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精通》的奧義:學東西有沒有更快、更好的方法?

《微精通》的奧義:學東西有沒有更快、更好的方法?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微精通是最佳的學習策略,也是找出可以研究什麼事物的方法,對一生都必須學習的人類來說有眾多好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羅伯特.特維格

自助天助:自我訓練的要義

人類是學習的動物—不學不行。每個世代都得學習大量事物,才有辦法瞭解社會如何運作;長大後又必須快速學習新事物,才能夠走過一生之中不免出現的變動。最後年紀大了,也一定得活到老學到老,讓大腦維持基本功能。

微精通是最佳的學習策略,也是找出可以研究什麼事物的方法,對一生都必須學習的人類來說有眾多好處。

大腦是可塑的:用進廢退

我們向來被我們以為的大腦運作方式所囿。多年來,人們還以為大腦灰質的容量是終身固定的—雪上加霜的是,二十歲之後,多多少少會日漸退化。我們現在知道這種說法完全不正確,大腦神經在一生中會持續成長、改善。大腦可塑性最重要的研究者麥克.梅策尼希(Michael Merzenich)博士寫道:

大腦可塑性是一種物理過程。灰質其實可能萎縮,也可能增強。有可能出現新的神經連結,不斷強化,也可能減弱或中斷。大腦的物理變化反映著我們的能力變化,例如每當我們學到新舞步,大腦就會出現物理變化:冒出下達那個舞步指令給身體的新「連線」(神經通道)。我們忘記別人叫什麼名字時,也反映出大腦的變化—曾經連結記憶的「連線」退化,甚至中斷。相關例子顯示,大腦中出現的變化可能帶來進步(新舞步),也可能帶來退步(忘記名字)。

「用進廢退」這幾個字,實在太適合拿來形容大腦的可塑性。微精通顯然與大腦息息相關,豐富多元,而且學起來很快,讓我們有機會不斷運用大腦,在一生中持續鍛鍊腦筋。從演化的觀點來看,充滿微精通的生活比較「自然」,比較接近我們的獵人、採集者祖先所過的多元生活,不像現代人的生活處處受限,一切繞著電腦螢幕打轉。

從大腦的連結方式來看,微精通顯然可以帶來演化方面的好處,高度專精反而有危險。前文提過,手部的局部肌肉張力不全,是古典吉他等音樂家特別容易碰上的困擾。大量使用身體的某一部分,例如手跟手指,而其他地方不動,會造成大腦重新連結,認為手指與手腕周圍的區域無用。時間一長,由於「用進廢退」,差異日漸放大,造成未使用的區域被關閉,就連彈吉他需要用到的部位,大腦都失去掌控,最終造成吉他手失去演奏能力。療法是不能只用手指,得改用整隻手臂彈奏,重建連結,慢慢讓大腦重新出現平衡(也就是不過度專精)的身體神經「圖像」。

海伯定律(Hebb’s law,神經元「一起發射,一起串連」)是基本的神經科學觀察。如果你第一次去巴黎時,天上在下雨,這兩件事會永遠連在一起。不過,從更廣的層面來看,經驗愈多元,感官衝擊也愈多元,大腦受到的影響跟著愈深、神經連結愈強,不僅可以幫助記憶,還能防止衰老。想瞭解痴呆症為何如此普遍的人士,一定會同意梅策尼希博士的看法(他的大腦訓練公司專門治療認知衰退的病患):因為我們讓生活太過缺乏變化,太少用上各種感官,很容易就過著自動駕駛的生活。然而,那種日子過久了,基本認知能力不免退化。改變一下吧,讓自己過起多元學習的生活,刺激一下大腦。

世上其實僅有三.四%的人是「天生的專家」,其他人則是因為外力不得不專做一件事,通常是出於經濟考量。然而,企業界崇敬的「造雨人」(rainmaker),卻是藉由跨界,把傳統的點子應用在出乎意料的領域,發明出新產品,甚至創造新市場。那樣的人才過著豐富多元的生活,除了自身認知能力獲得提升,還得以過著美好的物質生活。用進廢退,讓大腦有事幹吧。

記憶再見,謝謝你過去的幫忙

各位上一次努力背東西是什麼時候?自從4G手機問世,我們什麼都不必記,不過這也帶來一點小麻煩:我們的長、短期記憶都衰退了。

像專家那樣,只做一直在做的事,可以強化大腦原本的神經網絡,但不會出現新連結,而且愈來愈少運用長、短期記憶。結論很簡單,近日的科學研究也證實我們憑直覺就知道的事:記憶如果不用,就會衰退。舉例來說,如果不曾造訪新的地方,不必摸清東西南北,知道何處有哪些店家、想辦法找到回旅館的路,甚至是車子停在哪裡,就會逐漸失去這樣的基本能力。我們可以把記性想成一種能力。

