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化科長找受刑人代寫論文,台中監獄:「受刑人都說是自願的」

教化科長找受刑人代寫論文,台中監獄:「受刑人都說是自願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廖瑞坤找受刑人當槍手代寫論文,被檢舉後由台中監獄主動調查,經調結果並無對價、也無脅迫。

台中監獄教化科科長廖瑞坤,就讀嶺東科大EMBA,找受刑人代寫論文,受刑人假釋出獄後,還換題目請另一名受刑人繼續代寫。論文還未完成就遭檢舉,昨(27)日矯正署考績委員會開會後,決定對廖瑞坤記過兩次並調整職務。

《中國時報》報導,台中監獄教化科職員廖瑞坤,因工作認真、好學,去年8月升上科長職位,並在鄰近台中監獄的嶺東科大就讀企業管理系高階經營管理碩士在職專班(EMBA)。

但中監接獲檢舉,廖員接任科長僅七個月,即透過女教誨師挑選適宜的槍手人選,找受刑人替他撰寫論文。原本請一名受刑人代寫「毒品案的量化分析」,探討有關毒犯的累進處遇分析,準備利用在獄中資源及自己工作上專長,以毒品受刑人為分析主題進行問卷調查,完成後還能以提升獄政管理之名,協助自己仕途更上一層樓。

但槍手受刑人僅完成大綱,等到要實際執行做問卷調查及撰寫前面幾章的文獻探討時,該名受刑人即假釋出獄,廖瑞坤無法獨力完成後續作業,只得放棄該題目。

《三立新聞網》報導,廖瑞坤之後另起爐灶,換掉論文題目,找上另一名因性侵國中姪女而入獄的許姓受刑人代寫,許姓受刑人曾在中部某知名大學擔任教官,後轉任講師。廖瑞坤認為許姓受刑人在獄中表現良好、文筆又不錯,加上口風緊,因此決定將論文交給許男完成。

教化科長掌握「累進處遇分數」

外界揣測,廖瑞坤仗著是教化科長,能影響受刑人的「累進處遇分數」,才大膽找來受刑人幫寫論文。

綜合台東監獄桃園監獄的說明,受刑人入監後,獄方會依受刑人的刑期長短,初犯、再犯、累犯,或成年犯、少年犯的不同,將受刑人分成四級,並訂定每級的「成績責任分數」,每月核給「成績分數」,累計抵銷四級的責任分數後,才能晉升三級,依此類推,三級晉二級、二級晉一級。

而各級受刑人在監生活管理標準,享受待遇不同,此外,累進處遇分數還會影響受刑的受刑日數及假釋。有期徒刑受刑人累進處遇晉至三級以上,且當月成績達10分者,每執行一個月會予以縮刑數日,第三級縮刑兩天、第二級縮刑四天、第一級六天。

而想要報請假釋,累進處遇必須晉至二級以上,加上在監執行滿六個月,且有期徒已執行1/2(累犯者2/3),經「假釋審查委員會」審查通過後,才能報請法務部審核。而依《監獄組織通則》第20條規定,假釋審查委員會7人至11人,其中典獄長、教化科長、戒護科長都是當然委員。

《自由時報》報導,不過中監表示,受刑人累進處遇的分數,是由工廠主管、作業導師及教誨師組成的管教小組打分數,並未給予特別優遇。

台中監獄:受刑人都說是自願的

《聯合報》報導,廖瑞坤找受刑人當槍手代寫論文,被檢舉後由台中監獄主動調查,先由政風人員訪談受刑人、廖瑞坤及相關人,經調查後並無對價、也無脅迫。

《三立新聞網》報導,台中監獄則表示,廖姓科長讀學分班,不需論文也能畢業,會請受刑人蒐集論文寫作技巧是為了將來深造之用,科長及教誨師已被送懲處。台中監獄祕書吳瑞寶,「調查後發現廖瑞坤確實有找受刑人代寫論文,但是沒有完成論文,受刑人都說是自願的。」

《自由時報》報導,中監表示,今年初廖瑞坤被檢舉透過女教誨師找受刑人代寫論文後,隨即展開調查,經查並無對價、或脅迫。23日,台中監獄考績委員會開會決議將廖瑞坤記過一次,經昨日矯正署考績委員會開會後,決定加重處分,改為記過兩次並調整職務,教誨師也被記過一次。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