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感教科書團隊:教育部「標準規格」,就是台灣美感無法進步的主因

美感教科書團隊:教育部「標準規格」,就是台灣美感無法進步的主因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四年多來和各相關單位接洽,我們漸漸明白教科書設計所受的重重限制。在此將我們觀察到的幾項問題列舉而出,希望這些大環境中深埋的病因終有被根治的一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張柏韋、陳慕天、林宗諺

四年多來和各相關單位接洽,我們漸漸明白教科書設計所受的重重限制。在此將我們觀察到的幾項問題列舉而出,希望這些大環境中深埋的病因終有被根治的一日。

材質、封面、字體

教科書設計有一份印製標準規格,裡面明定了許多物性規範,其中三項是設計師非常非常在意的。

教育部民國100年最新公布的標準規格摘錄如下:

教育部為執行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教科圖書審定辦法第六條第三款規定,使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教科圖書之印製符合一定標準,特訂定本印製標準規格。

紙張——

(一)封面:教科書、習作採用基重每平方公尺190公克以上銅版紙或銅西卡紙。

(二)內文:教科書及習作用紙,其原紙經檢驗後,須符合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發布之各項CNS標準:
基重:依CNS1352[紙及紙板基重試驗法]之規定,應達每平方公尺80公克以上。
白度:依CNS12885[紙漿、紙與紙板擴散藍光反射率(ISO白度)測定法]之規定,其正面、反面均須介於75%~85%之間。
不透明度:依CNS2387[紙之不透明度試驗法(百分之八十九反射率背襯)]之規定,須達85%以上。
光澤度:依CNS7299[紙及紙板七十五度角鏡面光澤度試驗法]之規定,其毯面、網面平均值,均應於15%以下。

字體及字級——

(一)字體
國民中小學教科書、習作正文部分,採楷體字或宋體字。但國民小學國語文,應採用本部頒定之標準楷體字。
(二)字級
國民小學一、二年級:正文部分採用22pt(32級)以上。正文以外之部分,得視需要採用17pt(24級)以上。
國民小學三、四年級:正文部分採用17pt(24級)以上。正文以外之部分,得視需要採用14pt(20級)以上。
國民小學五、六年級:正文部分採用15pt(22級)以上。正文以外之部分,得視需要採用12pt(17級)以上。
國民小學一~三年級:應全部加注音符號。
國民中學:正文部分採用楷體14pt(20級)以上或宋體12pt(17級)以上。正文以外的部分,得視需要採用11pt(16級)以上。

開數——
不小於25開本(14.8cm x 21cm),不大於16開本(19cm x 26cm)。

第一個讓設計師苦惱的是封面材質,就他們的角度看,我們的教科書都是不合格的,因為只能用銅版紙跟銅西卡紙。還記得環島發書的時候,我們把課本發下去,孩子們第一次叫了起來,他們說的不是單純視覺上的好看,而是封面的質感。隨著科技的進步,材質的觸感就成為了重要的美感文化。大量資訊都能在行動裝置上瀏覽的時代,不少人已經覺得不需要買書,之所以還會有人去書店買書,就是因為每一本書給人的質感。

慕天去丹麥參訪時,去了丹麥的設計中心,整個設計中心沒有在展出設計品,都在展材料。因為設計之中材料是很基本的元素。

我們從小對於材料的敏銳度趨近於零,對多數台灣人而言,能用就好,塑膠印刷木色就能當成是木頭,這是非常糟糕的文化。政府教科書的限制,就是這樣帶頭示範,讓所有孩子限定使用銅版紙、銅西卡紙,完全扼殺了材質發展與感受的可能性,材質對於教學並不會造成知識上的影響,為何有此限制?真教人無法理解。

有一說是為了紙廠集體採購價格便宜,然而以這種限制大家吃大鍋飯的制度,其實是嚴重限制了台灣的進步。政府的角色,應該是協助提高市場的標準,而不應該為了壓低市場價格去限制所有人的可能性。一個好的、有質感的書,才會讓人有感動、想收藏,教科書是大家重要的記憶,應該被留存下來。當我們用心設計,孩子才會用心對待,這是很重要的價值。台灣夢想要從代工轉型成為品牌強國,卻連紙材都以最低價作為思考,甚至成為限制,實在是非常令人沮喪。

第二個令設計師崩潰的就是字體。對於設計美學而言,字體就是圖像的一環,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許多設計師甚至不使用圖片,單純透過挑選好看的字體進行排版設計,就能精準地傳達創意與美學。而國際上許多知名的企業,甚至會為自己公司設計一套屬於該品牌獨一無二的字體,來傳達品牌形象。最近IBM就推出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字體,每個字傳達出了科技的理性與人文的圓潤,象徵IBM未來將結合科技與人文。