記東西有好方法,也有壞方法。好消息是,我們可以靠幾種方法輔助,例如記錄精確的日記(可以附上照片)能夠大幅改善回想能力,因為記憶主要是靠努力回想自己嘗試回想的事。每件事都太熟悉時,我們只會匆匆一瞥,僅看輪廓—留下的印象很模糊。時間一長,熟悉感增加的結果,就是生活在朦朧的世界裡,也因此,神經科學家與學習專家梅策尼希博士,永遠會想辦法換條路回家,每天留意新事物。此外,他還談論自己看到的新事物,以加深記憶。然而,這樣就夠了嗎?這種方法有點刻意,而且諷刺的是,我們只有在想起來的時候,才會使用記憶。史丹利.卡朗斯基(Stanley Karansky)醫生九十歲時,提過自己是終生的自我教育者,不過他不曾淺嘗輒止,每樣新的興趣都全力以赴,努力讓自己成為每個新主題的專家。他接受諾曼.多吉(Norman Doidge)醫生的訪談時表示:

我五年前開始對天文感興趣,成了業餘天文學家。我買了一支望遠鏡,因為當時全家住在亞利桑那州,天空非常適合觀測⋯⋯我當下有興趣的事,我願意全心投入。感到自己有一定程度後,就不再花那麼多精神,而把觸角延伸到其他地方。

基本上,卡朗斯基醫生讓自己微精通各種興趣之後,再探索下一個新事物。這種強大的專注學習法,對他的健康很有益。儘管他一生兩度心臟病發作,一次在六十五歲,一次在八十三歲,後來完全康復。他的父母沒有這種學習的嗜好,很早就去世,母親活到四十多歲,父親則活到六十多歲。

現在的研究發現,失智症不僅跟「缺乏學習」有關,也與逐漸對環境感到「無聊」、愈來愈不用心有關。缺乏觀察力會造成工作記憶衰退,也就是許多慢性認知障礙的第一期。我們光是允許自己學東西,願意實驗,像在玩一樣接觸新的技能,接受微精通的哲學,就永遠不會無聊。

光是閱讀還不夠—運用一下多感官神經元

不要想著要做出藝術品,去做就對了。至於成品是好是壞,讓其他人去評價,決定自己是喜歡還是討厭。他們決定心意時,你繼續創作。

—安迪.沃荷(Andy Warhol)

今日多數的知識靠文字傳遞,可以標準化,易於掌控。在從前的年代,學校美術課主要是讓人微精通畫畫這件事,現在則必須閱讀藝術理論,還得學會評論畫作。

以評論、文字和書籍為本的學習模式,把其他模式當成缺乏效率的方法。基本的觀看與觀察,被視為不重要。但是微精通不一樣,微精通比較符合大腦實際運作的方式。

科學家發現,感官並非各自獨立,大腦中有豐富的多感官神經元,也就是同時記錄聲音、觸感、氣味,甚至是疼痛的腦細胞。心智其實高度相互連結,而不是各自獨立。我們天生就該多才多藝,而且我們的感官除了相輔相成,還會促進彼此的功能。吃培根前,如果聽見嘶嘶作響的聲音,嘗起來真的比較美味。

某些聲音的感知,靠的是能感受到那些聲音。研究顯示,如果出現某個聲響時,同時感受到一陣空氣,我們更能辨識出那個聲音—就算感受到那陣空氣的地方是腳踝也一樣。

許多感官緊緊交織,也難怪會出現「聯覺」(synaesthesia,某個感官雖未直接受到刺激、但同樣被觸發),例如有的人聽音樂時看到了顏色。

早期錯誤的大腦模型認為,每種感官各占一區,也因此聯覺被當成不正常的現象,屬於腦傷的一種—有腦傷的人,恰巧有時也會出現高度聯覺,此一誤解因此一直流傳下來。不過,隨著我們愈來愈瞭解多感官神經元,我們開始明白聯覺不但不是微不足道的體驗,還是體驗的核心。

神經科學家目前認為,有所謂的「超刺激」效應(“super- stimulus” effect),也就是我們認真研究某件事時,同時運用各種感官所帶來的心智協同作用。超刺激效應會在大腦中留下更深的連結,加快學習速度與效果,讓人觸類旁通。

由於微精通能找出運用一種以上感官的事,我們能因此更貼近大腦天生的運作方式,以更理想的途徑運用大腦。

學東西,有沒有更快、更好的方法?

