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擬參選人「慣老闆」到被開除黨籍,但勞基法管不到「競選服務處」

議員擬參選人「慣老闆」到被開除黨籍,但勞基法管不到「競選服務處」
圖為設計師「呱呱」為蔡宜珊設計的冬至FB封面圖片。Photo Credit: 蔡宜珊粉絲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主計處「行業分類」,「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屬於「未分類其他組織」這個類別。而這個類別中,大部分都被明文規定「不適用勞基法」。

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擬參選人蔡宜珊被指控助理薪資違反《勞基法》。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今(29)日表示,蔡宜珊聘用助理薪資低於基本工資,背離黨理念,會移送評委會懲處並開除黨籍。但仔細查詢勞動部公布的內容,「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真的不適用勞基法。

《鏡週刊》26日報導,一名設計新人「呱呱」爆料,去年底以兼職身分加入蔡宜珊團隊,除了設計,連掃街、選民服務都需要做,然而呱呱月薪卻只有2萬元,換算時薪遠低於勞基法規定的最低基本工資每小時140元。

設計師表示,蔡宜珊經常以「特殊理由」要求修改圖片,「有一次我替蔡宜珊設計競選帽子,她認為短髮的設計很像蔡英文,經過三、四次修改她仍不滿意」。設計師不願繼續待在這種工作環境,進而向蔡宜珊提出辭呈,但蔡多次私下找呱呱談,希望她能少領一點薪水,或是改為按件計酬。

對於相關指控,蔡宜珊表示,因為競選團隊沒有這麼多文宣需設計,所以才會要求設計師在沒有案件之餘,一起掃街拜票、做選民服務,「因為我們是一個team。」她強調,從事選舉工作沒有在計算時間和加班費,且給設計師一個月2萬元薪水算很高,並沒有虧欠她。另針對未替助理保勞健保一事,蔡宜珊則說自己之前在阿扁、謝長廷、姚文智競選總部擔任助理時,也沒有保勞健保。

蔡宜珊的說法引起討論,不少人痛罵她是「慣老闆」、「血汗老闆」。蔡宜珊今日在臉書發布聲明,表示設計師「呱呱」是個剛畢業、毫無正職工作經驗的美編,但蔡宜珊仍給予每月40K的薪水,因為她希望「從自身帶頭做起,改善低薪環境」。蔡宜珊解釋,之後領取20K,是因為「呱呱」另外也在畫廊上班,不願全職工作,故雙方約定每週僅需工作三天,薪水折半。

蔡宜珊也表示,「呱呱」加入團隊僅一個月後,就自行離開團隊,期間只完成四張粉絲專業的貼圖,蔡宜珊強仍依照原先約定支付20K。而工作期間,「呱呱」僅參加過一次艋舺青山宮大拜拜活動,以及一次協助在萬華祖師廟定點發文宣,但參與大型活動都是合作初始的共識。

蔡宜珊更表示,由於競選團隊尚未進入國家法定競選程序,只是競選前的籌備期,去電勞保局與健保局詢問就業保險、勞動保險與健康保險,皆因為沒有「單位」,無法根據相關法規辦理投保。

蔡宜珊也表示,競選團隊暫屬「不適用《勞基法》之各業工作者的『未分類其他組織』」。蔡宜珊還說,因尚未選上議員而無法根據勞動部所指定之適用《勞基法》之「地方民意代表聘(遴)、僱用之助理人員」。

蔡宜珊還在臉書直播中表示,在競選之初,她就請業界有名的設計師完成主視覺,字型、顏色等都已定稿,呱呱身為美編只需要進行排版就好,她也說,「我不會把我的設計工作交給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她也批評,呱呱執著於插畫形式的創作,所做出來的臉書封面圖都沒有黨徽、沒有競選者的臉孔,讓她很難跟選民溝通。她也印出設計師畫的圖,讓大家公評。

民進黨:開除蔡宜珊黨籍

(中央社)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發聲明指出,蔡宜珊入黨未滿兩年,不具備市議員參選資格,蔡宜珊聘用助理薪資低於基本工資違反勞基法,且嚴重背離黨內照顧勞工權益理念,並傷害黨內形象。

