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氏家族的女人》:那個被稱為「平壤的母親」的女人

《金氏家族的女人》:那個被稱為「平壤的母親」的女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時常被看到在公開場合活動的金正日不同,要捕捉高英姬等處於權力核心的女性們的蹤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連流亡至南韓的已故前北韓勞動黨秘書黃長燁等核心高層人士,也都對金正日一家的家庭狀況等王室私密內幕一無所知。

文:李永鍾(이영종)

金正恩傾注心血於乳腺癌中心的原因

二〇一二年七月一日,金正恩訪問了北韓最大的婦產科醫院「平壤產科醫院」轄下研究中心的施工現場,那是專門治療乳腺癌及乳房癌的機構「乳腺腫瘤研究中心」。

據《勞動新聞》七月二日的報導,金正恩在仔細巡視施工現場的各個角落後強調:「將軍父親大人(金正日)親自囑託了工程的建造,對此特別地關心。」他還特地說道,「關於研究中心的建立,沒有什麼是捨不得投資的。」並表示會投入所有物料、人力及技術;他也強調,「讓女性們定期接受檢查並確保她們不會罹患乳癌是黨的預防醫學政策。」北韓首領親自拜訪特定醫療機構並做出如此特別的陳述是十分不尋常的事情。

金正恩會對此研究中心表露出特殊的感情是與他的生母高英姬有關。由於高英姬在法國接受乳腺癌治療的時候於二〇〇四年不幸去世,因此金正日與其子金正恩都對此格外的關心。與自己同住二十八年並實際上擔任起第一夫人角色的高英姬在一罹患癌症之後,金正日便馬上送她前往法國巴黎接受治療。當時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情報機關透過監聽平壤與巴黎之間的國際電話,得以清楚地了解到金正日對於罹患不治之症的高英姬表現出了焦急又難捨的感情。

《勞動新聞》說明,乳腺腫瘤研究中心是依據金正日的指示,於二〇一二年二月開始動工的。據說占地面積達八千五百多平方公尺的研究中心內設有乳腺攝影室、抗癌治療室、手術室等,且備有最新的醫療設備。

據傳金正日在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去世前夕,還在特別關切乳腺癌醫療設施的修建。《勞動新聞》報導道:「將軍父親大人(金正日)在當年十一月六日對於乳腺腫瘤研究中心的設立一再殷切地囑咐。」

研究中心落成典禮在金正恩訪問現場的三個月後的十月八日舉行了,這是為了遵照金正恩的指示,而在勞動黨創建紀念日(十月十日)以前完工。落成典禮上,內閣總理崔英林、勞動黨秘書崔泰福與文京德等人皆出席了。保健省的首長崔昌植在落成典禮中表示:「乳腺腫瘤研究中心是由偉大的金正日大元帥所倡議,並在敬愛的金正恩元帥細心指導下建立而成的。」

從金正恩下令制定北韓母親節一點也可看出他對生母所懷的特殊情意。北韓官方的朝鮮中央通信社在二〇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的報導中表示,金正恩實地拜訪平壤花卉研究中心時曾說:「既然訂定了全國性的母親節,在那天買花送給母親或妻子的話,她們會很喜歡的。」

葬於平壤大城山的高英姬

在法國巴黎接受癌症治療時不幸於二〇〇四年五月去世的金正恩生母高英姬的遺體,透過高麗航空的專機被運回了平壤,但之後的去向便不為人知。雖然有某部分人士推測應該已依循金正日的指示而安置好墓地,卻遲遲未傳出更具體的消息。北韓情報相關人士透露道:「高英姬還在世的時候,要蒐集與她有關的情報就已經是最困難的情報蒐集項目之一了。」也就是說,與時常被看到在公開場合活動的金正日不同,要捕捉高英姬等處於權力核心的女性們的蹤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連流亡至南韓的已故前北韓勞動黨秘書黃長燁等核心高層人士,也都對金正日一家的家庭狀況等王室私密內幕一無所知。

與高英姬墓地有關的具體消息,一直到金正恩掌權後的二〇一二年八月二日才透過日本《產經新聞》的報導而被曝光。此報從日本國內的北韓相關市民團體「解救北韓人民緊急行動網路」等處獲得資料後,再據以整理並首次報導出較為具體的消息。該報導道,墓碑的正面嵌有高英姬的照片,背面則刻著「一九二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出生,二〇〇四年五月二十四日逝世,先軍朝鮮的母親高容姬」。奇特的是,墓碑上寫的不是高英姬,而是高容姬。只是,從高英姬的年齡來看,一九二六年出生的記錄並無可信度,被認為可能單純只是墓碑的內容在外傳的過程中出現誤記罷了。我國當局的記錄認為高英姬是在一九五三年出生的。

針對《產經新聞》的報導,我國國家情報院等情報機關表示「我們也握有那樣的情報」,並認為那種情報隨便都能大略地符合事實。在這之後,著手開始進行更多情報蒐集活動的我國當局獲得了座落於大城山區域、相對上規模較小且覆有草皮的高英姬墳地與墓碑的照片,並提高了相關情報的等級為「已承認的情報」。北韓當局已建好高英姬墓地的消息,在二〇一三年十月八日舉行的國會情報委員會上,由國家情報院院長南在俊公開相關內容時確認了。情報當局人士表示:「至於為何寫著高容姬,我們解讀,應是北韓深怕曝露她的出身是遣北在日僑胞舞者。」