我們平日要收信、寄簡訊、看新聞與部落格,誰會有空學東西,而且還慢慢學?很多人嘴上說慢活很好,例如自己買菜、煮飯或旅遊,但我們都知道,要躲開這個快速運轉的世界有多難。或許唯一的避風港,就是讓自己沉浸於學習新事物。

任何曾經感到教室的鐘走很慢的人都知道,學習真的會改變我們對時間流逝的心理感受—我們覺得時間似乎慢了下來。就算覺得偶爾有機會「慢下來」很好,我們還是希望學東西立刻就有進展。梅策尼希博士證實,如果能專心學習,或是碰上出乎意料的新鮮事,我們學起來會很快。在這類情境下,刺激神經元成長的BDNF會流動,帶來更強、更深、更好的連結。每次練習微精通時,都得高度專心,以符合促進學習的條件。同樣重要的是,微精通提供了獎勵和實驗的可能性,讓每一次的嘗試都新鮮有趣,也加快了學習速度。此外,微精通有明確範圍,可以觀察別人怎麼做,因此同樣能快速上手。

有個簡單的道理千真萬確:學東西最快的方法,就是看別人怎麼做。在網路問世、許多人分享影片與測驗表現之前,西方的合氣道遠遠落後日本。然而,現在練合氣道的西方人,有的從未去過日本,看起來卻像在當地受過訓練。光是看別人怎麼做,就能彌補很多規則與教學無法提醒的事。再講一遍先前提到的重點:學習最困難的地方,在於得知每一件事的相對重要性。看著別人做,就有辦法從他人的表現與動作,過濾出每個元素的相對重要性。

仔細觀看,提升微精通

有一次,我人在撒哈拉沙漠,車子差點出問題,幸好一個名叫薩伊德(Sayed)的年輕綠洲居民救了我一命。薩伊德不是專業技師,他只不過是望一眼我停著的車,就知道懸吊系統壞了。他沒聽見聲響,也沒看到車行駛的樣子,我不信他說的話。直到親自檢查後,我才發現的確有異狀,跟他說的一樣,車身微微傾斜。薩伊德說自己小時候,每當夏天氣溫達攝氏四十至四十五度,他會鑽進車底躲避豔陽。盯著無蓋的引擎底部無數個小時後,他無師自通成為技師。「我每一樣東西都熟得不得了,知道引擎如何連結到其他每一個部分。」薩伊德告訴我:「我藉著努力觀看,學會了修車。」

然而,「努力觀看」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建議用開闊的心胸去看,不試圖解決任何事,不試圖弄懂任何事,等著點子自己上門,也不把想法強加在自己觀察的事物上。

十八世紀德國作家與哲學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認為,我們從深度觀察中學到的東西,跟採取一般的科學方法一樣多:把東西拆開,留意組成元素。歌德認為,留意事物本身與環境(周遭萬事萬物)之間的關聯,可以得到重要的洞見。

我認為關鍵在於不要急。我前往一個國家前,通常會在牆上掛地圖。我不會仔細研究地圖,只是和那幅地圖生活在一起,不時瞄個一眼。這個簡單的作法,就帶給我各種旅行與書寫旅行的點子。

長久以來,藝術家都認為「深入觀看」是用心靈之眼捕捉事物精髓的方法。先前主持蘇富比拍賣的作家布魯斯.查特文(Bruce Chatwin)認為,把一項藝術品擺出來,一起生活,慢慢用自己所有的感官吸收它,包含眼睛、手、一切的一切,這麼做一段時間後,藝術品就會把自己所有的祕密告訴你。當你完全消化、融會貫通之後,就賣掉那件藝術品,再買一件。

微精通強迫我們接受有一定範圍的活動,讓我們深入觀看。與其讓注意力遊蕩在曠野之中,集中視線好好地看,學習速度快過硬是把資訊填鴨進抗議的大腦中。

書籍介紹

《微精通:從小東西學起,快快學,開啟人生樂趣的祕密通道》,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伯特.特維格
譯者:許恬寧

「這個世界似乎逼著我們一輩子只能做一件事,其實不必那樣。」

人們說,熱情要專一:若想精通一件事,就得花上一萬小時,全心全力只練習一件事。然而事實上,諾貝爾獎得主等全球最成功的人士,有空就學習各式各樣的新事物,接觸新活動。

不論是烤出完美舒芙蕾、畫一扇門,還是升火,當我們挪出時間培養小小的專長,一切就此不同。我們將不再害怕學東西,可以找到更多發揮創意的機會,還讓大腦更健康,幸福感加倍,以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知識。

從小事開始,再小也沒關係,重點是踏出第一步──那一步就能帶我們走向精通的康莊大道。

getImage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