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劇】假如毛澤東遇到習近平,他會說什麼?

【時評劇】假如毛澤東遇到習近平,他會說什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arody是一種針對時事的諷刺文體,常以尖酸的情境展示現實的荒謬,想像一個沒有言論審查的春晚,舞台上站著毛澤東、習近平和中國領導集團的「諸公」們,他們會併出什麼火花?

文:莫敵

據聞英明領袖偉大核心的國家主席將鞠躬盡瘁終身領導,14億人民歡欣鼓舞山呼萬歲;忝為「絕不容許分離、絕不膽敢獨立 」的台灣省一島民,豈可不率眾響應共襄盛舉——爰仿大陸流行文體的「段子」製此短劇一齣,以抒兆民膜拜忱,用助吾皇攝天威。

「段子」劇本,也算是一種時事的parody,理念先行——也是一種表達強烈觀點的「評論」,此文內容全關於時事,只是放在更大的歷史框架中,並中國民間現在還是很流行的「對聯」來串連,介於虛實之間。

中共愈趨獨裁極權,生活在相對自由的土地上即使還沒感受到直接的影響,部分人士的口誅筆伐也已累積了大量評論或影片,就是比較少見出以戲劇諧謔形式的對抗;而一般大概都不會否認,中國大陸公眾對於娛樂的關注要遠遠超過對各種嚴肅的議題——這正是中共政權的意圖——即使嚴肅的議題也娛樂化了,更何況由於層層封鎖,大陸民眾多數讀不到海外的評論,在這種情況下,有幾個帶點搞笑的、小小的關於政治議題的劇本可以公開演出,即使只作為紙上劇本,若在中國境內有機會被讀到,我相信其喚起的效果不會遜於任何一篇自由的評論。


序幕

(幕起。毛澤東鬼、戚本禹(中共文革小組成員,過世前曾大力支持習近平,稱其為「毛澤東第二」)鬼上。以下簡稱毛 、戚,餘例同。)

毛:哈哈哈哈哈!東風吹、戰鼓擂,後繼有人、後繼有人吾懷慰。我憋了42年總算又要出頭了。本禹,你才剛死了不到兩年,比較接地氣,把我那壓棺珍藏的紙條給我那習孫子送去,我一生事業精華盡錄於此,怕人笑我吹牛故秘而不宣至今,叫他好生拜讀傳承——紙條怎麼寫的唸我聽聽:

戚:

文史哲兩腳跨
黨政軍一把抓
功德言度眾生
天地人我獨大

報告主席,習大大......

毛:呸!老毛面前誰敢稱大?「大大」這詞是哪個馬屁精發明的?還是叫他習孫子!

戚:是,主席,這習孫子不通文墨曾貽笑大方,「文史哲」是談不上了;現在也不時興文史哲——當代流行的是「街網媒」,街上網上媒體上。全國大小街道上現在已遍布監視器,還有臉部辨識及大數據這些新玩意兒,加上五毛大軍,在網上把個「監控」搞得滴水不漏,大小各種媒體牢牢姓黨——如今對人民管制的能力已經遠超文革時期…

毛:我們共產黨從不管制人民。這是為人民服務,要記得。

戚:是,主席,這習孫子多年來身兼了多個中央小組的組長,「為人民服務」還真有他的一套,加上20年來「維穩」的成果…總之現在反動派是天羅地網插翅難逃。待會兒我再跟主席解釋「網上」、「維穩」、「大數據」等等這些新名詞;剛剛提的文史哲三字要不要先改成「街網媒」?實事求是,也符合時代潮流。

毛:准。就是「街網媒兩腳跨」這句唸起來挺彆扭。得了吧,就先送去——等等,這孫子新皇登基,我貴為太上皇好歹也賞他一副對聯,順道傳授他兩句宮廷統治的心法秘笈。

(寫就。遞紙條。毛鬼、戚鬼同下。)

「潰而不崩」的中國:「維穩」開支超軍費,地方政府就是社會矛盾的製造者

共軍 解放軍 習近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一幕

(中央警衛軍12名士兵上,男女各6人,均分兩列站邊。新任政協主席汪洋、新任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習近平最信任的心腹之一]上。)

汪:牢記使命!這次新官上任還得感謝大大提拔。

栗:不忘初心!可這位子可是提頭坐的,還得進一步宣誓效忠才能長保官位。

汪:也是。咱兩個橡皮總圖章給他蓋上印了怕還不夠——先查查那幾個投反對或棄權票的…

栗:我倒有個主意——大大近年提倡傳統文化不遺餘力,咱們合擬個文言對聯,當作他終身制的賀禮應該龍心大悅,豈不妙哉?

