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防堵中國企業瘋狂收購,特朗普製造出「官僚怪獸」

為了防堵中國企業瘋狂收購,特朗普製造出「官僚怪獸」
圖/達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推動一項改革,一旦經國會審核立法,Cfius的工作量會從1年幾百件交易增至數千件。如同華盛頓當局近日大部分的經濟政策一樣,這次修法的目標只有一個:阻止中國,以及其對美國智慧財產權的侵蝕。

作者:董楠(Shawn Donnan)

審核過程不透明、決定足以扼殺數十億美元的國際商業交易,這個組織的英文字母縮寫令企業和金融家聞之膽寒;它的日常業務把持在16名長春藤名校出身的律師手中,在美國財政部內孜孜矻矻地保護美國的經濟未來,將來手握的權力會更大。

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簡稱Cfius),是全球最有權力、也是最神祕的組織之一;這個集國防、情報、決策官員於一體的跨部會監管單位,成立的初衷是審核境外投資,保護美國國家安全不受潛在侵害。

目前,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推動一項改革,一旦經國會審核立法,Cfius的工作量會從一年幾百件交易增至數千件;而如同華盛頓當局近日大部分的經濟政策一樣,這次修法的目標只有一個:阻止中國,以及其對美國智慧財產權的侵蝕。

中企瘋狂收購 特朗普硬起來

這是當下的國際氣氛──從澳洲到歐、美,由於懷疑中資策略性的購買潮,許多政府都開始從嚴審核入境投資。根據榮鼎諮詢集團(Rhodium Group)統計,中國企業過去5年單在美國的收購金額就高達1,166億美元。

無論是對美國企業的對外投資,或是在美設廠的外國跨國公司,美國研議中的法案,都將賦予Cfius更廣泛的審核權。因此,美國大型企業如通用電氣(GE)與IBM等都表態反對此一法案,而美國國會也在激辯如何才能遏制中國對美國企業造成的壓力。

特朗普政府對Cfius的改革計畫,反映了美國在應付中國上的兩難。白宮官員與其在國會中的盟友,對來自中國的經濟威脅窮於應付,中國一心要在人工智慧、自駕車和其他新產業上超越美國。將中國視為戰略性「競爭對手」的信念,是特朗普大部分貿易與外交政策的驅動力。美國去年(2017年)12月公布的一項國家安全戰略宣稱,保護美國「創新的根基」,是美國重要目標;如今,對中國的智財權制度發動調查,即是特朗普政府對華貿易政策的核心。

然而,這些計畫引發了焦慮、遭到美國部分先進企業的強烈反對,因為他們自身的成長前景與中國密切相關。許多企業擔心,改革的新規定會形同一套晦澀不明的技術控制,掐住美國經濟最活絡的部分。

曾在小布希政府國安會負責監督Cfius、現為國際通商事務所合夥人的杭特(Rod Hunter)不滿地說:「這項改變基本上會把美國科技業變成受到嚴格監管的產業;如果真要把美國科技業變成英國利蘭(British Leyland,一家破產的車商),就這麼幹吧!」

修法擴大監管 企業大反彈

在美國分裂的國會勢力中,Cfius是少數同時贏得共和黨與民主黨人支持的法案。主要的立法支持者、德州共和黨參議員柯寧(John Cornyn)在國會指控:「中國已經把投資當作武器,要掏空我們的先進科技,同時破壞我們的國防工業基礎。」

過去幾年,中資收購歐、美半導體及其他科技公司的審查已經加強,而擬議中的立法要求Cfius進一步監管中國的海外合資企業。美國官員擔心,為取得經營許可,在海外的企業會被迫轉讓關鍵性、具有潛在敏感性的技術作為交換。支持這項立法的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眾議員皮登傑(Robert Pittenger)說:「我們完全支持海外投資,但我們不想讓我們的企業被希望取得關鍵數據及安全相關技術的外國政府脅迫和剝削。」

批評這項立法的人士則擔心立法行動會大幅擴大已不堪重負的Cfius的職權範圍,從而損害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因為未來美國企業任何海外協議都要提交Cfius嚴格審查。專家表示,Cfius過去每年審查約240宗交易,但今後可能擴大到全球性數千,甚至數萬宗商業交易。

一些企業支持這項立法,甲骨文(Oracle)去年11月表示,需要變革來堵住漏洞;但IBM等公開反對該法案。今年1月,IBM負責政府和監管事務的副總裁帕迪拉(Chris Padilla)在一次聽證會上對參議院金融委員會表示:「一個單邊阻止美國企業在海外展開業務的技術管控制度,無法推進國家安全利益,只是徒然把市場送給外國競爭對手。」未來,IBM在海外進行的各種無礙美國利益的業務或商標授權,都要受到新法案的規範。

Cfius工作爆量 疲於奔命

來自企業的阻力,迫使國會助理承諾盡快拿出一個經過精修的版本。美國財政部官員也表示,他們將確保Cfius對美國國外投資的任何考量,都僅限於以國家安全為著眼點。一位財政部高階官員稱:「從Cfius的角度來看,我們並不希望審查大量根本不大可能引發國安憂慮的交易。」也有一些跡象顯示,國會中有人認為企業擔心有理,希望若干規範對外投資的措施另外立法,由美國商務部主導比較透明、跟上時代的管控過程。

共和黨眾議員皮登傑表示,他和同僚希望解決商界的擔憂。他說:「我們在傾聽,我們希望有所回應。」但他和柯寧也表示,仍將致力監控和海外合資有關的交易,尤其是緊盯中國。他們指責反對者危言聳聽,甚至指其不愛國。柯寧上月說:「我認為這是他們愛國主義上的欠缺。」皮登傑則說,放棄監督海外交易的措施,就好比有人抱怨排隊隊伍太長就取消機場安檢。他說:「這樣做不明智;繞過Cfius的安全審查也不明智。」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