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語言,不是「英女皇英語」而是偉大的「Singlish」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語言,不是「英女皇英語」而是偉大的「Singlish」
Photo Credit:JON@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是潘厝港如果講得像李光耀那樣流利純正的英女皇英語,潘厝港就不會是我們所熟悉的形象,而是一個距離我們很遙遠的怪胎,正如李光耀距離我們很遙遠一樣。

文:李慧敏

談到新加坡的語言課題,絕對不能不談Singlish!

我們的官方語言有四種:英語、華語(中文)、馬來語和淡米爾語(Tamil,印度南方語言),而我們的國語是馬來語。

不過真正把新加坡各個不同族群、不同種族宗教凝聚起來的,不是純正的英語,也不是國語馬來語,而是我們偉大的Singlish!

簡單來說,Singlish是一種以英語為基礎,混雜了新加坡中文、華族方言和馬來文詞彙的英語,就如加勒比地區的克里奧爾語和出現在巴布亞的皮欽語,以及舊上海帶有中國口音的「洋涇浜英語」。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會,多數老一輩的新加坡人沒有真正學過英語,但卻需要以這個語言來溝通,於是將就使用了混雜式的英語。

現在,在任何公共場所裡,你都能聽到Singlish,一些在這裡居住較長時間的外國人,甚至還能說幾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認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語助詞就是Singlish了。社會語言學家雖然對這個語言現象做出不同的定義和解釋,但由於Singlish不是一個規範的語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說法。

按我個人的觀察,Singlish裡有一些被廣泛使用的詞彙,不過不同種族新加坡人所說的Singlish卻有些差別,馬來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華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華人說的Singlish受到南方語言習慣的影響,而且呈現出非常明顯的華文思維。

現在就舉幾個普遍聽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譯:你為什麼這樣?

說明:說話的人懶得把like完整發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譯:他在說什麼啊?我完全聽不懂!

說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從福建話「抓不到球」翻譯過來,表示沒抓到要點。

•Want go makan?

翻譯:要去吃飯嗎?

說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馬來語。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譯:問那麼多做什麼?這麼多管閒事!

說明:Kaypoh是「雞婆」的福建話發音。

Singlish對新加坡人來說,已經成了很親切的溝通語言,甚至已經開始成為我們身分的代表,但是這也成了新的矛盾體。

有些人是因為懶惰而使用Singlish,畢竟說話時不必照顧文法,腦子裡出現什麼詞彙就信手拈來加在句子裡,但他們在正式場合還是能以正式的英語溝通。

有些人則真的是因為沒把英文掌握好,所以只會說Singlish,而他們踏出國門後,就沒有人聽得懂他們說的話了。再加上語言與思維緊密相連,因為中英文詞彙量不足,使得他們無法很好地表達更深層次的思想,也因此讓人覺得講Singlish的人都是膚淺的一群。

RTSHBZ_(1)
REUTERS/Edgar Su

我們看電視新聞的時候,不是看過有民眾接受街頭訪問,無論他們以英語還是中文受訪,都經常回答得語無倫次嗎?

可能是這些受訪者面對鏡頭太緊張,變得思路不清吧。每個人都會有表達不清的時候,但是在這方面,新加坡人的問題比較嚴重。

再舉個例子:有一次我在巴士上,偷聽到一對來自中國的母子之間的爭執。十八歲的兒子因為不滿母親干涉他交友的自由,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話要刺激母親。

那位母親忍著淚水,壓低聲音一字一句地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知道你所說的話,每一句都在刺穿我的心,正在把我摔得粉身碎骨嗎?」

我坐在他們旁邊,假裝睡著,但其實很專注地聽著他們的對話。我很慶幸自己不常戴上耳機聽MP3,所以聽覺還算靈敏。

我就是不喜歡你過問我的行蹤。我愛跟誰來往,你管不著。兒子咬牙切齒地說道,語氣跩得很。

我知道這麼偷聽人家說話很不應該,而且這是一個家庭悲劇,但他們的對話內容很精彩,感覺就像在欣賞話劇一樣。

下了車之後,我腦海裡還重複著他們所說的話。

假設那是一對英國母子,這段對話會不會也像舞台劇?

美國母子說不定會說汙言穢語吧?

那麼新加坡母子呢?

