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接軌國際,只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不夠

想要接軌國際,只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不夠
Photo Credit: Tomás Fano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人很想被世界看見,但總忽略了先為對方思考的出發點——如果每個人都想被看見,卻沒有人花心思去看見別人,自然會孤獨到手足無措。

(本文使用「國際觀」一詞的定義,請參考本文作者在關鍵評論網的另一篇文章。簡言之,就是:了解自己身處的社會以外的社會的興趣,以及相關資訊的取得能力。暫時用一下這個詞,且不論全世界只有華語媒體常用這個字眼。)

我認為,一味想「讓世界看見台灣」,對發展「國際觀」其實沒什麼幫助。

你一定會問,「讓世界看見台灣」這個願景,明明就包含了整個世界,怎麼會沒什麼國際觀呢?想了解這個問題,不如利用搜尋引擎,從幾個高觸及率的連結來分析這個說法的常見情境,或可略知一二。

情境一:「復興台灣老花磚 讓世界看見台灣花磚之美

這是一個募資方案,基於傳承本土傳統工藝,以讓世界看見台灣為號召。不論世界是否因此能看見台灣,以德國傳統工藝保存者Hönes為例,台灣有因為咕咕鐘而看見德國嗎?這個德國咕咕鐘網站有六個語言的版本,而且作品成熟度遠高於花磚的募資方案,同時也具有高度文化代表性。

情境二:「讓世界看見台灣:逛台版築地、訪隱形冠軍

這是一篇媒體報導,聚焦於強化台灣No.1的感受。這些都是可貴的本地特質,本地人會很樂意以此聞名。不論這些可貴的特質是否能讓世界看見台灣,讓我們扭頭一看跟我們面積差不多大的國家比利時,台灣人是否在意歐盟總部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總部都位於布魯塞爾,而安特衛普除了是歐洲第二大港,更是世界最大的鑽石加工地?還有,奧黛莉.赫本的出生地是比利時。

情境三:「用建築讓世界看見台灣中華大學生獲國際競圖首獎

獲獎一向是博取媒體曝光的管道,不過台灣人對「AILCD International Workshop and Conference - Digital City of Kokura」競賽,有因為這組台灣之光而更了解嗎?或者台灣人有因此注意到這項競賽的其他參賽團隊和作品嗎?我認為有限,非常有限。

「只想讓世界看到我們」的自我中心想法

台灣的國球是贏球這個觀點,我們除了可以看見各大台灣之光往往無奈地在被報導後默默摸著鼻子回去自籌教練費、設備費、出國比賽費,重點在我們缺乏對內容的關注——對任何內容的關注——不只是看結果這麼簡單,我們連它是什麼比賽都不在意,只在意有沒有贏、有沒有上報。不管是紅點設計獎、坎城影展、米其林年度評鑑,我們不在意設計、不在意電影、不在意飲食,只在意世界有沒有看到我們。

一個人對另一個國家發生興趣、產生好感,從來不容易。捫心自問:你有為瑞典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立法同意更改出生後性別的國家,而對瑞典心折不已嗎?你曾經因為印加帝國燦盛的文明而心儀秘魯這個國家嗎?如果你沒有,作為目前全球遊艇製造業的隱形冠軍這件事,能多麼有效地「讓世界看見台灣」?

作為一個長期被壓抑國際能見度的國家,台灣人渴求被世界了解,這心情不難理解。連土耳其這種中型國家,國民在聽說外國人對自己國家有好印象時,都會熱情地把外國人當朋友,中小型國家如台灣人的情感當然也需要被滿足。但如果所有人都急著想被了解,沒有人花心思去瞭解他人,任誰都會孤寂到手足無措。

期待別人懂自己,卻不想了解這個世界

這個願景眼中的「世界」是不具體的模糊概念,既不是紐西蘭,也不是烏克蘭,只是個不認識的他者而已。且不論這個他者的人數是台灣的三千倍,在「讓世界看見台灣」的聲浪中,沒見過從任何一個自己希望被看見的亮點上,去研究全世界這個亮點上的其他星星。大概是因為我們不關心紡織科技、不關心稻米基因解碼、不關心水墨漫畫吧,我們只關心自己是不是光環中最亮的一顆,不關心這個光環當中有哪些重要的發展。

被世界看見,對台灣的處境至關重要。同一時間、兩則新聞,一則是發生在巴黎的報復性恐怖攻擊、一則是發生在車臣的血腥鎮壓,後者比前者死亡人數高七倍,媒體曝光和輿論熱度,相去卻不可以道里計。這是熟悉度、好感度、國際影響力等多面向的綜合結果。台灣在外交上的天敵是中國,那是一個由於國力強大而不斷獲得全世界主動關注的國家和社會。台灣在提升熟悉度、好感度、國際影響力的壓力,比一般國家更大。

但是許多我們視為宣傳主力的內容,不是一廂情願,就是沒有考慮過受眾的處境,效果不高。除了學者和資訊能力、資訊習慣特別好的人,多數的人都不常主動取得完全陌生的資訊。更何況如果資訊有語言隔閡或有強烈的地區性,就更沒戲。

誰都想教育消費者、誰都想教育自己的資訊受眾。「臭豆腐其實挺香的!你試試」,當對方的生活經驗中,所有硫化物的氣味不是有毒就是腐敗,或者是屁的情況下,臭豆腐實在不是一個很美好的切入點,頂多很獵奇而已。但對想推臭豆腐給外國人的人而言,心態或許是:這超台、超特別!但這個推薦人是真正的關心被推薦人嗎?我不確定。

了解一下對方的旅遊興趣,是人文還是自然?喜歡與人接觸,還是放鬆遊覽?重視舒適便利,還是熱愛探險?在急著推銷最高樓 101、最獵奇蛇肉湯、最壯麗太魯閣之前,了解一下對方的處境。誰都希望被瞭解,愈能夠了解他的人的人,也愈容易被人了解,因為溝通需要一些基礎,而相互瞭解是起點。

Tradional way of cooking oyster cake 台灣小吃
Photo Credit: IK.Eccedentesiast @ Flickr CC By SA 2.0

要和世界接軌,也該展現書同文、車同軌的精神

且不用在此討論台灣有哪些值得拿出來大書特書的內容,我們先討論一下資訊的形式。參考一下西元前三世紀,嬴政滅六國統一中原政權的秦帝國,為了讓境內資訊交流便捷,採用了三個政策方向:統一度量衡、書同文、車同軌。焚書坑儒的部分,因不符合需求,不列入參考。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