汪:這主意不錯。但他連「通商寬農」都讀不懂,文辭得要淺白些——

汪栗合唸:

臘肉出棺獨裁復辟文革再啟
包子修憲北京登基南面稱帝

(幕後) 王滬寧:橫批——不是東習

王滬寧[近三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的主要撰稿人]上。簡稱滬。)

滬:不揣淺陋,狗尾續貂。

汪、栗:什麼「不是東西」?這不罵人嗎?你好大膽子!

王岐山[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上。簡稱岐。)

岐:左右的,拿下了!

(兩列士兵各跑出3名一湧而上,抓住王滬寧。)

滬:冤枉啊!我講的明明是「不是東習」——只因汪栗兩位太過直白,我這是預先為兩位開脫,一片好意,表明不是毛澤東、習近平;縱使無功,何罪之有?

岐:我想抓的人就沒有給放的——你敢說你沒有犯過貪腐罪?

滬:敢向習主席發誓——的確不曾!

岐:敢說你從未玩過女人?

滬:這…可從來不敢玩您老人家看上的女人!

(女兵齊掩嘴笑。)

岐:黨說你有罪,就是有罪——

貪腐曾與不曾 都送秦城
褲襠開或未開 盡遭雙開

押下去了!

滬:《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保障人民有言論自由,言者無罪!

(嘶喊聲響在幕後。王滬寧被拖下去。)

「稱帝」是害怕下台被清算?中國歷史上貪污與權力的共生關係

王岐山
習近平的「打虎猛將」王岐山,當選中國國家副主席。|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二幕

汪栗同下。又上來六名士兵補位。習近平上。

幕邊習栗擦身而過,習湊耳問栗:「有關趙樂際(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的報告,什麼時候打上來?」栗唯唯。毛鬼隱身幕後微微點頭。)

習:哈哈哈還聞者足戒哩。幹得好幹的好,老王啊,這小王心機叵測妖里妖氣,聽說外面人稱國妖,我早看他不順眼——還是你老王忠心耿耿最能為我辦事。我說老王,你總管大內多年也算勞苦功高,但聽說你席不暇暖之餘,筆墨功夫也沒放下——剛才汪洋栗戰書合擬的那副對聯,我早經由監視器看過,確實直白了些,說得倒也沒錯,就是還少了一點力道。你也試擬一幅給我聽聽:

岐(冒汗微抖):吾皇新喜,敢不遵命。但文言非我所長,待我想想…

(沉吟道):

東方紅 東方出了個毛澤東
西天靚 西天來了個習近平

橫批——是個東西

習:這…

(毛鬼竊聽歎道:我黨氣數或將盡,此公預言實驚人。)

(趙樂際上。)

趙: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這不造反了嗎你?詛咒我們主席早上西天——左右的,拿下了!

(六名士兵一湧而上抓下一臉錯愕的王岐山。幕後,王岐山吶喊:是「靚」不是「近」,冤枉啊!而且我說「是個東西」啊,怎麼「不是東西」也不對,「是個東西」也不行?毛主席習主席您們都是個東西!)

(毛鬼忍俊不禁。士兵皆笑。又有6名士兵補位。)

習:哈哈哈,老趙不愧我習家軍勇將。這太監頭子心懷鬼胎且功高振主,我早容不得他,老趙你再添一功!先拿下老王小王這兩個心腹之患,那李克強(國務院總理)韓正(國務院副總理)兩個傢伙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也要留點神。

左右的,速召其餘常委晉見,我也自撰一副對聯,虛懷若谷虛懷若谷,也要大家評價評價——

(李克強、汪洋、栗戰書、韓正同上。)

四人與趙樂際合道:洗耳恭聽!洗耳恭聽 !

習掏紙條唸:

千官率皆擁戴 東廠西廠
萬吏誰敢質疑 訊杖廷杖

趙:天地因而變色

栗:古今未有奇聯

眾中常委拜倒齊頌:吾皇聖明!

