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堂法國哲學思辨課:如何利用馬基維利《君主論》促進教學?

上一堂法國哲學思辨課:如何利用馬基維利《君主論》促進教學?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師們也常常認為自己必須一肩擔負學生表現的成敗,因此猶疑不決,不敢把教學權力下放給學生。對我來說,一個真正的教育者在教學過程中會愈來愈無為而治,給每個學生展現自我的機會,讓他們盡情自由發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愛蓮娜・派基納(Hélène Péquignat)

跟隨狐智之道!

我們常將狐狸視為精明老練、聰穎機智的象徵,甚至形容牠們總能從容不迫地謊話成篇。而我們的老友馬基維利(Machiavel)想必不會否認這種說法。

馬基維利直言,若君主真想統治天下──也就是握有實權──就必須知道如何根據情勢適時地當一頭獅子或當一隻狐狸。他在一五三二年完成的《君主論》(Le Prince)中提到:

身為君主,你必須知道兩種戰略,一種是法律,一種是武力。法律來自人性,武力來自人與動物皆備的獸性。當法律無效,就必須訴諸武力,而君主必須善用這兩種武器來治天下。⋯⋯採取獸性武力之途時,君主必須學會怎麼扮成狐狸和獅子。狐狸面對豺狼難以自衛,但獅子一遇到陷阱就容易失算。君主得兼備狐狸的機智和獅子的威猛。若君主輕視狐智的重要性,那他並不瞭解怎麼當個君主。換句話說,一個謹慎的君主不該也不必守信。當君主說過的話不利於自身,或當時的原因已不復存在時,君主就不該再守著之前的承諾。

我在前一章中提到,我認為從事教育這一行最重要的莫過於以身作則,並保持仁善之心。可嘆的是,師生間的關係不但稱不上一路順遂,甚至可說是荊棘滿佈。不管教材準備得多麼充足、課程多麼豐富,兒童和青少年通常一開始對上課毫無興趣,欠缺學習的動力。也許是學校課程的架構令人感到索然無味,也可能學校傳授的知識顛覆了學生的既成觀念,總之,簡直像節拍器一樣精準,學生過了一段時間後必定排斥學習。學生不知該怎麼面對課堂上浮現的疑惑,於是藉由抵抗學習間接地反抗教育權威,形成無法避免的因果循環。而合法的教育威權──老師或學校──則會盡其所能,在必要的秩序與可容忍的混亂間找出微妙的平衡點。

過去這幾年來,就我的觀察,這種個人與權威間的難解習題,不管在教育或其他企業職場,都變得愈來愈明顯。現今的青少年自信滿滿,他們的價值觀建構在個人權利上,而不是責任義務。父母多半小心翼翼呵護孩子的自尊心,讓他們渾然不知謙虛為何物。有些孩子根本不懂東西價值的意義何在(父母只會跟他們計較價格高低,而不會討論是否有購買的必要),因此他們也習慣於凡事都可不勞而獲。他們和前一代的人不同,不管限制再怎麼合情合理,他們都無意接受。

此時就該恭請足智多謀的狐狸大師雷納德大展身手了。狐狸正如希臘文中梅蒂斯女神之名Mètis,字意為「謹慎明智」,懂得以退為進,繞個圈子來達成目的。這是不是代表我們草草翻閱一下馬基維利的著作,就能妄下「為達目的,人必得不擇手段」的結論呢?

非也非也,一旦失去仁善之心,足智多謀就容易流於奸詐陰險。仁善的首要重點就是不能為了實效而違背道德準則。我們要向狐狸取的經是牠的智慧。狐狸隨時預料可能情況,具備高超的適應與反應力,深諳隱身偽裝的藝術。我們像牠一樣登台演出好贏得喝采,活用荒謬招式,精心策畫營造即興驚奇的效果,靈活使出各種技巧,只為在學生心中留下鮮明深刻的印象。最重要的是,老師必須全心全意地投入,才不會讓這些技巧流於空洞的花招。

