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抗爭者】「我們穿著校服,唱著抗爭者的歌」

【素人抗爭者】「我們穿著校服,唱著抗爭者的歌」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雨傘革命的時候,我們穿著校服,在學校的操場上唱歌。

當時,我無意中看到同學在社交媒體提到,第二天會在操場唱《Les Misérables》的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以響應雨傘革命,呼籲大家自發參與。

其實那只是我的同校同學,我並不認識她,但那個時候,我去操場了。我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我看到了,全校一千個學生中,有五十個聚集在操場唱著這首歌。對我來說,這是一首抗爭者的歌,歌者在向政府作出宣告:你要聽到人民的聲音。

那時候的歌聲,後來不時在我腦海中播放。我現在還清楚記得,這一幕為我帶來的感動,我深切感受到,在操場唱歌的我們是心連著心的,我們有著同樣的願望,我們爭取著同樣的目標,我們都希望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

也許因為曾經如此感動,後來每當我想起這一幕,總會感到灰心失落。

當時的我們如此熱血,可現在呢?大家到哪裡去了?

政治啟蒙來自雨傘革命

雨傘革命那一年,我13歲。

那是我第一場親身參與的大型社會運動,也是我的政治啟蒙。我還記得,當時學校有很多人

會在衣服別上黃絲帶配飾,全校有三分之一老師會這樣做,同班同學也有三分之二。

雨傘革命讓我看到了感動和希望,我從未見過這樣的香港:有這麼多人站出來,為這個地方作出爭取。

雨傘革命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卻陷入了低谷。如果你問我,我會用「失敗」來形容雨傘革命。當然,它凝聚到很多力量,而政府對這麼多香港人的訴求,也可以置之不理,令人沮喪。但我會覺得雨傘革命失敗,不是因為我們未能成功爭取真普選,而是因為我們沒有延續這場社會運動的精神。

雨傘革命後,我身邊大多數同學關心的,仍然是日常生活和學業功課。我很想和他們討論時事,但發現他們並不關心這些。很多香港人其實也是這樣的。我覺得香港人很奇怪,社會運動出現的當下,會吸引到一大班人的關注和參與,例如「我要真普選」,但過後呢?大家的熱情有延續下去嗎?

我知道不能怪責大家,因為當下的情況太令人感覺無力了。只是,我也會為此感到灰心。

_JSL1285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對於抗爭者,我恨愧疚

我本來只是旁觀者。因為媽媽擔心我會有危險,雨傘革命時,我逗留在佔領區的實際時間只有一天;魚蛋革命時,她也不容許我在現場。

但我其實很後悔,魚蛋革命那一晚我沒有在現場,真的很後悔。我有一個好友,她一直希望我能夠是她的同行者和戰友,但我在那晚無法出現,只能重看關於那夜的新聞和影像,無法感受她所經歷的。不過,雖然我一直說很後悔自己當晚不在,但我覺得,即使當時我在現場,都未必有勇氣走在前線。

我很愧疚,當我看著年輕抗爭者一個接一個入獄,有知名度的也好,是素人的也好,他們已經賭上了自己的青春和前途,他們爭取的、所做的,與他們所受的刑罰並不相稱。例如黃之鋒背負了幾宗案件的控罪,即使他不是本土派,和我並非同一陣營,但我也覺得不應該。我們都是年輕人。

我試過因為年輕抗爭者入獄,在深夜傷心流淚。很早以前,我已很怕瀏覽社交媒體,就是怕被這些不公義的事件牽動情緒。記得聲援「13+3」遊行當日,當我在facebook看到相關新聞,看到因為新界東北、公民廣場案而入獄的16個名字,看到朋友們就事件分享的感受,我忍不住哭了。

Joshua Wong Jailed Again
Credit: AP Photo / Kin Cheung

對於這16個年輕人,我覺得很惋惜和愧疚。我也想到了因為魚蛋革命而入獄的抗爭者,如果當晚我在場、我在前線的話,我可能也會是被捕、入獄的其中一人。

就是因為這份愧疚,令我後悔自己之前沒有走在前線、沒有分擔更多,也推動我之後想要站出來、付出更多,即使勢孤力弱也好。

我開始在學校以不同形式宣揚本土理念,希望令更多同學關心政治,不要做「港豬」。當然這過程並不順利,連在學校派發傳單也不容易,我試過被校方召見,他們似乎不想我們討論本土派以至港獨。我覺得這樣並不應該,為什麼可以討論泛民、建制,卻不能討論本土、港獨?我們沒有言論自由的嗎?

同學的態度也令人難受,有人說我想「出位」、「攞彩」。沒有人想被校方特別關注,也沒有人想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而被全校師生認識。作為一個中學生,我的壓力很大,這樣的校園環境令我感到不安,我甚至想過轉校。

後來我想通了。畢竟避開他們,也不能解決問題,我有勇氣去做這些事,為什麼沒有勇氣面對一些閒言閒語呢?我知道自己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就夠了。

有前輩提點我,上到大學才「搞事」,畢竟中學自由度有限,校方、家長都有權監管你。我是同意的,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方法可以再作調整,但我沒有後悔,誰人問我也好,答案都是一樣。我堅持自己的政治立場。

_JSL1306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給未來的話

我很喜歡村上春樹的一句話:「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如果你問我對將來的期許,我希望自己能一直把這句話活出來。

家人知道我在學校的事了,媽媽說她心疼我,我答應她先「退下火線」、專心學習。因此我想要升上大學,以前我不在意大學學位的,現在我知道,大學生自由度更大,有識見的人也更有影響力,我希望能夠以大學生的身分影響更多人,說服其他人支持我的政見。

本土派現在正身處艱難的時候,我明白的,面對領袖們如梁天琦被打壓,大家都很迷茫。不過,我希望大家不要因為一時低谷而垂頭喪氣,我們捱得過去的。我們要重整心情,再走將來的路,路還很長,一日未到2047年,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至於香港,我希望政府不要一味打壓,要把異見者的聲音聽進去,你愈打壓,爆發只會愈大。

我希望將來從事音樂創作,以音樂表達政見,創作更多首類似《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歌曲。

到時,讓我們一起高唱抗爭者的歌。

文章獲作者授權刊登,作者Facebook:抗爭背後:他們的故事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