(趙著人速將對聯大字墨書高掛中堂兩柱)

(幕後毛鬼:深獲我心。看來天安門上我那世界最大的領導人畫像還可以高掛、水晶棺裡的臘肉還可以高枕無憂幾年。)

習:我向來喜歡集思廣益。這橫批大家還一起想想——

習近平給其他派系的警示:最強的江系我都敢公開羞辱,你們算什麽?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第三幕

(眾苦思不獲。韓正忽膝行趨前。)

韓:報告主席,台灣有個媒體集團也是歸我們管的,裡頭人才濟濟,何不叫他們來獻上這個橫批,也顯示我黨大公無私,對島民一視同仁,皇恩所至雨露均霑,民無—— 嗯…兆民受惠。

習:哦,是哪個媒體集團來著?

韓:㕵㕵集團。

習:汪汪? 汪洋的汪嗎?

汪:不,報告主席,是小狗㕵㕵叫的㕵。

習:我想起來了——這㕵㕵叫媒體集團,老闆是那個蔡㕵㕵嗎?

汪:正是。這蔡㕵㕵領導——不,應該說統治他集團還真有一套。前一陣子他生日,集團員工合製歌舞片向他祝壽,扭秧歌跳忠字舞重現台灣 ,大搞個人崇拜…

習:搞個人崇拜?這不是我們的專利嗎?(繼而怒形於色)國台辦怎麼管他的?把張志軍叫來問問!TMD!這給奴才當奴才的奴才,底下居然還有一堆奴才幫他搞個人崇拜!我們中南海一言堂就不容許民間有這種怪事。小島民主制度果然亂象橫生,待我收復台灣,把這些亂臣賊子一起抓起來!

李:主席息怒。這蔡㕵㕵是一統台灣的馬前卒,現在還用得著…何況吾皇就要登基大喜,犯不著為這孫子生氣…

習:也罷。說到這共和改制之典,小李子,交代你的事辦得怎麼樣啦?

李:主席放心!早已交代王毅派出專使個別邀請,這兩天就會有答覆。

習:當世英雄我只佩服這三個,美國特朗普,俄國普京,還有那個土耳其的叫什麼來著——

李:埃爾多安

習:朝鮮的金孫子膽敢單挑美國,也算一號人物。還有菲律賓的那個杜爾特特…

李:杜特爾特

習:也把他叫來叨陪末座,和金三胖一搭一唱, 激怒特朗普,也出盡洋相,更對照出我中華大國的泱泱風範;這兩個小丑常常口出狂言,席間插科打諢倒也有趣,可助餘興——不要讓人覺得我們共產黨是不懂幽默的哈哈哈…

眾匍匐合頌:習皇帝千秋萬世!

習(盯著對聯):哈哈哈哈哈共產黨一統江山——咦?

習近平「邪惡軸心」想領導世界,美國三招擾亂中國布局

AP_1713513048878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第四幕

劉曉波魂魄上,瀏覽柱上對聯。)

劉:東廠西廠、訊杖廷杖;橫批——都是混帳

(眾人毛骨悚然)

栗:挫骨揚灰灑大海,銷聲匿跡又重來?

習(大吼):我可不怕你!別忘了你的太太劉霞還在我手上!

(毛鬼上)

毛:別理他!哈哈哈你看這對聯還湊合?

劉:對仗尚稱工整。但絕對不是你那習孫子可以作得出來的。

毛(詭笑):北大中文教授眼光果然不同一般——哈哈哈,似工非工牛屎對聯。

劉(大笑):半通不通狗屁橫批。

(眾驚疑未定。忽一起跪下大哭道:毛主席啊,我們多麼想念您!)

毛(大怒):沒出息的幾個雜種!捧美帝聯蘇修也還罷了,朝鮮金家三代忘恩負義,你們只會對他卑躬屈膝,還要請來我堂堂中南海當座上賓——回到我的時代 ,一顆原子彈就給他解決了——都給我滾!(脫下一只布鞋丟去。)

(眾快步散去同下)

(幕後哭聲持續。夾雜著習近平一聲大喊:糟了!這老毛復生我還當得成皇帝嗎?)

