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焚書掩蓋偷書,納粹思想戰是掌握書寫歷史的權利

用焚書掩蓋偷書,納粹思想戰是掌握書寫歷史的權利
Photo Credit: LearningLark@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納粹不反對教授、研究學者、作家和自由派人士;他們要的是拉攏對方來打造一支知識分子與意識形態的武士部隊,讓對方用他們的筆、學說和著作為武器,向德國與國家社會主義的敵人開戰。

文:安德斯・李戴爾(Anders Rydell)

1933年5月10日晚間11點,柏林的學生手執火把,列隊走進歌劇院廣場,高舉著「性學研究學會」創辦人赫希菲爾德的半身像,宛如被罷黜國王的斷頭像。最後這張半身像被丟進火堆,和從「性學研究學會」搜刮而來的書籍一起燒掉。當晚,德國境內有90處都燃起焚書烈焰。「德國大學生組織」對於如何組織與協調焚書行動,計畫縝密。這些行動均選在市中心的公共場所,而且很多城市還點亮了強力聚光燈來強化效果。柴堆是事前就堆疊好的,上面裝飾有列寧相片和威瑪共和時期的旗幟。

很多地方,黑名單上的書籍是以運堆肥的牛車送抵廣場,感覺就像是送進刑場。有些地方還將書釘在枷上。學生們穿著正式系服,佩戴各地學生會徽章,一同遊行的還有穿著制服的希特勒青年團、衝鋒隊、親衛隊及準軍事組織「鋼盔前線士兵聯盟」,軍樂與軍歌響亮,比方說納粹戰歌〈國家社會主義之歌〉。一面按照儀式將書籍丟入火堆,一面念誦事先準備好的九句「火咒」,咒文裡還會提到被譴責的作家名,並詳列其所犯的罪。

學生、教師、校長和當地的納粹領袖會對群眾發表演說,於是引來更多人群聚集。在柏林,大家相信聚集在歌劇院廣場的民眾多達四萬,其他城市據報也有近一萬五千民眾。柏林各活動現場直播的數字更多,戈培爾則是在廣播中對群眾演講。現場還有一組攝影人員拍攝活動點滴,影片稍後在全德各大戲院放映。

戈培爾才剛成立他的宣傳部,便私下慫恿學生主動出擊,就在赫爾曼所擬的黑名單成了官方文化政策。不過,對於如何執行文學政策,納粹的革命運動中有各種不同調的想法。某些派別的人士擔心國際會強力譴責焚書之舉。新上台的政權出現一股言之有理的恐懼,擔憂1933年春天遍及全德國的大量右翼革命會失控。即使是戈培爾仍要等到十拿九穩後,才公開支持這些行動。

焚書的意義超乎一切典禮,並非檯面上對德國圖書館與書架的整肅清理。戈培爾心知肚明焚書的象徵意義,不論是從歷史觀點或政治觀點來看,猶如新生德國的浸洗禮。透過火焚獲得滌淨,是新政權青睞有加的古老儀式。戈培爾在對柏林群眾的演說裡特別強調這點,聲稱「11月共和的知識根基從此奠定,自瓦礫之中,新生命將如鳳凰凱旋躍升。」

焚書之舉在德國四處此起彼落,持續至入夏。漢堡和海德堡等特定城市,也有多起焚書活動。不過當代的意見卻轉移了焚書的重要性。許多德國知識分子,如海因里希.伯爾(Heinrich Böll)和漢斯.邁耶(Hans Mayer)都對這些活動淡然以對,將其視為僅是學生的可笑之舉,雖然令人非常厭煩。他們相信,焚書是革命意志狂熱的展現,新政權會擺脫這些事的。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對焚書的評語言簡意賅,「只有我們的書嗎?從前他們會把我們的和他們的一起燒掉。」其他人則對政治現實的遞變,相當震驚。作家褚威格日後在其回憶錄中形容,它「簡直難以想像,即使早有預料的人亦然」。

