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身份出現的契機:以往的KTV「分母」,終於成為搶麥克風的公民

澳門身份出現的契機:以往的KTV「分母」,終於成為搶麥克風的公民
Photo Credit: nekotank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社會參與,沒有本土意識,主體性不彰──這就是澳門人以往的「無我」狀態。但以上種種背景,令「我愛澳門」的論述悄悄蘊釀,只等待水到渠成的時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展鵬

澳門身份出現的契機

澳門人為什麼沒有鮮明的本土身份?在政治上,葡萄牙跟英國的國力相差太遠,澳葡政府亦不曾像港英政府一樣勵精圖治,相反,回歸前澳門人普遍對政府管治多有怨言;再加上葡文的隔閡,澳門人就連政府公告都看不懂。當香港人的身份跟當時港英政府的善治有關,澳門人卻始終難以借殖民政府建立認同感。在文化上,長期積弱的澳門媒體沒有挖掘本土問題、推動本土文化,更枉論提供一個建構本土身份的平台;澳門亦缺乏流行文化工業,精緻藝術也大多走不出澳門。在經濟上,澳門的地位就更與香港不可同日而語;香港人以國際大都會的地位自豪,澳門人卻難以因為黃賭毒的生意而驕傲,尤其在過去,澳門連具規模的賭場酒店也沒有。

在教育方面,澳門學校用的多是香港或大陸的教科書,幾乎沒有本地元素。我自己讀中小學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在歷史課學過澳門歷史,沒有在中文課讀過澳門文學,也沒有在公民課學過有關澳門的社會或政治知識。過去幾年,才有人倡議本土教育,開始編撰相關教材。

澳門的本土學術研究的起步亦晚,殖民政府並不著緊大專教育,第一所公立大學澳門大學在一九九一年才成立。長久以來,有關澳門的人文社科研究薄弱,例如直到二○○八年澳門大學才成立了全澳門第一個歷史系。本土研究的缺位使得後起的研究者忽視澳門論題;由於缺乏研究累積,很多人要寫論文時會認為本土論題不重要,最後選取香港、台灣或其他地方的題目去寫。再者,澳門沒有商業出版機制,就算有重要的本土學術或文學作品推出,也缺乏推廣宣傳,這些書難以進入讀者視線,台版書及港版書一直雄霸澳門圖書市場。種種原因,導致澳門沒有建構出一種澳門論述與本土身份。

終於,從九十年代末開始,情況有所變化。首先,一九九九年的回歸令澳門被外界關注,被外地媒體報導。雖然澳門回歸受注目的程度遠不及香港,但這個歷史契機仍然在民間催生了一些本土話題,關於澳門的歷史、政治,以及回歸後的經濟前景等等,而《基本法》中的「澳人治澳」亦是對本土身份的某種肯定。當時的討論或許欠缺深度,也帶著官方味道,甚至沒有深入民間,但仍為日後澳門身份的萌芽提供了土壤。

第二個契機是二○○五年登上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澳門人一直跟文化遺產朝夕共對,但因為沒有本土歷史教育,很多老建築當年也不對外開放,我們與自己的文化遺產之間也就有一道鴻溝。二○○五年是很特別的時機。當時回歸已有五、六年,澳門人開始尋找本土文化與自我身份;同一年,由一間中學的師生編著的兩本書《澳門街道的故事》及《澳門歷史建築的故事》在坊間引起迴響,很多人驚覺原來澳門的小街巷及舊建築有那麼多故事。聯合國的加冕可說是及時不過:藉著被世界認可的世遺,澳門人終於有了一樣可以寄託本土認同的文化代表,這是賭場做不到的。

這一方面令澳門人突然有了本土歷史文化的覺醒,另一方面則給予澳門人另一雙看自己的眼睛。不少澳門人長期用香港的國際都會標準,覺得澳門太小又不夠現代。但是,世遺的光環提供了另一標準:我們沒有維多利亞港,沒有發達的地鐵系統,但這裡的歷史與建築竟是如此珍貴。原來,小與舊也是一個美好城市的標準,澳門有豐富世遺而香港沒有!這正是當年建立自我形象的澳門人所需要的。

經濟的火速發展亦微妙地成了建立本土身份的助力。剛剛提到,以往澳門人沒法從那簡陋的賭業得到自豪感,但自從有了大型外資賭場酒店,有了火紅的旅遊業,澳門在外地媒體頻頻曝光:一時間,太陽劇團進駐,國際巨星紛紛來開演唱會,世界性體育競賽在澳門舉行。不只兩岸華人對澳門的認知度大增,就連西方社會也從對澳門一無所知變得略有所聞。從此,澳門的形象從小賭場與三溫暖變成拉斯維加斯式的高端觀光勝地。

雖然,很多本地人對於澳門變成超級賭城是心情複雜的,一方面因社會問題湧現,另一方面這仍是廣東人稱為「偏門」的生意,但無論如何,澳門總算知名度大增。而且,甚至連以前不大看得起澳門的香港人都對澳門改觀,有人羨慕澳門經濟好,政府每年派錢;香港媒體對澳門的報導大幅增加,從娛樂設施、經濟發展到社會狀況都有。澳門人心深處雖然百感交集,但總算比較可以「抬起頭做人」。

終於搶麥克風的公民

另一方面,賭業迅速發展,社會問題湧現,越來越多人關注本地新聞。二○○六年底,高官歐文龍因涉巨額貪污案被捕,最後被叛刑廿九年,貪污超過八億澳門幣(約台幣三十億),金額遠超陳水扁貪腐案。澳門人紛紛去想:澳門的變化令人憂心,社會的黑暗一面也令人震驚,我們可以為這小城做些什麼?這個關鍵的問題,就埋下了後來「我愛澳門」、「守護我城」的本土論述。

