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管知識不該是高高在上,我們在非洲草原上「開」商學院

商管知識不該是高高在上,我們在非洲草原上「開」商學院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脫掉鞋子,拿著簡單的背包,深入田間,教導農民與合作社一些最簡單基礎的商管概念與會計方法,這是我過去這幾個月一直在做的事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們好像在辦農民商學院:在田間、路邊搭起教室,用一張張的flip chart和麥克筆,將困難與充滿理論的商管概念,化成淺顯易懂的文字與應用方法。脫掉鞋子,拿著簡單的背包,深入田間,教導農民與合作社一些最簡單基礎的商管概念與會計方法,這是我過去這幾個月一直在做的事情。

大學的時候怎麼也沒想到我現在會做這些事情,雖然當年總是碎念念這些有什麼用,但人生很難預測什麼將派上用場,當初念的五管和辦活動的經驗總算沒有白費,也算是不愧對教授們了。

為什麼農民需要這些商管知識?這也是我不停地問自己的一個問題,他們耕作生活了好幾千年,不靠記帳,也這樣安然地活到今天,為什麼21世紀的今天,農民突然需要這些知識了?人們做的所有決定和行為,無非是希望讓今天或明天過得更好,這些知識能幫助人們過得更好嗎?

近幾十年來,因為交通越來越方便、農業技術提升和無可避免的全球資本主義浪潮,打破了農民原本平靜的生活。中盤商向農民收購作物,農民也有剩餘的農產品能賣給中盤商,這些商業活動使得烏干達農業從交換與自給自足(subsistence farming)逐漸轉向以商業(commercial farming)為主,這也是幾乎所有以農業為主國家的發展軌跡。

在這個從自給自足農業轉向商業農業的進程中,另一個概念出現了:Farming as a Business,將農業當作一個生意在經營。

由於人口眾多、市場龐大、土地肥沃,越來越多資本家投入農業生產,甚至有老師辭掉教職工作,回鄉種田,因為種田的收入還比老師還豐富。但另一方面,就如同大部份國家一樣,耕作與勞動被當作窮人的活動,犁田被視作一種懲罰,年輕人到都市裡打工找工作,幾乎所有人都希望成為都市中的受薪階級。

烏干達土地肥沃,氣候宜人,農業生產擁有非常大的潛力,但在農村裡,並不是所有人都將農業生產視作為一個生意和職業,比較像隨意的副業,尤其是像豆子、玉米等糧食作物。在這裡,女性通常負責糧食作物,如玉米、豆子、洋蔥等等,而男性則負責現金作物,如咖啡。有趣的性別分工,能明顯的看出不同作物在生活中擔任的角色不同。

我們在教什麼呢?首先從如何記帳開始,記帳是一切生意的基礎,做生意必先弄清自己有多少錢,花了多少,成本多少,獲利多少。

烏干達人並沒有書寫與規劃的習慣,總是隨性所致,也搞不清楚自己投入多少資金,買了多少種子,成本多少,花了多少錢,賺了多少,所有零碎的資訊都在腦中。但腦中的資訊並不可靠,所以我們教導農民簡單的記帳方式、計算盈餘的概念與成本會計。

其實我們教的並不是「記帳」本身,而是教導如何做簡單的規劃與每次花錢之前稍作思考。花錢之前想一下,就能減少需多不必要的花費,相信這是大家都有的經驗。

每個課程過後我也會給他們一些簡單實用的小建議,例如手上有現金的時候就快點買下一季需要的種子與肥料,免得太多錢在手上,不小心就花掉了。在一連串冗長的訓練過後,這些小建議十分有用,能幫助農民記得一些簡單的小訣竅。

接著我也會教一些簡單的管理與行銷知識。在這裡,我看過太多沒有妥善管理的生意,大多是因為缺乏適合的系統與監控。例如有許多合作社的玉米脫粒機消失在村莊裡,本應是賺錢的機械,卻因為疏於管理被其他人「借」走,無法取回。但其實這些只要靠多一點管理和監控就能解決,如訓練兩三個能信任的員工固定駕駛操作、讓農民事先申請有多少公斤的玉米需要脫粒。

我最近也開始教一些基礎的行銷課程,從目標客群、競爭者開始講起,到4C(商品、價格、推銷、地點)。相隔大半個地球,雖然文化不同,但有許多東西仍是相通的。如同台灣一樣,為了有不同收入來源,減低風險,許多農民都是半農半X,他們可能有一小塊田,同時也有一間雜貨店。

如何行銷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大問題,在農村裡的行銷方式跟都市中當然大相徑庭,網路與社群完全不管用,主要還是靠口耳相傳與實體招牌。許多咖啡農生產咖啡,卻完全不清楚自己生產的咖啡到底是針對哪一種市場,甚至沒喝過自己種的咖啡。

「你知道嗎?你們自己的咖啡比超市的即溶咖啡好多了。在美國一公斤賣差不多700多台幣呢!」我跟他們說。「真的嗎?!」他們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怎麼也沒想過原來自己的咖啡比超市中的「昂貴外國咖啡」貴那麼多。

於是我拿起了筆解釋咖啡市場的區隔與行銷通路,他們才終於了解自己的咖啡原來落在什麼市場,到底什麼樣的人喝他們的咖啡,到底如何到達消費者手中,而這些消費這又在乎什麼。

因為市場資訊不透明、資訊取得不易,使得生產者不清楚終端消費者的需求,不曉得如何針對某個客群,彌補市場資訊落差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之一。

剛開始我很緊張,不曉得大家對這種訓練的接受程度如何,但出乎我的意料,大家反應熱烈,認為時間太少,希望我們很快能下次再來。資源和資訊稀少,讓這些農民求知若渴,希望多學一些這方面的知識、學習已開發國家成功的秘密。

我計劃明年1月舉辦農民的創業工作坊,有點像農民start-up weekend的概念,一梯次招募20位有興趣創業的農民,從最簡單的可行性評估、行銷策略、成本會計、商業企劃書撰寫到協助申請貸款,希望一步一步的協助農民創業。也希望這些種子農民在未來能教導其他農民,協助更多人創業,創造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未來。

商管知識不應該高高在上、西裝筆挺,而是能應用於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從跨國大公司,到非洲農村的小攤販,每個人以及每個組織,都應當學習如何管理與應用自己擁有有限的資源。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eres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