「你做莫講醬的話?You know you say this way I am very hurt?」(你為什麼說這種話?你知道你這麼說很傷我的心嗎?)新加坡母親會這麼說吧,言語應該無法將她內心最深刻的情緒完好地表達出來。

「Ask you don’t care oredi, who I go out with, why you care so much?」(叫你不要管了,我跟誰出去,你管那麼多幹嘛?) 兒子可能這麼回答,極力想表現得更叛逆一些。感覺有點像新加坡導演梁智強的電影吧,人物有很多很複雜的情緒,但往往只能透過簡單的句子和誇張的表情和動作來表現。

政府因為擔心Singlish無法登上大雅之堂,一旦成了我們的強勢語言,將使我們失去與外界溝通的能力。為了避免語言悲劇的發生,政府又推行了一個新的語言運動——「講正確英語運動」!

十多年前,電視台製作了一部本土電視劇《Phua Chu Kang》(註:中文片名為《鬼馬家族》),裡頭塑造了一個名叫「潘厝港」(Phua Chu Kang)的建築承包商角色。

受教育不高的他滿口新加坡式英語,形象深入民心,小孩也跟著模仿他說話的方式。或許這個形象有誇張的成分,但電視劇反映的是現實情況,在每個新加坡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能看到潘厝港的身影。

在《Phua Chu Kang》影響力逐漸擴大之下,政府開始擔憂,如果讓這種崇尚講不純正語言的風氣不斷擴散,必將導致不良後果。

前總理吳作棟就認為英語被新加坡人汙染了,戲謔地建議潘厝港去上英文課。雖然看似玩笑話,但大家都知道政府的立場是堅定的。

可是潘厝港如果講得像李光耀那樣流利純正的英女皇英語,潘厝港就不會是我們所熟悉的形象,而是一個距離我們很遙遠的怪胎,正如李光耀距離我們很遙遠一樣。

過不久,「講正確英語運動」推出了,不過活動推行力度遠不及當年的推廣講華語運動。我想這是因為除了正式場合,Singlish無處不在,要禁止人們採用他們所熟悉的語言,就等於要大家閉嘴不說話。

暫且不論Singlish有沒有價值,年輕新加坡人不肯放棄Singlish,一方面是詞窮、表達能力欠佳的問題,但另一方面也是對權威所採取的一種反抗方式,以保留自己的語言,抓住屬於自己的東西。

我其實也很想站在同樣的立場,為Singlish辯護。我也很想說,乾脆我們都提倡Singlish好了,因為那可是我們地地道道的新加坡特產。新加坡人說Singlish,那才是合情又合理,不是嗎?

但如果光以身分認同作為我們目前語言現象的合理解釋,那我們就看不到一個更大的問題。

的確,我們有英文水準很高的學生,他們多數來自良好的講英語家庭背景,本身的英文基礎就很強。但如果學生都必須聘請家教及來自講英語的背景,才能把英文掌握好,那麼請問學校的英語教育是不是形同虛設?

以我個人的語文學習經驗來看,我必須坦承,在一個欠缺強大母語的多語環境下,要同時把中英文兩種完全不同體系的語文同時掌握好,真的必須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是又有哪一門知識是不勞而獲,不必靠自身的努力而得到的?

過去老一輩用摻雜式的英語,是因為他們沒有機會有系統地學習這個語言。然而,我這一代和更年輕的一代,都經過至少十年以英語為主的基礎教育,如果大家還不能把英文說好,無法寫出句子流暢的完整篇章,那其實不可原諒。

李光耀曾對美國哈佛大學學報上優美的語言感到讚嘆,認為新加坡人的英文達不到他們那樣的水準。然而,我們的教育體系以工具性為出發點,在這種大環境下,學生又怎麼會太在乎文字美感呢?而我們的整個社會對語言的要求,僅僅停留在溝通的層面上,不會強調如何把語音發得更標準一點,也不會強調應該如何把文字寫得更優美一些,缺乏對精緻文化內涵的追求。

所以Singlish雖然親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當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們的語言教育,甚至是整個教育體系所存在的一個嚴重缺陷。

書籍介紹

《新加坡,原來如此!:一個成長在李光耀時代的公民真心告白,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李慧敏

人人都羨慕?各國都想超越?

在後李光耀時代,聽聽新加坡在地人的焦慮和付出的代價。2014至2015年華人地區熱門話題書,讀者票選最愛選讀!第1本新加坡人寫給全球讀者的新加坡在地生活紀實和觀察最親切的文字、最全面的視野、最深刻的紀錄、最真實的告白一翻開就停不下來,完全顛覆印象,給你所不知道的新加坡!

新加坡,原來如此!:一個成長在李光耀時代的公民真心告白_-_ISBN978957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