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對這個國家來說只是「弄臣」,世大運開幕式娛樂外賓的工具

原住民對這個國家來說只是「弄臣」,世大運開幕式娛樂外賓的工具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住民對這個國家來說,是否只是弄臣,只是世大運開幕式的時候,可以用來娛樂外賓的工具?可以用來告訴外賓「其實我們也很重視原住民文化」的招牌?或是,原住民只是幫我們在運動「為國爭光」的工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作城

原住民族依傳統慣習維繫部落的秩序,並以傳統智慧維繫生態的平衡。但是,在現代國家體制建立的過程中,原住民族對自身事務失去自決、自治的權利。傳統社會組織瓦解,民族集體權利也不被承認。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這段話是2016年8月1日,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發表的道歉聲明中的一段,如今看來,格外諷刺。

2018年3月29日,先是台北市大眾捷運局發函給馬躍,表示他們滯留於車站出入口,導致妨礙旅客通行,不聽勸離,可處1500-7500元罰鍰,在執行勸離及罰鍰均未改善後,「為維護乘車秩序及公共利益」,要求馬躍於昨天晚上八點前自行清除完畢,逾時將強行處置。

3月30日下午五點,工務局路燈公園管理處也發函給馬躍,公文裡面寫著,他們違反《台北市公園自治條例》第13條第6款、第14款、第17條。為維護公園環境設施及公眾使用,要求馬躍於昨天八點前清除完畢。

結果,30日晚上拆遷暫緩,但到了31日早晨,他們的暫時棲身之所就被強行拆除,背景音樂是捷運站裡閩客兩語,代表著「台灣本土語言」的廣播。

北市兩周內第3起「政治路霸」被拆了:夜宿捷運出口300天,原民團體今遭驅離

怪就怪在,從來不見他們擋住台大醫院站一號出口,一月中有段時間一號出口往228公園的通道無法通行,是因為在那裏架了拒馬,跟他們沒有關係,而且為什麼這四百天來,都不會造成旅客不便,突然在第四百零一天,旅客就會被阻礙了呢?

此外,關於集會遊行的問題,早在318對於公投盟蔡丁貴的判決時,就已經有了先例:

沒有明顯立即危險,國家應該予以尊重,給予最大表達意見的自由空間

代表即使活動未經申請,也不一定需要予以驅離,再者,由大法官釋字718號的刑事被告判決來看,若群眾秩序良好而無維持秩序之虞,且無立即之危險,則警察機關須採用符合比例原則,使用較輕微的手段制止,而非只知拆除、制止、處罰。馬躍他們的帳篷,他們所搭的大型布景,「凱道小講堂」用的地方,要怎麼危害公共秩序?要怎麼發生立即的危險?

道歉的再多,政府始終沒有正視原住民的文化

柯文哲大聲喊的「法治」可不是為了限縮人民的自由而生,而是為了保障人民的自由,限制國家的公權力不侵犯人民權利而出。況且,真的已經造成立即危險的事情,比如說去年九月統促黨在台大打人一事,怎麼大安分局又突然知道要走正常的通報程序了呢?

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這個國家到底準備怎麼對待原住民?

「台灣固無史也,荷氏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這是連橫〈台灣通史序〉裡面的文字,可以說是所有八、九年級生高中課文的共同回憶。至於之前的人們,讀的是國立編譯館上的吳鳳神話,歷史課本上永遠寫著吳沙「開蘭第一人」的封號。

如果說台灣在荷蘭人來之前沒有歷史,那豈不是把原住民在這個島上生活的種種,都一筆消去?如果我們崇拜吳鳳,那跟說原住民見了人就砍他的頭,有什麼兩樣,而且好像他們是化外之民,還要「漢人」的開導。如果吳沙是「開蘭第一人」,那噶瑪蘭族在那躬耕數百年的歷史要如何解釋?而且,吳沙是因為使用武力,還在夜晚偷偷推移田埂,或是在噶瑪蘭人的田地上丟死貓死狗,讓噶瑪蘭人因為不吉利而自動放棄,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侵占噶瑪蘭人的土地,才真正地「拓墾」宜蘭。

每年都可以拿出來吵一次的228,已經收進了歷史課本,甚至蓋了個228紀念館、和平公園(也就是馬躍他們搭帳篷的地方)。你或許可以說事實並未完全揭露,但至少這件事已經走入了大家的記憶。但「番膏」呢?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本歷史課本寫上漢人會吃原住民的肉,還把剩下的臟器煮成藥膏。還有漢人各式各樣侵占原住民族土地的歷史呢?歷史課本上只寫著漳泉械鬥,卻不記漢人利用原住民不識字,將界線寫的曖昧不明,或寫利己的文字,騙原住民畫押。

還是,原住民對這個國家來說,只是弄臣,只是世大運開幕式的時候,可以用來娛樂外賓的工具?可以用來告訴外賓「其實我們也很重視原住民文化」的招牌?或是,原住民是幫我們在運動「為國爭光」的工具?

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的道歉文說,要開始劃設傳統領域,但一年多過去,先是去年三月亞泥新城山礦場得到展限,先不說《礦業法修正草案》現在還押在立法院,光是礦場動用到原住民土地,就應該邀原住民諮商,但也沒有。台大梅峰農場的爭議到現在也還沒解決,台大校方強硬的態度,或許也跟統治者的不作為相印證。

蔡英文總統也說要解決原住民狩獵的問題。但直到現在,主管機關還是以漢人的思維,來對待原住民狩獵。強制事前申報,但對原住民來說,這豈是可以預期的?

總統府前的那條路,在1996年的3月21日,改名成「凱達格蘭大道」,是來自過去在台北的原住民族「凱達格蘭族」,但很顯然,這個國家不知如何面對這塊土地最早的住民,這個國家,也不知要怎麼以合法合理的手段,保障人民的自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原民』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