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接軌國際,只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不夠

想要接軌國際,只想「讓世界看見台灣」絕對不夠
Photo Credit: Tomás Fano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人很想被世界看見,但總忽略了先為對方思考的出發點——如果每個人都想被看見,卻沒有人花心思去看見別人,自然會孤獨到手足無措。

統一度量衡在當代是非常簡單的任務,因為公制單位已經存在,而且相當科學,公曆也是一套合乎目前天文學的紀年法。只要在「坪」之外標注平方公尺,所有公文也從帝號國號的非必要傳統,改成公曆紀元即可。畢竟我們沒有天皇、也沒有大統領的年號需要用來記錄平民百姓的人生。其餘各種基本通訊協定,例如中文輸入編碼可以改用Unicode,以降低不同使用者螢幕上亂碼顯示機率,甚至可以考慮採用24小時制,都是在各種通訊協定上,大幅降低世界了解台灣門檻的作法。

書同文就複雜一點,畢竟秦始皇面對的是漢語的多種方言和多種書寫系統,而我們的溝通對象與我們的語言差異和書寫系統差異大多了。繁體中文在政府的經營下,已經少有異體字問題,我也不認同改用簡體字這種提案,需要降低的通訊門檻,反而是中文的表音方式。

這裡有一篇語文教師針對立委廢除注音符號的投書,我不需要班門弄斧。注音符號從來不是我們在對外溝通上的常用書寫系統,我們沒有在此討論的急迫性,但是羅馬拼音的系統有嚴重的待決問題。

這是一個漢語獨有的問題,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書寫系統都是表音系統,沒有什麼發音標示問題,也沒有太複雜的羅馬字母發音轉換問題。只有中文和日文需要面對發音標示問題,但日文是一個發音異常單純的語言,對應羅馬拼音不費吹灰之力。曾經非常仰賴漢字的韓語,雖然在轉換過程中會出現例如「김」這個常見姓氏(金)要標示成Kim還是Gim的問題,但也定於一尊地有一套固定的表音拼法。

cover-4-路牌
Photo Credit: Smoking Cat@Flickr CC BY 2.0|後製:關鍵評論網 林奕甫

可是,當你不懂中文,來到台灣旅遊,Google地圖上寫著「Zhong Zheng Rd.」,路標上寫著「Jhong Jheng Rd.」,你的台灣朋友告訴你要去「Chiang Kai-Shek Road」的時候,精神會有多錯亂?心靈會有多無助?這種無助應該比在俄國找「Выхино」,發現它讀作「Vykhino」還要崩潰。因為你知道自己看不懂西里耳字母,但羅馬字母你明明看得懂!

世界上主要被使用的中文羅馬拼音系統有三:中國的漢語拼音、台灣的通用拼音、粵語的威妥瑪拼音。粵語不是台灣的官方語言,不考慮。但在漢語拼音和通用拼音裡,我的建議是統一使用漢語拼音。理由很簡單:這個系統的建立方式比較科學、具一貫性、無混淆疑慮。通用拼音的主要優點是,有利於英語使用者發出最接近中文的音。但它自己的歷史沿革和政治考量,讓它成為一個對任何人都不友善的拼音系統。了解外國文化已經夠難的了,媒介工具糟糕對任何人都沒有任何好處。

車同軌理論上是島國永遠不需要面對的問題,因為鐵路永遠不會跟外國相接。在台灣海峽因為地殼變動跟福建相連之前,我們還不需要跟巴基斯坦一樣,面對中國想把它的鐵路跟中國「車同軌」的窘境。但把它想成資訊以外的實體物件運輸,就會合理許多。

常見實體運輸大概就分成貨運和客運兩大類。台灣的地理位置有優越的航運價值。就算不論貨運和貿易,只論客運,相對穩定的治安、與多數主要城市的平均距離短,在東亞的航運和轉運上,絕對能與曼谷和首爾一爭雄長。而航空又是製造國際印象的重要面向。從機場設施到通關效率,甚至境外通關美國等等,都是讓世界真真切切看見台灣的途徑,而且改善相對容易——跟改善整個立法院議事風格和各種產業提升相比。

panda-in-taipei
Photo Credit: 臺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

航運是一個體驗時間短,但接觸頻率高的例子。至於其他有利於讓人看見台灣的面向,短期的有旅遊觀光,長期的有經貿合作、高等教育、外籍工作者、民間團體交流,若能在法規上降低不必要的門檻,減少與台灣打交道時的負面經驗,就是最直接的使用者體驗優化。台灣對人才流動的法規,從早期到現在,都是為了防堵中國的大量人口移民手段。在全球平均的簽證與居留法規中,算是異常嚴格。從延攬高階人才到邀請優秀藝術家,民間團體處理任何外籍人士來台工作,沒有不困擾的。

主動與台灣發生直接關係的外地人,除了短期觀光與差旅,幾乎都被法規重重攔阻。結果這些最願意看見台灣的人,反而因為管道不通暢,每次都倍感挫折。所有的名聲都是累積而來的。在這個人人都能發聲的年代,改善所有使用者的使用體驗,比爭取一次性的曝光亮點,效益高出許多。

要讓別人瞭解你,首先要讓自己容易被瞭解。如果連了解他人、體諒他人都做不到,憑什麼希望別人看見自己呢?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