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的表情──笑嘻嘻的,一臉燦爛

金光的表情──笑嘻嘻的,一臉燦爛
Photo Credit: Paul Joseph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次一個當時的同學來找我,我請他吃飯。坐下來沒多久,他又開始抱怨,用今天的話講就是感覺「全世界的負能量都凝聚在他身上了」。可我驚訝地發現,我也「自然而然」地發出了一些抱怨。不久我被自己「被同化」的事實嚇到了。

文:李笑來

你知道自己有個所有人都有的惡習必須戒掉嗎?

最應該徹底戒掉的惡習是:抱怨

朋友金光回國之後沒多久,我第一次高考落榜了。很快我就後悔自己沒有好好準備,於是就報了補習班,折騰了一年,結果考上了一所很「不咋地」(不怎樣)的大學:長春大學(別告訴我「你應該對母校有感情」,事實上我就是沒辦法喜歡上那裡,當我終於大學畢業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好像「出獄」了)。

又一年過去,金光已經是個「包工頭」了。他個子不高,理了個小平頭,穿著牛仔褲,屁股口袋裡插著一部「大哥大」──早年香港電影裡成奎安用的那種摩托羅拉「大哥大」,儘管現在看起來蠢笨蠢笨的,但在當年可是個昂貴的物件呢。

大一暑假,我回到家。在一個陽光耀眼的午後,我在街邊遇到金光,他當時正好沒事做,於是,我們倆就溜達到江邊,坐在堤壩上扯了一下午的閒篇兒。

其實,我知道金光當時的境遇並不好。那是一九九二年,全中國上下正在經歷經濟轉型,大量「先知先覺」的人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從銀行裡弄到貸款,去做各種各樣的生意,其中最酷最猛的就是做房地產的「包工頭」。金光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弄到了一大筆貸款,也成了「包工頭」。可是他年紀太小,江湖經驗太少,所以,早就被一幫人圍住,手裡大量的錢也被套住,經歷了各種不順,踩到了各種陷阱⋯⋯

可整整一下午,金光和我聊的都是趣事,對自己的麻煩隻字不提。本來我還想表示一下關心,但我很快意識到,這種關心只是說說而已──我沒有任何能力幫他擺脫困境,所以,說出來根本沒用。從另外一個角度,我想:金光是個自尊心頗高的人,這也是他對自己的困境隻字不提的原因吧!

無論如何,對自己的困境隻字不提,沒有一絲抱怨,至少全無表露。而金光在這件事情上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一轉眼,過了若干年。我大學畢業,工作了兩年,決定出國留學。在往瀋陽的火車上,我竟然在同一個臥鋪車廂遇到了金光。其實在那些年裡,我從其他朋友口中大致瞭解了金光的情況:「包工頭」終究沒有做成,還欠了很多債,這些年就是在各種麻煩之中度過的。後來聊過才知道,他正在去俄羅斯「撈世界」的路上。

可金光就是金光,那感覺就像我倆昨天還一起坐在河壩上扯閒篇兒,晚上各自回家睡了一覺,今天在火車上又見面了一樣。他還是笑嘻嘻的,一臉燦爛,還是留著小平頭,穿著牛仔褲,只不過把摩托羅拉「大哥大」換成了薄一點的諾基亞手機,其他一點兒沒變──反正我看不出來。本來我上了火車就要睡覺,這下可好,一路都沒睡,一直在聊天⋯⋯至於聊天的內容,現在我已全無印象,只記得金光還是那樣:沒有一句抱怨,沒有說過一絲不好的事兒。

下了火車,他對我揮揮手,說:「走啦!」我站在那裡,看著他消失在人群之中。

從此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也從來不去打聽他的情況。我總覺得,他一直就是那個樣子──笑嘻嘻的,一臉燦爛。

許多年後,在偶爾提到我是如何成為一個「堅決不抱怨的人」時,我會說,那是金光教我的,我知道,他其實不知道自己教過我什麼。

從那列火車上下來,我在瀋陽住了兩天,辦好簽證之後,就飛到了韓國,到全南大學報到。那時,我全然不知自己將在那裡度過生命中最灰暗的十四個月。

為什麼現在我會覺得那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十四個月」呢?儘管那十四個月很可能是我這一生讀書密度最高的時段,我一生讀過的最重要的三本書裡有兩本是在那段時間讀的。

現在我之所以覺得那十四個月是我人生中最為灰暗的一段時間,是因為在那段時間裡,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不斷抱怨的人,而當時我並不知道那灰暗是由此造成的。

可能和當時的大環境有關係吧,我到韓國的時候,正趕上亞洲金融危機,韓國是「重災區」,電視裡報導的新聞,不是有人跳河自殺,就是夫婦二人帶著兩個孩子一起跳樓,結果丈夫生還卻殘疾,妻子和孩子當場死亡,好像每個人都活得惴惴不安。

