萬的城市,每年迎接超過3000萬的旅客,對當地的社會與人民生活造成什麼影響或價值扭曲?
  • 相較於香港追求獨立與本土運動的方興未艾,比鄰的澳門相對顯得安於現狀,究竟他們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身分?新一代的澳門人是否也逐漸凝聚新的本土認同?
  • 澳門的賭場經驗,對台灣設立「博弈特區」能提供什麼樣的借鏡或警醒?

對很多台灣人來說,澳門是一個似乎很熟悉、但其實很陌生的地方。「港澳」這概念指的常是香港;在「中港台」及「兩岸三地」這些稱呼中,澳門更是隱形的。但其實,除了賭場、大三巴與葡國蛋塔之外,澳門還有其他值得瞭解之處。尤其是近年遊澳門的台灣遊客持續增長,而台灣也有人力倡開賭場,也許這就是台灣人了解澳門的時機。了解究竟澳門有什麼獨特之處?跟大陸、台灣、香港有什麼不同?

此書會從澳門長期不被看見的「隱形狀態」談起。作者身為土生澳門人,累積了過去十年對澳門的觀察與思考,全書分為四章。第一章「大三巴背後的故事」談歷史與文化,除了簡述澳門的特殊歷史以外,也從建築、城市結構、葡國菜,以及港澳的微妙關係去討論澳門的混雜文化;第二章「三千萬遊客的一夜情」談開放賭業市場之後的巨變,從二○一六年天鴿颱風曝露的問題、政府派錢的措施、旅遊業的過度發展、城市空間的變異,談到階級社會的浮現;第三章「遲來了數百年的初戀」談身份認同,討論「我愛澳門」這論述的出現,以及本土身份如何在建立在懷舊情緒及排外心態之上;第四章「自己的故事自己說」談本土創作,分析電影、繪畫及戲劇這三種作品如何反映了過去十多年澳門人對城市問題的思考、對本土身份的探索。

李展鵬 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