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晚餐〉是人類史上最出名的一頓飯,但耶穌和12門徒吃了什麼?

〈最後的晚餐〉是人類史上最出名的一頓飯,但耶穌和12門徒吃了什麼?
Photo Credit: 李奧納多・達文西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最後晚餐的菜單沒有定論,畫家們順應時代潮流或是個人飲食偏好,各自在畫布上為耶穌上菜。正統的桌上菜有:象徵耶穌血液的紅葡萄酒,代表耶穌身體的無酵餅,耶穌本人則成為被犧牲的羔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佳樺

我正在等待,即使眼前的什錦菇燉飯已經轉涼。然而,我點的迷迭香烤鵪鶉遲遲沒上桌,我腦中早就盤算好,要把鵪鶉拔成一絲一絲配飯吃。服務員一直不來收其他人的空盤子,也沒有要上第二道菜的意思。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終於我義大利室友受不了,說道:「Chia,你不喜歡這味道就別勉強吃,我請服務員把燉飯收走,上第二道菜了,好嗎?」我眼巴巴地看著一整盤燉飯被強行帶走,心裡尖叫,我喜歡這燉飯啊,牛菌菇煮成接近柔軟化口的狀態,飯比彈牙再熟一點,米粒不會黏糊糊爛成一團,而是個別吸入高湯醬汁,粒粒分明,為甚麼不讓我配著肉吃!

正當我在懊惱的時候,旁邊的桌子來了兩位俄羅斯女孩,侍者用義大利文仔細地介紹今天的主廚推薦(侍者把每日特餐火速念完好去招呼下一桌客人的無禮行為,不會在義大利發生〉,女孩們沒在聽,直接用英文點餐:「請給我一份義大利麵豆湯、一份羊排和咖啡。咖啡可以先幫我上嗎? 剛下飛機,我累得快睡著了。」侍者用義大利文再次問女孩要點什麼? 女孩用英文又回答了一次,還加上無辜的神情。看到可愛的女孩不幫忙,真過意不去,我趕緊把女孩要點的菜翻譯給侍者聽。「咖啡? 先上咖啡?」侍者皺起眉頭,覺得我翻譯有誤,狐疑地問道。我解釋說因為女孩們覺得疲累,想先喝一杯咖啡提神。侍者搖頭認為這是一件很荒謬的事,盯著兩個女孩的臉,彷彿她們倆來自另一個星球。

上菜的次序是神聖的,除非你想搞一場飲食革命,不然這樣的出場方式不容質疑。

同一時間,每個人面前只會出現一道讓你能專心品嘗的佳餚,這是義大利餐的基本原則。如果已經到了上第一道菜的時間,前菜就不能繼續擺在桌上。假設有客人還吃著第一道麵食,同桌的人就得一起等待,直到所有人的盤子都被收走之後,第二道肉類才能端上桌。甜點吃完才有咖啡,咖啡是正餐的結尾,想要用餐時配咖啡喝,侍者可能會翻臉。

義大利人認為,要欣賞每一口食物滋味,「專心」是關鍵。用餐的過程有如一場感官之旅,如果只是嘴巴在嚼,卻沒有對食物花太多心思,是無法體會到饗食的快樂。每一道菜都必須單獨被「尊重」,注意力不在食物上,而是邊吃邊看電腦、電視的行為,義大利人絕對是不允許的,他們是極度執著的美食家。

前菜,也就是所謂的開胃菜,有冷盤,也可以是熱食。義大利冷盤依據我們所在的城市,變化多端:綜合乳酪、綜合冷切肉、生蠔貝類、醃橄欖油漬時蔬、烤麵包普切塔(是義大利家常前菜小點,在烤得酥脆的麵包上擺滿各式不同的餡料或醬汁〉等,熱食則可以選擇各式湯品。第一道通常以麵食和燉飯為主,第二道則是肉類與海鮮,並且搭上配菜,像是燒茄子、迷迭香、烤馬鈴薯、烤蔬菜。之後,當然要有造型精緻、口感豐富的甜點。義大利甜點總讓人欲罷不能,除了從菜單上直接單點冰淇淋、雪酪,大部分餐廳會有甜點推車,上面擺滿提拉米蘇、義式奶酪、米蛋糕、榛果巧克力蛋糕、細寬麵杏仁塔、英式甜湯(英式甜湯和英國無關,不過「甜湯」的部分倒是形容得很恰當。這道甜點是以泡過混合酒液的海綿蛋糕,浸在大量蛋黃熬煮出的卡士達醬裡,看起來就像浸在濃湯裡的麵包〉……最終,來點酒精濃度較高的餐後酒,或義式濃縮咖啡,做為完美結尾。

