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接軌國際,只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不夠

想要接軌國際,只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不夠
Photo Credit: Tomás Fano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人很想被世界看見,但總忽略了先為對方思考的出發點——如果每個人都想被看見,卻沒有人花心思去看見別人,自然會孤獨到手足無措。

(本文使用「國際觀」一詞的定義,請參考本文作者在關鍵評論網的另一篇文章。簡言之,就是:了解自己身處的社會以外的社會的興趣,以及相關資訊的取得能力。暫時用一下這個詞,且不論全世界只有華語媒體常用這個字眼。)

我認為,一味想「讓世界看見台灣」,對發展「國際觀」其實沒什麼幫助。

你一定會問,「讓世界看見台灣」這個願景,明明就包含了整個世界,怎麼會沒什麼國際觀呢?想了解這個問題,不如利用搜尋引擎,從幾個高觸及率的連結來分析這個說法的常見情境,或可略知一二。

情境一:「復興台灣老花磚 讓世界看見台灣花磚之美

這是一個募資方案,基於傳承本土傳統工藝,以讓世界看見台灣為號召。不論世界是否因此能看見台灣,以德國傳統工藝保存者Hönes為例,台灣有因為咕咕鐘而看見德國嗎?這個德國咕咕鐘網站有六個語言的版本,而且作品成熟度遠高於花磚的募資方案,同時也具有高度文化代表性。

情境二:「讓世界看見台灣:逛台版築地、訪隱形冠軍

這是一篇媒體報導,聚焦於強化台灣No.1的感受。這些都是可貴的本地特質,本地人會很樂意以此聞名。不論這些可貴的特質是否能讓世界看見台灣,讓我們扭頭一看跟我們面積差不多大的國家比利時,台灣人是否在意歐盟總部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總部都位於布魯塞爾,而安特衛普除了是歐洲第二大港,更是世界最大的鑽石加工地?還有,奧黛莉.赫本的出生地是比利時。

情境三:「用建築讓世界看見台灣中華大學生獲國際競圖首獎

獲獎一向是博取媒體曝光的管道,不過台灣人對「AILCD International Workshop and Conference - Digital City of Kokura」競賽,有因為這組台灣之光而更了解嗎?或者台灣人有因此注意到這項競賽的其他參賽團隊和作品嗎?我認為有限,非常有限。

「只想讓世界看到我們」的自我中心想法

台灣的國球是贏球這個觀點,我們除了可以看見各大台灣之光往往無奈地在被報導後默默摸著鼻子回去自籌教練費、設備費、出國比賽費,重點在我們缺乏對內容的關注——對任何內容的關注——不只是看結果這麼簡單,我們連它是什麼比賽都不在意,只在意有沒有贏、有沒有上報。不管是紅點設計獎、坎城影展、米其林年度評鑑,我們不在意設計、不在意電影、不在意飲食,只在意世界有沒有看到我們。

一個人對另一個國家發生興趣、產生好感,從來不容易。捫心自問:你有為瑞典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立法同意更改出生後性別的國家,而對瑞典心折不已嗎?你曾經因為印加帝國燦盛的文明而心儀秘魯這個國家嗎?如果你沒有,作為目前全球遊艇製造業的隱形冠軍這件事,能多麼有效地「讓世界看見台灣」?

作為一個長期被壓抑國際能見度的國家,台灣人渴求被世界了解,這心情不難理解。連土耳其這種中型國家,國民在聽說外國人對自己國家有好印象時,都會熱情地把外國人當朋友,中小型國家如台灣人的情感當然也需要被滿足。但如果所有人都急著想被了解,沒有人花心思去瞭解他人,任誰都會孤寂到手足無措。

期待別人懂自己,卻不想了解這個世界

這個願景眼中的「世界」是不具體的模糊概念,既不是紐西蘭,也不是烏克蘭,只是個不認識的他者而已。且不論這個他者的人數是台灣的三千倍,在「讓世界看見台灣」的聲浪中,沒見過從任何一個自己希望被看見的亮點上,去研究全世界這個亮點上的其他星星。大概是因為我們不關心紡織科技、不關心稻米基因解碼、不關心水墨漫畫吧,我們只關心自己是不是光環中最亮的一顆,不關心這個光環當中有哪些重要的發展。

被世界看見,對台灣的處境至關重要。同一時間、兩則新聞,一則是發生在巴黎的報復性恐怖攻擊、一則是發生在車臣的血腥鎮壓,後者比前者死亡人數高七倍,媒體曝光和輿論熱度,相去卻不可以道里計。這是熟悉度、好感度、國際影響力等多面向的綜合結果。台灣在外交上的天敵是中國,那是一個由於國力強大而不斷獲得全世界主動關注的國家和社會。台灣在提升熟悉度、好感度、國際影響力的壓力,比一般國家更大。

但是許多我們視為宣傳主力的內容,不是一廂情願,就是沒有考慮過受眾的處境,效果不高。除了學者和資訊能力、資訊習慣特別好的人,多數的人都不常主動取得完全陌生的資訊。更何況如果資訊有語言隔閡或有強烈的地區性,就更沒戲。

誰都想教育消費者、誰都想教育自己的資訊受眾。「臭豆腐其實挺香的!你試試」,當對方的生活經驗中,所有硫化物的氣味不是有毒就是腐敗,或者是屁的情況下,臭豆腐實在不是一個很美好的切入點,頂多很獵奇而已。但對想推臭豆腐給外國人的人而言,心態或許是:這超台、超特別!但這個推薦人是真正的關心被推薦人嗎?我不確定。