毛:我大鬼虎嘯歸山。

劉:眾小鬼抱頭鼠竄。

毛:再擬一聯請教橫批——

十全十美共產黨
一帶一路中國夢

劉:黨話夢話 都是鬼話

(相視大笑)

毛:知我者,其曉波乎?想當年我把這神州大地搞了個天翻地覆,何曾不自知一本毛語錄都是鬼話?「人」這個物種其實賤得很,嘿嘿我就是要愚弄黔首顛倒蒼生;一般人只要手上握了一點小小權力就要弄權整人——我只有自己登上權力的頂峰,就是要搞極權,才能壓制世間這些牛鬼蛇神。

那個習孫子吹牛說他讀過盧梭,我看盧梭的著作他只領會了這一句——「暴君之下人人平等」,這才是歷史及政治唯一的鐵律,我早有覺悟;而人類中所謂的精英—— 資產階級知識份子,更是最反動的,搞懂了這一層再略施勾魂小技激發他們原罪感,果然連你們北大的兩位哲學系老教授、響噹噹的金岳霖馮友蘭也嚇得魂不附體、盡入吾彀中。

我可清醒的很呀——當時全國清醒的知識份子我用手指頭都數得出來… 錢鍾書才不世出,我不想碰他,這才納入我的御用翻譯隊伍;陳寅恪望重士林我更是不敢碰他,但自有紅衛兵去折騰他;當然還有最是那頂天立地一條漢子梁漱溟居然敢當我面批逆鱗、捋虎鬚… 唉! (陷入沉思) 其他的政治人物對我的評價我全沒放在眼底,我就是他們的大王啊!誰怕誰?

我在意的是歷史,年輕一代的文史學者,當然是在海外的嘍,首擎義旗揭發我真面目的,應該自余英時始,從此絡繹不絕的批判,我的歷史名聲全臭了!思之可歎。近幾年又有個余杰吧,更是老跟我黨過不去,不知挖掘分析了多少真象,鞭辟入裡步步到位。就拿這次鬧得熱哄哄的修憲來說,余杰隻眼獨具,一語道破共和國的憲法就是一坨狗屎,修不修其實無關緊要。

沒錯,那部憲法以前我一頁一頁撕下拿來擦屁股的,不然怎麼會把林彪是我接班人也寫進去——這不從來就是個笑話嗎?江山代有才人出啊,那余杰也是北大出身,號稱才子,膽識俱佳,就是太道德潔癖了些,他不知道搞政治是非得去淌那個渾水的。

他也是你的學生?但有道是,秀才造反三十年不成,看看你這改良主義行得通嗎?搞到屍骨無存、愛妻不保;以前胡適之就試過了,他是蹇居孤島抑鬱而終。另一邊也看看他們從鄧小平以後把我的中國搞成什麼樣子了?一切向錢看!完全悖離了我們當初無產階級革命的理想。來來來!跟我一起再去幹革命,槍桿子出新政權,再搞他個地覆天翻!

劉:萬載勁敵是閣下

毛:哈哈哈,千秋知音唯使君

何不共謀一醉同商大計?

(毛趨前想與劉攜手同退。劉忽現不忿之色。又側頭瞇眼指遠方。)

中國因為他發生大饑荒、人吃人,西方為什麼還是醉心毛澤東?

AP_17196452580711 劉曉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五幕

劉:咦?那遠遠走過來的,不是魯迅嗎?

毛(嚇一大跳):什麼?

劉:呀!怎麼都來了?梁啟超陳寅恪陳獨秀胡適之傅斯年…哇!還有蔣中正孫中山;還有一干人遠看不清楚,莫不都是些,碩學鴻儒、兩黨先烈?怎麼一起全都來了?

毛:這壞了!我怎一個都瞧不見?嚇!我最怕這些人。溜之大吉走為上策 !

(幕前僅劉曉波一人。毛澤東躲在幕後獨白。)

毛:後代的學者罵我也還罷了,反正都是身後事;最怕的就是這些也已作古的老傢伙,至今還糾纏不清——當中最麻煩是陳獨秀和魯迅,一個中國共產黨的老祖宗,一個左翼思想的領袖,脾氣都最壞,我後來完全悖離了他們的理想,他們看到我就要開罵。他們連同胡適之傅斯年一起領導的文學革命、新文化運動,老實說我後來搞的文化大革命,也就是想學學他們當年那股風光勁兒、過過癮,只是搞過了頭。老蔣我倒是不愁 ,戰場上見真章,頂多再來一次對決。孫總理嘛,當年承他一番聯俄容共的美意…總之還是愧對他。

