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的日落,都更進一步將她推向陌生男人帶走她的那天,而她只有12歲

每一天的日落,都更進一步將她推向陌生男人帶走她的那天,而她只有12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那男人將她拖入夜色時,她還無法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從小生長在女人不該被陌生人看見的地方,她多少瞭解事情不太對勁......

作者:Adriana Carranca|翻譯:呂佩庭

編按:本文因篇幅過長故分作上、下文刊登,下篇請見〈在馬拉拉的家鄉,女孩們依然連上學都要面臨恐懼〉

在巴基斯坦的開伯爾-普什圖省(Khyber Pajhtunkhwa),年僅12歲的娜西亞(Nazia)生活在絕望中,她與父母住的地方是在巴基斯坦西北邊普什圖(Pashtun),和其他兩戶人家共享的一間簡陋宅院,當我踏進屋內時,她脆弱的小小身體不自覺地顫抖,雖然她知道我要來,但也知道她年紀還太小,不能相信任何人。

娜西亞僅僅5歲時就被父親許配給一個年紀長她很多的陌生男子,代為補償她舅舅犯下的殺人罪,這個決定是由地方長老組成的族長會議(jirga)裁決,將她與兩隻羊及一塊土地判給受害家屬作為賠償。這樣的族長會議通常用來彌補巴基斯坦與阿富汗部落地區司法系統的不足,在這,傳統的法院不是不被信任就是不存在。「有天晚上,一位男子來到家裡把我帶走。」娜西亞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低喃。

當時娜西亞還太小,當那男人將她拖入夜色時,她還無法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從小生長在女人不該被陌生人看見的地方,她多少瞭解事情不太對勁,她回憶:「當時我一直抵抗、一直哭,緊緊地抓住門框。」

娜西亞被帶往族長會議,像商品一樣展示在一圈男人面前,供未來的丈夫檢驗,決定娜西亞是否夠格當他的妻子。娜西亞記得,男人們的眼神直盯著她的棕色眼眸以及又長又黑的頭髮,那幕羞愧的畫面一直深深烙印在記憶中,她話還沒說完就淚流滿面。

當時家中的男性爭辯她還太小不能出嫁,雖然抗議失敗,但族長會議罕見地決定女孩不需立即嫁過去,因此要求的男方必須等待,娜西亞也是。儘管身處全是女性的房子裡,娜西亞仍穿戴全罩式罩袍,好像陌生男子會再次闖進家門似的,我問她知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但這問題只有讓情況更糟而已,娜西亞害怕自己的美,因為這代表那男人會渴望得到她。

娜西亞成長的過程一直都處於恐懼,父母雖能延緩她宿命的到來,但那天卻不遠了,最多不會晚於娜西亞14歲,而多數新娘也都差不多在這個年紀懷孕。

像娜西亞這樣的女孩,她們的命運中有一項要素會讓情況變得更糟,也就是普什圖俗稱的「童婚新娘」(swara);她們被當作解決部族紛爭的補償品,永遠都被「拒絕支付賠償的家族」視為敵人,因為她們就象徵著不名譽的事實。

根據傳統,補償品應該要平息紛爭,為仇視的兩個家族帶來和諧,但實際上,聯姻只是復仇的障眼法,童婚新娘在新家會成為所有怒氣與仇恨的箭靶,她們時常被毆打,或是遭到情緒上的折磨,有時還會被家族其他男人強暴,她們必須為自己沒有犯下的罪受罰。

School Support Hunza

Photo Credit:Hashoo Foundation USA – Houston, TX CC BY SA 2.0

童婚新娘的習俗是部落地區存續的一種連坐懲罰,娜西亞之所以受罰,是因為她舅舅為了土地糾紛殺了鄰居,並潛逃在外,舅舅沒有子肆,族長會議便決議應由他哥哥代替受罰,也就是必須犧牲自己的女兒。

娜西亞的父親是個貧窮且從未受過教育的農夫,對於這項決議也無能為力,因為這起糾紛他失去了土地與牲畜,現在只能以蓋房子的臨時工作維生,每天只賺3塊美金,妻子則靠著為鄰居打掃房子幫忙多賺幾塊盧比(譯註:1盧比=0.5元台幣)。

納西雅的父母決定今年將是她在學校的最後一年,他們已經沒有多餘的錢付娜西亞的書本費,而且覺得她即將就要嫁人,繼續讀書也沒什麼道理,自從同學發現了她的命運,納西雅自己也對讀書失去了興趣,她從學校跑回家,不和任何人說話。納西雅含糊地說:「他們在街上指著我,喊我『童婚新娘』,並取笑我。」遠處傳來狗的叫聲,我幾乎聽不見她說的字句。

最後她突然激動地說:「這真的很痛苦,但我卻不明白…我內心仍感到又痛苦又氣憤,我真的受夠了這種感覺。我一直都感到恐懼,寧願不要踏出這個房子一步,每一個人我都很怕,我誰都不相信。」

祈禱的提醒聲這時在泥土牆間響起,宣告一天的結束,因為安全的緣故,我們必須在日落前離開,當我們離開時,娜西亞動也不動,頭沉沉地低著,眼睛看著地板,蒼白的臉龐盡是哀傷的神情,每一天的日落,都更進一步地將她推向男人來到家中,將她永遠帶走的那一天。

儘管這項習俗是違法的,但為了解決家族或部落紛爭而強行嫁娶女兒的情況,在巴基斯坦所有省份仍舊相當猖獗,童婚新娘在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的名稱:在開伯爾-普什圖省(原名西北邊境省)以及聯邦直轄部落地區叫「swara」,旁遮普省叫「vani」,俾路支省叫「lajai」,信德省則叫「sang chati」,雖然名稱不同,但形式都一樣殘酷。

去年在巴基斯坦,多虧了當地的記者及民運人士,每兩天就有180個個案被通報,但還是有上百甚至上千個未通報的個案;根據國際婦女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Research on Women)的資料,全世界預估有5千1百萬的女孩在18歲以前就已結婚。其中每年更有1千萬名未成年女性出嫁,等於每三秒就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