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漫威與DC的電影宇宙發展看品牌競爭

從漫威與DC的電影宇宙發展看品牌競爭
圖片來源:Pixatra.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漫威(Marvel)在2018年2月份上映《黑豹》,本文就藉著這個勢頭,來看看漫威跟DC這兩家美漫品牌,在超級英雄電影市場競爭手法上的故事吧!

文:VIEWPOINTS-branding 品牌視角

漫威(Marvel)在2018年2月份上映《黑豹》,本文就藉著這個勢頭,來看看漫威跟DC這兩家美漫品牌,在超級英雄電影市場競爭手法上的故事吧!

在開始進入品牌競爭的主題之前,我們先從下表看看兩大超級英雄在過去上映過的電影以及目前已知的電影上映計畫,同時附上《黑豹》跟《復仇者聯盟3》的預告片幫大家複習一下。

改編自兩家漫畫人物的電影當然不只有下表這些,像是漫威的《X戰警》(變種特攻)以及DC的《綠光戰警》(綠燈俠)。這裡列表出來的,指的是兩家影業想要各自打造的超級英雄宇宙觀,對於Marvel Studio來說就是漫威電影宇宙(MCU-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對於DC而言就是DC擴展宇宙(DCEU-DC Extended Universe)。

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宇宙觀的建立

單從電影數量來看,漫威電影宇宙的相關電影從2008年開始至今累積18部,而DCEU則只有相對少的5部。電影宇宙觀的概念不確定是不是漫威首創,但是漫威的確是將其概念發揮得最好的公司之一(前一陣子環球影業想要以神鬼傳奇為首打造的「闇黑宇宙世界觀」,目前看來也並沒有發展得很好)。DC從2013才開始打造屬於自家超級英雄的DCEU,並且間隔三年才推出第二部。從上映時間前後來比較票房,DC的電影除了《自殺特攻隊》(自殺特攻‬:超能暴隊)勝過《奇異博士》(但這兩部也相差三個月),其他電影都輸給相近檔期的漫威電影。從任何角度來看,DC都感覺失去了超級英雄電影市場的先機。 

表面上,DCEU好像必須趕快搶佔MCU的市場(因為晚了五年),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漫威打開的是「超級英雄電影」的市場,而不只是「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市場」。怎麼驗證這個論點,最好的方式,就是隨便問幾個朋友知不知道某個特定的角色屬於漫威或是DC。即便超級英雄電影宇宙發展至今,相信還是有很多原本不是漫畫迷的觀眾搞不清楚哪個角色是哪個公司。

對於DC來說,這樣的好處是什麼?我認為有兩點:

  1. DC只要推出一部質量夠好的超級英雄電影,就能在「超級英雄電影」市場中佔據一席之地。
  2. 原本是DC漫畫迷的觀眾因為漫威的成功,會比往常更期待DC電影的上映。如果從票房來源來看,DC電影還沒推出,可以預期就有一定的票房保證。

從《超人:鋼鐵英雄》的票房來看,其實勝過《美國隊長》之前的所有漫威個人英雄電影,就驗證了這個猜測。但DCEU卻亂了陣腳,為什麼?

薄弱的招牌角色特色──個人品牌個性

因為《復仇者聯盟》的票房太好,把超級英雄放在一部電影中的做法大受觀眾喜愛。也因此影響了DCEU的第二部電影就決定將蝙蝠俠跟超人放在同一部電影。但DC忽略了一個重點。你必須假設大部分的觀眾都不是漫畫迷,因此所有的超級英雄都需要重新獨自建立觀眾認同感。 

如果從品牌的角度來看,MCU跟DCEU都可以看作是漫威跟DC的子品牌。而母公司的資源(雙方各自的漫畫人物),就是用來協助打造子品牌最關鍵的資本。DC的第一步雖然看似錯失市場先機,但其實不然。但是DC亂無章法的使用母公司的招牌資源(超人、蝙蝠俠、神力女超人三巨頭),卻讓DCEU建立的成果不如預期。

記得先前的文章(從大娛樂家淺談品牌建立)中提到,品牌三要素之一是Personality。如果將每個超級英雄當作一獨立的個人品牌,就必須要讓觀眾有足夠的時間了解一個角色的故事、個性、人格養成的原因以及成為超級英雄的動機。漫威從2008年開始建立鋼鐵人、索爾、洛基、美國隊長、黑寡婦主要角色的形象。反觀DCEU,第二部就推出超人與蝙蝠俠同台的電影,但不要忘記,在此之前,觀眾對於蝙蝠俠「個人品牌個性」的認知是停留在諾蘭的《黑暗騎士三部曲》。就連諾蘭,也花了三部電影的時間,才建立起「黑暗騎士」跟過往蝙蝠俠不同的角色個性,《蝙蝠俠大戰超人》要求觀眾在短短的開場幾分鐘就接受班艾佛列克飾演的新蝙蝠俠,實在太困難。  

這也是為什麼有獨立電影的《神力女超人》(神奇女俠)在正義聯盟中相對比較討喜。

招牌人物真的值得使用獨立電影,謹慎的建立角色個性。

過於薄弱的角色關係建立──產品線的兼容與協調

如果把《復仇者聯盟》跟《正義聯盟》這一類的超級英雄大雜燴電影,看作是品牌底下的產品線分支整合,要追求的就是兼容性跟協調性。

除了每個超級英雄的個人個性是不是討喜,角色之間的情感關係建立也是讓劇情會不會彆扭的關鍵因素。想想自己日常的情境,應該很少人第一次碰到陌生人就突然打開心房、掏心掏肺、出生入死?漫威建立角色關係的做法,大部分是透過「隱喻」的方式呈現,也就是大家常聽到的彩蛋(不是片尾彩蛋)。舉例來說,在無敵浩克裡面,出現一秒鐘被冰凍的美國隊長、鋼鐵人在實驗室用美國隊長的盾牌墊高儀器、螢幕上報導的是浩克的新聞。即使美國隊長第一集的年代設定是二戰時期,劇情也跟鋼鐵人的爸爸扯上邊。這些所謂為影迷準備的彩蛋,其實在更深一層的意義,就是建立角色之間的關係。所以這幾個角色在《復仇者聯盟》中碰面的時候,才不顯得那麼突兀。

類似的做法就很少在DCEU的電影中看到,有人可能會說《蝙蝠俠對超人》的片頭,就解釋了蝙蝠俠對超人的負面觀感(韋恩大樓救人的片段),但這個片段如果能放在《超人:鋼鐵英雄》中當作彩蛋,相信效果會更好。結果蝙蝠俠跟超人的劇情就顯得很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