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的代價:自己選股績效會比較好嗎?

選擇的代價:自己選股績效會比較好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來說,自行選股、頻繁買賣的投資人賠很大。事實上,自行選股的散戶是股市中績效最差的族群。但為什麼還是有許多人偏好自己選股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塔莉・沙羅特(Tali Sharot)

選擇的代價:自己選股比較好嗎?

很多人寧願把錢放在現金帳戶、而不是做最適配置(包含某些投資),也是基於類似的原因。投資會讓人焦慮,但其根本原因不光是風險,因為投資的命運並不是操控在個人手中,而是那些投資標的企業和產業,這一點讓人們感到不安。

財務選擇遠比我們所想的更情緒化。這些決定的複雜因素往往隱而不顯。像是把小費藏在床墊下的席歐,他把錢存放在胸前(名符其實地在胸前),不僅是因為他不喜歡把錢交到他人之手的那種感覺,也因為他想要提防⋯⋯他自己。問及財務習慣,席歐承認他把大把大把的銅板放在床墊下,以約束自己把錢花掉的衝動。他一向不習慣在小小的皮夾裡裝進沉重的銅板,也沒有申請現金卡,所以,如果他偶然看到他喜歡的靴子或太陽眼鏡,也沒辦法立刻買下來。他得先回到家,數好銅板,再回到店裡購買。整個過程給他足夠的思考時間,能夠防止衝動購物。基本上,「現在的席歐」企圖控制「未來的席歐」。在金錢上,席歐信任自己更甚於別人,但在一個相對受控的環境中,他信任現在的自己更甚於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的自己。

這年頭人們多半不會把零錢藏在床墊下、或把鑽石藏在內衣裡──二次世界大戰後很多人都習慣這麼做。可是,親自控制財物的需求還是很強烈。人們企圖維持控制權的做法之一是「選股」。來看看財務界的網紅曼舒(Manshu)的例子。曼舒的人氣部落格叫做「一富」(OneMint),他自詡為選股人,也就是說,他沒有請財務顧問幫他投資,也沒有買指數型基金,而是親自研究、挑選他想要買的個股。

「我喜歡選股,」他說明,「因為我偏好自己管理自己的股票,明白我的錢投資到哪裡。我不喜歡買共同基金或E‌T‌F(指數股票型基金),因為我完全無法控制基金經理人所做的事,以及他會在什麼時候買賣哪些公司的股票。這讓我感覺好像離我的投資有一大段距離⋯⋯我會擔心基金經理人的行為。」

曼舒寫的是財金部落格,我懷疑他是否了解大眾調查結果:一般來說,自行選股、頻繁買賣的投資人賠很大。事實上,自行選股的散戶是股市中績效最差的族群。但如果你讓專家幫你選股,你的投資組合便很可能打敗共同基金和E‌T‌F。有了這方面的知識,曼舒為什麼還偏好自己選股呢?

你可能會認為曼舒自信過頭。的確,太過自信是人們之所以喜歡自己做選擇的常見解釋。他們也許知道事實和數據,但寧願相信自己會比一般人做得更好。不過,你會發現曼舒為自己辯護時,從未提到他相信自己選股會賺更多錢,而是以情緒的字眼為自己找理由:自己挑選投資標的讓他有控制感,交給別人幫他選股則讓他擔心。無論他是否真能夠賺到錢,他都寧願「自己選股」來降低焦慮,強化主導的感覺。他想要覺得是他自己在影響自己的財務狀況,而不是別人。

如果放棄控制需要付出一些心理成本,那麼人們是否願意為了保持控制而放棄一些錢呢?我和同事凱斯.桑思坦、還有我的學生沙巴斯欽.伯巴迪拉─蘇阿瑞茲(Sebastian Bobadilla-Suarez)做了實驗加以了解。我們請參與者玩一場「選形狀遊戲」。在遊戲中,他們要從電腦螢幕上的兩個形狀中選出一個,只有一種有獎金。每一次都會換新的形狀。我們先讓參與者練習一下,讓他們體會自己選對形狀的機率。參與者不知道的是,我們把選中「得獎」形狀的機率調成剛好是百分之五十:他們有一半的次數選對,一半的次數選錯。練習幾次後,我們請他們預估自己的表現。整體來說,參與者稍微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都表示他們相信自己能打敗或然率。不過,每個人的預估差距很大:有些人非常有信心,堅信自己選中的機率有八成;也有人非常沒自信,認為自己只有兩成的得獎機率。