近十年,澳門人由「不問世事的閒適村民」,漸漸變成了「敢於批評敢於憤怒的公民」。以往不怎麼關心社會的戲劇界,突然屢屢在社會問題上發聲,有人用經典作品影射今天澳門,有人以舊區青洲的都市更新為題創作,有人抒發對於城市發展的疑惑。平時多談閒情逸致的報紙副刊,突然多了針砭時弊的文章,談文化政策有之,談教育問題有之。在社會一向比較沉默的宗教組織,突然不時回應社會問題,團體「公民門徒」辦活動連結基督教信仰討論本地的土地利用、媒體風氣、環保問題,團體「明亮行動」則是要幫助病態賭徒。

最具代表性的是二○一四年的「反離補」運動。其時,政府提出一個讓離任官員得到豐厚補償金的法案,被批評是高官自肥,引起社會不滿,有超過一萬人上街,是澳門回歸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後來的「包圍立法會」示威也有七千人參與,最後迫使政府撤回法案。一個公民社會,在陣痛中慢慢成長。

以往的澳門人像個去KTV時永遠不唱歌的人,這種人被戲稱為「分母」,他們的功能只是負責分攤費用。然而,澳門人終於開始搶麥克風了。如果讓人發聲的麥克風是一種「我存在,別把我當隱形」的主體性宣言,隨著澳門人社會參與度的提高,主體意識已在不知不覺成長了。

早在逾十年前,這種主體意識已被關注,資深媒體人謝曉陽回顧澳門歷史,談到澳門人的主體性如何在殖民統治下被隱埋,後來又如何在強勢的香港傳媒中被淹沒。她指出澳門回歸之後的機遇:一方面,經濟的勢頭與世遺的招牌令澳門人有了自信,另一方面,社會上各種問題又逼使澳門人反思自己的城市:「就在自信心和反思力這兩種肥料的栽種下,澳門人原本那被埋沒壓抑的主體性,今天逐漸萌芽、成長,也許會成為重要的公民力量。」這裡的兩個關鍵詞「主體性」及「公民力量」對澳門人來說曾經遙不可及,但今天竟跟澳門人配上了。

如謝曉陽所述,澳門人在殖民統治與本土傳媒的弱勢之下,主體性是被隱埋的,因此澳門人很少有宣告「我是我」的自信。我們以往既對政治社會事務沒有發言權,又被香港傳媒處處把澳門定型。我們不被殖民政府重視,不被兩岸華人重視,久而久之我們也不看重自己,默認自己人微言輕,而最終失語。沒有社會參與,沒有本土意識,主體性不彰──這就是澳門人以往的「無我」狀態。但以上種種背景,令「我愛澳門」的論述悄悄蘊釀,只等待水到渠成的時機。

相關書摘 ►取悅遊客的假歐洲:靠旅遊業吃飯的澳門,不幸變成了「奇觀之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展鵬

認識澳門過去與未來的必讀專著!
從世界回望本土,以澳門思考台灣

於大航海時代站上世界舞台的澳門
從默默無名的小漁村,歷經華洋共治、葡國殖民到成為中國行政特區
加上港式文化的浸潤影響,形成混雜而異質的文化面貌
因之,閱讀澳門可以讓我們追溯世界的歷史與跨國的交流連繫
從澳門人的本土覺醒,亦能提供文化、傳統、認同、根源等觀念的省思與辯證

  • 「兩岸三地」「中港台」──隱含在這些區域概稱當中的澳門,究竟為什麼一直以來都被「隱形」?
  • 除了葡式蛋塔的可口與大三巴的景觀,澳門還有什麼文化?
  • 這座人口約60萬的城市,每年迎接超過3000萬的旅客,對當地的社會與人民生活造成什麼影響或價值扭曲?
  • 相較於香港追求獨立與本土運動的方興未艾,比鄰的澳門相對顯得安於現狀,究竟他們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身分?新一代的澳門人是否也逐漸凝聚新的本土認同?
  • 澳門的賭場經驗,對台灣設立「博弈特區」能提供什麼樣的借鏡或警醒?

對很多台灣人來說,澳門是一個似乎很熟悉、但其實很陌生的地方。「港澳」這概念指的常是香港;在「中港台」及「兩岸三地」這些稱呼中,澳門更是隱形的。但其實,除了賭場、大三巴與葡國蛋塔之外,澳門還有其他值得瞭解之處。尤其是近年遊澳門的台灣遊客持續增長,而台灣也有人力倡開賭場,也許這就是台灣人了解澳門的時機。了解究竟澳門有什麼獨特之處?跟大陸、台灣、香港有什麼不同?

此書會從澳門長期不被看見的「隱形狀態」談起。作者身為土生澳門人,累積了過去十年對澳門的觀察與思考,全書分為四章。第一章「大三巴背後的故事」談歷史與文化,除了簡述澳門的特殊歷史以外,也從建築、城市結構、葡國菜,以及港澳的微妙關係去討論澳門的混雜文化;第二章「三千萬遊客的一夜情」談開放賭業市場之後的巨變,從二○一六年天鴿颱風曝露的問題、政府派錢的措施、旅遊業的過度發展、城市空間的變異,談到階級社會的浮現;第三章「遲來了數百年的初戀」談身份認同,討論「我愛澳門」這論述的出現,以及本土身份如何在建立在懷舊情緒及排外心態之上;第四章「自己的故事自己說」談本土創作,分析電影、繪畫及戲劇這三種作品如何反映了過去十多年澳門人對城市問題的思考、對本土身份的探索。

李展鵬 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