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財政幫就轉彎?嚇壞公股的「三大政策」說掰就掰

遇到財政幫就轉彎?嚇壞公股的「三大政策」說掰就掰
Photo Credit: 顧立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法規碰到政府單位就轉彎,不但不符合國際趨勢,更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荒謬作法。更何況,自稱已經民營化的公股銀行,又為什麼能獨逃金融法規的監管,只因他們有政府當靠山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顧立雄上任以來做了不少落實金融監理的政策,最近更提出「金金分離」、「禁止擴大徵求委託書」,以及「法人董事改成自然人董事」,這些積習已久的金融沉痾,金管會有心改革獲得產學界一片看好,可惜的是,顧立雄好像不敵公股與財政幫的反對勢力,敗下陣來⋯⋯

先來談談金管會的這些政策到底在做什麼。

一、「金金分離」:防止一個集團同時擔任多家金融業負責人

除了約束企業集團在金融業的董事資格之外,「金金分離」最重要的核心概念,就是類似「競業條款」,避免肥貓們透過關係在同行間牟利──但財政部自己就是最大的魔手。

舉例來說,當你打開華南銀行的股東列表,可以發現最大股東的名字赫然就是台灣銀行,持股高達21%。而臺企銀的狀況也一樣,台灣銀行持股高達17%,連土地銀行也有2%的股份。

公股銀行最大股東是其他公股銀行,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沒錯,這些肥貓彼此之間不只董座位置互相流動,股份和企業機密也你儂我儂、水乳交融得很緊密。那操作這些(泛)公股銀行背後的人是誰呢?就是這群財政幫

而這些肥貓共享各家機構的營業秘密之後做了什麼,有沒有從中取得不當利益,那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二、「禁止擴大徵求委託書」:防止用少少的股權,透過委託書來搶奪經營權 

禁止使用「徵求委託書」來搶奪董事席次,也就是俗稱「張綱維條款」。

先前遠航的張綱維買了三信銀4%股權,卻用委託書拿下了5席。擁有多數董事席次就擁有號令權,而財政部在民營化的公股銀行中,原本只有3成甚至以下的股份,卻利用委託書長期強佔了經營權、讓肥貓自由在銀行間轉台,還藉口是為了捍衛公股經營權。

究竟多誇張呢?光是財政部派任的董事就超過100位,而財政部用了比別人少的錢,拿下比別人更多的董事席次。想像一下你住在合租套房裡面,有個人只付了1/3不到就住最大間的套房,還可以對大家頤指氣使,你生不生氣?

難道財政部打著捍衛公股的旗號,就能用不正當的手段取得經營權嗎?再想想最近陷入膠著的的台新經營權,就一陣膽寒。

三、「法人董事改自然人董事」:防止法人董事說換就換,出事找不到人負責

最後則是去年提出的「自然人董事」取代「法人董事」,究竟這個影響力有多大?大概就像是從皇帝世襲制改成民選內閣或總統一樣。

目前全世界都是採用「自然人董事」而不像台灣現在的「法人董事」。所謂的法人董事,說白了就是用「企業」為單位擔任董事,所以企業想派誰作代表都可以,只要掛的是公司名字就可以了。

而目前擁有最多法人董事的當然就是財政部。過去財政幫讓這一百多位的傀儡董事,輪流擔任肥缺,不知道爽賺了多少零用錢。不小心出事了?只要下台換個人做就可以了,反正持股的法人不變就仍然屬於財政幫管轄。

但是這些明明是正確的政策,對於公股卻完全不適用。費鴻泰與曾銘宗兩位國民黨立委,頻頻指責這些作為讓公股要捍衛全民資產不容易,有圖利財團之嫌;然而,政府內部最大的財團不就是財政幫嗎?請問全民資產被慶富弊案賠掉了兩百億之後,公股幫我們拿回來了沒?

結果顧立雄屈從於財委會兩位藍委的壓力,最後臨時決定要放任公股不受法規管轄。

我們的法規碰到政府單位就轉彎,不但不符合國際趨勢,更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荒謬作法。更何況,自稱已經民營化的公股銀行,又為什麼能獨逃金融法規的監管,只因他們有政府當靠山嗎?

當監管單位自己都能輕忽法律的重要性,誰又能來監督守門人呢?

本文經肥貓與他們的產地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