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紅衣小女孩」到「虎爺少年」的IP大躍進:專訪編劇楊宛儒與漫畫家柚子

從「紅衣小女孩」到「虎爺少年」的IP大躍進:專訪編劇楊宛儒與漫畫家柚子
Photo Credit:瀚草影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擇「虎爺少年」這個角色作為「紅衣小女孩」IP的拓疆先鋒,主因乃是「虎爺」這個角色極歡迎,尤其女性觀眾──虎爺好帥,如果我是女生,我也想要有一個像虎爺那樣的「男盆友」。

台灣IP產業的興起

正如《紅衣小女孩》在1990年代電視節目「玫瑰之夜」初次現身、日後在網路興起之後於YouTube上廣泛流傳、以迄電影版本的拍攝與映演;也正如紅衣小女孩可以往前上溯至「魔神仔」的民間奇譚、往外延伸至「虎爺」此一民間信仰——圍繞著紅衣小女孩的事物已然形成一個龐大的體系。

於是,伴隨著《紅衣小女孩》第一集的拍攝、映演、與票房爆紅,而逐漸組織起來的團隊,也開始嘗試把這個在台灣大眾的視聽與想像中流佈已久的既有鬆散體系,整合進入一個當代正在形成的「IP」產業裡。

時下在影視界裡正如火如荼展開的「IP」產業,概念也許十分接近1980年代好萊塢鉅片的「周邊產品」(比如《星際大戰》的模型公仔),1990年代迪士尼動畫所行銷的樂園觀光與絨毛玩偶,以及千禧年之後雨後春筍捲土重來的「超級英雄電影」,比如「正義聯盟」(JLA)裡各個英雄既能單打獨鬥自成一部電影、也能在一部片裡組成一支隊伍打群架,進而不斷擴衍的「英雄片系列」。

從「紅衣女孩」到「虎爺少年」

S__136634373
Photo Credit:瀚草影視提供

這個IP構想早在《紅衣小女孩》第一集(2015)的宣傳期即已萌芽,彼時除了在行銷策略上投注心力,也曾推出「Q版紅衣小女孩」的LINE貼圖,漫畫原本也計畫納入,但資金有限礙難執行,直到《紅衣小女孩2》(2017)前後,獲得文化部加速文化內容開發與科技創新應用補助,金額充足(顯見各方對《紅衣小女孩》IP團隊充滿期待),才得以著手企劃:

包括了LINE貼圖、音樂、漫畫、《紅衣小女孩3》、甚至VR短片——最多十分鐘,目前正與徐漢強導演大獲好評的《全能元神宮改造王》的VR團隊合作。觸角多端、多元延展,其中每一項目被稱作「物料」,各自獨立、都能回到《紅衣小女孩》的電影本體。

這些異業合作,經過來回討論,確保各件「物料」都在同一個世界裡(一個紅衣小女孩存在的世界)、擁有同一個世界觀(圍繞著紅衣小女孩而建立起來的世界設定)、與電影本體有一致的關係。

也就是說,這些跨界合作的影音文化產品,從屬於同一個體系、同時又在從屬的過程裡共同構成這一個體系。在持續跨界、不斷合作、互相牽連的衍生過程裡,動態地擴增、活絡、豐富紅衣小女孩的世界。

從電影《紅衣小女孩2》的角色衍生而來、以「虎爺少年」作為主角的漫畫,即是這個本土IP實驗的一環。這部單行本漫畫,並非「把電影漫畫化」也非往前往後「延伸劇情」,而是:從虎爺少年這個角色的視野出發,看待同時補述或重述這個紅衣小女孩的世界——這就是IP世界的典型運作模式。

紅衣小女孩-Poster_Outline
Photo Credit:瀚草影視提供

小說、電影、漫畫裡的虎爺

選擇「虎爺少年」這個角色作為「紅衣IP」的拓疆先鋒之一,主因乃是「虎爺」這個角色極受觀眾喜愛與歡迎,尤其女性觀眾——虎爺好帥,如果我是女生,我也想要有一個像虎爺那樣的「男盆友」。