台北市黨部將針對此案成立調查小組,市黨部說,會蒐集相關證據並向蔡宜珊助理求證,蔡宜珊近日言行嚴重悖離民進黨長期照顧勞工權益理念,會把相關證據送至評議委員會討論懲處,並開除蔡宜珊黨籍。

《ETtoday》報導,對於民進黨市黨部主委黃承國將蔡宜珊開除黨籍一事。蔡宜珊稍早表示,黃主委如果還有一絲絲良知良能,「他就知道他欠對我蔡宜珊一個誠懇的澄清與道歉。」

「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真的不適用勞基法

根據主計處「行業分類標準」查詢平台,「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和「民意代表服務處」都屬於「S大類-其他服務業」中的「9499細類 -未分類其他組織」,跟棋社、老人會、獅子會等屬於同一類。

根據勞動部「勞動基準法適用之例外情形說明」,行業別代號「9499-未分類其他組織」中只有「國際交流基金會、教育文化基金會、社會團體、(已選上)地方民意代表聘(遴)僱用之助理人員、依立法院通過之組織條例所設立基金會之工作者、大廈管理委員會,適用勞基法。」勞動部說明「除上開情形外,其餘皆不適用。 」也就是說,像蔡宜珊這種還未選上的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人員,的確不適用勞基法。

螢幕快照_2018-03-29_下午7_49_50
Photo Credit: 截圖自 勞動基準法適用之例外情形說明

但長期關注勞基法與勞動權益的團體Workforce勞動力量表示,雖然「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和「民意代表服務處」不在勞基法的適用範圍內,不過這些「議員助理」的確是受到未選上的民代指揮監督,所獲得的報酬也是屬於提供勞務的對價,因此在勞檢員的檢查實務上,會從勞雇雙方的「人格」、「經濟」與「組織」從屬性來認定是否屬於僱傭關係

因此,只要設計師呱呱可以協助舉證「的確有受到雇主蔡宜珊指揮監督」,還是有很高的機率可以將該蔡宜珊認定為「自然人雇主」,而適用勞基法。

而保險方面,勞保雖然大多是以公司為投保單位,但勞動部在2015年就明確規定,「受僱公職人員候選人或擬參選人從事競選活動並獲報酬之工作人員,得以候選人或擬參選人為投保單位辦理加保。」

而健保方面,衛福部健保署解釋,「第一類及第二類被保險人,以其服務機關、學校、事業、機構、雇主或所屬團體為投保單位。」《蘋果日報》2017年也報導,公司聘僱兼職人員,如每周工作時間達12小時,也須為其投保。而蔡宜珊的確是設計師呱呱的雇主,一週工時也超過12小時,必須幫她投保健保。

就算選上議員,助理公費補助仍然有限

但即使蔡宜珊選上議員,她的助理開始適用勞基法,但大部分民意代表都只給助理「公費補助」的薪水,但是補助有限,議員助理薪水也有限。依照《地方民意代表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補助費補助條例》第六條規定,直轄市議員每月助理費總和上限24萬元,縣、市議員每月助理費總和上限8萬元,而但都沒有編列助理加班費預算。

曾任台北市議員助理的吳家豪投書《蘋果日報》表示,就算是直轄市議員,助理新人平均起薪為2萬5~3萬不等,累積一定年資成為辦公室主任月薪約4萬5~6萬。但要升到辦公室主任通常要花5年左右的時間,而一旦升到主任,薪水也差不多就到天花板,通常就不再加薪了。因為民代每月助理費是固定的,所以助理不論表現得多好、資歷多豐富,薪水終究有其極限。

《自由時報》2014年報導,當時的台北市議長吳碧珠說,助理雇主是議員「個人」,議員取得每個月24萬元助理費屬於補助性質,只能道德呼籲守法。當時的勞動局長陳業鑫也說,勞動局業務、預算受議員監督,勞動局要去檢查監督自己的人,實在很困難,因此問題要回到助理應組工會爭權,如個案有委屈,可以申請勞資調解。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