了解一下對方的旅遊興趣,是人文還是自然?喜歡與人接觸,還是放鬆遊覽?重視舒適便利,還是熱愛探險?在急著推銷最高樓 101、最獵奇蛇肉湯、最壯麗太魯閣之前,了解一下對方的處境。誰都希望被瞭解,愈能夠了解他的人的人,也愈容易被人了解,因為溝通需要一些基礎,而相互瞭解是起點。

Tradional way of cooking oyster cake 台灣小吃
Photo Credit: IK.Eccedentesiast @ Flickr CC By SA 2.0

要和世界接軌,也該展現書同文、車同軌的精神

且不用在此討論台灣有哪些值得拿出來大書特書的內容,我們先討論一下資訊的形式。參考一下西元前三世紀,嬴政滅六國統一中原政權的秦帝國,為了讓境內資訊交流便捷,採用了三個政策方向:統一度量衡、書同文、車同軌。焚書坑儒的部分,因不符合需求,不列入參考。

統一度量衡在當代是非常簡單的任務,因為公制單位已經存在,而且相當科學,公曆也是一套合乎目前天文學的紀年法。只要在「坪」之外標注平方公尺,所有公文也從帝號國號的非必要傳統,改成公曆紀元即可。畢竟我們沒有天皇、也沒有大統領的年號需要用來記錄平民百姓的人生。其餘各種基本通訊協定,例如中文輸入編碼可以改用Unicode,以降低不同使用者螢幕上亂碼顯示機率,甚至可以考慮採用24小時制,都是在各種通訊協定上,大幅降低世界了解台灣門檻的作法。

書同文就複雜一點,畢竟秦始皇面對的是漢語的多種方言和多種書寫系統,而我們的溝通對象與我們的語言差異和書寫系統差異大多了。繁體中文在政府的經營下,已經少有異體字問題,我也不認同改用簡體字這種提案,需要降低的通訊門檻,反而是中文的表音方式。

這裡有一篇語文教師針對立委廢除注音符號的投書,我不需要班門弄斧。注音符號從來不是我們在對外溝通上的常用書寫系統,我們沒有在此討論的急迫性,但是羅馬拼音的系統有嚴重的待決問題。

這是一個漢語獨有的問題,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書寫系統都是表音系統,沒有什麼發音標示問題,也沒有太複雜的羅馬字母發音轉換問題。只有中文和日文需要面對發音標示問題,但日文是一個發音異常單純的語言,對應羅馬拼音不費吹灰之力。曾經非常仰賴漢字的韓語,雖然在轉換過程中會出現例如「김」這個常見姓氏(金)要標示成Kim還是Gim的問題,但也定於一尊地有一套固定的表音拼法。

cover-4-路牌
Photo Credit: Smoking Cat@Flickr CC BY 2.0|後製:關鍵評論網 林奕甫

可是,當你不懂中文,來到台灣旅遊,Google地圖上寫著「Zhong Zheng Rd.」,路標上寫著「Jhong Jheng Rd.」,你的台灣朋友告訴你要去「Chiang Kai-Shek Road」的時候,精神會有多錯亂?心靈會有多無助?這種無助應該比在俄國找「Выхино」,發現它讀作「Vykhino」還要崩潰。因為你知道自己看不懂西里耳字母,但羅馬字母你明明看得懂!

世界上主要被使用的中文羅馬拼音系統有三:中國的漢語拼音、台灣的通用拼音、粵語的威妥瑪拼音。粵語不是台灣的官方語言,不考慮。但在漢語拼音和通用拼音裡,我的建議是統一使用漢語拼音。理由很簡單:這個系統的建立方式比較科學、具一貫性、無混淆疑慮。通用拼音的主要優點是,有利於英語使用者發出最接近中文的音。但它自己的歷史沿革和政治考量,讓它成為一個對任何人都不友善的拼音系統。了解外國文化已經夠難的了,媒介工具糟糕對任何人都沒有任何好處。

車同軌理論上是島國永遠不需要面對的問題,因為鐵路永遠不會跟外國相接。在台灣海峽因為地殼變動跟福建相連之前,我們還不需要跟巴基斯坦一樣,面對中國想把它的鐵路跟中國「車同軌」的窘境。但把它想成資訊以外的實體物件運輸,就會合理許多。

常見實體運輸大概就分成貨運和客運兩大類。台灣的地理位置有優越的航運價值。就算不論貨運和貿易,只論客運,相對穩定的治安、與多數主要城市的平均距離短,在東亞的航運和轉運上,絕對能與曼谷和首爾一爭雄長。而航空又是製造國際印象的重要面向。從機場設施到通關效率,甚至境外通關美國等等,都是讓世界真真切切看見台灣的途徑,而且改善相對容易——跟改善整個立法院議事風格和各種產業提升相比。

panda-in-taipei
Photo Credit: 臺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

航運是一個體驗時間短,但接觸頻率高的例子。至於其他有利於讓人看見台灣的面向,短期的有旅遊觀光,長期的有經貿合作、高等教育、外籍工作者、民間團體交流,若能在法規上降低不必要的門檻,減少與台灣打交道時的負面經驗,就是最直接的使用者體驗優化。台灣對人才流動的法規,從早期到現在,都是為了防堵中國的大量人口移民手段。在全球平均的簽證與居留法規中,算是異常嚴格。從延攬高階人才到邀請優秀藝術家,民間團體處理任何外籍人士來台工作,沒有不困擾的。

主動與台灣發生直接關係的外地人,除了短期觀光與差旅,幾乎都被法規重重攔阻。結果這些最願意看見台灣的人,反而因為管道不通暢,每次都倍感挫折。所有的名聲都是累積而來的。在這個人人都能發聲的年代,改善所有使用者的使用體驗,比爭取一次性的曝光亮點,效益高出許多。

要讓別人瞭解你,首先要讓自己容易被瞭解。如果連了解他人、體諒他人都做不到,憑什麼希望別人看見自己呢?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