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喜歡連勝文,不是因為他做錯事,而是他不肯承認自己有錯

我們不喜歡連勝文,不是因為他做錯事,而是他不肯承認自己有錯
Photo Credit: 天龍無間道 第二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不喜歡連勝文,不是因為他做錯事,而是他不肯承認自己有錯。做為正在社會上努力奮鬥的我們,我們又有多少人在遇到跟自身有關的問題時,會承認自己是有錯的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承璟 Change(2000年時家裡失火導致背上400萬的債務,隔年創業28歲還清債務並且退休。目前為貿易公司董事長。著有《創新業 滾錢潮》、《別怕創業:勇敢做老闆》)

我坐在咖啡廳滑動著我的手機,不斷的翻閱著Line及FB的訊息,似乎想找著什麼可能性,讓我可以繼續不相信現在發生的事實。

時間回到三個多月前,我坐在Bar裡跟一個還滿要好的朋友聊天,這位朋友是從事金融理財業務的工作,常常會跟我分享許多關於投資理財的資訊。這一天,他跟我介紹了他公司的某樣商品,聽起來是個很不錯的內容,在沒有多考慮的情況下,我跟他買了。

當中,他的服務流程出了一些瑕疵,不過我沒有很介意。雖然我們認識不久,但我一直覺得我們會成為要好的朋友。對於平常做生意遇過一些風浪的我,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很珍惜這份友誼,也依舊跟他完成了保單的簽約。

而過沒幾天,由於私人的理由,我必須解約這張保單,於是我請他協助,而這件事卻變成一個在我人生中無可抹滅的深刻事件。

整個處理過程總總歷時了兩個多月,中間我一直很相信他,也沒有自己打去總公司問進度,但整個處理過程哩哩啦啦不說,不僅常常傳訊息沒回,而且他也不會主動告知進度。我詢問進度時也都推拖「已經告知內勤,要等他們回覆」、「總公司執行人員說晚點跟我說,我等等再問一下」,諸如此類的理由。

而最近一次他告訴我的結果是:「那個保單送件被退回了,你再幫我簽一次解約書我馬上幫你送。」這時,時間已經過了兩個月,而我的信任也在這一刻被耗盡。

2014年已經到了年尾,這個月也已經過了一半,也意味著台北市長的選舉即將到來。

這次的候選人之一連勝文先生,從開始參選以後大小狀況不斷,常常被問到許多自己好像也不是很清楚的問題,總是推拖是政黨決定的、支持者自己做的、意見是民眾提供的等等。

由於連勝文好像永遠狀況外,所以一直被嘲諷說講到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就不斷切割,甚至網路上開始出現了連載漫畫,講述連勝文先生是怎樣從選戰一開始從頭自清到尾的高級技術,好像是出過念書修煉成的武功。漫畫轉載程度還掀起一番熱潮,其熱烈程度完全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當你成為一個說話有份量、有超乎一般人的影響力時,你的所作所為很容易都會被放大。當你做了一件事,如果是正面的一般人不愛聽,負面的你不想知道都會有人跟你講。所以連勝文愛切割,事情就開始被無限放大。

於是我開始反思:難道身為不一定有影響力的我們,說話就不需要負責嗎?

我們在自己遇到很多不管是職場或商場上的問題時,第一時間會做的也都是自清,例如:「喔,那個助理沒有跟我講」、「是因為PM那邊delay所以我這邊一直無法提交企劃案」、「廠商還沒有跟我聯絡,我再請業務去催一下」。

是的,除了職場以外,我們在日常生活上也總是不斷推托、切割,這不用我舉例每個人自己心裡應該有數。事情當然有分輕重緩急,但如果發生問題時,一般人的直覺反應也都是先說是某某人的問題,而不會說:「對不起,我這邊沒有處理好,我會盡快協助您處理。」

很多時候不是你的問題,但如果對方的窗口是你,人家並不會去管到底是你家小狗出生所以delay,還是你老闆找小三所以忘記事情,對方只會覺得我的窗口就是你,事情沒有照約定處理好就是你的問題,你要負責。

要承擔別人的錯雖然讓人很不開心,但這是在社會往上爬一定要學習面對的狀況。承認有錯、誠懇道歉並允諾改進,這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如果你不學習,那你在別人眼中也終會成為一個推拖、切割之人。

我們不喜歡連勝文,不是因為他做錯事,而是他不肯承認自己有錯。做為正在社會上努力奮鬥的我們,我們又有多少人在遇到跟自身有關的問題時,會承認自己是有錯的呢?

最近,保單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我跟這位朋友的友誼也蕩然無存。這或許不是一個好的結果,但這次事件對我來說這會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也成為我時時刻刻謹惕自己的真實案例。

一個負責任的人,永遠會有肩膀把應該扛下來的事情扛下來。

To my once dear friend.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