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不壓抑》:「身體斷線」不表示感覺不見

《練習不壓抑》:「身體斷線」不表示感覺不見
Photo Credit: whoismargot@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壓抑本身並非絕對不好,這是每個人都會使用的一種因應策略,在彈性而適度的使用下,並無大礙。我們會壓抑,是因為壓抑曾經有用。

文:蘇益賢

壓抑的後果

伍迪.艾倫曾說:「我不生氣,我以生腫瘤來代替生氣。」這句話雖然無法用科學的因果關係檢驗,但研究的確證實,壓抑會對身心健康、工作表現造成影響。

研究者請參加實驗的人刻意隱藏、壓抑自己的情緒反應,比如說,請他們看恐怖片(像是《大白鯊》或經典鬼片),好讓他們出現恐懼情緒。但事先提醒他們必須壓抑任何感覺,不要讓外人知道。

結果,受試者表面上看起來成功壓抑恐懼情緒,身體卻騙不了人。研究者事先在他們身上接了儀器,用來檢視身體指標的變化(如心跳、膚電反應等,這些指標與情緒強度相關)。獲知要壓抑的受試者,他們的身體反應反而比另一組人(獲知不用壓抑)更劇烈而明顯。面對情緒時,身體似乎比嘴巴還要誠實。慢性疼痛患者身上也有類似現象,鼓勵患者壓抑痛的感覺,反而會讓痛的感覺更難忽視且維持更久。

身體斷線不表示感覺不見:斷線型壓抑

這類壓抑通常是不自主的。有別於上三種壓抑的「有意這麼做」,斷線型壓抑通常出於身體本能的保護反應。這種壓抑往往是下意識的、無意間發生的。只是,斷線並不表示感覺不見,只是一開始感受不到,或者很久之後才慢慢有感覺。

小虹小時候曾受到霸凌,雖然她告訴了大人這些事,但當時家人並沒有認真處理。因此,從小五開始,上學就意味著痛苦。當時的她時常做惡夢,想起那同學的臉、揶揄的話語。就算在白天,一想到要經過那些她曾經受到欺負的教室,就害怕了起來。某次被同學欺負時,小虹不再哭泣、吶喊,變得非常安靜,像木偶娃娃一樣,任由同學欺負。同學們雖然覺得奇怪,卻也不疑有他。只是,這種「沒反應的娃娃」反倒讓那些同學覺得無趣,因而停止了欺凌的行為。霸凌雖然結束,但之於小虹,那些記憶卻在夢裡無止盡的上演。她變得麻木,沒有情緒,有時甚至感覺自己與身體是分離的,「沒有感覺了」,這樣一來,就不會感到害怕、疼痛了,但一切也無所謂了。

這是一個創傷的故事,在故事裡,小虹突然與她自發的恐懼情緒斷了線,這種「斷線型壓抑」一開始是一種保護機制,保護故事主角在無法承受那些感受時,可以先不去處理那些過度強烈的情緒。

斷線型壓抑常與過往的創傷經驗有關。事實上,創傷是很常見的,以美國調查來看,約有七成的成人在人生某個階段曾經歷過創傷。創傷可能來自於天災(地震、火災)、人禍(戰爭、恐怖攻擊、目睹殺人事件),也可能來自成長過程,像是受虐(言語暴力、肢體暴力、性虐待)、不當照顧或受到忽視、在學校或職場受到霸凌、排擠、目睹親人突然逝世等。許多看似「不要想這麼多,沒那麼嚴重」的生命經驗,都可能在一個人的生命中留下一些疤。

嚴重創傷後,我們很可能會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不過,依據創傷嚴重程度、個人調適能力與年齡等,不是每個人都會符合「疾病診斷」,但相關症狀卻很常見。大腦對於情緒強烈的事件,記性會特別好。因此,PTSD患者時常會做惡夢,在白天回想起事發當時的畫面,情緒容易受到驚嚇。常常處於這樣極度不舒服的狀態,許多患者開始出現「斷線型的壓抑反應」。旁人眼中的他是情感麻木而疏離的;或者嚴重到符合臨床上稱為「解離」的標準,也就是極度的斷線狀態,一個人感覺自己「不是自己」,與自己的身體不在一起。

一般情況下,我們可能沒有經歷過極度嚴重的創傷事件。不過,小時候若遇到一些狀況或危機,超過當時我們的能力範圍,無法解決,因而帶來強烈的情緒壓力,我們的身體也可能會不自覺使用斷線型壓抑做為保護。

斷線型壓抑後,身體其實還是有感覺,我們也還是有情緒;只是當下看起來毫無反應。斷線時,我們好像沒事。但只要碰到任何可以引發情緒反應的人事物時,情緒便會再度席捲而來。這就像是有些人會突然「暴走」一樣,本來看他都好好的,他可能也覺得自己沒怎樣。實情是,他已經承受了非常強大的壓力,因為斷線型壓抑一直在運作而沒有發覺。就在某天,因為發生了某件事正踩到他的點,斷線型壓抑的力道抵擋不住按捺許久的火山爆發,因而情緒失控、歇斯底里。

比擬物理學的「能量守恆定律」,心理學也有能量守恆定律,它指的是:被壓抑的感覺不會憑空消失,反而會尋找其他出口。故事裡的小虹,長大後變成一位過度敏感、疑神疑鬼、不易相信他人的人。即便小時候以斷線型壓抑來自保,那些暫時沒感受到的感覺,只是跑到未來,繼續影響著我們。如果讀者感覺自己出現這類因創傷事件而引發的斷線型壓抑,除了嘗試本書提供的方法外,也建議尋求專業人士(如精神科醫師、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的協助,早日處理這樣的問題,才能更完整的改善這類狀況。

壓抑失敗之後,還會補自己一拳

壓抑時,除了原本的初級情緒之外,我們的焦慮通常也會增加(這也算是一種次級情緒)。就像之前的阿烈,在壓抑失敗而大罵女兒之前的幾個小時,他一邊要克制憤怒,一邊擔心自己有沒有把憤怒克制好,這確實令人感到焦慮。

假設你正被老闆責罵,生氣的感覺出現了。你驚覺:「我現在可不能生氣啊!」於是,你把所有心力都用來壓抑怒氣。這表示,你可以專心聽老闆說話的腦力也被瓜分掉了。所以,剛才老闆在問你話,你可能沒聽見(結果老闆又更氣了)。當一個人很認真在壓抑時,當下反而沒有足夠的「大腦資源」可以妥善處理現況。

壓抑是很費力的事,很少會有人說:「我壓抑得輕輕鬆鬆。」我們聽到的通常是:「我拚命壓抑」、「壓抑累死人了」。但愈努力,反而愈失敗,這種結果讓人十分沮喪。

「我明明這麼努力控制情緒,卻還是失敗,我到底是不是太笨還是怎樣?」有些人會像這樣替自己貼標籤:「我就是脾氣差」、「我這輩子就是沒辦法管好脾氣」、「我沒救了」。這就是小標所說的「壓抑失敗之後,還會補自己一拳」的意思。光努力是不夠的,還要留意「努力的方法」是否正確。不然挫敗感一直累積,將轉變成無助感,容易使人自暴自棄,未來更不可能有改變的動力。

不談戀愛,就不會受傷了嗎:搞消失型的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