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編蟲洞書簡》:蝦蟆的油

《新編蟲洞書簡》:蝦蟆的油
Photo Credit: Pixab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能坦然地面對恐懼,雖然剛開始時會覺得不自在,甚至會驚嚇或難過得「擠出一身油」來,但這些油卻能醫治你生命的「燒燙割傷」,讓你重獲心靈的平靜,沒有負擔地重新出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溢嘉

蝦蟆的油

M:

日本知名導演黑澤明的自傳用了一個奇怪的書名:《蝦蟆的油》(蝦蟇の油——自伝のようなもの)。它來自日本的一則民間傳說:

從前,有一位醫生,抓到一隻蝦蟆。尋常蝦蟆已經夠醜陋了,但這隻蝦蟆卻比所有蝦蟆都更醜陋,因為牠長有四隻前腳、六隻後腳。醫生將蝦蟆裝進一個玻璃箱內,蝦蟆從有如鏡面的玻璃中,第一次看到自己醜陋的形象,嚇得擠出一身油來。醫生收取這些油,用來治療病人的燒燙割傷,據說具有奇效。

黑澤明大概是認為他在回顧自己的一生時,就像傳說中的蝦蟆,看到不少自覺醜陋、驚悚、不堪的經歷,而全身「冒汗」,但他既不掩飾,也不迴避,他希望他的人生能像「蝦蟆的油」般,醫治讀者「心靈的傷痛」。

黑澤明在十二歲時,日本發生慘絕人寰的關東大地震。他們一家人雖然倖免於難,但他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有一天,他哥哥拉著他到廢墟中去「遠足」。沿途的景象簡直如人間地獄,讓黑澤明怵目驚心,在看到漂流在河上的成堆屍體時,他忍不住把眼睛移開,但他哥哥卻逼他「睜大你的眼睛仔細看清楚」!

黑澤明說,在無法迴避地目睹那些令他感到恐懼、噁心的景象後,很奇怪的,他心裡反而逐漸有一種「寧靜」的感覺,而當天晚上,也難得地有一個香甜的、不再做惡夢的睡眠。

他感到迷惑不解。哥哥告訴他:「面對可怕的事情時,把眼睛閉起來,才會覺得害怕。只要我們勇敢地面對它,仔細觀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沒有一個人是絕對安詳的,我們總是會有一些恐懼、憂慮的事。也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我們難免會做過一些讓自己感到難堪、羞愧或醜陋的事;只要它們一浮出心靈地表,我們就會覺得「不自在」,因此,多數人都對它們採取了「四不政策」:不想、不看、不聽、不談。但這只是在掩飾和迴避問題。

甘地在他的自傳裡,提到不少他年輕時代所做過的荒唐事,除了違背宗教戒律偷吃肉外,還包括偷吸菸、偷竊、嫖妓(和朋友去妓館,連帳都付了,但因太吃驚而逃離)等,以及結婚後(他十三歲就結婚)如何沉迷於肉欲,而疏忽了照顧病重父親的職責等等。

這些原都是讓人極感難堪、羞愧,而亟欲掩飾、否認的事,但甘地卻毫不迴避地正視它們,並因為這種正視而使他知所警惕,最後終於成為一個「最接近完美的人」。

對於各種讓我們感到恐懼、憂慮、難堪、羞愧、驚悚的事件,你若不敢面對它們,你的恐懼、憂慮、難堪、羞愧、驚悚就永遠不會消失,一再地壓抑,只是讓它們獲得更多的能量而已。但如果你能坦然地面對它們,雖然剛開始時會覺得不自在,甚至會驚嚇或難過得「擠出一身油」來,但這些油卻能醫治你生命的「燒燙割傷」,讓你重獲心靈的平靜,沒有負擔地重新出發。

W上

相關書摘 ►《新編蟲洞書簡》:駱駝與獅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新編蟲洞書簡》,有鹿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溢嘉

一封封回溯時空的書信,
是他對年輕兒女的諄諄叮嚀,
對厭世代青年們的深切關愛,
也是對自我生命的淺斟低語。
祝福你,收信平安。

《蟲洞書簡》出版至今已橫跨二十載,是莘莘學子人生迷途上的北極星,指引航程方向;也是慘綠少男女突破自我侷限的強心劑,消弭對未來的茫然不安。

如果能穿越宇宙的「蟲洞」旅行,我們將會和「過去的自己」相遇。
若能再相遇,你會想對「過去的自己」說什麼?

收信人是M,過去的我,年輕的你,厭世代的你;發信人是W,王溢嘉的Wang,現在的我,走過人生冷雨淒風的我。初心不變,祝福不移。《新編蟲洞書簡》王溢嘉重新編增、爬櫛了原書稿,回首昔日花樣年歲,挑揀篇篇動人英雄故事,寫下對兒女、年輕讀者的殷殷叮囑,激勵青年盡情發揮、大膽出演人生舞台的劇本;襟曲真切的淺斟低語,實際上也是他與過往自我、生命輿圖的一番審視與對話。青春不復返,時光不重來,王溢嘉字字懇摯,期盼一封封的魚雁能超越時間、空間次元,解除塵世浮生靈魂的錮鎖,於無垠無涯的宇宙中,迸發綺麗的光芒,凝聚成耀眼龐大的星系。

「所謂生命的追尋,有部分工作就是到古今中外一些發光的生命體中,去尋找此類的觀念基因——生命的靈感,並嘗試挑選、剪裁自己喜歡的某些基因,將它們嵌入自己的生命輿圖之中。除了極少數人外,大多數人都需要先覽讀前人的生命劇本,然後再加油添醋,去撰寫屬於他自己的人生劇本。」——王溢嘉

新編蟲洞書簡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