前陣子我在陰間遇到鄧小平,劈頭就是幾個耳刮子,我大罵他:管你黑貓白貓,怎把中國搞這麼糟?正當其時,那一幫聖賢正好也從天而降,一把揪著我開堂審訊,他一言你一語我被罵得臭頭,後來他們總結的居然也是異曲同工的這一句:管你陰謀陽謀,怎把中國搞斷了頭?我無言以對冷汗直冒,還是那矮凳子身手伶俐,眼尖跑掉去給周恩來報訊,恩來率十萬紅衛兵火速趕來救駕,我才得逃出生天——重回地獄。這回又讓我躲過,好險好險,還是快逃!

劉(側耳傾聽苦笑):皇帝夢,一場空,古今同。待從頭,收拾舊山河,功成就走,依然海角逐客

老毛確實是有點自知之明的。他心底也許比誰都清楚,共產黨的理想早在文革開始、甚至更早在延安的整風運動或蘇聯的大清洗時代,就已經徹底破產了。我跟他一樣深惡痛絕的是,現在還披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裝的那具殭屍。

自鄧小平六四槍響以後的神州大地,整個民族的靈魂被一嚇、又一轉而陷入物慾的深淵,除了物慾還是物慾、和虛榮的攀比,腐敗到現在還看不到底線,就是不知道這世間還有與價錢無關的價值、與功利無關的成就,腐敗的核心、共犯結構頂端的那個政權反而成為膜拜的神龕,這個民族原來根深蒂固 的奴性又徹底被喚起來了,理想主義蕩然無存,這才真的是萬劫不復。

我一生奮鬥的目標——民主自由,坦白說,有時連自己都不敢肯定,這究竟是人類文明發展的終極價值,還是到頭來一場幻覺?現在的中國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怪物,所謂的中國模式,其實像《1984》和《美麗新世界》的合觀共構,也許真的會造就出一個全新的人種,如同《正午的黑暗》裡讓老革命的主角心甘情願俯首就刑的「尼安德塔人」。

這個突變的新人種再也不需要人權、解放、真正的解放,再也不需要民主自由——這正是這次習近平稱帝的沃土。只是在我仍然可以感受到的這個階段,歷史應該還走向不明。我這「歷史階段發展論」的觀念正是來自胡適之。

美國神學家及政治家尼布爾(Karl Reinhold Niebuhr)說得好:「人行正義的本能使民主成為可能,人行不義的本能使民主成為必須」,在「人」的本質還沒徹底改變以前,如果有所謂本質的話,我深信民主憲政、人權自由仍是普世價值。別看他中共政權現在氣焰沖天,去年7月我赴難以後,海峽對岸有人擬了一聯——

近平天際 鐵打江山窺暮色
將起民心 血染海嶽望曉波

頗有預言的意味但是對我過獎了。而且我從不希望有任何人流血,即使是為了革命——革命,這個「寫在歷史風車上的辭彙」。唉,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這對聯的橫批呢?還有待未來。正是——

歷史功過難論 批判留與後人

辛亥革命前5年劉道一成仁,同盟會第一個烈士,22歲。孫中山有挽詩,正氣磅礡,不是老毛作的出來的。這首詩現在沒幾個人記得了,我還會背——

半壁東南三楚雄,劉郎死去霸圖空。
尚餘遺業艱難甚,誰與斯人慷慨同!
塞上秋風悲戰馬,神州落日泣哀鴻。
幾時痛飲黃龍酒,橫攬江流一奠公。

子魂魄兮為鬼雄!後人若有祭我,當亦以此詩——

中國啊,中國!哈哈哈哈哈。

(幕落)

RTX4YZ1D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自稱「共產」的史達林和毛澤東兩人,如何背叛馬克思主義?

註解

  • 臘肉: 湖南名產,中國民間隱指防腐的毛屍。
  • 訊杖:用刑杖拷訊,與朝廷上的廷杖不是同一件事。 此處為求工整並用。
  • 憲法:林彪作為毛澤東欽定唯一接班人曾明載於共產黨章程及憲法草案。
  • 劉曉波及毛澤東的獨白與對話都是作者虛擬,除了毛指斥知識份子反動及「槍桿子出政權」的那兩行之外,並無一句出自兩位的著作,所以也不一定合於他們本人的思想。特此說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