與金正日一起聽沈守峰的歌

最貼近高英姬身邊、照看著她的人是金正日的廚師:日本人藤本健二。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寫道,高英姬曾對他透露「與金正日談戀愛時,兩人會在轎車裡徹夜聽著沈守峰的〈伊時伊人〉等南韓歌曲」,令周圍人士大感驚訝。

藤本健二原是東京一位平凡的壽司師傅,但他在一九八二年進入北韓之後,便被稱為「改了八字的人」。不僅月收入達日幣五十萬圓,還受到金正日的特別關照而得以享受超豪華的生活。他將北韓的經歷寫成著作《金正日的廚師》並在書中公開多張他在遊艇上以及擁有多輛私人專用賓士車的照片。

藤本健二能在平壤搖身一變成為「一級廚師」是因為他能夠端出徹底滿足金正日胃口的特別料理。他曾一度回國、準備在日本定居,然而,如此不但月薪將縮水至三十萬圓,獲得的待遇也不如在平壤所得到的,因此再次投入了北韓的懷抱。但是在他訪問中國時,他打給日本警視廳外交事務偵察官的電話被北韓當局竊聽,因此他擔憂自己會被認為有間諜嫌疑,便於二〇〇一年脫北了。

藤本健二說道,高英姬還曾展現出非常闊氣的一面。他都稱高英姬為「尊夫人」,某次高英姬一邊說著「謝謝你時常給辛勞的將軍大人做鰻魚料理」,一邊遞過一個信封,信封裡竟然裝了五千美元。

高英姬雖然得到了絕對權力者金正日格外的寵愛,也將自己的親生兒子推上了繼承者的寶座而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女人,但是卻必須與病魔纏鬥。為了治療她的病,北韓動員了所有的醫療設施與人力,卻還是徒勞無功。結果,冒著可能將第一夫人的相關訊息全部暴露給西方國家情報機關的風險,讓她前往法國巴黎接受乳腺癌的治療。可是,她卻在當地進行手術的過程中成了歸天之人。

藤本健二還作證道,高英姬也受到腦神經系統疾病的折磨。他在二〇〇三年十月二十三日與日本《產經新聞》的訪談中表示,二〇〇〇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高英姬在信川招待所內吃炸醬麵時,吃到一半突然掉了筷子,並再也無法撿起來。當時金正日聽到主治醫師說「在頭上開個洞的話馬上就會好的」,他卻回覆道「那樣因此而半身不遂的人我見多了」,並隨即把高英姬送到法國使其接受治療。

一九八一年出生的長子金正哲的健康問題也是折磨高英姬的原因之一。金正日與成蕙琳所生的金日成的長孫金正男,因為被逮到非法入境日本並招致非議而從繼承者名單中落馬後,金正哲就成了繼任的第一順位,但是他卻出現了健康問題。金正哲因為罹患荷爾蒙系統異常的疾病並出現胸部隆起與變成女聲等症狀而深受其擾。情報當局人士表示:「金正哲因為健康異常的症狀而被排除於繼承版圖之外的時機,與高英姬因為乳腺癌而陷入困境的時機在時間上是頗為重疊的。」可以想見,當時罹患不治之症而面臨著死亡的高英姬,對於金正哲的病情必定感受到分外的心痛。

相關書摘 ►《金氏家族的女人》:性特供「歡樂組」,絕對權力下犧牲的女人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永鍾(이영종)
譯者:邱麟翔、張詩苡

  • 金正恩的母親和金正男的母親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 李雪主的行事作風具有甚麼樣的魅力,讓國際間都為她著迷?
  • 為了成為北韓第三代領導者,金正恩與金正男之間進行過怎樣的繼承戰?
  • 為何金正日將他的女人們隱身於幕後,而金正恩卻親自帶著李雪主頻頻現身?
  • 金正日過世前,是如何將張成澤與金敬姬打造成金正恩的保護傘,賦予龐大的權力?
  • 金氏家族打造的性特供「歡樂組」,不為人知的真實樣貌是?

本書作者透過在南韓統一部工作期間的長期觀察,拼湊出有關金正日與繼承人金正恩身旁女人們的各種線索,並用此角度來分析北韓的權力結構。書中包含了作者取材過程中發現的有關平壤王室的許多精彩故事,譬如最高領導者們的愛情過程,以及女人的孩子們為了繼承王位而互相鬥爭。這些隱藏在平壤王室背後的故事,精彩與離奇的程度,宛如古代宮廷鬥爭的現代版。書中登場的各種角色,再再考驗著「人性」與「權力」之間能夠拉扯至何種程度。如果要瞭解北韓的未來走向與政治局勢,就必須瞭解平壤王室女人們的想法與角色。

(八旗)0UEC0014金氏家族的女人-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