忘不了我第一次在義大利的餐廳吃飯,那道硬生生被沒收的什錦菇燉飯。現在朋友們想起來還是忍不住大笑,說我生錯時代,應該要回到八百年前,因為那時代的餐桌是「被同時上桌的菜餚所佈滿」。

從中世紀到十八世紀,義大利人將湯、魚、肉、麵食、酥皮餡餅及甜點等不同菜餚同時上桌(將菜餚依造順序先後出場,這種上菜方式稱為「俄式上菜」,據說此上菜禮儀是由一位俄羅斯使節在十八世紀末引進巴黎,再流傳至歐陸各國〉。而且當時的「一道菜」並非僅由單一菜餚所組成,而是包括許多不同的菜餚,一道是包含十種不同菜餚。中世紀貴族的晚餐通常有三道菜,下面是舉例的菜單:

第一道
紅酒燉牛犢肉—牛奶麥粥與鹿肉—野鴨—烤天鵝—烤豬—海鷗—閹雞—烤蒼鷺—梭子魚—奶油蛋羹

第二道
椰棗蜜餞—烤杓鷸—烤秧雞—烤白鷺—烤兔子—烤鵪鶉—烤岩燕—七鰓鰻—三文魚—魴魚—鰨魚—鱔魚—鱒魚—鱸魚—比目魚—蝦—蟹—龍蝦

第三道
孔雀—烤兔子—丘鷸—啄木鳥—黑尾鷸—赤足鷸—烤雲雀—麻雀—新鮮鱘魚—公牛—奶油—酥皮甜撻

吟遊詩人寫下這樣的詩句:「宴會奢華到從餐桌上撤下的肉都足夠餵飽一萬人」、「烹煮菜餚的鍋子大到能讓好幾十人跳進去洗澡,繩子與滑輪是必不可少的」。中世紀的採買清單也是令人瞠目結舌,一場筵席用到上千顆蛋、一百多隻孔雀、幾百頭牛、五百多頭鹿、豬至少三千隻、五千隻野鴨和水鳥、三百桶麥酒、一千桶葡萄酒,還有數不清的香料、奶油布丁、甜點和蛋糕……被視為很正常的份量。這種「貪吃」的飲食習慣也不是完全沒有根據,是和當時的生活處境有關。

中世紀時期的義大利沒有統一政權,為了握有區域領導政權(還要對抗北方日耳曼蠻族的入侵〉,各個城邦戰爭不斷。出於體力需要,中世紀貴族與騎士只吃肉,不吃菜(大量吃肉成為有錢人的特權,窮人通常只能以粥為食〉,因為他們認為肉類含有更多的營養成分與油脂,能給予騎士足夠的能量,在戰場上更能展現其英勇實力,並有力量抵抗疾病。上桌的食物數量(和吃下肚的食物數量〉也一直被當成地位的表徵,比較能吃的人(壯碩的軀體〉,通常代表能力、武力、權力較強,這些「暴食者」的地位尊貴是無庸置疑的。部族首領往往一個人就能吃完一整隻野豬,他的食量使屬下瞠目結舌,認為饕餮有理。中世紀騎士般的英雄人物,也都以「大胃口」著稱。

從食物中吸收養分是「暴食」的其中一個原因,只是,「暴飲暴食」意味著「活在當下,能吃多少吃多少」的念頭。

西羅馬帝國於西元四七六年滅亡,北方蠻族入侵,我們進入史學家所謂的中世紀時期。中世紀代表著:宏偉華麗的城堡、盔甲明亮的騎士、熱情如火的貴婦、優雅羞澀的公主,由騎士精神浪漫思想所構成的世界。然而,被史學家又稱為「黑暗時代」的這個時期,戰爭沒有停歇,飢荒的夢魘是無休止的心靈折磨,瘟疫更是一波一波近乎規律地侵襲義大利半島。現實生活充滿緊張、艱辛和不確定,人們大吃大喝、盡情歡笑、高聲歡唱,把每一餐都當作「最後的晚餐」,因為沒有人可以確定——明天,是否還有機會張口飽餐一頓?

在中世紀宴席的背後,蘊藏著他們單純的智慧——吃吧!喝吧!要開開心心的!

人們非常清楚生活充滿險惡與不確定,明天很有可能會死去,所以為何要節制呢?有意義的是把握今天,盡情享受當下。大塊吃肉、大口喝酒,飽足後,也就解脫了——從中世紀歷史上無數飢荒與動亂的憂慮中解脫,藉由太過豐富的美酒佳餚讓人確定其存在,感覺到自己真實的活著。