台灣以世界上唯一繁體字的國家自居,在教育上卻完全無視這項特點。

在設計自然課本的時候,王艾莉設計師有一天在FB傳來崩潰的訊息,她把設計好的課本,用教育部規定的楷體與宋體排版,怎麼看都覺得很難看。因為自然科學是很現代理性的,同時這次的設計以簡約的圖示來表達,楷體與宋體的個性意象過於強烈且古典,很難與這樣的風格做完整的搭配。最後幾次討論後,我們決定放棄教育部的規定,使用思源黑體做設計,不過稍作修改,使其更加符合教育部的標準寫法。

黑體是很常見的字體,在螢幕顯示為主的現代社會是中文重要的印刷字體之一,閱讀舒適美觀且具現代感,個性簡單中性,沒有太多的造型特色,因此使用層面很廣,很適合與各種設計做搭配。

目前教育部對設計是無感的,就教育部的認知而言,文字的唯一重點僅在於承載資訊與寫法正確性,而這個正確性的建立,也是來自於數位顯示與印刷尚未普及的時代。而教育部的標準寫法,則是以手寫作為思考,然而現代視覺傳達中,多數人是透過電腦打字排版,印刷體的美學其實是另一套邏輯,追求的是針對各種年齡層的最佳視覺閱讀體驗,講究排版上的文字平衡感與整齊性。為了文字的正確性,忽略了字體間架構的平衡美學,訂了一套不合時宜的規定,其實是導致台灣美感無法前進的主因。

台灣知名字體設計師就曾說過,教育部的標準寫法是字體設計的最大殺手。

一直以來,台灣轉型最困難的不是技術與能力,而是我們的規範還留在上個世代的思維。

※治療小偏方

  • 建議一:封面材質應直接放寬,或是以功能性(如耐用程度)做規範,而非限制紙材種類。
  • 建議二:教科書應放寬字體使用,國語使用楷體外,其他科目只要符合教育部標準寫法之字體,即可使用於內文。
  • 建議三:教育部標準寫法除了遵照中文字體手寫標準外,也列出印刷字的標準筆順容許範圍,為印刷字提出字形與架構之標準(增修或改訂寫法標準時,應找字形製造業者協同學者共同參與規畫討論)。
  • 建議四:國文或美術課程加入字體教育內容,讓大眾了解字體的不同功能(如:標楷體可規範手寫字的標準,其他的印刷體滿足的是閱讀性)。
  • 建議五:為台灣開發一款適合教育現場與現代美學的教科書字體。
教科書審查流程

通常要討論出版社編輯的難處,就要先從辛苦繁複的出版流程開始談起。

教科書出版流程的第一個步驟是成立教科書的籌備小組──其實教科書的內容並不是由出版社的編輯自行撰寫,編輯的任務是幫這次課本找到適合的編寫團隊,包括指導委員、主任委員及編寫委員。編寫團隊要先研究教育部的課程綱要,擬定編輯方針與教材大綱,提出編寫計畫,確定內容架構後,才進入書稿編寫階段,書稿經由編寫團隊數次的來回研討後,還須經諮詢委員的校訂審閱,最後交由主任委員複閱。

在書稿內容大致確定後,進入編輯階段,此時須完成版式設計、繪圖、攝影、圖文整合作業,時間是相當急迫的,除版式設計、繪圖風格須先與編寫團隊確認外,圖文整合完成後,文美編通常須進行三次以上的來回校對,才能完成書稿內容的確認,接著彩印審查用的審本,並依教科書審定辦法規定的受理時程送審,進入新書審查作業。

教科書的審查相當嚴謹而冗長,從受理到通過,歷時約一年。審查決議分為通過、修正、重編三種,新書審查的結果通常是「修正」(一次就通過者目前還沒有),被判修正者,教科書編輯會與編寫團隊召開會議,共同研議審查意見,評估是否修改或是申覆。形成共識後,文美編調整書稿內容,送回審查單位進行續審,這樣的作業程序約要進行二至三次,直到審定通過。

然而,無論是初審或各次的續審,審查結果都有可能會被判重編,若不幸如此,審查程序就必須從頭來過,處理不當就可能來不及上市,對於審查意見的處理效率形成一大挑戰。此時教科書編輯會與編寫團隊召開緊急會議,如果眾議無法精準掌握審查委員的意見,會進一步評估是否向審查機關提出申覆(面對面溝通),以釐清審查意見與書稿處理方向,之後再重新送審。

在審查階段的過程中,設計師須能承受近乎一年的冗長程序,還得配合於各次續審期限內依據審查意見的往返修改,很容易造成設計師在時間上的壓力與創意上的局限,因此過往出版社合作過不少的外部設計師都為之卻步。

由於每年教科書行銷的時間大約落在四至五月,有些私立學校選書時間更為提前,因此出版社必須要在每年三至四月以前通過審定,取得教育部的審定執照,才能來得及進行書籍的樣書印製與業務的到校行銷說明,否則兩年投入的心血就會完全白費。

接著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也就是暑假,出版社要完成所有印刷業務、包裝、物流派送,寄送到台灣各地的學校,無論是山上、海邊,均須於指定到校日準時送達(延遲則依約扣款),確保孩子與老師可以在九月開學使用。