現在,每個人對自己「挑選形狀」的表現多少有點概念了,這時,我們讓他們有機會延請專家幫他們來挑選。每位專家選中的機率稍有不同,若成功協助參與者選中得獎的形狀,則酌收少許費用。例如,有些專家選中形狀的機率高達九成,收取十便士(pence),有些猜中的機率是百分之七十五,收取五便士,諸如此類。參與者對於專家的成功率和收費一目瞭然,基本上,稍微心算一下,每個人都可以算出「雇用」專家是否划算。他們握有做出最佳選擇的所有資訊。他們會不會找專家幫忙呢?

把「挑選形狀」改成「挑選股票」,你就能看出這個遊戲和現實世界的財務選擇有多相近(大致上)。自己挑選,平均來說都打敗不了或然率。選擇投資E‌T‌F或共同基金成本低,績效可能稍微好過或然率。雖然這些實驗參與者有時決定雇用「選形狀」專家,但頻率還是比常理要低。我們將遊戲特別設計了一番:參與者若要贏得最多獎金,就得讓專家代勞一半的次數。可是,實際上他們請專家挑選的次數只有三分之一。他們選擇自己來,結果還是造成損失。就算把參與者的過度自信考量進去,他們做出親自挑選的決定還是過於頻繁。

有趣的是,參與者對於自己的行為心知肚明。我們問他們在委任別人方面自己覺得表現如何──換句話說,他們是否認為自己在必要時會雇用專家──他們居然說出了非常正確的答案。那些應該要找專家、卻很少真正做到的人心裡有數;那些善加利用專家的人也心知肚明。看起來,人們知道自己掌控會輸錢,但為了心裡感覺良好還是決定自己掌控。他們的成本利潤分析並非一分一毫的客觀計算,而是把情緒利潤也列入了考慮。

當然,有時候在衡量自己決定和委任別人的成本與利潤後,人們會做出另一種決定。例如,儘管自己挑選能帶來小小的快感,我們還是會明白,在某些情況,委託專家代勞的好處遠大於控制感的情緒利潤,因為結果可能天差地遠。把控制權交給別人的原因還有其他:也許你沒有足夠時間做決定、事情本身太繁重、或者你不想為結果負責。例如,你可能寧願讓另一半來做攸關全家未來的重要決定,或者讓同事為整個團隊做出專業決策,以免自己做而結果不如預期時會懊悔不已。不過,無論原因為何,人們還是希望有自由選擇委任與否的權利,而不希望別人直接幫你決定找專家。

相關書摘 ▶如果沒有「心智理論」,或許就不會有金融泡沫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的大腦決定你是誰:從腦科學、行為經濟學、心理學,了解影響與說服他人的關鍵因素》,經濟新潮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塔莉・沙羅特(Tali Sharot)
譯者:劉復苓

要說服別人聽你的,先問他/她的大腦肯不肯!這本書探討的問題是:我們到底如何影響別人、又如何被影響?了解大腦的運作原理,可以幫助我們做得更好。
在書中,英國權威的神經科學家塔莉‧沙羅特,帶我們深入了解:影響力的本質是什麼?

我們其實隨時隨地都在影響別人,不論是為人父母、在工作時、或是在社群網站上貼文互動。但是我們做得如何?我們真的能說服別人改變觀念、改變行為嗎?我們常常認為,舉出事實或數據,就能說服別人、或指出別人的不對,但是這樣往往徒勞無功,因為資料或數據與人類大腦的運作方式並不相容。作者特別強調:在說服或影響他人時,情緒(emotion)是關鍵。資料、數據的影響力是弱的。好奇心的力量太強大了!給別人做決定的空間(授權),更能有效改變其行為。

本書融合了最新的腦科學、行為經濟學、心理學的研究,說明影響力的七大關鍵因素——先念(既有的信念)、情緒、動機、授權、好奇心、心態和他人,並說明這些因素如何幫助我們正確、有效地發揮影響力。

getImage
Photo Credit: 經濟新潮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