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或許不應那麼政治,他們「可以」是一般人,甚至「應該」是一般人

政治人物或許不應那麼政治,他們「可以」是一般人,甚至「應該」是一般人
Photo Credit: 柯文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人物或許不應那麼政治,他們「可以」是一般人,甚至「應該」是一般人。專業的政治技藝可以交由事務官來掌握,政務官只需是個富有知識的良心者。

上個月是女兒表定打預防針的時間,我太太在就診前先行上網掛號。因為我們幾乎都在同家醫院打疫苗,所以直接進那醫院的掛號系統,開始選擇適合的時段。我太太看了門診表單,想了想,走來問我。

「有個醫生好像是柯文哲的太太。」「喔,是嗎?她還在看診喔。」

後來因為種種因素,最後並沒有選擇陳醫生的診。本來已經忘了有這段插曲,直到看到見所謂兩性專家評論兩位「準」市長夫人的高見(不用特別去找來看的那種高見),才又想起這事。

我去看那醫院的門診表,發現陳醫生的診還是在,而且是整天。這蠻妙的。妙在哪呢?

因為過去在政治圈工作,我曾見過許多政治人物的另一半。台灣仍以男性政治人物居多,這些夫人「干政」的程度也不一。我個人認為沒有什麼固定標準可以衡量「夫人干政」的妥與不妥,一切都要看狀況。

有時候「夫人」和「人夫」政客是一體兩面,陰陽兩極,黑白兩臉。成功的政治人物夫妻,就算其中一個是腦殘,另外一個也可以互補回來,否則不會有一定的政治地位。先生得罪人,太太幫忙圓回來;先生亂花錢,太太就摳帳。也有很多反過來的例子,但就是會讓你覺得,這「一組人」就是個「政治單位」。

連勝文的太太蔡依珊,基本上還是傳統的官夫人模式,幫連勝文承擔一些互補的責任,只會出現在政治類的場合。

但柯文哲的太太陳醫生,感覺就比較妙了。她會出現在生活類的場合中,像是你帶小孩打個疫苗,就會意外碰到。非政治性的。

這和你去市場買菜碰到里長太太不同。里長太太本來就會出現在鄰里市場裡,她是地緣的存在,這種存在本質就是政治的。但陳醫師不是,她是在擔任一種社會角色時出現在非政治的場合。

這突顯他和她先生對於政治圈是多麼「素」的存在。連勝文與蔡依珊,就算不參選,他們也是活在政治範圍中,擔任某種政治角色。他們處在一種政商結構之中。

在北歐,總理或閣員可能天天在你後面排隊結帳,年輕的國會議員組團到熱帶國家自助旅行,如果這種凡人的政治是我們企求的卓越政治,那我們就該認真思考政治人物「去政治性」的議題。

政治人物或許不應那麼政治,他們「可以」是一般人,甚至「應該」是一般人。專業的政治技藝可以交由事務官來掌握,政務官只需是個富有知識的良心者。

我本人其實不太喜歡政治素人。因為過去工作的關係,我有很強的政治性,素人的存在是對「我們」的一大威脅,怎麼看他們,都覺得不順眼。

但其實仔細想想,或許「我們」的存在,才是國家的一大威脅。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人渣文本

Photo Credit: 柯文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