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教育與希臘、羅馬教育之間的差異在哪裡?

猶太教育與希臘、羅馬教育之間的差異在哪裡?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於猶太人,對他們來說,教育的主導因素是宗教動機。所有猶太人都必須認識律法,並在實踐中遵守。猶太教育因此極為實用,它整合了生活中所有活動,智能的發展不過是這種教育下的副產品。

作者:內森.德拉金

猶太教育與希臘、羅馬教育的比較

毫無疑問地,猶太教育與希臘、羅馬教育的根本差異,在於教育目標。在斯巴達和早期雅典,教育的主要目標是要造就良好公民。所以個人的傑出與否,端視他在公共事務上如何做出貢獻,「早期雅典教育的整體目的,在於發展德行;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所謂『德行』指的永遠是『公德』。」由於要成為好公民,需要盡可能地在身、心兩方面都加以發展,因此成立同時包含體育和音樂的雙軌制學校,大量的焦點被投注在體能和軍事訓練上。事實上,雖然在教育的核心關懷上,柏拉圖迥異於亞里士多德,一個著重於社會,另一個則重視個人,但在終極目標上兩者是一致的——建立組織良好的國家。在高等教育方面,某些希臘哲學家特別強調兩項附加目標。

對蘇格拉底來說,為了讓人們可以達致根本且普遍的道德原則,教育的目標在於發展思考的能力。就其他希臘哲學家而言,基於反思是人類的特殊能力,所以單純為了得到知識而追求知識,就是人類的至善。大學或高等教育主要是由哲學思辨構成的,即使只有少數人被認為足以勝任這些學習。此外,希臘哲學幾乎毫不關心現實問題,而是致力於盡可能地探索終極真理。因此希臘哲學提供的是博雅教育。

羅馬教育的主要目標跟希臘差不多。早期的羅馬教育,無疑是用來在軍事、市政、經濟等方面養成完整的羅馬公民素養。即使到了後期,當高等教育一言以蔽之,都在教導雄辯術時,哲學的底蘊仍然變動不大。當時,雄辯家被視為是最理想的公民。

至於猶太人,對他們來說,教育的主導因素是宗教動機。所有猶太人都必須認識律法,並在實踐中遵守。猶太教育因此極為實用,它整合了生活中所有活動,智能的發展不過是這種教育下的副產品。一般來說,猶太人都對體育和軍事教育抱持著敵意。猶太人只有在律法相關的知識和遵行上,會想要超越其他民族。如同先知以賽亞所說的:「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這種知識的普世化,一直是猶太人的烏托邦之夢。在第二聖殿時代的末期,終於完整地組織起來的猶太學校體系,便是用來實現猶太人心中的這種理想。

從公元前五世紀中葉到三世紀中葉,早期羅馬教育的主要素材,與同一時期的猶太教育有相當程度的相似性。在這個時期,羅馬教育的主要內容是十二銅表法。一位現代美國學者在他的教育史中,做出以下評論:

「這些法律不只是要背熟,同時在實務上,也被視為是指導後世的根源,必須加以理解,乃至精通。事實上,羅馬教育的主題都與生活直接相關,而且幾乎都與每個人有關。知識分子重視十二銅表法研究的觀點,值得再行商榷……因為十二銅表法研究並不是一門知識性的科目……無論是此前或之後的教育,都不曾有人把它當作知識學科來教。早期的羅馬教育,都是以傳記和羅馬法研究為內容的歷史作為主題。」

很遺憾地,當門羅博士在提出這些觀點時,並沒把猶太教育的歷史包含在內。畢竟猶太教育雖然在特色上與羅馬教育相近,內容卻廣泛多了。首先,聖經包含的內容與廣泛的程度,都遠勝十二銅表法。其次,猶太兒童不止限於學習成文律法。他還得熟記聖經中每條律法所具有的許多特定口傳詳解,以及這些口傳內容是怎麼從經文或其他來源推論出來的。相較於當代的猶太教育體系,早期的羅馬教育在這些方面都有所不及。至於羅馬人是否知道猶太教育的早期構想,並把它用在他們的教育上,這將會是個有趣的研究課題。

不像猶太人的初、中等學校不分貧富,一律免費,大部分的希臘學校和所有的羅馬學校,都會收取學費。至於高等教育,猶太人與希臘人的做法恰恰相反。希臘各學院的創辦人,包括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芝諾、伊比鳩魯在內,都是免費教學的,但他們的繼任者卻開始收起了學費;而在猶太人,學院起先都是依靠向學生收取每天的學費,來維持運作和管理,但到了坦拿時期,這個辦法就廢除了。

猶太學校和希臘、羅馬學校之間另一個顯著的差別,是科目的安排。在希臘的音樂學校裡,讓人印象最深的是,由標誌著九個不同主修或學科的繆斯來掌管;羅馬學校中,學生同樣有不同主修可供學習。至於猶太學校,所有科目被統整進對妥拉的研習之中。音樂和舞蹈因此不見容於猶太學校的課程。如果要學,就只能像當時要學藝術和手工藝一樣,在家裡自學或是去當學徒。猶太高等教育造就出具有原創性的創造精神,其程度絲毫不遜於希臘、羅馬的哲學學院和修辭學院。

