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平民英雄主義:每當國家陷入危難,政府和媒體一同塑造「聖女貞德」

法國的平民英雄主義:每當國家陷入危難,政府和媒體一同塑造「聖女貞德」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國家陷入危難最好激起人民團結意識的做法,就是塑造一個共同英雄。這個英雄最好能出身平民,讓人民一方面感受到被保護,一方面也能將英雄的行為投射在自己身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3月28日,法國政府在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主持下,於紀念法國歷史英雄的榮軍院(Les Invalides)前,替因恐怖攻擊而殉職的中校憲兵貝爾特拉姆(Arnaud Beltrame)舉行近乎國喪的弔念儀式。在儀式中,馬克宏說貝爾特拉姆在面對恐怖攻擊時表現出:「非凡的勇氣和無私的大愛,他就是一個英雄,值得全法國一致的尊敬與欽佩。」

3月23日發生在法國南部小鎮特雷貝(Trèbes)的恐怖攻擊事件中,貝爾特拉姆自願與一名女人質交換,但最後身受重傷、緊急送醫後也回天乏術。他的英勇事蹟受到法國政府的高度肯定,也吸引大篇幅的媒體報導,紛紛稱他為「法國的英雄」。但近期同時有許多評論文章、節目開始討論,為什麼這次的恐怖攻擊事件引起如此廣大的社會迴響?為什麼法國現在這麼需要一個英雄?法國的英雄主義又代表什麼?

法國小鎮超市挾持事件,自願「交換當人質」警官不幸身亡

英雄治癒了受傷的法國社會

過去幾年在法國發生的每一個恐怖攻擊案件中,其實都有一位、或是多位的「英雄」誕生。

例如2015年11月造成高達130多死的恐怖攻擊中,一名不願意公開姓名的警察局長在第一時間就進入事發地點之一的巴塔克蘭劇院(Bataclan),與恐怖分子對峙並試圖降低傷亡。2016年7月發生在尼斯英國人大道上的卡車恐攻事件中,也有一位摩托車騎士嘗試阻止卡車前進。更不用說2015年8月在標槍女神高速列車(Thalys)上成功阻止一起恐怖攻擊事件的多位乘客。

這些「英雄」都在關鍵時刻展現出過於常人的勇氣和冷靜,為了救人而不惜置自身於危險之中,英勇行徑確實值得被人民讚賞、被社會公開表揚。

然而貝爾特拉姆比起上述事件中的「英雄」,他的背景和行為或許更符合人們想像中的英雄特質,因而能夠引起廣泛的社會注意和討論。首先是他軍人的身份,使得這齣因公殉職的悲劇更容易激起法國人民的愛國情操;再者,英雄本質上來說,就必須要做到超乎社會、超乎國家對他的要求,並願意為了他人無私地犧牲奉獻,而恐攻時貝爾特拉姆自願取代一名人質的行為,則完全體現了這樣的精神;最後是有關貝爾特拉姆的宗教信仰,身為一名天主教徒,他在伊斯蘭國所引發的恐怖攻擊中喪失性命,一個「宗教殉難者」的形象也就自然而然地被建立起來。

政府和媒體一同塑造的英雄

《媒體時代的美國英雄》(American Heroes in a media age)一書的共同作者杜拉克(Susan Drucker)曾在法國世界報(Le Monde)上的一篇文章中說到:「沒有媒體就沒有英雄。」的確,英雄們的英勇事蹟如果不為人知,那他們也無法成為英雄,畢竟英雄是需要群體的支持、讚賞和認同。而有時候,政府也扮演著「創造」、「塑造」英雄的角色。

在法越戰爭末期,法國政府為了轉移戰爭失利的焦點,就曾大肆宣傳一名戰場護士珍納維耶芙(Geneviève de Galard)英勇的表現和犧牲奉獻的精神,稱她為「奠邊府的天使」。當這位28歲的年輕女子回國時,報紙《Paris Match》甚至頭條報導歡迎她的歸來。

在貝爾特拉姆的事件中,法國政府基於多項理由,也試圖、並成功地將他塑造成一位舉國弔念的英雄人物。在貝爾特拉姆逝世的當天,內政部長科隆(Gérard Collomb)就說:「貝爾特拉姆已經離開我們了,他為國家而死。法國永遠不會忘記他的英雄事蹟、勇氣及犧牲。」馬克宏也哀悼:「貝爾特拉姆中校為國家付出巨大貢獻,因此殉職,他用自己的性命,換取恐怖分子停止殺戮行動,以英雄之姿殞落。」

其實自2015年《查理週刊》的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後,法國政府儘管一開始先不斷延長國家緊急狀態的期限,後來還通過賦予執法人員更多稽查權力、加強國家安全的法案,但都無法有效的阻止恐怖攻擊,相關事件還是如星火一般不時挑動法國政府和社會的敏感神經,社會氣氛也漸漸轉變為好像無可奈何。而貝爾特拉姆如英雄般的出現,不但適時地替法國政府轉移民眾的注意力,也療癒了長久以來的社會精神創傷,他的行為也同時提醒著法國人,在他們的身邊,還是有人願意為了保護其他公民而犧牲自己的性命。

Scheffer_henry_joan_arc
Photo Credit: Hendrik Scheffer@Wiki Public Domain
法國的平民英雄主義

在這場與伊斯蘭恐怖組織的戰爭中,法國就好像和游擊隊作戰,因為看不清敵人的臉龐而防不慎防,既然無法形象化一個具體的敵人,那麼在國家陷入危難最好激起人民團結意識的做法,就是塑造一個共同英雄。這個英雄最好能出身平民,讓人民一方面感受到被保護,一方面也能將英雄的行為投射在自己身上,就像二戰後帶領法國重登世界舞台的戴高樂將軍(Charles de Gaulle),或是在英法百年戰爭中帶領法蘭西王國軍隊對抗英格蘭王國軍隊入侵的聖女貞德(Jeanne d'Arc)。

這也是為什麼在恐怖攻擊發生後,關於貝爾特拉姆的報導遠遠超過介紹恐怖份子的報導,他的照片也在網路上廣為流傳。

而法國這樣個人化的平民英雄主義,其實和美國漫畫所建構出來的美式英雄主義有很大的不同,不管是漫威(Marvel)中的超能力者,或是DC漫畫中想要貼近人類的神,他們都是利用強大的超能力來對抗邪惡勢力,如果一個人的能力不足,那就靠團隊合作打敗敵人。凸顯這樣美式英雄主義最好的例子,就是美國在遭遇911恐怖攻擊後,很快地先鎖定了蓋達組織的首腦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將他塑造成罪大惡極的幕後黑手,並在美國海軍海豹部隊的團隊突擊下就地正法將他擊斃。

不過英雄的出現,同時代表著社會出現一個無法由公權力解決的問題、一個無法由國家填補的情緒缺口。貝爾特拉姆如英雄般的隕落似乎也暴露了法國社會的脆弱、和政府面對恐怖攻擊的無能為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Closer to Europe(徐曉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