國際上對焚書之舉眾說紛紜。約有四分之一人士漠視焚書事件,以「荒唐滑稽」、「毫無意義」、「幼稚」視之。有些人,例如海倫凱勒(Helen Keller)、《新聞週刊》與作家路德維希.劉易士(Ludwig Lewisohn),則視其為對思想本身的野蠻攻擊。最強烈的反應來自設於紐約的「美國猶太裔國會」,認為焚書之舉代表當政者反猶太人,也是對猶太裔德國人施加迫害。為此美國各城舉辦示威遊行,1933年5月10日約有十萬人聚集紐約抗議遊行,是該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示威活動。

焚書的顯著力道與其透過媒體產生的滲透力,在當時已是勢不可擋,然而,由於它們和二次大戰「猶太大屠殺」密不可分的關係,在戰後所引發的影響力更驚人。書籍遭焚雖非空前也非絕後,但是德國的焚書事件最終卻變成歷來審查制度與壓迫最引人注目的代表,並且只要焚書事件再度爆發,就會成為一項道德警示。在美國,近期相同案例發生於1950年代,共和黨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的反共改革主張當道,美國眾多圖書館內凡是具顛覆傾向的書籍都被掃蕩一空,因而引發抗議活動。

焚書事件使納粹政權被冠上「文化蠻族」的臭名。焚書成了蔓延於1930至1940年代毀滅知識的象徵,那段期間內,納粹主義掌控了整個民族在語言、文化與創造力方面的抒發管道。不止如此,它們還顯示了納粹對敵人的種族大屠殺,除了有形物質,還包括文化。

與此同時,焚書的煙硝與其對文化的回響掩蓋了一些東西。後世對焚書事件的詮釋和納粹自己的解釋沒有太大差異,他們也認為焚書不過就是儀式性的運動和宣傳性質的演出。焚書的景象整體看來吸引力十足、效果張力強、頗具象徵性,以至於不該形諸於歷史。但是,焚書活動又變成殲滅文化的一種強有力隱喻,以致讓另一個使人不悅的事件相形見絀,那個事件就是納粹不單只是毀掉書籍,還做了更嚴重的事―他們同時也受到一股狂熱執迷所驅,收集書籍。

當德國焚書火焰的餘燼逐漸冷卻,納粹黨裡主掌知識與思想的核心人士開始籌備一項計畫。這項計畫並非要殲滅知識、文化與文學,而是要對付其他東西,其居心更為駭人聽聞。從各方面來說,1933年5月僅數萬本書遭到焚燬。可是,納粹黨所進行的劫掠卻沒收並劫持了更多的書,而且行動密不可宣。在學生肆意破壞柏林「性學研究學會」之後,衝鋒隊扣押該機構大多數藏書,超過萬本。然而,這些書沒被送往歌劇院廣場,而是送去衝鋒隊總部。


猜你喜歡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台灣的優勢在哪裡,能夠讓世界第三大商用網通大廠 Ubiquiti(UI)2010 起就將全球研發總部佈局於台灣,更持續投資、重用在地人才呢?

這幾年台灣受惠中美貿易戰,外資大舉回流,加上疫情助長遠距協作、線上交易,各界看好台灣迎來新的黃金十年,搶抓數位經濟。

蛻變為數位韌性之島,網通設備正是數位轉型的不可缺少的基礎建設,特別是全球第三大商用無線網通解決方案大廠 Ubiquiti Inc.(UI), 2010 年正式將全球研發總部設於台灣。究竟,台灣有何強烈吸引力,讓這家美商持續加碼投資,深挖在地人才價值?

除了半導體,我們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台灣之光

未來要在全球舞台出頭,靠的是創新!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評比台灣連續兩年在「創新能力」,亞太區排名第一、全球第四。確實,除了舉世聞名的半導體晶片,還有其他可關注的面向,網通產業就是其中之一。

UI 台灣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點出我們的強項,「UI 創辦人 Robert Pera 在事業開展初期,就是看中台灣有首屈一指的技術供應鏈,而且逐漸發現台灣不單單有硬體技術人才,還有軟體開發實力,因此持續擴大台灣在軟硬整合的統籌設計能量。」

02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 - 楊宗樺

事實上,UI 研發總部設置台灣後這幾年的人數擴編態勢,正與他們的全球營收數據,呈現高度正相關。UI 在 2021 年締造 18 億美金營業額,過去五年平均營收成長近 30%,目前仍在快速飆漲中。