然而,中世紀是個矛盾的年代。世人因為不安定感而大吃,教會卻把「貪饞」定為一種罪過,認為豐盛佳餚只會引誘人吃得超過其飢餓程度,讓人失去理智,甚至露出獸性。

教皇葛果里一世定義暴食為七宗罪之一,並引用聖經段落做為理由,告訴世人「過度」是罪孽,對於吃得過多應該感羞恥。羅馬天主教因而立下齋戒期,要求世人抑制欲念、克制和遵守戒律,令靈魂昇華。齋戒時間一般是每逢週三、週五,與一些重要日子如大齋期(復活節往前算四十天到復活節這段時間〉和將臨期(最接近十一月三十日的週日開始到聖誕節這段時間〉。中世紀的齋戒期間,家家戶戶都不得吃紅肉、牛奶、乾酪和蛋,只可以食用魚和蔬菜,海鮮因此成為最受歡迎的替代品,魚在齋戒期的伙食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考察中世紀的繪畫,我們會發現有關食物、市集、烹飪以及單純繪製世俗饗宴的作品非常少見。當時的藝術創作是為了尊崇教會、以此榮耀上帝,畫作的內容也大多出自《聖經》故事。即使要表現吃吃喝喝,也只能夠畫幾個聖經中的場景:〈迦拿的婚禮〉、〈哀馬忤晚宴〉、〈伊甸園〉和〈最後的晚餐〉等。畫中的食品和瓜果也都被賦予了宗教含義。

雖然〈最後的晚餐〉是基督教著名的事跡,但是拋開其宗教和藝術審視的角度,這個故事實際上講的就是一場宴會。

最後的晚餐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提供
最後的晚餐 Ultima cena/杜喬.博尼塞尼亞/1308-1311 蛋彩/木板 50 × 53 cm/西恩納主教堂博物館

在西恩納畫家杜喬.博尼塞尼亞〈最後的晚餐〉中,我們看見耶穌與門徒正在過耶穌遇難前的最後一個逾越節。逾越節本是猶太人的節日。逾越節意味著「吃歷史」,從逾越節晚餐的體驗,讓世人能夠重溫上帝拯救猶太人出埃及的這段歷史。杜喬.博尼塞尼亞筆下最後的晚餐發生於一間擺置整齊的大房間,雖然尚未跳脫典型的拜占庭式畫風,不過,天花板和側壁的傾斜創造了空間的深度。我們看見桌子中央不符合比例大小的烤全羊、葡萄酒和無酵餅。耶穌用餐時宣布座中有人要出賣祂,眾門徒大為震驚,有門徒把雙手放在胸前似乎在說︰「不是我,祢知道我的心,我是永遠不會出賣祢。」還有門徒把手指向別人,控告著︰「他,出賣者就是他。」眾門徒臉上驚恐、苦惱、憂慮、猜忌、懷疑的種種神情,都被畫家細膩地描繪出來。

藝術作品的焦點有時候是食物,而有時候食物卻只是提供場景的襯托或線索罷了。無論是哪種方式,藝術中的食物往往透露出了歷史、社會和文化訊息。〈最後的晚餐〉是人類歷史上最出名的一頓飯,不過,耶穌和十二個門徒在最後的晚餐究竟吃了什麼,至今仍是個謎。既然最後晚餐的菜單沒有定論,畫家們順應時代潮流或是個人飲食偏好,各自在畫布上為耶穌上菜。正統的桌上菜有:象徵耶穌血液的紅葡萄酒,代表耶穌身體的無酵餅,耶穌本人則成為被犧牲的羔羊。

中世紀藝術作品中的美食密碼,各有其代表意義與象徵性,這些密碼所傳遞的訊息,其實已經超越宗教的層面,和當時的料理一樣,帶給人們的是更深沉的信仰。

信仰,對中世紀的人來說,或許只是在最黑暗的時刻,還相信有下一次用餐的幸福可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藝術・食帖:靈魂品味藝術 身體品嚐料理》,暖暖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佳樺(著)、許博淳(食譜撰寫)

如果生命是一場終將散去的宴席,藝術家是唯一能保留味覺記憶的人。

讓我們隨著藝術家,一口一口將義大利吃進肚子裡,慢慢淺嚐這個國家的飲食文化史,每一餐都如同在咀嚼時光。

義大利人們腦子想著吃,嘴巴正在吃,還要高談闊論吃。他們真的是極其熱衷於談論吃的民族,就像其他民族喜好談政治或經濟,義大利人喜歡聊起某種生火腿,或者回憶以前某頓飯的味道。「食物」是他們絕對無法抗拒的話題,也是藝術家創作的主題。

從嫩綠到蜜紅,藝術家擠出顏料畫下初熟的果實和山林中奔跑的野豬,還有那以光與影捕抓到的氣味。從古羅馬以來,橫跨兩千年的藝術創作,我們隨義大利人一起上市集採買、進入蒸氣瀰漫的廚房,並從容地品嘗,生命的滋味與食物的滋味。

二十五幅義大利經典畫作,二十五道義大利食譜,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從漫長的飲食經驗裡去總結出來的智慧結晶——食的藝術。

藝術‧食帖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