而一本新課本整體出版流程大約要歷時兩年,之後出版社會依據教科書審定辦法規定,收集教學現場使用建議,參酌政府機關的指導文書及社會各界的意見,與編寫團隊召開教科書的修訂改版會議,研商修改幅度、範圍、內容,完成後依教科書審定辦法規定的受理時程送審,進入修訂審查階段。審查程序同新書,但初審時間為新書的一半,因此耗時少於新書審查。

審查流程的繁複,也是另一個出版社面臨的難題。目前的教科書審核規定中,出版社需要交出完稿方能送審,優點是讓編審委員在審查時,可以對照著插畫與圖片,確保其正確性。尤其是在社會與自然科,正確地呈現與課文相輔的照片與插畫是很重要的。

但一體兩面的是,若發生需要抽換課文內容時,就會造成被換掉的課文無法使用,已經做好的設計、繪圖費、圖照授權費就都白白的浪費了。而這樣的影響在國語文科特別嚴重,因為每個年級都應學生字的關係,抽換一課的課文,很難再找到使用相同生字的合適文章,因此就必須連動好幾課,白白浪費的設計費可想而知。

再者,雖然因為雙方對於教學想像的不同,能夠根據程序向審查委員提出申覆,討論並交流意見,但時間本來就不是站在出版社這邊,隨著老師的選書時間接近,出版社越是得妥協於審查委員所要求的限制;同時,在來來回回的修改中,設計師或插畫家越到後期,就可能面臨兩週或更短的修改急件,造成很多設計師選擇結案後,不再和教科書出版社合作。

整個審查流程的最大問題,就是從一開始便沒有把設計納入考量。

我們從小就沒有被教育如何設計出好的使用者體驗,也從來不覺得設計是一門專業,因此一本課本的審查委員組成中,都是單純以該科目專業的教授老師為主,在審定的過程,自然會忽略設計的各種眉角。

也因為不重視設計,因此在審查的過程中沒有給予設計充足的時間準備。

長期來看,我們會建議,在審查委員的組成、國教署教科書編寫的相關規定,應該至少有一兩位具有業界設計經驗的專業人士加入,透過審定的時程妥善規畫,可以給予設計師充分發揮的空間與時間。

專業人士的介入到底會成為絆腳石?還是助力?

從台北2017年舉辦世界大學運動會就可以看到很明顯的差異,在台北市政府官員自己進行的狀況下,第一支推出的影片「Go Go Bravo 台灣有你熊讚」造成負面聲浪,立馬下架,成為台北市最丟臉的負面品牌案例。然而自從該事件後,市政府找了專業美學人士張基義老師、行銷人士林大涵等人組成了世大運品牌小組,在過程中進行基本的把關,並協助讓專業的設計師能夠有好的發揮空間。「2017台北世大運-TAIPEI IN MOTION」的影片、捷運車廂化身運動場的設計、多位YouTuber與柯文哲市長拍攝的宣傳影片等等,都令人耳目一新,最後翻轉了形象,成為國際史上售票最多最成功的一次世界大學運動會。透過專業人士的介入,台北世大運不管在美學或城市品牌行銷,都成為台灣運動史上亮眼的一頁。

台北市政府、世大運可以,國教署、國教院也可以。

專業人士的介入,不僅是在課本的審查,而是能從源頭的標準制度設計進行通盤的考量,例如上一節提到的字體規範等,都能夠讓台灣國民教育與世界的視覺趨勢接軌,這樣才能夠讓國家在長遠發展上有一個健全的體制。

※治療小偏方

  • 建議一:審定時程應考慮設計時間。
  • 建議二:國文與英文等圖片不會有正確性問題的科目,應該圖文拆開送審,才不會有退件重畫的浪費。
  • 建議三:短期內編審委員的意見需要通過審查後再釋出,其意見不應針對非知識性設計提出過度解釋。
  • 建議四:教育部內部制定標準過程,應增加學界、業界設計專業背景委員,才有辦法長遠規畫將美感融入。
書籍介紹

《書包裡的美術館:為教科書注入美感細胞》,網路與書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柏韋、陳慕天、林宗諺

  • 年輕世代立志改變社會的奮鬥歷程記錄。
  • 由教科書看台灣社會問題,號召全民一同面對體制內環環相扣的問題,凝聚共識齊心改變,以眾人之力推動社會改革。
  • 打開讀者對「美感」與「教科書」的想像,並藉「不考試」之後就被丟在一旁的課本提醒讀者:教育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應受大到眾更多重視。

「給我們一本課本,我們給孩子一座美術館。」如果你也相信改變,請和我們由紙頁間一同仰望星空。

這三個年輕人發起了「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劃」,希望利用多元的課本視覺設計,培養孩子對美的各種想像。經過四年多的探索,他們看穿理想與現實間的層層迷霧,爬越過體制內相互牽制的重重阻隔,在不斷跌倒與站起中踩出改變的腳步,讓教科書化身美術館,告訴世界「美」與「教科書」的無窮可能。

getImage_(1)
Photo Credit:網路與書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