那時,全南大學的中國留學生不多,只有幾個人。這些人只要坐在一起,兩分鐘不到就開始抱怨,從韓國的經濟到中國的前途,要說上十來分鐘。裡裡外外都是「車轂轆話」(重複的嘮叨),但好像誰都說不煩、聽不膩一樣。若圈子裡某個人不在場,他就註定成為接下來所有在場者的抱怨對象,每個人都像生怕輪不到自己一樣爭著吐苦水,直到散場。於是,每次聚會對我來說都是一場漫長的煎熬。好在當時我在幾個人中年紀最小,按常理是可以不說話的,倒也算是部分解脫。

過了幾年,我已經回國。有一次一個當時的同學來找我,我請他吃飯。坐下來沒多久他又開始抱怨,用今天的話講就是感覺「全世界的負能量都凝聚在他身上了」。可我驚訝地發現,我也「自然而然」地發出了一些抱怨。不久我被自己「被同化」的事實嚇到了,趕緊起身結帳,客客氣氣地送走了那位同學,決心再也不跟他們打任何交道了。

那天晚上,我突然想起金光的表情──笑嘻嘻的,一臉燦爛。

我決心,從此以後,再也不向任何人抱怨任何事情了。這個決定很重要,重要到我認為這個決定在之後的日子裡確定無疑地重塑了我的大腦。

抱怨,只是無能和無奈的表現而已。

這是多麼簡單明瞭的事實啊,可我卻在身邊有一個好榜樣的情況下無視這個事實那麼久!

當遇到麻煩和不順利的事情時,能解決就解決,解決不了就承受,這才是正確的態度。抱怨有什麼用?沒有用,因為它只能用來向別人展示自己的無能和無奈而已。

我想,之前我理解錯了。不向別人抱怨,並不是基於自己內心的驕傲,害怕別人瞧不起自己,而是基於自己的能力與堅韌:

  • 能解決就去解決(能力)。
  • 不能解決就去承受(堅韌)。

再觀察一下就能發現:其實絕大多數人在第一個層面(能力)上就已經輸了,而在第二個層面(堅韌)上從來沒有一絲一毫的進步。我告訴自己:我不能、不該也不允許自己成為那樣的人,否則,連我自己都會受不了自己。在之後的許多年裡,這個原則甚至成了我選擇朋友的最重要原則(沒有「之一」):

只要我發現誰在抱怨,就說明過去我選錯了。

後來,我進了新東方。雖然在那裡「封閉」了七年,但是我結交了不少好朋友──在二十八歲之後還能交上三五個朋友,就算是很多了,不是嗎?這些在若干年之後依然和我是好朋友的人,無一例外,都是「自然而然地從不抱怨的人」。

許多年後,「正能量」這個詞流行起來。說實話,我剛開始不太清楚他們說的「正能量」的確切定義,但我確實知道「負能量」是什麼。抱怨,在我看來,就是在這個世界裡最強的負能量:

  • 它會讓一個人變得令人討厭和厭倦。
  • 它會讓一個人失去掙扎的能力和承受的堅韌。
  • 它的害處不僅在於浪費時間和暴露自己的無能,最大的害處在於會讓你不由自主地放棄掙扎。

偶爾氣餒是正常的,畢竟誰都不是「鐵人」。可是在逆境中,或者在一些特定的關鍵時刻,「放棄」是致命的。心理學家早就知道這件事,並且詳細地論述過:

說話,對每個人來說,其實都是「大腦重塑」的過程。我們每個人都傾向於不由自主地「扮演」我們向別人描繪的那個樣子,直至成為那個樣子。

觀察一下就會知道,那些向你抱怨的人,說著說著就開始進入「表演」狀態。他們很投入,他們需要你的同情,他們需要全世界的同情和「理解」。為了讓你同情,也為了讓全世界同情,他們會不由自主地扮演「一個其實更慘的角色」,演著演著,別人還沒怎麼樣,他們自己先相信了,而且不由自主地讓自己變成那個「更慘的角色」。你想成為一個「更慘的人」嗎?只要開始抱怨就可以了,多簡單!

珍愛生命,遠離抱怨和抱怨之人。

相關書摘 ▶李笑來:99.99%人身在其中卻不自知的「人生三大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通往財富自由之路:教你如何變得更有價值!早晚有一天,可以不再為了生活出售自己的時間》,漫遊者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笑來

李笑來是「得到」App專欄作者,天使投資人,中國比特幣首富,原新東方名師。會計科班出身、業餘電腦程式設計達人;涉獵廣泛、觸類旁通:會計、銷售、英語名師、KnewOne 網路社群創始人、天使投資人、專欄名家⋯⋯

《通往財富自由之路》是李笑來老師在「得到」App的專欄文集精選,也是傳奇人生譜寫者李笑來老師對自己成長經歷與經驗的另類總結。說它另類在於:一則它並不是傳記式、說教性的內容;二則你無法從中找到一夜暴富的秘訣──相反,它要告訴你的是:成功並無捷徑,積累才是王道!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