擔任《紅衣小女孩2》共同編劇之一的新生代編劇楊宛儒說,在紅衣小女孩的世界裡,虎爺可以合理存在,而且後者和前者一樣「夠本土」、「接地氣」。她甚至揭露,當初納入虎爺這個角色,靈感來自(甫獲布克獎提名的)吳明益的早年同名短篇小說——原來,早在 紅衣IP之前,跨界通訊已然發生,1980年代台灣新電影裡文學與電影的結合,新世代終於接棒。

597ac55d3b1f6
Photo Credit:威視電影

在為漫畫編劇時,她思考著「虎爺少年如何成為虎爺少年」此一當初或因電影劇情主軸而無法呈現的細節。在「通靈少女」之後的「附乩少年」,值得我們回歸到十六歲少年生活的本質,看看他「在成長歷程裡作了哪些選擇」——你選擇甚麼,你就成為怎樣的大人。

雖然《紅衣小女孩1》票房爆紅、影評肯定,仍有嚴肅批評者指出其中的性別問題——程偉豪的「MAN」或「直男癌」從早期短片開始就顯而易見。不過,《紅衣小女孩2》在性別呈現上卻有了大躍進,女性角色不但增加,而且個個都更加立體、也更加幽微複雜——筆者私以為這是她加入了編劇團隊的貢獻。

很有趣,她先是與二個男生(程偉豪與簡士耕)合作一部關於紅衣女孩的電影,現在則是她與女性漫畫家柚子兩個女生合作一部以少年虎爺作為主題的漫畫。

S__3268632
Photo Credit:游千慧攝/瀚草影視
由左至右:漫畫家柚子、編劇楊宛儒、「紅衣系列」創意製片陳信吉

對於這兩次合作裡的性別經驗,她說,「恐怖片的觀眾以女性為主,《紅衣小女孩》的故事又以女性為主軸,那麼,我便需要在編劇過程裡告訴他們(兩個男人),一個三十歲的女性在意的是甚麼、心裡想的是什麼,對於未婚懷孕、婚姻與家庭、生養孩子,她的態度會是什麼。」

但她不認為這是性別角力,不如說「這是一個兩性彼此靠近而趨於中性的過程」。比如說,欲望也有中性部分,「想要證明自己,如何自我認同,反叛家庭或者家人認可——這是不分性別、無論少年還是少女,在成長過程裡同樣都要面對的普遍欲望。」

可以想見,這部關於虎爺的漫畫,將是一個具有特殊能力、正逢轉大人、正從男孩變成男人的青少年成長故事。

楊宛儒說,自己是一個「以文字思考的人」,眼下投入的編劇工作「是一門獨立的專業,負責把一個故事說好,讓劇情合理、流暢、通順。至於影像上的專業,則有導演、燈光、美術、服裝等等負責。」不過,編劇也必須考慮「媒介特質」的不同:「電影、電視、或VR短片,觀眾的觀看狀態與觀看期待,乃是三種截然不同的觀看方式,編劇的技巧也必須隨之調整。」

S__136159240
Photo Credit:瀚草影視提供

與漫畫家合作也是如此。「電影劇本有比較明確的細節,但漫畫需要漫畫家在畫面上的發揮。」於是,她的漫畫編劇工作,類似「章回小說」的大綱草擬,僅只設定漫畫每一回的主要事件與動作(action),而每一回的具體內容,則由漫畫家細擬腳本、設定畫風、以及在頁面上分格分鏡。

如果「虎爺」是「靈異教師神眉」?

雖然許多新生代年輕漫畫家,在這個網紅與直播的時代,傾向於在臉書上或部落格上刊登或連載自己的創作、累積按讚數和轉貼數、靜待眼睛雪亮的伯樂發現、得以出版,然而,年輕漫畫家柚子,以一部從畢業作品延伸的漫畫,十分老派地向立意培育本土新人漫畫家的「蓋亞出版社」毛遂自薦,因而成為「蓋亞」旗下一員。

紅衣IP團隊在著手漫畫計畫時,向蓋亞的主編徵詢推薦人選,於是讀到了柚子的作品《閻王帖》——除了驚豔於她的畫風貼合了電影風格,「既然柚子的漫畫裡有黑白無常,那麼她應該也可以接受紅衣小女孩吧。」

10959534_575269322613689_470895377111730
Photo Credit:蓋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