楊宗樺解釋,「2010 年台灣研發團隊僅 10 多位,後來持續奠定設計開發基礎,加上產品線多元化, 2017 年之後,成員數開始以翻倍速度增長,從 100 多位員工成長到今年預計招募規模上看 700 多人,UI 的創意心臟來自台灣,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03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2021 年締造近 18 億美元營業額,過去五年營收快速成長。

台灣是孵化創新的首選場域,人才寶庫擁有三大優勢

04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位於台北信義區的台灣研發中心。

如今,UI 的產品原型發想、概念確認、功能驗證、再到產品落地,許多流程都是在台灣誕生,甚至 UI 的產品線也從消費型網通設備,跨足到辦公室 EoT(Enterprise of Thing)裝置、監控解決方案。除了仰賴研發總部有絕佳的實驗場域,充沛的人才能量,更是讓創意點子源源不絕的關鍵。

不光是 UI 讚許台灣有高素質人才,連同為外商的 Google 台灣人資長也曾表示,在 Google 眼中,台灣人才如「隱藏版珍珠」。有趣的是,Robert 早在十多年前「慧眼識英雄」,把研發基地瞄準台灣,而不選擇其他國家,正因為台灣人才庫有三大優勢。

「台灣有多元性人才是很重要的一點」楊宗樺回應,從軟硬體研發、產品規劃、行銷到生產人員,等於一條垂直供應鏈,都能找到對應的人選。其次是台灣的開放性,熟稔與國際團隊合作模式,展現快速反應能力與機動性,搭配最後一項能夠中英文溝通,呈現台灣人才獨特優勢。

曾有人說「台灣科技産業只能做代工,因為我們缺乏創意…」果真如此嗎?

楊宗樺表示,「台灣在過去產業分工模式,沒有獲得從零開始的規劃機會,並不代表我們沒有創新的實力。」自從 UI 把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等於幫在地的人才開了一扇連接國際的窗,更有機會打造世界級產品,甚至對產業發展扮演關鍵影響力角色。

UI 成長方程式:全方位展現品牌思維,優化與使用者的每個接觸點

除了營收亮眼,UI 之於網通產業所貢獻的價值,更來自破壞式創新的使用者體驗。有人這樣描述「UI 是網通界的 Apple 」,原因是 UI 打破通訊設備的冰冷,拿到產品一剎那,從開箱安裝到設定軟體,極簡設計風格消除繁雜的使用流程;同時產品外觀又能完美融入使用者的生活,兼顧「必需品」與「裝飾品」雙重價值。

不僅是在使用者體驗上的創新,UI 更跳脫單純販售產品的框架,而是以品牌服務思維,在每一個與使用者的接觸點,優化五感體驗。例如 UI 針對產品安裝邏輯,調整內容物的排列順序,甚至在外包裝的材質、氣味添加巧思,增加使用者開箱時的「wow」感受。

此外,聯網設備因應使用者的需求差異,以及所在地坪數格局不同,往往挑選型號之際感到苦惱。楊宗樺說,「我們除了完整揭露產品的技術細節,也考量到使用者在選購的時候,就獲得良好的體驗,我們 store.ui.com 網站提供試算建議功能,幫助消費者高效找到自身的需求。」

在 5G、低軌衛星高速發展的趨勢之下,可想見台灣對網通產業的投資只會有增不減,而 UI 入列台灣護國群山的一份子,期許自己扮演架橋角色,樂觀看待台灣下一波黃金十年。

所謂架橋任務,楊宗樺強調,UI 積極把全球視野與商機帶進台灣,也將台灣創新能量推展國際,不論技術優勢或是整合型產品,都能形成雙向的交流。尤其 UI 對人才培育下足功夫,希望透過持續耕耘,讓人才連結世界級的視野與思考經驗,驅動台灣網通產業邁向嶄新的時代。「我們期待聯手更多台灣優秀人才,在 UI 開創全新的職涯藍圖,與饒富創新想法的同仁一起打造更多元的産品,讓台灣之光在網通產業繼續發光。」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在 UI,我們想打造改變世界的產品

了解更多 UI 企業文化與產品研發思維:
Life at UI Taiwan Facebook | Life at UI Taiwan Youtube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