在希臘和羅馬社會,普遍對於體力勞動抱持著卑微、低賤的態度,時間維持得比在猶太社會來得久上許多。畢竟在坦拿時期,絕大部分的拉比都是靠世俗職業來維生的。條件上的不同,或許便造就了一般而言,希臘人和猶太人之間的分野:前者總是把重點放在追求美麗和優雅上,後者則強調良好的道德行為或品格。

然而關於某些項目,猶太教育基本上和希臘、羅馬教育是一樣的。猶太初等學校的入學年齡是六、七歲;希臘和羅馬也是七歲。在七歲之前,所有兒童都是在家教育。另一個相似的地方是女童的教育,雖然柏拉圖主張婦女與男人能力相同,因此應該接受類似的教育,但亞里士多德「女人雖有成人的身軀,卻只有小孩的心智。」的觀點,卻普遍佔了上風,女童也從而排除在學校之外。希臘和羅馬的女童接受教育的地方,與同時代的猶太女童一樣,都是在家裡。

在教學方法和原則上,古代猶太教育體系有某些部分與希臘、羅馬相似,然而其他部分則優於希臘和羅馬。雙方都盡量透過背誦和各種方式去發展、推動這一切。不過相較之下,猶太人更看重個體差異。雖然早在昆提良(Quintilian)寫下教育論著的好幾十年前,猶太的初、中等學校裡,就已經在實施他那些充滿智慧的教育原則。然而,不管兒童有多年幼,猶太人都不信任用玩耍和遊戲來教學。因為對他們而言,無論是教育或者是妥拉,都是非常嚴肅的事情,所以他們會運用本書前面介紹過的其他心理學方法,引起兒童的興趣。

然而,猶太教育和希臘、羅馬教育之間,存在那些特別相似的地方,並不代表彼此的系統之間,曾經有過互相影響。由於這個問題缺乏相關證據,因此相關的任何主張,都純粹只是猜想。例如,幾乎沒有檔案可以證明波伊德(Boyd)博士聲稱的:「有趣又諷刺的是,事實上為了避免自己的文化被希臘征服,猶太人採納希臘化的學校體系來教育兒童,又從希臘化的教育實踐那裡,借用爭論來栽培年輕男性。」活躍於公元前四世紀的猶太大議會建立起猶太學院,猶太學校外在體系與內在影響因素演變的故事,正式展開。熟悉這段歷史的人都無法看出猶太學校體系是「採用希臘化學校制度」的結果;同樣地,猶太高等教育藉由進行爭辯或討論作為教學方法的時間,也遠早於目前已知希臘採取同樣方法的時間。

教師在猶太社會中的地位,也使得猶太教育異於希臘和羅馬教育。對於後者來說,教師地位低下是常有的事,因為年輕人的教育通常是交給戰爭中被俘虜的奴隸來負責,畢竟從智能和教育的觀點來說,這些奴隸無疑更加優越。在猶太人當中,則不是這樣實行的:只有那些不但深明律法、以虔誠和真誠聞名於世、並且在社會上受到極高尊敬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教師;至於奴隸,則被排除在猶太教育之外。

在實踐上,一如先前討論過的,猶太學校與希臘、羅馬學校之間最大的差別是在教育內容上。對猶太人來說,所有教育主題都包含在妥拉教育之中。它與指導日常行為有關。拉比會教導所有其他知識,「像是天文學和幾何學之類的,不過是智慧的邊緣。」可是對於希臘人和羅馬人而言,這些所謂的「智慧的邊緣」,卻是他們的核心主題。就算是對亞里士多德來說,在教育上,倫理學也沒有比他討論的其他主題來得重要。進一步來說,希臘人對於倫理方面的研究,主要是為了對於人類和宇宙的本質進行理論性思考,而不是為了要關心實際的行為問題。不同於妥拉教育,在希臘和羅馬,倫理學不過是高等教育科目裡的其中一項而已。

總體上來說,上述哪個教育制度比較優異呢?事實是,猶太人雖然曾經遭受過嚴酷的迫害,卻依然存續至今,這正是這套體系成果的有力證明。

書籍介紹

《猶太教育的千年傳承:根植於律法的生命教育之祕密》,網路與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內森.德拉金
譯者:張博、張瑋哲、邱鐘義、江坤祐

本書探討第二聖殿期(公元前515年)至坦拿時期(公元220年),橫跨共七百多年猶太人的教育史,是猶太教育(高等、中等、初等)的形成、發展與演變的重要時期。

當時由巴比倫重返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是個十分弱小的民族,能保護他們存活下去的不是什麼武器、城堡,而是他們的精神生活、傳統習俗和律法,教育成為猶太民族的救贖。猶太教育的重點並非如現代的體制般放在追求知識上,其本質是人格教育,關注於對妥拉(律法)的學習與遵守——孩童需要學習天文學,為的是理解猶太曆法;學習植物學、動物學、生理學、衛生與醫藥相關的知識,以配合猶太人的飲食禁忌。他們將跨領域的世俗知識整合進妥拉教育中,並確實地在生活中實踐出來。

普及化教育,鍛鍊孩童記憶與分析力、循序漸進的學習與實踐、重視學生個別差異因材施教、終身學習、成為家中的優良成員、行使公民權等等——現代教育所重視的價值,早於兩千年前已為猶太教育所觸及,並發展出一套精細的學習體系與制度,且熬過了世代的苦難代代相傳至今,反映出古代猶太先賢深睿的智慧與經驗。

猶太教育立體書_(1)
Photo Credit:網路與書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