《教學絕妙奇招:激發學生的一百種戰術》(Les Ruses éducatives, 100 stratégies pour mobiliser les élèves)一書的書名乍看之下用字強烈,其作者伊弗.蓋更(Yves Guégan)在書中羅列各種吸引學生注意力的必備技巧,讓孩子對本來冷淡無感的事物產生興趣,進而樂意在特定領域多下苦功,不會妄想一蹴而就。畢竟眾所皆知,許多能力並非唾手可得,唯有堅持不懈、反覆苦心練習,才能得到合乎期望的結果與收穫,音樂家和運動員都深諳這個道理。

為了促進師生間的互助合作、讓課程變得更生動且兼具建設性,書中提供許多教學建議。不只如此,蓋更聽了許多老師的實戰分享後,以一個有趣的角度重新解讀所謂的「狐智多謀」。他提到模仿動作、獎賞利誘、障礙刺激、迂迴策略、權力分享和矛盾策略⋯⋯等等技巧,這些用詞不但很有軍事色彩,甚至隱含政治意味。許多剛出校門的菜鳥老師在經歷過以理論和專長領域為主的教學訓練後,並不明白所謂「教學奇招」的重要性與精妙之處,常常不敢挑戰既定觀念,不知如何施展狐智之道。

比如師生共享教學權力這件事。幫助學生發展責任感,代表了老師相信學生能夠承擔責任。如果說學生遇到難題時,往往選擇保持沉默,事不關己的袖手旁觀,寧願讓別人承擔風險,事實上,老師們也常常認為自己必須一肩擔負學生表現的成敗,因此猶疑不決,不敢把教學權力下放給學生。對我來說,一個真正的教育者在教學過程中會愈來愈無為而治,給每個學生展現自我的機會,讓他們盡情自由發揮。

讓我們再次回到教學現場,用實例來解釋吧!

高三的正式哲學教程中,必須一一研究各種觀念,其中一個主題就是「工作」。工作的法文travail源自拉丁文tripalium,指的是一種以三根木樑支撐的折磨刑具。雖然知道此字源的學生很少,但他們立即毫無異議地同意工作的確是折磨,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根本不想工作。只要聽聽學生被迫用功寫作業時那震耳欲聾的嘆息聲,就知道他們的感受。

我們可以向學生講解各種理論,從亞里斯多德一路講到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探討工作是種建立自我並塑造世界的方法。雖然如此,我們不得不正視在現今社會上,前人所說需耗費時間毅力去完成展現自我、亙古永存的作品,如今已變得速成不耐久。慢慢的,作品變得愈來愈空洞,連工作的目的也逐漸消失,造成一種嚴重而錯亂的迷失感。鄂蘭寫於一九五八年的著作《人的條件》(La Condition del’homme moderne)中提到,工作除了是一種人體的勞動,同時也與人的需求緊密相連。人從工作中創造經得起時間考驗、穩定世人的作品,是人之所以為人,有別於動物只會勞動的原因。如今作品無法久存世間,作品的定義不斷流動,變得曖昧不明。當匠人(Homo faber)成了流動人(Homo fluxus),許多人感到不安,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雕塑水! 當人們一輩子不再只從事一種志業,不再像過去,耗上一生精進技藝、體會箇中奧妙,也更難以想像未來該何去何從。

教學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我常用下面的這項活動幫助學生重新理解工作的意義。首先,準備許多問題,其中大多數和工作相關、引領學生初步反思工作定義,並加入一些與技能、藝術有關的議題,還有一些幫助學生更容易探討工作、同時也和哲學教程必備內容緊密相連的概念;把這些問題都寫在數張不同顏色的色紙上。接著,把色紙剪成大小形狀不一的碎片,務必讓紙片看起來毫無規則可尋;再把這些碎紙片全部混在一起,放進一個紙盒,最後用包裝紙包好。這下子,這個紙盒看起來就像一份精緻的禮物。

光是看到老師帶著禮物盒走進教室,全班學生立刻興奮不已,聚精會神地上課。這份禮物附上一張模仿電影「不可能的任務」口吻的字條,寫著:「因為一個可惡的人為疏失或技巧疏漏,我們的任務成了一堆不明所以的碎片,學生得絞盡腦汁把小紙片拼回一張張色紙,任務失敗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比如數學考試等等)。」在某些情況下,如果任務順利完成的話,我會準備一些獎勵(比如一兩片巧克力)。

