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2.0重大變革,「新新制」上路後的三種現象與九大重點

長照2.0重大變革,「新新制」上路後的三種現象與九大重點
Photo Credit: 周伯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努力K完長照給付「新新制」在去年聖誕節出爐的「草案版」,與而後的「公告版」,以及聆聽完整場的說明會後,我認為有三種現象,是未來值得特別關注的,以下一一說明。

文:朱國鳳(前資深媒體人)

「阿公,碗盤洗好了,幫你買的紙尿褲放床上了,我要走囉,ByeBye。」

『阿美,可是地板還沒擦?洗衣機裡的衫褲,也還沒洗、還沒曬?尿布也還沒幫我換啊?』

阿美是阿公的居家服務員,過去阿美會幫阿公代購、代送一些物品,並且在到府的兩個小時內,快手快腳地幫阿公備餐、飯後洗碗盤、掃地、擦地、洗衣、曬衣、換尿片。阿公支付的是兩個小時的鐘點費,這兩個小時內,阿美提供的是「統包式服務」。但是從2018年1月開始,阿美不再提供「統包式服務」,而是「按項目計價式的服務」。

如果阿公或是家人,沒有採購「家務協助」、「基本日常照顧」、「代購或代領或代送服務」等項目的話,阿美可能就不會像過去一樣,幫阿公「順便」代購生活用品,到府時也不會幫阿公「一併」清掃地板、洗衣曬衣、更換尿片了。這樣的情境,對於正在使用居家照顧服務的阿公、阿嬤們,相信會感到很震撼。這個「震撼彈」,是在2017年的聖誕節當天,由衛福部召集長照服務的相關單位時正式Launch(發射)。

用「震撼彈」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因為不僅改變了長照給付體制,也造成「舊制→新制→新新制」的快速轉換。

我可以想像,在這新舊年的交接中,各地照管中心的照專們、正在使用服務的案家們、服務單位的從業人員們,應該都同時經歷了這場「震撼教育」。

譬如「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在聖誕節這天,拿到新出爐的「長期照顧給付及支付基準」時,就嚇了一大跳。因為這套基準與2016年間試辦的新制辦法,又有很大的差異。也就是說,2016年的台灣長照服務,其實是「一國兩制」:舊制與新制。舊制就是從「長照1.0」時期開始的「時數制」,新制是指2016年4月開始試辦的「包裹制」。

為何稱為「包裹制」呢?因為長輩按失能等級,不是獲得若干可以使用的時數,而是獲得一個「給付額度」,這個「給付額度」就像是一個預算包裹。在試辦新制時期,「包裹」裡的給付額度,還是可以轉換成一個參考時數,而且居服員提供的,也還算是「統包式的服務」,已經參與試辦新制的案家與長輩們,感受到的變化並不大。

但是2018年上路的制度,又與新制有很大的不同。除了「時數制」正式轉為「包裹制」,還端出來一整份的「長照菜單」。為何用「菜單」來形容呢?因為這份名為「照顧組合表」的文件,把每一個照顧組合的內容與價格,都清楚的標示出來。

譬如「餐食照顧」,其中一個組合的內容有「代購食材、在案家備餐、備餐後用具及餐食善後及清潔」,給付價格為310元。就像是法式餐廳菜單上的一道「香煎櫻桃鴨胸佐香橙醬」,除了會標示有櫻桃鴨與香橙醬外,還會標示出單點這道主菜的價碼是580元。

於是長照服務單位形容,2018年元月上路的這套制度,應該稱為「新新制」(果然是「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啊),「新」到相關長照單位都一頭霧水。因此元旦假期剛結束,當我得知「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要在台中緊急召開一場說明會時,我立刻決定專程南下,現場了解第一線服務單位們的反應。

林金立理事長笑稱,「今天與會的盛況,連年度召開的會員大會,也沒有這麼熱絡」,我聽到後方的會員說,「因為這是重大事件啊」。當我努力K完「新新制」在去年聖誕節出爐的「草案版」,與而後的「公告版」,以及聆聽完整場的說明會後,我認為有三種現象,是未來值得特別關注的,以下一一說明。

現象1:「菜單」內容清楚,但是否會缺乏彈性?

居服單位對於「新新制菜單」的看法是,「權利、義務很清楚,做完就可以走人」,不像過去「時數制」時期,可能要捱到約定的時數,才能再趕到下一個案家,對於有效率的居服員,應是一大福音。但也因為「菜單」把要件清楚標示出來,反而會引發很多令人疑惑的模糊空間。譬如「陪同就醫」,給付價格685元。「如果要跑好幾科呢?」、「如果要在醫院待上大半天,按呢算不合咧?」,好幾家居服單位紛紛提出看法。

還有像是「基本日常照顧」,給付價格310元。內容有「協助用藥1次」、「協助如廁1次」、「定時翻身1次」、「指/趾甲修剪1次」、「定時更換尿片/衛生棉1次」等。這個組合的使用方式為:上述服務項目任3項、或同一項目實施3次,視為一個組合310元。但是長輩在這個項目的需求,如果是:「兩次用藥+兩次換尿片」,又該如何計價呢?

可以預料在未來的幾個月,會有很多類似的模糊空間,需要邊做邊檢討。雖然政府與服務單位在過渡期會採取「服務照舊、支付採新、信任申報、彈性處理」等原則。

但是一份規範太過清楚的「照顧組合表」,也意味缺乏彈性。我們知道,長照需求源起於「弱」,身心變弱時的服務需求,有時會是臨時性、非常態性的,往往很難事先「精準」預料與點選。碰到沒有事先「精準」點餐,或是服務內容模糊的狀況時,如果居服員不想當作「做功德」,或是當作給「沙必素」(免費的service)的話,供給與需求雙方,可能就會出現「卡卡」的現象。

現象2:「菜單」價格明確,但是否容易「斤斤計價」?

當所有的服務項目都已明確標價,需求方與供給方也可能會「斤斤計價」,前者拿著「放大鏡」,後者拿著「計算機」,會不會出現「放大鏡」與「計算機」的攻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