接下來,我好整以暇地讓學生盡情享受這場趣味活動,自行委派工作內容好完成這項任務。有些學生的第一個反應是批評我逍遙自在的態度,抨擊我怎能摧毀傳授知識的偉大紙張。不過,這對我來說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有一年,為了呈現哲學概念多麼精妙,讓學生親身體會亞里斯多德必讀章節中提到的「驚奇」感,我大膽地將他的書揉成紙團,再交給每個學生。當時,我就見識過學生的不以為然。

每個班級對「拼碎紙活動」的反應都大不相同。值得師生一同深思的不僅是寫在紙上的問題而已,還有學生的應對態度。有些人喜歡循序漸進,講求效率;有些人情願觀望等待,由別人主導;有些人公平地分派任務(我收集藍色紙片,你收集綠色紙片);有些人任由熱心或任勞任怨的少數學生攬下大部分的工作。除此之外,老師會不會收回最後的「拼圖」並依此評分,明顯影響學生的積極度。有些人過於執著,不計代價要找出同一張紙的所有紙片,努力拼湊;即使紙上的字明明清晰可辨,但只要錯置了一張碎片,他們就緊張不已。

有些學生把這活動玩成了一場激發創意與歡樂的遊戲。他們把不同顏色的紙片硬是拼成一張A4大小的紙,雖然這些亂拼亂湊的文字和我寫的問題完全不同,但他們也能另創新意。馬丁甚至突發奇想,把各種顏色的小紙片拼湊成花朵,而把紙上的文字完全拋在腦後。可想而知,不少同學為此氣極敗壞,因為馬丁渴望自由揮灑的創作靈魂讓他們再也無法把紙片完整拼湊起來,任務終告失敗。

有時,事實上是常常,面對教學指令時,我們不得不放棄創意。至於羅蘭呢,一開始對這項任務很困擾,但她成功拼湊出一張顏色一致、完整無缺的紙,而且這不是一張普通色紙,而是白紙呢!雖然如此,她並不滿足,開口要求我再給她一張問題紙,同時警告我不可以把它裁成紙片。

雖然拼紙活動繁瑣艱辛,但比較同學的拼貼方式、分工合作的過程,就是我們發展思考的骨架,師生們由此一同探討工作的各種層面,比如:工作意義、分派任務的方法、每個人有意無意間流露的創意、專業與匠藝的重要性、有效率且富有成就感的工作模式、工作的侷限,以及工作有時具備不斷重複、無趣地讓人抓狂的特性。狐狸大師雷納德到此一遊,他打定主意把大夥兒搞得暈頭轉向。然而,師生共度一段歡樂時光之餘,也親身體驗工作的意涵,我希望我們都藉此有所省思。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柏拉圖和笛卡兒的日常:法國資深哲學教師的17堂思辨課》,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愛蓮娜・派基納(Hélène Péquignat)
譯者:洪夏天

用哲學讀懂人生和這個世界:哲學始於思考,並於生活中實踐,讓哲學教學經驗超過二十五年的作者,陪你一起走過這門什麼都不奇怪的哲學課,輕鬆理解深奧難懂的哲學思維和理論,學會獨立思考,享受自在人生。

在作者的課堂上,學生不再只是坐著聆聽老師講述哲學家的思想與理論,而是一起從事各種有趣的活動:她讓學生畫樹、模仿樹、移動桌椅想像成一座森林,去思考「我是誰」以及自己和環境的關係,就像進入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她藉由一條普通的彩繩,探討盧梭的社會契約論;一支手電筒和一間陰暗的教室,帶領學生進入柏拉圖著名的洞穴;一個謎樣的紅色行李箱為起點,前往烏托邦的旅程;又或者和學生一起挽起袖子建造一座花園,身體力行尼采的「鐵錘風哲學」;以及跟著馬基維利的狐智之道進入「拼碎紙活動」一同探討工作各種層面的意義⋯⋯作者的教學,真正體現了羅馬哲學家塞內卡的名言:「哲學的教育不是通過語言,而是行為。」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